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편의점 샛별이 5화

人间怪事!刚要检查!各地粮库纷纷起火

편의점 샛별이 7화

刚刚,“地摊经济”又有新动向!关系到每个人!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区块链百家讲谈】李俊山:区块链认知升级及赋能实体经济

李俊山 链世纪财经

公众号后台回复 社区 

加入链世纪财经官方社群    实时获取区块链最前沿资讯


百家讲谈

2018年11月1日,区块链百家讲谈创始人宇鸣初特邀全国区块链项目管理办公室区块链认证中心主任、英国牛津大学博士后李俊山,在BTRAC区块链技术研究应用交流中心(Blockchain Technology Research and Application Club)作主题分享。链世纪财经作为区块链百家讲谈联合发起人和独家合作媒体对分享的精彩内容作特别报道。


BTRAC智库

(全称:BTRAC区块链技术研究应用交流中心Blockchain Technology Research and Application Club)


BTRAC智库由各有关部门研究院和行业协会、各新闻媒体,世界著名高等学府,哈弗大学、麻省理工大学、斯坦福大学、普林斯顿大学、牛津大学,剑桥大学、北京大学、清华大学、香港大学、新加坡国力大学、中国科学院、美国科学院、法国科学院等近200所全球著名高等学府的教授、专家、学者、高校优秀学生(博士研究生以上)及海内外优秀中华儿女入驻的一个线上高等智库。


BTRAC区块链技术研究应用交流中心智库创始人宇鸣初表示:“BTRAC智库,是立足于区块链行业,着眼于学术、技术与应用,定位于业界高端人士的学习与交流平台,目前已在日本东京,美国硅谷,美国华尔街,新加坡和国内大中城市地区布局形成线上交流线下互动的整个区块链高等社区智库。


他们专长于技术架构、程序开发、应用落地、人工智能、量子计算、云计算、云服务、物联网、互联网、3D打印、密码学、大数据、VC风控、法律法规、市场分析…….


他们是院士、国家杰青、教授、学者、专家、博士硕士,是创业者、投资人、CEO、是主编、名记,是联盟盟主、协会会长……


他们在BTRAC智库这个大家庭里,共享着智慧与思想,受益于讨论和碰撞,合力建设着这个个高门槛、高水准、高质量、高等级的精神家园。


BTRAC智库,区块链行业中,独一无二的价值平台。


在时间管理之前先谈‍‍目标管理,再谈时间管理,如果没有方向、没有目标的话,‍‍就相当于开车没有GPS一样‍‍太费‍‍精力。

——李俊山

专家介绍:

李俊山


牛津大学博士后

全国区块链认证中心主任

全国区块链研究院院长

全国区块链项目管理办公室主任


分享为语音形式,以下为分享主题文字内容。

(作者:李俊山   编辑:链世纪财经)

各位朋友,大家好!

首先感谢‍‍鸣初的邀请,‍‍非常有幸跟大家在智库里进行区块链方面的‍‍分享。


我刚在回家的路上,看到大家‍‍在智库里交流。‍‍说实话,‍‍我仔细看一下在智库里边的朋友,我觉得‍‍区块链的圈子经过这两三年的发展,‍‍大家同质化越来越严重。‍‍我看了一下智库里的朋友,有‍‍五六十个都是我微信里的好友。‍‍这就说明基于这样一个特点,我们达成共识,相对而言就比较方便一些。

 

‍‍区块链在我看来没有什么专家和大咖,只有先行者,因为区块链是一个崭新的事业,谁也不能说自己穷尽其所有。我是在2016年的10月‍‍24日‍‍开始All in区块链的,第一次跟‍‍区块链,严格来讲,跟比特币的亲密接触是在2011年,‍‍当时为香港一家电信企业我们做了一个‍‍客户生命周期的咨询,一共是118万元港币,‍‍最后的8万元‍‍他们说‍‍新时代,玩一个新的玩法,当时又给我们大约300多个比特币。我们项目组一共六个人,‍‍四个德国人,一个香港、一个大陆的;我们开会‍‍很短时间就形成了共识,拒绝了比特币,因为我觉得还是港币比较靠谱一些。说这些并没有任何的懊恼‍‍和悔恨,‍‍因为‍‍造成这样的一个结果,都是由于认知,‍‍或者大家都经常说的认知缺陷,也就是我当时我无法‍‍有这样的认知,‍‍或者更直接的来讲,我驾驭不了这样的财富。‍‍即使给我一次机会,再回到那个时点,我依然会选择要8万港币,而不要300个比特币,人生就是这样的,所以说不必为‍‍发生的事情‍‍去追悔莫及,因为我们有大把的今天与明天,好好珍惜今天的时间,珍惜当下。

今天晚上‍‍想跟各位朋友分享‍‍分两部分内容:

 

第一个是认知这个层面。‍‍第二个跟大家汇报一下,我们最近这半年如何‍‍用区块链进行‍‍产业升级。‍‍这方面跟大家沟通一下,今天晚上的分享,大家也不要上升到上课的高度,‍‍我们就当做是智库里的朋友聊聊天,闲聊一下区块链。

 

‍‍我简单的跟大家分享一下,我是2000年的10月26日来到北京做研究生的毕业论文;‍‍咱智库里也有我的校友,我本硕连读在哈尔滨工业大学,‍‍学的是计算机,‍‍后来又到了北大上学,学的是管理,我从小就是一个不安分的人,喜欢折腾与跨界思维,区块链在我的认知里,除了是技术,我更把它‍‍当作是一种管理的思维,‍‍一种管理的思想,也是一种哲学思考的方式。‍‍因为技术的道路上太拥挤,比如说像咱们智库里边的蔡教授、杨教授等等很多技术的大咖,所以说大家‍‍在技术上这样的精进,就把我的路全堵死了。

 

‍‍我是一个‍‍增量型的人,‍‍平均每三年五年就给自己做一个小小的职业规划,或者叫人生定位。‍‍我是03年开始创业了,当时创业特别简单,就是想‍‍成立一家公司,‍‍能开点发票,接点私活,仅此而已。‍‍然后2006年的时候参加了CCTV的赢在中国之后,‍‍创业对于我而言就开挂了,我什么也不做,就天天去创业,当时认知也比较低,‍‍总是有创业的热情,未必有创业的能力;‍‍就像包括现在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一样。‍‍我想了想,我自己罪孽也挺深重的,因为我在‍‍几十个地方政府和上百所大学都分享“‍‍创新创业”。‍‍严格来讲是这样的“‍‍大众‍‍创新”,‍‍就是说“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这句话,‍‍如果我们有一定的认知之后,应该是这么理解“‍‍创业成功是变态,创业失败是新常态。”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在创业面前人人平等,‍‍也就是说每个人都有创业的权利,但你未必有创业的能力。‍‍大家想一想,我们身边的人多少人?‍‍创业折了,‍‍但是不能因为创业失败,我们就停止创业的脚步,‍‍我们要做的是不断提升我们的认知。包括我们赚钱一样,我们赚钱是因为我们认知的变现;‍‍如果我们赔钱了,‍‍也是因为认知障碍,有的时候知道的越多,‍‍可能给我们带来的障碍也就越大。‍‍知道未必能够做到,知行合一差距的很远。‍‍所以经常会‍‍有很多的人说‍‍知道,‍‍包括现在很多区块链的概念,大家每天学习都是一个接近于碎片化的一样,表面上来讲看了很多,但是脑子里边有没有区块链的一个完整的体系?‍‍大家扪心自问,‍‍我都会不寒而栗。 

提到“认知”,‍‍认知我也是在近两年才开始比较关注的;‍‍我‍‍以前也比较关注大数据,‍‍我把‍‍从大数据到智慧的层面,分了五个大致维度。‍‍


哪五个维度呢?‍‍数据、‍‍信息、‍‍知识、‍‍经验和智慧。‍‍我们身处一个大数据的时代,‍‍每天都有‍‍各种各样的数据产生,大家也知道现在‍‍互联网,‍‍包括我们人类社会一天产生的数据量,‍‍可能是上个世纪,一个世纪‍‍还要多。‍‍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是1978年出生的),我们小时候可能是没有什么书可读,现在要命的是我们陷入了信息的汪洋大海,我们不知道应该看什么了,‍‍而且‍‍现在很多人‍‍有这样的一件经历,比如数据经过挖掘,‍‍变成了有用的信息,有用的信息,我们学了、看了;‍‍比如‍‍看书就变成了知识,那么知识‍‍是不够的,我们要知行合一,把学到的‍‍加以运用,比如一千小时、包括刻意练习,‍‍才能变成经验!只有经验还不够,我们要把经验转化成能力,不断的复盘,形成一套自己独特的思考理论体系,有了框架。就像达里奥去年和今年比较火的《原则》这本书‍‍一样,如果我们有了自己的思考体系,那么我们就离智慧比较接近了。

 

‍‍大家也知道,中国人一年平均下来读书‍‍都不到三本,其中还包括《知音》、《读者》。‍‍看似看了那么多的信息,‍‍但都是杂乱的,也是比较碎片化的。‍‍这种碎片化的学习对我们深度思考,‍‍没有什么特别深的益处,而且很多人往往是有知识没文化,以为看了几篇文章就以为有知识了,信息离知识还隔了十万八千里,有的知识到‍‍经验、常识也是隔了十万八千里,更不要讲智慧了!‍‍说了这么多,就是想说我们离‍‍区块链的真谛‍‍还远得很。

 

‍‍现在每天全国各地乃至世界各地都有各种各样的区块链活动,各种大咖充斥的媒体和各大论坛。‍‍说心里话,当别人‍‍说我是区块链方面的老师、专家,我是比较脸红的,为什么我底气不足?不是说我过分的谦虚,而是真的底气不足,因为这是一个全新的领域。‍‍全新的领域,‍‍大家谁敢说自己是专家,所以我给自己的定位是区块链的践行者,‍‍我连先行者都谈不上,‍‍但是我希望运用自己的理论框架,‍‍后有后发的优势,咱可以笨鸟先飞,‍‍然后后知后觉,朝闻道夕死足矣!

 

‍‍我为什么‍‍从创业‍‍突然间来做区块链?和朋友们分享一下我的心路历程。我刚才也说了,我平均每五年给自己做一个人生定位;2013年起我做了一个‍‍商城,是卖车险的,每年大约能卖80亿的车险;‍‍因为上面没关系,也触动了一些相关利益的蛋糕,然后‍‍银监会、保监会‍‍就下了一个发文,大约是16年的9月份,发文‍‍说‍‍不让保险公司和我们这样的机构合作,‍‍因为我们对他们冲击特别大。‍‍然后我就在想,这样的方式不能做,那应该做点什么呢?‍‍我这个人做事就是,要么成为某个细分领域的唯一,要么就是一个细分领域里面的第一;现在做第一太难了,‍‍说到这一点,‍‍我当时在想,我做什么能够快速地奠定‍‍一个出头的机会,当时‍‍写区块链书的人也没几个,‍‍咱们智库里像蔡志川博士,他写过区块链方面的书籍,当时个人拥有区块链、‍‍发明专利的也没有多少、讲课的也没有多少,如果把三者综合在一起,人又少之又少,我觉得这是‍‍细分领域里的一个机会,所以我就毫不犹豫地‍‍跳了进来,快速跻身于靠前的排名,后来经由最大的党媒推荐我到了现在的政府事业单位,负责区块链认证工作。

现在我们很多朋友尤其是‍‍做‍‍企业的很多的朋友,动不动就说“我们现在是‍‍行业的前一百名”,其实这样的话真的不要再说了,因为这还是‍‍工业时代的‍‍思想和思维。‍‍在现在这个社会连二八定律都不好使了,以前说20%的‍‍市场,就是20%的企业占领了80%的市场;像最近这两天都说的,“OFO”(我只是引用网上的,不代表我个人的观点),网上这两天不是说OFO‍‍进行破产重组吗?不管这个消息是真的还是假的,‍‍大家想一想,‍‍单车‍‍鼎盛的时期大约能有2000多家。智库里的朋友,你能说出十个共享单车的名字吗?‍‍所以说现在这个社会,‍‍人们真的不会记住前100名、50名、10名,‍‍基本上任何一个行业只有前三名,而且前三名老大跟老二合并了;像58同城、赶集网、‍‍世纪佳缘、百合等等,都是老大,竞争到最后发现老大跟老二‍‍睡到了一起,老大跟老三‍‍合在了一起,而且在这个市场我把“二八法则”又进行了一次二八法则,什么意思?就是0.2的‍‍20%,也就是0.04、‍‍0.8的0.8,就是0.064,这句话翻译过来就是4%的人赚走了64%的钱。大家想一想律师行业,包括现在互联网创业,是不是符合这样的一个规则?

 

‍‍现在可不是说20%的人拿走了80%,还是说4%的人就那么一丢丢的人,拿走了绝大部分的利润或者是‍‍行业的红利。‍‍所以说在座的朋友们发自内心而言,我想跟大家共勉的是什么?

 

我们不能‍‍满足于现状,‍‍先不说如何实现,一定要有一个‍‍目标。‍‍像最近大家都在讲什么?“时间管理”,我的观点是:‍‍在时间管理之前先谈‍‍目标管理,再谈时间管理,如果没有方向、没有目标的话,‍‍就相当于开车没有GPS一样‍‍太费‍‍精力了。‍‍这也就是我点点滴滴的小认知。

 

‍‍那么进入到区块链行业之后,‍‍我刚才也说了,像咱智库里很多的都是技术专家,‍‍算法专家。对于我而言,我本来是学计算机的,可是在全国‍‍计算机水平,我连前1万名都排不进去,‍‍别说我排不进去,就算排1万名内又如何呢?‍‍我后来又学管理,‍‍北大的管理博士多的去了,‍‍我在全国管理水平,也排不进前一千名,后来‍‍我又钻研市场营销,‍‍就算是我能够排进去,厚着脸皮,我能排全国前‍‍一百名,那么又如何?

‍所以说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坚定的来做区块链,因为区块链对我太重要了。‍‍人生一共有3万多天,‍‍可以说几万多步,关键的就是那么两三步足矣。‍‍人生一定是在‍‍重大的节点,重大的历史时刻有所‍‍顿悟,有所改变就足够了。可能‍‍每个人都有很多机会,但对于我个人而言,在2050年之前,也就是说未来的30年,‍‍我只有区块链这么一个‍‍重大的始点和机会。‍‍也就是说大家可以不做区块链,但是我一定要做区块链,因为离开区块链,‍‍我就没有任何的弯道超车的机会,因为我既不是官二代,又不是富二代,‍‍我只是中国千千万万平凡人中的一员。‍‍任何一个人一定是因为三观发生了改变,然后它的‍‍线路‍‍才能发挥这种变化,‍‍对我影响特别大的就是以下这张图,‍‍大家看一下。

一般国内‍‍我都先说左侧,大家一看就知道了。‍‍现在这个社会虽然说我们进入了21世纪,但是‍‍很多时候血淋淋的事实我们还是改变不了,就是社会的阶层。‍‍虽然说现在国家‍‍刻意的淡化阶层的概念,也不是把人分个三六九等,可是大家想一想,我们生活当中‍‍阶层‍‍无处不在,尤其是现在‍‍向向上跃迁的通道越来越难,‍‍而‍‍向下堕落的大门随时打开。‍‍


也就是说‍‍我们阶层跃迁的向上升的阻力特别大,‍‍可能也就是那么百万分之一凤毛麟角的人才能向上打通。比如说我是78年的人,我95年上的大学,‍‍我们这一代人都是踩着父母的脊梁,从‍‍四五线小城镇,‍‍甚至是三四线的城市,一步一步来到北京,来到北上广深,来到了各个社群跟各位朋友‍‍来交流。虽然大家都说高考‍‍不公平,‍‍但是平心而论,如果没有高考,我今天都没有资格跟大家来对话。‍‍所以在现阶段,‍‍尤其是这种阶层的存在,‍‍存在就是有道理的。

‍‍大家看这种金字塔,‍‍现在‍‍在我们的生活当中无处不在。‍‍所以,现在为什么说中产阶级的焦虑,‍‍中产中层特别不容易。‍‍从中层的角度来讲,‍‍向下滑落,‍‍特别的‍‍容易。‍‍对我而言,这就是我必须要做区块链的原因。‍‍包括马斯洛的五种需求,‍‍表面上来看,‍‍这是五种需求;‍‍在我看来这就是赤裸裸的‍‍食物链和鄙视链。‍‍尤其是现在这个社会,平常比如你加一个微信,你的段位不够,你去加一个知名的人,通过微信的机会都没有,‍‍这就是鄙视的问题。‍‍与鄙视链相对应、‍‍相伴相承的就是食物链。 

‍‍大家都知道,有些人‍‍好不容易去炒Coin结果被项目方阻隔了,项目方又被‍‍交易所收割,交易所早晚也得被国家给”规范”,这就是食物链。‍‍对于我们而言,尤其是没有什么背景的人而言,如果‍‍想要打破食物链和产业链,包括鄙视链,‍‍在我看来没有区块链是不可能的。‍‍这也是我‍‍毫不保留、毫无犹豫的‍‍投身到区块链当中来的原因,这就是我对区块链的点滴的这种认知。

 

‍‍那么‍‍第二件事情就是‍‍圈层这个问题,因为今天晚上分享的是非技术,‍‍更多的是跟大家‍‍汇报一下‍‍区块链上点滴、浅显的小认知,‍‍我们现在做一个事情也好,只靠我们个人的力量很难去完成,‍‍尤其是区块链,‍‍确实已经让我们‍‍到了一个大规模的、真正的协作的过程。

我现在是用区块链把它用到工作当中,‍‍凡是不应该我做的,或者是‍‍我不擅长做的,我一定不去做。‍‍我们在很多的这种‍‍创业当中,很多的创始人在初期的时候,‍‍事无巨细,事必躬亲,什么事情‍‍都去自己做,什么事情都去自己干。‍‍在区块链的时代,我们就必须要改变这样的思维,‍‍能不是我们干的,就一定不要我们来干。‍‍因为区块链‍‍就必须‍‍让我们去链接别人,‍‍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情。‍‍以前我可能手伸得也比较长,也总喜欢去‍‍替同事分担一些事情,现在‍‍只是我的工作主要是去做链接,‍‍而且区块链也改变了很多人的一些工作方式。‍‍我们现在这个社会,因为大家‍‍都比较‍‍浮躁,包括我在内,也是比较浮躁的,‍‍我们现在人基本上都有病,什么病呢?‍‍以自我为圆心,‍‍自私为半径,‍‍画一个画地为牢的圆圈。‍‍总是不够包容,‍‍总是觉得自己对,好像别人都有问题。

 

‍‍我们现在没有耐性,‍‍在区块链这样的‍‍背景下,‍‍我为什么说我把区块链看成是一种管理思想,‍‍甚至是一种哲学,就是因为“‍‍你认为你很牛B,但是在这个链条上有很多比你还牛B的人,”

 

‍‍那么什么叫领导力?领导力就是让牛B的人追随你的能力,‍‍再牛B,‍‍一个人能单打独斗到什么地方?‍‍现在很多人虽然嘴上说‍‍我们要达成共识,‍‍共同走向区块链、共同建立社群,‍‍嘴上说的是区块链,但是他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还是停留在‍‍上一个‍‍时代的维度,做的事情和区块链相差十万八千里。

 

‍‍我的不成熟看法是,‍‍尤其是在区块链的时代,‍‍管理基本上要失效失控。因为‍‍随着区块链的到来,‍‍未来只有劳动者、参与者,没有管理者,谁给谁打工呢?‍‍我经常跟我的小伙伴讲,‍‍我只是推倒了多米诺的第一块骨牌,‍‍大家不是给我打工,我也不是给大家打工,人人‍‍都是为自己的‍‍未来,为自己的‍‍结果所负责任,所以说这就是区块链的魅力。在我看来,我特别看好区块链‍‍这一个魅力,这也是‍‍后边要跟大家分享的,我们如何给很多的‍‍实业企业,现在我们改造了七家了,给这七家的实体企业如何用区块来赋能?也运用了我刚才讲的以上‍‍很多的认知。

 

区块链对于我们而言,我们每个人‍‍以我为例,‍‍我技术也不精通,‍‍管理也未必有多强,‍‍资源也未必有多少,但是区块链这件事情我还必须想从事,那怎么办?‍‍我不能说,因为我条件不具备,‍‍我就举手投降,我就放弃,‍‍刚才讲的,‍‍人最累最苦的不是因为你工作累,而是漫无目的,‍‍人一旦有目标了,你锁定目标之后,‍‍你能做的很多的事情就不一样了。比如以我为例,‍‍我是‍‍把区块链看作财商的‍‍觉醒和财商的崛起。‍‍生活当中‍‍很多人对钱‍‍没有感触,我最害怕遇到什么样的人,一问他,‍‍比如说我说你想赚多钱,你说希望赚的越多越好,完了,这样‍‍大概是赚不到钱的,因为你不够清晰;‍‍你是赚1000万还是一个亿?‍‍不同的数量级,会‍‍导致我们选择不同的路径,在实现这件事情,‍‍包括我们寻找人才、项目、资源都是不一样的,所以说选择比努力更重要,这句话是没有错的,但要命的是‍‍你能选择对吗?‍在面对重大的历史机遇和重大的‍‍技术面前,你能够‍‍有效地识别出来吗?‍‍至少我觉得挺难。

前面的唠叨了这么多,做一个‍‍小段落。‍‍然后下面‍‍咱聊一聊区块链,‍‍如何为产业赋能?

因为这半年主要给一些地方政府,‍‍像前两个月给杭州、‍‍上海,‍‍然后下周要去深圳和南宁,‍‍也是‍‍当地朋友的抬爱,聊一聊产业互联网,包括实体经济。‍‍产业的分工,‍‍我们做一件事情,首先要关注‍‍定义、‍‍本质和要点。‍‍那么产业的诞生就是因为随着生产力和生产要素的不断增加,或者是说生产资料剩余,大家分工越来越细化。

 

大家也都知道以前有“微笑曲线”,‍‍现在‍‍微笑曲线不一样了,越来越陡峭。‍‍这也就是‍‍我们刚才说的,‍‍上个世纪,如果你说我是行业里的‍‍前20名、100名,大家还都对你刮目相看。‍‍现在尤其在当下,‍‍我们必须让我们自己成长的速度乘着指数性增长。

‍‍在这里我给大家推荐一本书《‍‍指数型组织》,大家我建议大家关注一下,如果以前看过的朋友不妨再看一遍。‍‍也就是说以前的传统企业走的10年、30年、50年的路,对于我们现在的‍‍企业而言,我们必须用1年—3年就要走到‍‍行业的头部去。‍‍走老路永远到不了新目的地。‍‍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企业把目标‍‍投向了‍‍区块链,或者是‍‍以区块链为代表的新技术、新产业,包括人工智能、大数据。‍‍在我看来‍‍区块链和人工智能‍‍是双胞胎,他俩‍‍谁也离不开谁。

 

‍‍目前来讲我们‍‍都把区块链炒的过于热,‍‍短期来看,我们高估了区块链的能力;‍‍从长远来看,我们又低估了区块链的能力。‍‍所以说热捧区块链和‍‍过早的看衰区块链,我认为这都是两个极端,‍‍都不对。区块链在我小小的思维当中就两句话,“‍‍社群‍‍是区块链的灵魂所在,‍‍共识是区块链的价值所在。”‍‍‍‍那么我们如何达成共识,包括我们智库里边的很多的朋友,‍‍我们来自‍‍天南地北、五湖四海,想达成一个共识也不容易,‍‍就是亲兄弟间想达成共识都不容易,更何况我们每个人都是比较有个性的、‍‍独立思考的、‍‍鲜活的个体。

在我看来,首先我们要多学习,‍‍通过学习‍‍不断地提升我们的学识,‍‍有了学识之后,不断的提升我们的见识,‍‍包括多出去走一走,多去‍‍看一看朋友,‍‍多交一些高人,“‍‍不去观世界,哪有世界观,”有了这样的见识,再加上一定的学识和常识,我们就会产生胆识,‍‍有了胆识之后,‍‍我们就特别容易达成共识,所以说共识不是嘴里喊着我们要达成共识的口号。

共识是要付出代价的,代价的前提就是你就要有一定的胆识。‍‍特别欣慰,我们智库里的朋友都是‍‍有着一颗‍‍创新的心和卓越的未来的眼光。‍‍另外‍‍区块链对于产业而言,‍‍我认为是一个很容易达成‍‍生态,包括现在是一个荒芜的‍‍时代。‍‍也就是说别的产业相对比较成熟,比如房地产,对于我这样的,既不是官代又不是富二代的人而言,就是给我20个亿,我现在也不会去‍‍从事房地产这样的行业,因为我们做任何事情都要‍‍顺势而为、‍‍乘势而上才能势如破竹。

‍‍大家看,中国人总是讲挣钱,后来讲到赚钱,赚钱要么就用钱生钱,要么就是再做一份事情。‍‍我觉得光挣钱和赚钱都不够,大家看“造钱”的“造”就是“‍‍制造”的“造”一个“告诉”的“告”加上一个走之儿,‍‍就是要奔走相告昭告天下。你看大家现在参加各种的区块链的峰会路演,‍‍就怕别人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按理说“造”钱的“造”已经很牛了,但是我觉得这都不够。大家看“‍‍生产”的“生”,“‍‍生态”的“生”,一个“牛”字‍‍加一个“一”字,也就是说‍‍很多人为什么炒B的人‍‍一打开钱包有上百种B,实际上没必要,我觉得‍‍认可一件事情,‍‍态度坚定、深扎生根就足够了,‍‍这个“生”就是说打造一个牛逼的平台,就足够我们荣耀一辈子了,干一辈子。‍‍所以说这四个字从“挣钱”到“赚钱”到“造钱”到“生态”,因为未来的企业‍‍想发展大,‍‍要是挣钱和赚钱,搞一个小项目就行了。‍‍如果你想造钱,那你做个事业就行了。‍‍大家也知道区块链很可能会诞生‍‍5万亿级别的‍‍企业,‍‍这样的企业一定是一个生态型的企业,我们不能因为我们力量弱小,‍‍就放弃对生态的这种追求,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就不展开了。

 

‍‍另一方面对产业而言,‍‍我们‍‍尤其是从小,至少我小的时候,如果同龄的朋友‍‍经常是这样,从小就被家长和老师告诉我们要老老实实的做人,踏踏实实的‍‍做事情,尤其很多的做实业的老板,产品‍‍经常生产一大堆,突然发现‍‍适销不对路,‍‍然后‍‍产品就滞销了。‍‍现在很多的企业都是像小米也好,大家都是以销定产,‍‍产品还没生产,‍‍然后‍‍钱就先拿到手了,像包括现在的某西欧是吧?‍‍严格来讲,要是说市场滞销,‍‍表面上是销售不行,‍‍很多的老板总是怪产品不好,销售人员不给力,‍‍实际上来讲一个公司‍‍市场做不好,‍‍没有员工任何的事情,都是老板缺乏领导力所造成的。‍‍也就是说‍‍在当产品不好卖的时候,再去找,原因已经晚了。‍‍所以我们一定要重新定义问题,而不是直接去纠结问题,很多的问题当发生的时候已经‍‍无可挽回了。

‍‍我们要想改变这样一个原则,就要重新打破这样一个常识和认知,先去做趋势,趋势‍‍找对后,就不愁市场通畅问题了,你就有做不完的事情。‍‍所以‍‍对于我而言‍‍特别深刻的一点就是去寻找趋势。‍‍比如说我们群里边的余佳宁校长,‍‍以前在那么好的一个单位,‍‍现在去做火B大学的校长。‍‍我相信‍‍他在这当中也有他的激情、他的梦想和他想要实现的很多的价值,也可以说这都是要感谢这伟大的时代给我们这样一个难得的一个机遇,‍‍至少我是这样看待区块链的。

 

‍‍那么对于‍‍区块链而言,它是如何跟产业互联网相结合的呢?‍‍可能这些大家都知道,马上又到双11了,‍‍我们不断的在京东、淘宝大量的购物,‍‍除了拉远了我们跟马云、刘强东的财富‍‍距离远,‍‍什么都没改变。‍‍京东、‍‍阿里‍‍很多的价值是由我们创造的,包括有大量的‍‍个体包括供应商,‍‍价值是我们创造了,可是我们却没有分得价值红利,我们创造了价值,‍‍可是我们却没有得到价值,这是不公平的。‍‍所以说‍‍我们在做区块链实体改造的时候,就是‍‍在做这样一件事情。

 

‍‍在我看来‍‍发不发B真的不重要,包括很多老板关心能不能发B,‍‍我说发不发B并不重要,‍‍核心是什么?我们要站在这样一个‍‍更宏观的一个角度上,站在产业这样的一个角度。‍‍所以说有了区块链结合的产业‍‍之后,无论是产业互联网也好,或者是产业‍‍的理念也好,就是共享存量订单;‍‍我们要通过区块链,‍‍把产业的上游下游,‍‍比如工厂的供应端,‍‍我们要团结,‍‍头部的‍‍厂商,‍‍尤其是利用好头部的闲置的这种供给,也是咱现在的比较当下比较热门的供给侧的这种改革,然后我们还要‍‍整合这种销售端的这种服务商,向市场那么‍‍团结头部的碎片的这种需求,就形成了一个很大的市场。‍‍

共同的用区块链‍‍赋能型的建立一个产业的‍‍共同体,‍‍打造出交易物流和金融。‍‍至于区块链,在我看来,他左手拉的是供应链,‍‍右手拉的是金融。‍‍在我看来供应想像一个翻译器一样,他‍‍把‍‍供应链翻译成了量化的金融术语,这就是为什么要有交易所的存在,你拿了很多的股票,这股票到底值多少钱,需要交易所来给它‍‍做这样的一个定价量化。‍‍所以说‍‍在区块链这里,我们一定要关注的是“交易物流”“供应链”和“金融”这几点,‍‍就结合了区块链这样的‍‍一个工具、一种思想。‍‍我们重新审视我们的企业,包括我们的项目在企业当中的位置、在产业当中的位置、在行业当中的位置,‍‍然后让我们的供应商、‍‍服务商、员工、客户,‍‍真正的形成一个有机的体,‍‍时髦的来讲是命运共同体,真正通过区块链,无论是Token也好、‍‍积分也好、叫什么不重要,‍‍更重要的是让大家真正的能够平等地坐到了一起,同呼吸,共命运。

 

像‍‍区块链在‍‍我前一段时间也是在‍‍微软‍‍加速器‍‍‍‍参加了一个活动,‍‍就以我们智库里微软加速器的‍‍檀林檀总‍‍为例,‍‍大家如果关注檀总的人会知道,‍‍他是市场大拿,‍‍也关注‍‍技术‍‍和业务,‍‍但是他还有一个‍‍称号或者是标签“‍‍诗人”,大家会看,‍‍檀总很多的时候写出的文字真的力透纸背,因为檀总是我北大的师兄,我说这个不是说‍‍吹捧他,而是说大家会发现一个问题,‍‍区块链恰恰‍‍要求我们具备“美迪奇”‍‍效应,也就是跨界的思维。最早的时候,我们说区块单不仅仅是技术,还要有管理,‍‍还要有心理学各个方面综合上的这种认知,你说区块链哪是一句话能够说清楚的?像‍‍代码及法律、共识及合约合同、Token是一个‍‍经济学的范畴、‍‍然后艾西欧又是一个金融的范畴,‍‍里边涉及到法律、经济、金融、技术、人文,‍‍包括社群,就像一个小社会一样,‍‍所以说林林总总需要我们切实不断的去跨界,不断地去学习。

 

‍‍我目前的工作主要是给一些‍‍实体企业,‍‍必须在有‍‍有1万个真实的‍‍消费者,‍‍另外资产在3000万以上的这样的实体企业,我们会给他做区块链的商业模式的改造,区块链跟他行业‍‍和项目的这种‍‍咨询对接。‍‍这一块,可能有的朋友说你这不就是链改吗?‍‍提出链改的‍‍朱老师,也是我北大的师兄,我发现‍‍北大的校友还是比较多的,在思想‍‍创新方面还是有一定优势的。

 

其实‍‍在这个社会,学历并不代表能力。在区块链当下这个时代,“‍‍学历”就是“‍‍能力”的“力”就是“学习力”,‍‍要远远大于学历。‍‍可能是以前我们都是需要用‍‍高考来进行阶层的跃迁,现在我们有目课、、微课、直播,包括现在我们有这么好的智库,大家一起学习,提升认知,我觉得这是一个‍‍特别好的方式。

‍‍所以现在我们都在讲“赋能”,‍‍用区块链为我们个人赋能,用区块链为我们的企业赋能,‍‍都是变的‍‍很重要的一件事情。另外我们现在获得知识也是很便捷的一件事情,‍‍所以我也特别珍惜跟智库里的各位朋友互相交流探讨。

最后一点时间‍‍我想做一个小的总结,‍‍以上说了这么多,我对区块链的‍‍看法就有‍‍一句话总结:“‍‍不入局‍‍则出局”‍‍无论是区块链明天好不好,你不参与进来,‍‍跟你就没有任何的关系,‍‍所以对于我们参与区块链而言,无非就是两种结果:第一种我们‍‍付出了很多,收效甚微,甚至没有什么收获;第二种是因为有所‍‍顾忌和顾虑,‍‍没敢参与,结果错失了‍‍一个时代。

 

‍‍对于我而言,我能够承受第一种挫折,我承受不了第二种,所以说我宁可有过错,也不愿意去错过这样一个时代。‍‍最后真诚的邀请‍‍各位专家大咖,多发送交流,多发送链接,一起来繁荣区块链产业、繁荣区块链这个市场。‍‍我个人‍‍还是特别看好区块链方向和赛道的,‍‍我能力也比较有限,‍‍我也希望‍‍寻找、链接更多的能人一起来完成这样的一个梦想。

 

‍‍今天‍‍近一个小时的分享,感谢大家‍‍听我唠叨的一个小时,‍‍时间的关系,今天就跟大家分享到这,‍‍谢谢大家!‍‍祝大家‍‍有一个愉快的夜晚。‍

‍谢谢,再见。‍


   本文根据「BTRAC区块链技术研究应用交流」专家分享内容整理,仅代表专家观点。本文系链世纪财经原创栏目内容(链世纪财经作为BTRAC首席战略合作媒体),转载请联系:链世纪财经官方客服小伍【ID:13891933433】


宇鸣初


知名区块链媒体平台区块链百家讲谈创始人、BTRAC区块链技术研究应用交流中心智库创始人。有《浅谈我对区块链的认知》和《如何把微信社群做成行业顶级智库》等著作。是区块链行业的先行者,有“区块链界宁采臣”的美誉。


现任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产业改革与企业发展委员会特约研究员、商务部中国国际电子商务区块链专委会委员、全球名校区块链联盟专家委员会副主席、亚洲区块链学会常务理事、亚洲区块链产业研究院中国区秘书长、链世纪财经首席栏目顾问等职。特别是在搭建BTRAC区块链技术研究应用交流中心(Blockchain Technology Research and Application Club)后线上培育了近百名企业研究人员在区块链思想领域内关于重新定位的意识。


宇鸣初先生曾多次协助政府及企业举办数十多次区块链相关的峰会论坛,区块链行业几乎每个论坛都有其社区智库专家发表的主题演讲。目前BTRAC区块链技术研究应用交流中心智库和区块链百家讲谈正在健康快速发展,至今已成功举办17期专家讲座,受到专家们的普遍认可。BTRAC区块链技术研究应用交流中心智库多次参与国内外名校建立的合作,促进国际人才交流,目前已经成长为区块链行业国内少有的线上社区和线上智库中心,同时BTRAC智库与多家媒体官方行业协会等建立有合作关系,在日本东京、新加坡、美国硅谷、华尔街以及中国部分大中城市都有线下的交流中心,以进一步布局全球,为打造线上高等智库中心做好人才储备。

【推荐阅读】


1、【区块链百家讲谈】朱幼平:严监管政策下如何链改?

2、【区块链百家讲谈】王学宗:严格监管政策下,区块链改革如何合法合规?

3、【区块链百家讲谈】蔡恒进:认知·共识·定价

4、【区块链百家讲谈】经济学家刘志毅:从古典经济学到数字经济学区块链变革与商业启蒙运动


「 链世纪财经 」现已入驻    

今日头条 | 一点资讯 | 金色财经 

Token Book | 搜狐 | 凤凰号 | 微博号 


公众号后台回复 

社区 加入官方社群

Modified on

    发送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