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驻乌克兰前大使高玉生:俄已败!

丁丁在上海

当科学遇上政治 就是杨志遇上牛二

朝鲜防疫:每一条路都被堵死了

金融数据全面坍塌!根本没有需求 企业想裁员 居民也不买房!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2021年2月1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贫穷到底限制了多少人的想象力?

奶包的大叔 真理规划局 Today

⚠️:本文节选自《十万个为什么》,为了通过审核,因此涉及sensitive的内容均被删除,感兴趣的童鞋可以在new base中下载原稿阅读(之前由于微信加满而被删除的童鞋重加一遍申请即可)~因为技术原因需要baidu网盘下载的童鞋可以在微信(文末二维码)中申请



在2021年的第一周里,同时发生了两件反响截然不同的热点事件。

 

第一个事件,是微博上多个网红(粉丝均过百万)不约而同的发文企图否定李文亮,声称李的死因主要是“接受过多采访以致过劳死”,并认为“如果有好好休息,李文亮有很大机会能康复”。甚至,知名旅游网红“师伟”还在微博上宣称李文亮当初散布不实疫情信息,其“轻浮行动”不仅害了自己、也给防疫工作增加了很大麻烦。

 

显然,如此整齐划一、众口铄金的操作,背后必然隐藏着一个统一的指挥棒。

 

第二个事件则是国内又有一位国内富豪移民,而且还是举家移民:云南首富李晓明及其家族6个主要成员中,李晓明本人和妻子(马燕)、女儿(Sherry Lee)、弟媳(Yanyang Hui、Jerry Yang Li)等5人全都是美国国籍,只有弟弟(李晓华)在拿了美国绿卡的同时保留了中国国籍。

 

作为已经蝉联了三年(2018~2020)的云南首富,李晓明在2020年10月以345亿的财富位列胡润富豪榜第139位。作为在全球锂电池隔膜市占率超过50%的恩捷股份(李晓明通过将旗下的创新股份、上海恩捷合并而成)的实控人,李晓明家族直接及间接持有该公司53.7%的股权,而正是恩捷股份2020年3月17日发布的2019年财报暴露了李晓明整个家族的国籍。

 

而与国内富豪单人移民、或夫妇移民的一般情况相比,李晓明家族这种举家移民的操作不仅属于“罕见”,而且还震惊了国内无数热血青年脆弱的心灵。

 

对此,一位热血青年在网易论坛上疑惑的问:美国澳洲这么乱,为什么还去?搞不懂。

 

得到的回复则是:贫穷限制了你的想象力。

 

事实上,国内去年(2019年8月)也发生过一起类似的移民事件:河北省人大代表、纵横集团丰南钢铁有限公司董事长孙翔(位列福布斯全球35岁以下最富有的亿万富豪第12位)被曝出拥有加勒比岛国圣基茨-尼维斯国籍,以至于国内瓜众纷纷感叹“14亿护旗手又少了一个”。

 

然鹅,对于记忆力只有7秒的热血青年们来说,不仅是想象力被限制,而且对于许多现实(真相)实际上根本连想都没想过:【此处删除152字】

 

显然,不论是作为“【此处删除2人”、还是“【此处删除4人”,在国内的下场和结局其实从一开始就早已注定。

 

那么,对于国内9.6亿网民来说,贫穷到底限制了多少人的想象力呢?

 

根据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尽管国内GDP已达全球第二、人均GDP突破1万美元,但与发达国家的人均GDP(5万美元以上)相比仍有很大差距。从平均值来看,国内似乎已是中等收入国家,但从中值来看,国内的贫富差距问题实际上却在日益恶化。报告指出,目前占国内总人口20%的最贫困人口,在整体收入或消费中所占比重只有4.7%;而占总人口20%的最富裕人口,占整体收入或消费的份额则高达50%,家庭平均负债率已达64.1%。

 

早在2009年,政协委员蔡明继就在政协十一届常委会第六次会议上表示,根据国内权威部门的一份报告显示,0.4%的人掌握了全国70%的财富,不仅财富集中度(贫富差距)远高于美国,而且这70%财富中的90%都集中在【此处删除8手中。

十年后(2019年),招商银行、贝恩公司联合发布的《2019中国私人财富报告》则显示:2018年,国内可投资资产(现金及有价证券)在1000万元以上的高净值人群达197万人,共拥有61万亿元的可投资资产(如上图所示);不到千分之二(0.14%)的人持有全国超过三分之一的个人财富。

 

也就是说,在10年时间内,国内的财富集中度(贫富差距)扩大了136%。

 

同时,根据《2019胡润财富报告》的数据显示,大中华区600万以上资产(房产、现金及有价证券)的“富裕家庭”共有494万户。其中,资产亿元以上的“超高净值家庭”数量为12.7万户:85%为企业主,企业资产占其所有资产的66%,人均拥有可投资资产(现金及有价证券)为1300万元,房产在其总财富中占比为15%;10%为炒房者,房产在其总财富中的占比超过了80%;5%为职业股民,现金及股票在其总财富中的占比为70%、房产占比则为20%。

 

在12.7万户资产亿元以上的“超高净值家庭”中,资产3000万美元以上的“国际超高净值家庭”为8.4万户,可投资资产亿元以上、3000万美元以上的则分别为7.54万户、5.3万户。

 

而西南财经大学发布的《中国家庭金融调查报告》则显示,2019年,国内收入排名前5%的家庭储蓄金额占全国个人储蓄总金额的69.2%,同时,全国55%的家庭储蓄为零或负值;从家庭财富净值来看,10%的家庭控制了全国87%的财富,剩下90%的家庭只拥有13%的财富。

 

根据2019年亚非银行发布的《2019年全球财富迁移报告》显示,2018年,全球富豪里有10.8万富豪选择移民其他国家,其中,13.9%的移民富豪来自CN大陆,位居全球排名第一。并且,CN移民海外的富豪人数从2017年的1万人迅速增长至2018年的1.5万人,同比增速高达50%。

 

而这些国内富豪在移民的同时,也从国内带走了几万亿的财富和资产到海外。在2018年全球财富流入国排行榜中,Top 5的高净值人群流入国分别为:澳大利亚(1.2万人)、美国(1万人)、加拿大(4000人)、瑞士(3000人)、阿联酋(2000人)。

 

在这些移民的国内富豪中,不仅包括了国内曾经的老首富,例如,盛大集团创始人陈天桥、尚德太阳能创始人施正荣、玖龙纸业创始人张茵;还有一大波国内新富豪,例如,碧桂园的杨惠妍在限籍令出台前紧急办理了塞浦路斯国籍,融创的孙宏斌、易趣网创始人邵亦波、步步高创始人段永平、SOHO老板娘张欣都为美国国籍,四川女首富刘畅(新希望六和董事长、刘永好的独生女)、四川男首富张勇(以190亿美元财富位列2020福布斯新加坡富豪榜第一位)则均为新加坡国籍。

 

实际上,早在《中国国际移民报告2012》中就显示,中国海外投资移民和技术移民的比重逐渐增大,富裕阶层和精英阶层正成为新一轮移民的主力军。其中,个人资产超过亿元的超高净值人群中,有27%已移民、47%正在考虑移民;个人资产超过1000万元的高净值人群中,近60%已完成投资移民或有相关考虑。


用国内某著名导演2013年10月的感慨来说就是:“昨天聚会才知道,在座的十几个朋友除了我之外,都办了或正在办移民手续,这让我非常震撼。”

 

与国内富豪的移民大潮相比,国内【此处删除7的移民操作则要隐秘得多,以至于形成了“【此处删除4藏绿卡”的特色主义画面(详见《幻痛》DLC-4)。

 

根据美国政府的统计数据显示,【此处删除266

 

除了企业富豪、精英阶层、权贵阶层之外,国内一大波打着“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幌子的网红“公知”们,也都是拥有欧美国籍的外国人(详见《白痴时代》)。


而对于国内广大被贫穷限制了想象力的人来说,另一个神秘的信息黑洞则来自于瑞士银行。

 

2008年,美国参议院指控瑞士各大银行协助美国富人通过离岸账户避税,造成美国每年损失逾1000亿美元,因此美国要求瑞银UBS交出5.2万名持有秘密账户的美国客户名单。


2009年,瑞银UBS同意提供4450名美国客户的账户资料。但美国政府并没有因此停止向瑞士政府施压,并以FATCA(《海外账户纳税法案》)要求非美国银行也必须向美国税务当局呈报美国客户的资产状况。

 

要知道,这5.2万名在瑞银UBS持有秘密账户的美国客户,并不都是白人或黑人,还有相当数量的华裔。这也意味着,亚马逊公司的光头老板和比尔·盖茨、巴菲特这些目前的全球首富Top 3,很可能将因此而跌出全球顶级富豪排行榜的Top 10。

 

在“今日头条”平台上,有一个经典提问是:真搞不懂东德政府为什么当初非要修建柏林墙,让那些反对的人都逃走不是更好吗?

 

显然,这个问题也可以用“贫穷限制了你的想象力”来回答,尤其是对于国内广大“贫贱不能移”的人群来说。

 

另一个核心问题是,除了贫穷限制了想象力这个因素之外,是否还有其他因素导致呢?

 

嗯,用楼下保安的话说就是,傻人有傻福,但傻逼没有。

 

1995年,美国一位中年男(麦克阿瑟·惠勒)在光天化日之下抢劫了匹兹堡的两家银行。他既没有戴面具、也没有任何伪装,在走出银行之前,他甚至还对着监控摄像头微笑。当警方抓捕他之后,惠勒难以置信地说:“可我涂了果汁。”

 

原来,惠勒认为把柠檬汁可以被用作隐形墨水,用柠檬汁写下的字迹只有在接触热源时才会显形,因此他用柠檬汁涂在皮肤上会使自己隐形、也就不会被摄像机拍到。所以惠勒觉得,只要不靠近热源,自己就应该是完全隐形的。最后,警方的调查认为惠勒既没有疯、也没有嗑药,他只是很夸张地“搞错了”柠檬汁的隐形用法。  

 

这个故事引起了美国康奈尔大学心理学家大卫·邓宁的注意,于是他与研究生贾斯廷·克鲁格开始研究这一极具代表性的社会现象。

 

1999年,两人做了一个著名的心理学实验:让受试者完成“沃森四卡片选择作业”以区分出受试者在逻辑推理能力上的差异,并通过4个实验设计步骤系统地针对个体对其能力的自我评价问题进行研究。结果显示,经过重复实验,个体能力的实测得分(实际能力)与预测能力(自我评价能力)呈中等程度的正相关。

 

该实验结果说明:逻辑推理能力最差的受试者对自己的实际能力估计过高,甚至超过了平均水平;而那些逻辑推理能力最好的受试者则低估了自己的实际能力。这个实验让邓宁、克鲁格首次观测到了人类的认知偏差问题:能力欠缺的人,有一种虚幻的自我优越感,并错误的认为自己比真实情况更加优秀;不仅无法认识到自身的无能,也不能准确评估自身的能力。

 

随后,两人又通过对人们阅读、驾驶、下棋、打网球等各种技能的研究发现:能力差的人通常会高估自己的技能水准,并且无法认知和正视自身的不足、以及这种自身不足的极端程度;如果能力差的人经过恰当训练大幅度提高能力水准,那么他们最终会认知到并且能承认他们之前的无知和无能程度。

 

最终,两人的这一研究结果被命名为邓宁-克鲁格效应(简称为达克效应),并被表达为自信心与能力之间的二维曲线图(如下图所示):自我膨胀会到达一个顶峰(peak of Mount Stupid,无知的山顶)并很快会在现实中跌落至最低谷(valley of Despair,绝望之谷),在经历了专业训练和学习的过程(slope of Enlightenment,领悟之坡)之后,随着个人能力的提升和认知水平的增加,最终会达到一个全新的认知水平。

一个无法回避的现实是,国内充满了特色主义的教育体系和社会环境,不仅造就了数量庞大的处于“无知的山顶”人群,还造就了资本(包括国内资本和美国资本)与野心家源源不断收割韭菜的“【此处删除2字】”生意土壤(详见《白痴时代》II)。

 

2015年9月,新华社瞭望智库发表署名为“罗天昊”的文章《别让李嘉诚跑了》:“在中国,地产行业与权力走的很近,没有权力资源是无法做地产生意的。由此,地产的财富并非完全来自彻底的市场经济。恐怕不宜想走就走”。

 

当时,这篇具有浓厚清算性质(“你在我这里赚了钱,就由不得你说走就走”)的文章在国内网民中获得了极大的支持和认可,但却在国内地产圈、富豪圈和精英阶层引发了对此认知完全相反的 “沉默的大多数”,以及一波又一波的资产转移和移民浪潮。

 

5年后,当国内迎来“前所未有的大变局”,尤其是当潘石屹计划将SOHO清仓式全盘出售给美国黑石集团但却被迫取消交易之后,国内“沉默的大多数”才再一次意识到李嘉诚当初的精明和远见。

 

显然,有钱人和精英阶层的世界,穷人们根本无法懂。


用楼下保安的话说就是,不是贫穷限制了你的想象力,而是你的想象力限制了你的贫穷。

 

那么,这个“罗天昊”当初是如何做到淡定的割韭菜的呢?实际上,罗天昊的原名为罗建法,曾游历广东知名企业,但却“混水摸不到鱼”,于是开始在媒体圈捞钱,并于2009年改名。

 

2013年,《新京报》曾举办中国青年经济学人评选活动,罗曾通过表达要求希望能被选上,但《新京报》报社在系统研究其文章后,觉得此人水平不够资格。罗此后再三请求,并拿出了曾担任长江商学院院长助理的经历来说事,但却被《新京报》调查发现,罗只是在长江商学院公关部门工作过、负责撰写院里的宣传稿件,后被长江商学院开除。

 

尽管罗天昊本人常以“国师”自居,但其发表的文章却经常自相矛盾、逻辑混乱。例如,2015年5月,罗还撰写文章称“中国仍需遥望美国一百年”,但2个月之后却又直接宣布“美国根本不是中国的对手”。

 

除此之外,罗还撰写过《中国应引进1亿亚非青年》(“未来,来自亚非的移民,将达到1亿以上,中国将形成大规模的移民潮,成为除美国之外,容纳全球性移民最多的国家。鉴于中国的人口结构,女性青年移民,将更受中国欢迎”)、《中国应开征美女税》(“对于美女这种重要的国家战略性资源,应考虑进行相关立法”)、《俄罗斯穷了,中国应乘机买回海参崴》、《中国应劝朝鲜主动割让出海口》等脑回路更加奇特的文章。

 

甚至,罗天昊还在2012年发表了《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神话注定破产》的文章,直白的指出:“近日,卸任世行的林毅夫在北京大学作了一次演讲,称中国在未来20年内仍然能够保持8%的高速增长...事实上,中国不可能永远高速增长,高速神话即将落幕。目前,中国GDP增幅连续三年跌破10%,或可为未来的先兆,即:中国从飞速发展的高原期,逐步进入平原期。而一旦中国步入平原期,要在强国的竞争中胜出,将会变得更为遥远。”

 

很明显,这些话在如今国内热血青年们的眼里,几乎就是妥妥的投降派。然鹅,这并不妨碍国内的罗天昊、胡沫若们不断变化姿势地收割智商税。

 

2021新年第一天,蛋壳公寓的暴雷事件有了最新进展:蛋壳公寓CFO张政已于2020年12月29日离职,原CEO高靖助理、投融资部负责人孟磊也于近期离职。这也与蛋壳官方微博的那句“我们不会跑路”,形成了鲜明对比。


至此,在蛋壳公寓的破产风波沸沸扬扬持续了几个月,关于其拖欠员工工资、租户被清退、高管跑路的消息连绵不绝之后,这次的蛋壳危机也正式预示了其P2P骗局式的最终结局。

 

没人知道,在经历这次韭韭难以忘怀的蛋壳公寓爆雷事件之后,究竟会有多少人从“无知的山顶”开始进入“领悟之坡”。

 

楼下保安说,我之前早就说过,国内目前只有两种人:一种是还没遭受过生活毒打的人,另一种则是遭到了生活的毒打,但以他的智商、根本不知道是谁在打他。

 

古斯塔夫·勒庞则说,一个国家如何教育年轻人,这个国家将来就会成为什么样子。



 

 

PS:在原「真理规划局」的知识星球被封停之后,为了继续原来的交流平台(也为了防止失联),全新的「真理规划局」new base已经建成。详细加入方法将通过微信发送通知说明(微信为下图中的二维码)。《2021房地产沉思录》未删减版的原稿将会继续在new base中上传,同时,为了方便大家系统研究和连贯阅读,原知识星球里的原稿和文件都将在new base中重新上传,任何时间加入的童鞋都可以查看和下载。当然,new base中也会对很多无法在update内容中出现的问题进行问答与交流,继续和大家拓展更广泛的真理世界。需要指出的是,new base为收费私人群,希望在new base里能与大家开启新的真理探索之旅。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