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日媒:新冠来自美国,中国背锅?美国才是病毒“风暴之眼”?

1.19南大碎尸案(终结)

中医专家神奇预测了疫情的发生时间,西医专家蒙逼了

王文锋牧师致著名作家野夫的公开信

李兰娟院士:疫情结束后,这种现象应改变……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新中国反腐败第一大案:他俩贪的钱,能买11架米格战斗机

2018-01-16 大国政史秘闻 大国政史秘闻

提示:点上方"大国政史秘闻"免费订阅

1952年2月10日,农历壬辰年正月15日,星期日。古城保定,河北省省会,笼罩在一片愤激、严峻的气氛之中。


  伴着两声振聋发聩的枪响,历经硝烟炮火的革命功臣刘青山、张子善倒在了新中国反腐第一枪下。中国共产党用响亮的枪声向世人表明了反腐肃纪的决心和勇气。


  翻阅尘封的档案,品读业已泛黄的报纸,在铁腕反腐风暴强劲的今天,我们重新打捞还原那段历史,执古之道,以御今之有。在贪腐数额之巨、性质之劣中理解当年的愤怒;在骄奢淫逸的背后,追根溯源其疯狂滋长的温床。新中国反腐第一枪的枪声洞穿六十余年的时空,再次发出震慑回响。

171万余元究竟有多少?

在当时可购买黄金近一吨

  查阅刘、张案的判决书,记者却仍然为两人的罪行而心惊:1950年到1951年短短一年时间里,刘、张利用职权盗窃机场建筑款、救灾粮、治河款、干部家属救济粮、地方粮及剥削克扣民工工资、骗取银行贷款等共达171.6272亿元旧币,约折合人民币171.6272万元。


  如今看来,171万多元的数字并不巨大,但按当时的币制标准和市场物价指数换算,这笔钱可算得上巨款。


  资料显示,当时每斤面粉0.103元(今人民币,下同),大米0.094元,小米0.075元,玉米0.05元,花生油0.45元,鲜猪肉0.57元,鸡蛋每个0.04元;1953年国家救济标准:每月一口人5元;两口人8元;三口人10元;三口以上每增加一口人,增加2元;每户最高不超过15元。


  由此可见,171万余元在当时是个多么惊人的数字。如果折合成黄金,171万多元在当时可以购买将近一吨!


  当时正值抗美援朝时期,常香玉曾为志愿军捐献了一架米格15战斗机。这架价值15.27亿元旧币的战斗机是这位著名著名豫剧大师拿出多年积蓄,卖掉香玉剧社唯一一辆卡车和自己的房子,带领59名演员吃大锅饭、睡地铺,通过180多场演出才筹到的,171万元足可购买米格战斗机11架。


  “数额巨大并非刘、张被判死刑的唯一原因,最重要的是二人的罪状条条都触犯了‘高压线’。”天津地方志原办公室主任郭凤岐分析。


  原天津地区处于潮白河、海河、永定河、大清河下游,地势低洼,洪涝不断。河北省于1950年、1951年连续采取以工代赈方式,治理这一地区内的河流洪涝。以工代赈是指群众出工治河、国家按工发放粮款补贴。


  “这无疑是国家在财政极其困难的情况下,既治水又给受灾群众以救济的应急之法。”郭凤岐解释道,“然而,他们却借机建立河工供应站捞钱,不顾百姓死活!”


  为完成刘青山“赚三十个亿”的要求,张子善亲自主持提高粮、油、菜价,使之均高于市价,大肆剥削民工;供应站以坏粮当好粮卖,低价买进,高价卖出,治河民工因食品恶劣,致病、残以致死亡的,据了解不下十人。


石家大院的新中国反腐败第一大案展览中保留的刘青山办公室。


  更令郭凤岐无法理解的是,刘、张为图暴利,竟开具天津军区司令部执照,派人冒充军官,到东北盗运当时国家严格限制购销的木材4000立方米;擅自挪用修建武清县杨村飞机场专用款,使机场建设陷入窘境。“当时正值战争时期,杨村机场可是军用机场,这种罔顾国家安全的事儿他们都敢干。”

抗战时吃的是粮糠参半的干饼子

胜利后扔掉整只烧鸡

  


“亚米茄手表一个”、“罗莱克司手表一个”,在天津档案馆馆藏档案的一份“天津专区往来清单”里,名表见诸纸端。罗莱克司(斯)为劳力士的旧译,根据记者查到的一份1954年进口手表标准品零售价格表显示,当时两款手表价位均列“一类一等”,售价分别为450元和550元。


  “T-234卡车一辆,4亿2000万元;克雷斯房车一辆,1亿7700万元;别克房车一辆,1亿5000万元;克雷斯洗车费,15万元……”清单内容印证了《刘青山、张子善盗窃国家资财的罪行》中所提到的:生产管理处前后共买汽车七辆,用款近12亿。为买汽车曾派人去香港、广州三次,买来1950年出品的美制高等卧车。


  “表叔”“豪车”这些现代意义上的贪腐调侃放在刘、张二人身上同样合适。追求生活上的奢华享受,无疑是古往今来贪官污吏的一个共性。


  当年的天津地委、行署办公场所设在天津以西30公里杨柳青镇的“石家大院”,如今这里一直在进行新中国反腐败第一大案展览。


  在展示其生活奢侈时,展牌上的一段对比发人深思:1942年5月,日军大扫荡时期,时任大城、河间两县县委书记的刘青山每天吃的是粮糠参半的干饼子,喝的是白开水,连咸菜都没有;但抗战胜利前后,时任分区党委书记的刘青山却因隔夜的烧鸡成色不好,整只扔掉;解放战争胜利后,当了天津地委书记的刘青山大冬天要吃韭菜馅饺子,但又怕辣胃不好消化,逼得厨师愣是想出了办法:包饺子时把韭菜露在外面,等饺子熟了再把韭菜抽出来。甚至,刘青山还堕落为瘾君子,在常委会上公开吸毒。


  不过颇为讽刺的是,虽然刘青山的照片和资料每天在大院里被作为反腐教育素材展览,但在担任天津地委书记期间,刘却绝少出现在这座有“华北第一宅”之称的大宅院里。刘长期以“养病”为由住在天津市马场道一栋典雅考究的二层小洋楼内,该楼因此得名“刘公馆”。


  “刘公馆”位于天津市马场道54号,马场道是现在天津著名的“五大道”之一,此地曾为英租界,一座座风格迥异的小洋楼鳞次栉比。马场道54号如今已是农业银行的营业部,虽然内部结构已完全改变,但从外观上,依然能够看出当年的奢华。这座砖混结构的楼房,为英式别墅住宅。首层两侧是半圆转角造型,带铁栏杆和水泥清水墙面的阳台,还有一个巨大的院子。


  至于张子善,仅从其公款“参观”妓院、每月吸高级香烟八至十条,擅自动用地方粮款9亿元旧币买5辆汽车来看,比刘青山毫不逊色。


有人担心国际影响不好

毛泽东却说“三点水不能加!”

  刘、张两年内搜刮巨额财富挥霍浪费,缘起于新中国建国之初的“机关生产”。由于恢复国民经济步履维艰,加之抗美援朝战争令全国经济雪上加霜,建国之初,中共中央和各级党组织发起了机关生产活动,借以弥补国家财政的不足。但刘、张却令这条富国之路变成了二人的生财敛财之道。


  “刘、张所以能贪腐,很大程度上是国家初创时期各项制度不健全令其有可乘之机。”据省委巡视办专职副主任李清怀介绍,随着贪腐情况频出、与民争利现象严重,建国后一段时期党政机关经商办企业的做法很快被明令禁止。


  刘、张案发时,我国尚未形成完善的法律体系,对二人的处理,既无明确法律依据和量刑标准,又无现成的案例可供参考。最终是党中央作出了严惩的决定。


  1951年12月14日,中共河北省委根据调查和侦讯结果,向中共中央华北局提出了“处以死刑”的处理意见。华北局随即向党中央作了报告,原则上同意河北省委的处理意见,但是在“死刑”之后加了一个括号“或缓期二年执行”。


  收到华北局报告后,党中央专门开会研究对刘、张的处理。毛泽东看到报告后许久沉吟不语。周恩来便问:“主席的意见呢?”


  毛泽东说出了两个字:“死刑。”


  周恩来又问:“万一有人出面讲情呢?”


  毛泽东又说了两个字:“不准。”


  1951年12月下旬,中央做出正式处理决定前,曾委托华北局征求了天津地委及所属部门对刘、张二犯量刑的处理意见。


  在石家大院的展览中,对意见结果做了详细展示,“参加讨论的552名党员干部的意见是:对刘青山同意判处死刑的535人,对张子善同意判处死刑的有536人。”


  刑场上,两口通体紫红的松木大棺材,格外刺目。根据中央领导的指示:子弹不打脑袋,打后心;敛尸安葬,棺木由公费购置;二犯之亲属不按反革命家属对待;二犯子女由国家抚养成人。


  判决刘、张的第二天,《人民日报》在一版显要位置报道了公审大会的消息,而这篇报道的出炉,还发生过一个小插曲。


  案发前,刘青山刚出席了世界和平友好理事大会,并当选了常务理事,《人民日报》曾有报道。对于没过多久,又要发表刘青山被处决的消息,报社担心会在国际社会产生不好影响,一位报社领导建议,将刘青山的“青”加三点水,写成“刘清山”,让人以为是两个人。


  毛泽东不同意:“不行!你这个三点水不能加。我们就是要向国内外广泛宣布,我们枪毙的这个刘青山,就是参加国际会议的那个刘青山,是不要水分的刘青山。”


  时隔60余年,作为当年河北日报的一名记者,如今已年过九旬的赵辉林仍对当年公审刘、张的情景记忆犹新:“上万人的会场内静悄悄的,除了审判员的声音,再没有一点别的动静。但与静相对应的,是人们心中深深的震撼,既为高级别干部触犯党纪国法而痛心,又为党和政府反腐力度之大而振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