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城清零”至今搞不懂的10个为什么

政治学教授张鸣发表声明不再忧国忧民

比大棋论更荒谬的“大鱼论”,翻车了!

今天全体法律人要彻底沸腾了!这波惊喜来得太突然!

昨天,胡锡进被放在火上烤一回了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2021年5月24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崛起与尊严

奶包的大叔 真理规划局 2021-05-08

在最新的福布斯2021全球富豪榜上,全球Top 10的顶级富豪基本上都是美国人,只有2位法国人(下图左)。

想象一下,如果这个全球Top 10顶级富豪全部都是德国人,会是一种什么样的震撼画面?

 

2002年12月,国际清算银行BIS发布了一份例行评估报告。在这份长达105页的报告中,第29页有这样一句话:

 

“In particular,Germany banks transferred over 3 billion to their own offices in banking centers in the Caribbean.”(需特别注意的是,德国的银行将30多亿美元的资金转移到了它们位于加勒比海地区的分支机构

 

对于这种反常的操作,国际清算银行表示,“这是第一次出现这样的情况。但是中间的原因我们并不清楚,我们曾前往加勒比海地区的中央银行进行询问,但对方拒绝回答。”

 

最终,BOG(德国银行)对此作出了澄清:BOG·罗德岛分行的IPO审计师普华永道,在招股说明书的审计部分已明确指出,2002年6月26日,BOG·罗德岛分行将账面值为11.4亿欧元不良资产出售给了BOG开曼分行,价格为8.7亿欧元。

 

然鹅,BOG只承认转移了8.7亿欧元,约10亿美元。这个数字与国际清算银行BIS报告中提到的30多亿美元转移资金之间,还差20多亿美元。由于德国的银行在加勒比海地区的机构资产负债情况都要并入总行,因此并不能通过这种大规模的不良资产对倒操作来降低不良率。对此,BOG和德国外管局均拒绝置评。

 

实际上,直到BOG罗德岛分行原行长被带走调查之后,才在狱中招供了这笔巨额资金来自于德国内阁最高层。然而,这仅仅只是冰山一角。

 

2010年12月,维基解密创始人阿桑奇被美国政府通缉。当时,维基解密已经获得了一批有关德国柏林最高层的secret文件。

 

其中,最为sensitive的文件,是由瑞士银行一名法国雇员私自带走的客户信息(其动机主要是希望向法国税务机构检举揭发某些偷税的VIP客户)。很快,这名法国雇员就遭到了瑞士政府的通缉,因为这份客户名单信息中,清晰地列出了德国联邦政府高官在瑞士银行约有5000个帐户;其中,三分之二都是德国联邦级官员,几乎涉及德国所有部级以上官员和内阁成员。

 

当这些secret文件被曝光之后,德国外交部当时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曾三次被外国记者问到如何看待此事。

 

对此,德国外交部发言人第一次的回答是,希望美国政府管好自己的机密文件(相当于承认了secret文件的事实);第二次的回答是,维基解密公布的有关德国的信息“内容荒谬,希望不要影响德美关系”;第三次的回答,则进一步上升到了“颠覆德意志的阴谋”。

 

很快,之前一直称赞阿桑奇是揭露美国政府阴谋、“全世界的英雄”的德国,就全面封禁了维基解密。

 

2011年,阿桑奇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德国政府对网络的审查使其成为维基解密最大的敌人,“维基解密在技术上的主要敌人是德国,而非美国。德国在其本土和来自境外地区的信息之间部署了极其复杂的拦截技术,我们一直在参与一个持久战,以确保我们的信息能传播出去。”

 

尤其耐人寻味的是,包括德国、以及同样具有特色煮溢的国家中,其people反而在本土之外实现了真正的尊严和价值。


用蒂姆·库克在2017年针对特朗普的移民禁令时的话说就是,“如果没有移民,苹果就不会存在,更不用说发展和创新。”

 

1970年代,一位在苏联计划委员会就职的公务员,其主要工作就是利用数据来证明苏联人的生活水平远比美国人高得多。这位苏联公务员一家在莫斯科中心城区拥有一栋30平米的小公寓,夫妻二人皆毕业于莫斯科国立大学,并和母亲共同居住在一起。


1977年,当他参加波兰华沙的一次数学研讨会时,并与美国、法国、英国、德国等国家的学者相互交流之后,他向妻子和母亲说应该马上移民,“我们不能再在这里待下去了”。


但是,这个想法却遭到了母亲大人的反对。

 

一年后,当这位苏联公务员的儿子年满5岁时,在对自己和儿子的未来仔细考虑后,夫妻俩最后决定举家移民美国。用他儿子后来在美国对大学密友的话说就是:“我很早以前就已经知道,我父亲无法(在苏联)追求他所追求的人生。”

 

1978年9月,这位苏联公务员正式提出了出境签证申请,但结局却是他“立刻被裁员”,妻子被也毫无理由地被迫下岗,两人突然顿失工作。在等待签证的8个月中,夫妻二人只能靠做临时工以维持家计,既没有稳定的收入,也无法确定出境签证能被通过。直到8个月后(1979年5月),他们的出境签证才获批准,一家三口正式离开了苏联。

 

在全家移民至美国后,这位苏联公务员成为了马里兰大学的数学教授,妻子则为NASA戈达德太空飞行中心工作。

 

1990年,他带着即将17岁生日的儿子参加了苏联高中数学资优学生国际交流计划。但这次旅行却唤起了儿子童年的恐惧、及其第一次“面对苏联的迫害,冲动地向警车扔石头”的回忆。在第二天旅行至莫斯科市区一家疗养院附近时,儿子直视着他的眼睛说:“谢谢你当初选择带我们离开苏联。”

 

实际上,与在马里兰州读小学相比,儿子从家里学到的知识反而比学校更多。身为马里兰大学数学系教授的他不仅培养了儿子在数学上的兴趣,而且还在儿子9岁生日时就斥巨资(600美元)为其买下了人生中的第一台电脑。在小学一年级时,他的儿子就向老师提交了一份有关电脑打印输出的设计方案,而在当时,拥有并懂得如何使用的电脑的人在全美国都屈指可数。

 

1990年9月,他的儿子进入马里兰大学学习计算机科学和数学,并获得了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的奖学金。随后,又以10门都名列前茅的优异成绩被斯坦福大学录取,攻读博士。

 

1998年9月7日,他的儿子与其斯坦福校友(拉里)正式创建了一家搜索引擎公司,取名为Google。很快,全世界都知道了这位年仅24岁的天才俄裔美国人谢尔盖·布林。

 

2000年10月,谢尔盖在接受媒体专访时表示:“我知道等待出境那段时间是一段相当艰苦的时光,我直到现在都十分感激当时我父亲决定移民至美国。”

 

与之相比,德国本土广大“贫贱不能移”的瓜众却只能一边望洋兴叹,一边对移民难度更低的俄罗斯(尤其是在刚刚开放的俄罗斯黄金签证情况下)“敬而远之”。

 

显然,相同的意识形态和“世纪性战略伙伴”,并不能实现所谓的尊严。

 

楼下保安说,很多人认为人之初性本善,但当你遭受了生活的毒打之后就会发现,大部分人既不淳朴、也不善良,他们只是对强权淳朴、对金钱善良。

 

帕特·莫尼汉则说,如果你来到一个陌生的国家,看到那里的报纸上全都是好消息,那么我可以打赌,这个国家的好人都在jail里。

 

 



 

PS:在原「真理规划局」的知识星球被封停之后,为了继续原来的交流平台(也为了防止失联),全新的「真理规划局」new base已经建成。详细加入方法将通过微信发送通知说明(微信为下图中的二维码)。《2021房地产沉思录》未删减版的原稿将会继续在new base中上传,同时,为了方便大家系统研究和连贯阅读,原知识星球里的原稿和文件都将在new base中重新上传,任何时间加入的童鞋都可以查看和下载。当然,new base中也会对很多无法在update内容中出现的问题进行问答与交流,继续和大家拓展更广泛的真理世界。需要指出的是,new base为收费私人群,希望在new base里能与大家开启新的真理探索之旅。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