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阿里交了180亿罚款,事情就能过去吗?

清明,我去了夹边沟

突发!历年来全国罕见!广州番禺化龙镇明经村村委发生爆炸!原因...

港媒:惊心动魄,近年,美国对新疆“间谍战”,超乎想象!

装睡的人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查看原文

做 “出租女友”,要懂得谈情,更要懂得谈钱 | Modern Love

别的女孩 别的女孩


Mayllouz


“租女友” 三个字充满了张力。“出租女友” 出租的是亲密体验;然而这种交易的前提是,亲密本身是一种可以商品化的体验 —— 这是否可能?
理论上,“钱” 和 “情” 并不是永恒二元的 “敌对世界”,Zelizer 早在 The Purchase of Intimacy 一书中就阐述,经济活动能够再生产和重塑亲密关系。尤其在如今的中国,资本主义坚挺,亲密关系也免不了资本化:从买包到买房,讨价还价的经济模式对于很多人甚至成了亲密关系公平性最可靠的保障。但是另一方面,一旦有钱介入,亲密关系似乎又打了折扣。
 “要看我照片,就发红包。连看照片的10几20都出不起,那也不是真心来租的。我每一单都是先付定金,见面了再全款,不给就走。看我照片要钱,看朋友圈要钱,不能接受就免谈,定金不愿意先给也免谈。”
小宁是我采访过的一位出租女友,25岁,幼教。她所说的收费流程,以及见面之后付全款,都是出租女友恪守的原则。这不仅是出于交易风险的考量,对后续的租约体验也是至关重要的:钱” 的长时间离场能够帮助出租女友梳理出一个 “女友” 的自我认同,而非时刻被提醒着 “出租” 的角色。这种形式也能最大程度地提高客户的满意度,避免因为谈钱而打破营造好的互动氛围。
日剧《租赁之恋》截图
然而,“钱” 的部分仍会让人感到尴尬,传统的人情交往仍然在行动者的文化脚本中扮演重要角色。更何况,租女友作为某种亲密实践,混杂在各种亲密互动的情境中。
“尾款我觉得是一见面就要给的,然后当时我没好意思提……大家也刚认识,待会还要一起逛一下午……大概过了两个小时了之后,我才跟他提的。然后他就有点不愿意,他就说走的时候再给嘛,让我再陪他吃饭,我说吃饭的时候还要加钱的哟,因为说的是到四点钟就结束。他说可以呀,然后当时我就表示,那么你就先把那个上次说好的钱先给我了嘛,然后我们再好好地玩。他是有点不愿意,可是后来还是妥协了。”
这是瑜伽教练小桉的经历。就算她见面前说好 “在商言商”,客户显然对于突如其来的收费环节并不能顺利接受。
那么,既然要(假装)谈情,该如何谈钱?
一些出租女友会会有一些策略 “自然地” 提起尾款的事情,同时小心维护着 “氛围”。
 “我跟你讲你啊,我的小诀窍,就是我一般都是进了餐厅,然后点好菜了,那时候服务员刚走,两个人坐着一下子也会比较无聊,对方一般会拿起手机看看嘛。我就也拿起手机假装看看时间什么的,再就是好像突然看到微信想起来尾款的事情,就笑着很自然地提一下,然后你再提起别的话题……一定要及时找到转移的聊天话题,不然好尴尬。”
另一位女友则选择饭后:“吃完饭的时候就暗示他把费用转给我了,我当时就说,‘等下怕你喝多喝多了,可没人照顾你哦’,然后拿手机在他眼前晃了一下。”
无论是餐前饭后,假装突然想起或是借机挑起话头,都是关系管理的必要工作,目的是维护两人在短暂时间内建立起的亲密的关系。因此,“钱” 的出现需要包装成顺畅的社交流程,或杂糅着情感上的关怀。
受访者的收款记录截图|全部图片来自作者
同时,在出租女友的心里,经济逻辑也在与道德逻辑角力。即便大部分租女友服务是 “绿色” 的(绿色什么意思请自己体会,或者看我们下周的文章),在许多 “女友 ”看来,租自己仍是件不太光彩的事。于是她们策略性地用情感性与例外性来将之 “弱交易化”,比如尝试与客户先发展出普通朋友关系,从而削弱自我商品性。普遍做法是先和对方聊天,熟悉了、聊得来才进行租约,这为经济交易创造了可解释的道德空间。

 “F 是某名校毕业的,好像在某名企工作。和他聊天特别舒适,他声音也好听。我们在聊了好几天之后,才说要租我的。聊得来也可以做朋友的,所以他要租我就答应了。”

“之前一个,人不大,蛮有素质的,长得还挺帅的(笑)。看他朋友圈,就是也会点点赞。不过我们没来电,我们现在是朋友了。也算缘分。”

“他是一个对自己有要求的人,最近都在聊,反正我平常心对待。这个也要看对方的,然后看看自己有什么可以吸引到别人的。”

—— 来自几位 “出租女友” 受访者

从这些叙述看出,出租女友也会习惯性地使用情感性语言来表达对这种交易关系的理解,比如 “感兴趣”、“有感觉”、“心动” 或是 “暧昧”。这类语言将两人间的关系界定为一种情感性社会关系而非交易,发挥着 “自我合理化” 的功能。其中最直接、最有效的情绪自我调节技术,就是对客户采取积极的设想或维护,比如形容客户是一个优秀、不错的 “好人”,藉此削弱出租自己所带来的 “污名”。
除此之外,出租女友会强调个人的主动选择,比如对客户的要求或是所谓的 “眼缘”,来将 “出租” 与 “出卖” 行为相区分 —— 自己有主动权,而不是人人可以品评选购的被动商品。
“我就是看眼缘的。我可不轻易租,因为我做主播自己赚得还可以,不缺这一点去。”
“租你的话肯定是看得上眼。看不上,我肯定不同意的。”
“我直接讲35以上勿扰的,起码年龄得跟我差不多的。我可不陪老男人出街。” 
—— 来自几位 “出租女友” 受访者

不过有时候会出现一种悖论:强调道德逻辑的意外后果就是极易产生交易关系与亲密关系的渗透,比如,“爱上” 客户。
对于27岁的小桉来说,出租并不是偶然。2016年底,为了逃避春节的催婚,刚与男友分手两个月的小桉选择留在某城市过年。稍显无聊地一天,小桉刷到一条过年租友的新闻,随即注册了账号并发布了 “我要出租” 的广告,第二天便迎来了她的第一次租约。
“其实那天我起晚了,他还等了我应该有半小时。我赶过去,一眼就看到他,有1米78,身姿很挺拔,然后穿了一套西服,戴了一个墨镜,然后打了一个领带,真的贼帅,我告诉你。”
回忆起和这位客户的初遇,小桉好似昨日重现般充满细节地描述,似乎说明着这次租约意义十分特别。见面之后恰是饭点,小桉提议先去吃个饭,在得到对方回应后带他去了某商场,客户很 “绅士” 地问她想吃什么、是否忌口,小桉只是让对方安排,自己什么都吃。客户便 “丝毫不墨迹” 地带着小桉走进了一家日料店,并不爱吃日料的小桉仍旧十分开心地享用了一顿美妙午餐。
在用餐谈话间,客户主动聊起自己刚刚结束了一段婚姻,自己是刑 Jing,曾经连续办案40多小时,甚至离婚后把两套房都给了前妻等细节。这样的自白让小桉感受到对方的坦诚。她被吸引了。

租友网站截图

这并不令人意外。亲密关系,归根结底是情感交流的问题,在人际间平等的语境中与别人、与自己交流情感。女友交易中的陌生人属性,反而让一些人能更自由地表达真实自我,反而促成个体间的高度可见。而人们彼此交换的秘密越多,情感亲密性的程度也越高。再加上餐厅这个创造隐私、紧密和新鲜感的空间,能给消费带来浪漫的极致体验。
“一开始就是我们一前一后地走,我跟着他。后来我们吃完饭他说在里边逛一逛,就是并排走的,可能就是衣服挨着衣服这样走路吧。我是觉得氛围挺好的,可能就会直觉性地靠近一些吧,我想他也不会排斥。”
因为自己迟到而产生的不好意思,加上非常好的第一印象,在共用一顿 “他拼命地点,两个人怎么可能吃这么多” 的昂贵日料之后,小桉主动提议请他看电影。对方答应了,但表示是自己提出的租约,应该由自己买票,最后在小桉力争之后妥协了。电影票钱的介入,加深了双方对彼此的亲密感觉。小桉用 “我请你” 表示了自己的好感、信任以及愿意进一步交流的期待,客户 “拒绝对方买单后又最终妥协”,一方面代表了一开始对租约关系的再确证,是一种界限的维护,一方面表示了对正在发生的界限突破的默认。
电影也是浪漫约会的必经流程。乏味的现实生活与电影世界中幻想的迷醉生活之间的界限突然消失在一张幕布里,而黑暗的电影院所提供的匿名性也能够催生浪漫。在观影结束后,如同千万都市情侣一样,两人很自然地开始逛商场。
“他问我要不要买衣服,我觉得如果我试了,他肯定会主动买单。我就说不用了。之后逛了一圈一个多小时吧,我买了一个小饰品,指甲刀那种,还有一个钥匙扣。都是他给的钱,我觉得小东西嘛(就接受了)。”
租约中,客户们有两种非常典型的表达友善、好感以及信任的动作:开车接送和买东西。但收与受则意味不同,“女友” 对于接受这样的好意往往会经过很多考量,并非照单全收。小桉则借由 “允许你为我买单” 来回应对方,或仅仅为了维持约会体验的 “真实感”。
精致午餐、午后电影、一起逛商场、给女生买小东西、然后送女生回家 —— 现代都市的约会流程不就是如此么?小桉和客户正是从 “你请我送” 的有限的情感交换中,以及委婉而不失细腻的点滴身体接触获得了 “亲密”,一种不越界的、非关系式的,但依然真实的 “亲密”。 
“他当时就租了几个小时,走的时候要给我1000块钱。你知道当时是什么样的场景吗?他在前面,我在后面坐着,然后他很含蓄地说说把你的钱包拿起来,当时我很惊讶,因为第一次租嘛,我说我不用钱包。然后他说啊,就是今天给你的一个费用。然后我说算了,因为很聊得来,这也是我第一次租,就当交个朋友,我就不收你费用了。”
小桉最后用不收费的行为消解了这场交易,结果是在之后的几年里,两人一直保持着 “暧昧又真诚” 的联系。
“有一次我喝醉了跟他聊天,他说如果以后你没有嫁,然后我没有娶的话,那我照顾你。我俩虽然没挑明,但是有点暧昧。我是挺喜欢他的,但是还没有做好准备要去谈一个恋爱。至少目前来说还挺纯粹的。我挺享受这样的,我感觉。”
友网站截图
让我们回到最初的那个问题,亲密本身是一种可以商品化的体验吗?理论上是的,然而实践中,恐怕很少人会干脆地为此正名而不接一个 “但是” —— 尤其是 “出租女友” 和 “客户” 们,反而更会在这个话题上选择保持缄默:由于道德评判的担忧,也因为个人经验中如上文所述的不确定地带。
社会学家鲍曼说,流动现代性世界中的人们渴望彼此联结,却更恐惧就此被绑死。“出租女友” 应运而生,成为一种看似无比合理的感情模式,并符合现代都市人类的情感需求:可以在需要的时候购买,便于在不需要的时候终止。这种情感和经济关系相互塑造的双重过程被称为情感资本主义,将情感作为可分析、可量化、可控制的文化体系。伴随现代文化的迅速发展,情感资本主义已然定义了我们很多人的浪漫体验。
道德感什么的并不是我关心的议题,只是如果亲密关系和经济交易真的互为充分必要条件,那并不太妙。经济条件之外的情感能力(比如爱意、人品、忠诚)该如何衡量?当亲密成为一件商品,感情是否再无需经营?当亲密成为一种体验,关系又是否会被放弃?以及,在现今男女的经济能力不平等的条件下,我们又是否真的能把 “出租女友” 看作纯粹经济性的平等买卖?
这篇文章是专题 Modern Love  第一篇。下周我们会带来后续的 “出租女友” 之客户篇和其他相关文章。敬请期待。

// 编辑:Alexwood,赵四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