胡鑫宇事件新闻发布会:那只高举的手

美国梭哈,日荷跟进,中国芯片奋力一搏还是盖牌走人?

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要让胡鑫宇的家属签保密承诺书?

龙多坛城投放仪轨之《大自在祈祷文——大加持云》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律师:司机自己撞死自己,保险公司该赔吗?

2018-02-07 京律师

喜欢,别忘关注  ⇑⇑⇑⇑

文 |  张金武   图 | Mr.w

Punishment is justice for the unjust.

司机将车停在坡道上,下车检查车时被溜坡的车轧死,“交强险”只保第三者,而他的身份太尴尬。

案情回放:

熊海霞的丈夫余某与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信阳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信阳保险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合同》以及《机动车辆保险合同》,并交纳了保险费用。2014年3月5日,熊海霞的丈夫余某驾驶投保车辆行至自家门前道路的坡道上停下车辆下车检查时,车辆发生移动,撞到道旁房屋墙壁上,余某被挤压在墙壁与车辆之间当场死亡。

公安交警大队证明该事故系意外事故,公安局尸体检验报告书结论:余某系重度胸部损伤死亡。事故发生后,原告熊海霞及其公婆和子女五人多次要求保险公司对此事故进行理赔,均遭拒绝。遂诉至法院,请求获得保险赔偿。

河南省罗山县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认为,余某既是被保险车辆投保人,又是该车驾驶员,但其在被保险车辆发生故障下车检查时并不在车上,此时余某并非驾驶员身份,而是保险车辆之外的第三人,其身份是在特定的时间、特定的条件下发生了转变。事故发生时其身份转变为事故中的受害人,被保险车辆外的第三人。

因此,在交通事故发生时,其身份依法应认定为保险事故中的受害人。被告以《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三条、第二十一条的规定,拒绝理赔,理由不充分,且缺乏法律依据。遂依法判决被告信阳保险公司给付原告熊海霞赔偿。

判决作出后,被告信阳保险公司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后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律师评析:

俗话说的“交强险”,全称是“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 是由保险公司对被保险机动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受害人(不包括本车人员和被保险人)的人身伤亡、财产损失,在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的强制性责任保险。

2006年7月1日起施行的《交强险条例》第四十二条规定:“被保险人,是指投保人及其允许的合法驾驶人。”换句话说,被保险人人交保费,当出了事故,由保险公司买单。而所谓第三者,就是除了开车的司机、除了车内坐着的人,其他的,都是第三者。

本案之所以出现这么让人纠结,问题就出在了,前一秒的司机,变成了后一秒的第三者。

机动车是一种交通工具,任何人都不可能永久地置身于机动车辆之内,故涉案机动车辆保险合同中所涉及的第三者和车上人员均为在特定时空条件下的临时性身份,即第三者和车上人员均不是永久的、固定不变的身份,第三者只是相对概念,二者可以因特定时空条件的变化而变化。

一般认为,界定交通事故中受害人是否属于被保险车辆的第三者,应当从时空两个方面把握:一是在时间上以发生交通事故的一瞬间,即“车辆接触身体”为时间点;二是在空间上以机动车为考量对象,即发生交通事故时,受害人所处的空间位置是在车内还是车外。在车内即车上人员,在车外即车下人员的第三者。

本案为受害人因将车停在坡道上,下车检查车辆时被溜坡的车轧死。交通事故发生的时间应为车辆轧死余某的时间,在这个时间节点上,余某所处的空间位置是车外,已经由车上人员转化为第三者,故余某应属于因保险车辆发生意外事故遭受人身损害的保险车辆下的受害者,适用交强险对第三者的理赔!

长按二维码识别

有权衡者

不可欺以轻重

有尺寸者

不可差以长短

有法度者

不可巧以作伪

忌以身试法


欢迎关注


爱就点个赞

欢迎读者转发朋友圈,若公众号转载须经授权,并不得用于微信外平台或其他盈利性质传播;


FAQ │ 本公众号隶属于京伦律师事务所


免费咨询

15810663501

18810684760

18810684761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