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医专家神奇预测了疫情的发生时间,西医专家蒙逼了

【同文异诵 •为爱发声】​万岁!心中的太阳! 献给伟大的中国共产党

现在开始,疫情结束倒计时!

吴敬琏:社会矛盾几乎到了临界点

这款澳洲警方恨之入骨的"找干爹"APP, 在中国仅96小时就被下架,竟“打败”微信和微博!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这个中国人,国内无人知晓,却被以色列总理称作“上帝”

2018-04-09 大国内刊文摘 大国内刊文摘

提示:点上方↑"大国内刊文摘"免费订阅

在寸土寸金的米兰,一处地标刚刚被正式命名为“何凤山小广场”。用华人的名字来命名城市地标,这别说在意大利,在整个欧洲尚还是头一次。



这个名字,教科书上没有,也不是网络红人,甚至在国内都鲜有人知晓。但在前以色列总理眼中,何凤山就是降临人间的上帝。



犹太人大屠杀是人类记忆里最深的伤口之一,在那满是血泪的民族苦难里,那些善良的火星总是格外让人珍惜。电影《辛德勒的名单》相信大家即便没看过也早有耳闻,讲述了二战期间,一位德国企业家辛德勒,不惜倾家荡产,从纳粹的屠刀下守护了1200余名犹太人生命的故事。



而在彼时的中国,也有这样一位辛德勒,甚至救过更多人。



那个时代的中国知识分子无不怀有一腔救国热血,何凤山回国之后在外交方面一步步实现着自己的抱负。成功于1938年何凤山被派往奥地利,担任驻维也纳总领事。



奥地利是欧洲第三大犹太人聚居地,大约二十万犹太人在此生活。彼时奥地利已被德国吞并,空气里蔓延着杀戮的血腥气。逃出去——是犹太人唯一的活路。



但这又谈何容易呢?要知道在那个年月,想拿到一张出国签证难如登天。法国埃维昂曾召开过难民问题国际会议,与会的国家有32个,但最后都以各种理由将犹太难民拒之门外。


曾有一艘满载犹太难民的客轮远航避难,船已顺利抵达美洲,但古巴,美国和加拿大全都大门紧闭,拒绝他们停靠上岸。向前一步就能活下去,但最后他们却只能原路返回,看着希望慢慢消失在大海茫茫里。



以为抓住了生的希望,转眼又是无底深渊。这种滋味的绝望,怕比等死更叫人难受。



1938年7月20日,十七岁的犹太少年高德斯陶伯在这一天内跑遍了驻维也纳的五十国使馆,但还是一无所获。离开意味着幸存,留下就只能等死。绝望的少年,最后走到了中国使馆。


签证官:据我了解,你曾被40多个国家拒签过?

少年:是的。

签证官:这次你一个人来,除了你自己,同时还要为10个亲友申请签证?

少年:是的。

签证官:你知不知道,办签需要本人亲自来才可以?

少年:知道。

签证官:好的,我批准你的签证申请。


眼前这个少年似乎不符合任何办理签证的条件,但这一天,这名来自中国的签证官给这个几近绝望的犹太少年,签发了20份前往上海的签证。因为他知道,对于藏在纳粹屠刀下的犹太人来说,这一张张签证就是保命符。


而他,就是何凤山!



消息很快传开,中国总领事馆门前从早到晚排着长龙。面对走投无路,求生无门的大批犹太人,何凤山只说了一句话:“凡可尽力之处无不尽力。”


当时有些宗教和慈善组织开始紧急救助犹太人,毕竟多一个办法就多一条生路。何凤山联系上了这些组织,“采用一切可能的方式,全力帮助犹太人”。


在他的运作下,中国领事馆的签证条件极为宽厚,大量犹太人在这拿到了前往上海的生命签证。



何凤山的人道和博爱,让更多犹太人有了生还的可能,但纳粹德国却不能容忍!很快,中国领事馆的房子被没收了。

办公地点没了,签证工作只好搁浅

但那么多人的性命怎么办?

难道就此不管了?


何凤山当机立断,自己掏腰包找了一处小房子。领事馆临时办公室很快搬好,签证发放继续,能救一个是一个!


根据何凤山故事改编的电视剧


这边“外患”还没尘埃落定,“内忧”又随之而来。当时中国已经开始了全面抗战,国民政府不欲与纳粹关系紧张,此时给犹太人打开生命大门,何凤山的压力可想而知。


1938至1940年,何凤山任职期间,均每月签发500多份签证,900份亦是平常。至少有4000名犹太人在他笔下,远离了死神的威胁。


成功逃到上海的犹太孩子


今天的世界依然还有很多难民存在,但鲜有人知,就接纳难民而言,曾站在世界最前端的,是一个其貌不扬的中国男人。



二战期间,上海是世界上唯一向犹太难民敞开大门的国际都市。顶峰时期,它成了三万多犹太人的诺亚方舟,而这个数字是加拿大、澳大利亚等五个国家的总和。



当时的中国也在饱受战火的煎熬,上海百姓的生活也是捉襟见肘,但不被生活善待的人更容易发现善良。


犹太难民和上海居民在同一屋檐下互相帮衬着,度过了这段五味杂陈的战争时光。日子虽然清苦,但胜在平静。



整个二战期间,近600万犹太人遇难。同胞的苦难让那些在中国得以幸存的犹太人更加无法忘却何凤山、上海、中国,这几个字并不属于他们母语的词汇。



这段历史一直被何凤山先生封存在自己的回忆之中,直至1997年他老人家以96岁高寿告别人世之时,女儿何曼礼才在讣告中谈及了父亲当年驻奥的一些往事。


虽然在别人眼中这份讣告只是对老人生平的简短回溯,但这些零零碎碎的信息却引起了犹太裔历史学家艾立克·索尔的关注。他立刻致电何曼礼详细问询关于何凤山先生的种种事迹,经过漫长的挖掘求证,这段历史才慢慢走入世界视野。


在此之前,四千个犹太人当中没有人知道何凤山的确切姓名,而在此之后,每个犹太人都在讲何凤山的故事。


何凤山和家人


在上海的犹太人


2001年,以色列政府在耶路撒冷犹太大屠杀纪念馆为何凤山铸碑纪念,碑上刻字:永远不能忘记的中国人;2005年,何凤山被联合国誉为“中国辛德勒”。



伤痛使人走得更近,也使人更懂感恩。2015年以色列驻上海总领事馆拍摄了公益短片《谢谢上海》,感谢何凤山、上海乃至我们整个民族,给了流离失所的犹太难民一个第二家园,一个可以活下去的明天。



先生若知那些经他之笔才得以幸存的人们,如今已经儿孙满堂、平安终老,一定不胜欢喜。

有幸生于和平年代的我们,虽时常也不被生活善待,但到底不曾咽下过沉痛的苦难。先生这样的大仁大义,吾辈难以也不敢望其项背,但我们心里总还是要藏着几颗天真的种子,等飘过几阵善良的小雨,终会开出一个世外桃源!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