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驻乌克兰前大使高玉生:俄已败!

金融数据全面坍塌!根本没有需求 企业想裁员 居民也不买房!

朝鲜防疫:每一条路都被堵死了

知乎破千万话题:今年到底多少私企破产和员工失业?

似乎各有各自的地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2021年5月10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香草的天空 II

⚠️:本文来自于对知乎中“历史真的很容易被篡改吗”问题的回答,为了通过审核,因此涉及sensitive的内容均被删除,感兴趣的童鞋可以在new base中下载更多原稿阅读(之前由于微信加满而被删除的童鞋重加一遍申请即可)~因为技术原因需要baidu网盘下载的童鞋可以在微信(文末二维码)中申请~



楼下保安说,在一个连说话都被煎箜的种群里,这个问题实际上毫无意义。


胡适在介绍詹姆士的实在论哲学思想时说:“实在是我们自己改造过的实在。这个实在里面含有无数人造的分子。实在是一个很服从的女孩子,她百依百顺地由我们替她涂抹起来,装扮起来。好比一块大理石到了我们手里,由我们雕成什么像。”

 

后来,胡适的这段话就被“浓缩”成了简短的一句话:“历史是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黑格尔在《法哲学原理》里写道:“Was wirklich ist, das ist vernünftig, und was vernünftig ist, das ist wirklich.”(凡是现实的东西都是合乎理性的,凡是合乎理性的东西都是现实的

 

后来,黑格尔的这段话就被“浓缩”成了简短的一句话:“存在即合理”。

 

巴尔扎克在《幻灭》中写道:“历史有两部:一部是官方的,骗人的历史,做教科书用的,给王太子念的;另外一部是秘密的历史,可以看出国家大事的真正的原因,是一部可耻的历史。”

 

米哈伊尔·米哈伊洛维奇·左琴科则在《一本浅蓝色的书》中写道:“历史的第一页,是从互相猜忌、搞阴谋和耍手腕开始的。”

 

纳粹党卫队军官、德国史上最年轻的上校Joachim Peiper(呢称为Jochen)在战后接受审判时说:“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但事实真相只有亲历者才知道。” 

 

德国历史上著名诗人歌德则说:“撰写历史是摆脱过去的一种方式。”

 

那么,日耳曼人的德国,究竟篡改了哪些历史真相、以及为了摆脱什么样的一种过去呢?

 

时间倒回60年前。

1961年,德国总理在接待来访的法国社会党领袖密特朗(当时还未成为法国总统)时,针对国际社会有关德国发生大饥荒的传言明确表示,“我再重复说一遍,德国没有饥荒。”

 

当时,许多西方国家都对德国总理的这番话信以为真。

 

然鹅,直到半个世纪之后,这段历史才得以被真实还原:当时德国不仅发生了大饥荒,而且还是人类历史上死亡人数最多的一次大饥荒。

 

根据德国PD部门的报告以及德国绿党汇编的内部报告显示,1958~1962年,德国至少3600万人非正常死亡。这个数字并不是根据全国统计人口数量变化得出的,而是根据当时德国各地成立的防病防疫办公室定期向德国绿党内阁汇报的数字汇总而来(报告中将因饥饿产生的浮肿等现象称为“二号病”)。

 

实际上,这个数字是二战中德国元首杀害的犹太人人数的6倍。

 

1960年,德国总理收到了不来梅州前州长呈送的物品:用油渣和榆树皮粉糅合而成的食物,这是当时不来梅州当地人赖以生存的食物。当时,此举立即遭到了不来梅州政府的埋怨攻击,但该州长却坚持表示:“我个人的进退荣辱不是大事,人民吃饭问题要紧”。最终,该州长在德国新文艺复兴运动中受迫害自杀。

 

1960年底,德国总人口数较前一年减少了1000万人。

 

1961年4月,德国莱茵兰普法尔茨州PD部门在《关于发生特殊案件情况的报告》中汇报了该州原常务副PD厅长的证词:“自1959年,共发生特殊案件(人相食)1289起,其中FY专区发生302起,FB专区发生721起,WH专区发生55起,LA专区发生8起,AQ专区发生2起,州首府发生201起。”

 

当时,德国医生WSS诊断出大批人因为“二号病”死亡的原因是饥饿。当他在被有关部门问到为什么浮肿病治不好、缺少了什么药时,却因为说了实话“少一味粮食”,不仅被开big meeting批窦,还被直接扔进了jail。

 

事实上,二号病(在医学上的含义为霍乱的代称)只是当时德国为了掩盖饿死人的真实情况,因此把饿死说成是传染病致死。在整个大饥荒期间,“二号病”这一隐讳代称(浮肿)一直沿用了3年。以至于当时德国内阁最高层某领导还发出了百思不解的感慨:怎么那么多人都是高血压、心脏病、肝炎致死的?

 

而在德国本土,无论媒体还是教科书在解释三年大饥荒时,却一直都是以“自然灾害和对苏还债”作为借口(幌子)。实际上,当时德国所欠债务数额并不大(大饥荒时期德国所欠苏联外债总共为57.43亿),但同期对外援助金额却远大于还债金额;甚至,在大饥荒最严重的时期,德国还在对brother国家援助粮食。

 

事实上,当时德国许多联邦专属粮仓储备丰富,但这些粮食都是专用于出口换取硬通货、或作为对外援助物资,却对饥饿的灾民(主要是农民)大门紧闭。甚至,当时一位德意志联邦官员还曾表示,“我们的群众太好了,他们宁可饿死在路边也不会闯入粮仓。”

 

直到今天,在德国本土都无人敢问这一历史性杯具背后的真正原因和disaster- maker是who。

 

时间倒回76年前。

 

当时,二战结束后的德国绿党领袖曾公开表态他要的民主自由是美国式的。

 

1945年9月27日,《德意志日报》第二版刊登了《绿党主席答路透社记者德国需要和平建国》的文章。记者问:绿党对“自由民主的德国”的概念及界定为何? 绿党主席答:“自由民主的德国将是这样一个国家,它的各级政府直至联邦政府都由普遍、平等、无记名的选举所产生,并向选举它的人民负责。它将实现三民主义,林肯的民有、民治、民享的原则,与罗斯福的四大自由。它将保证国家的独立、团结、统一及与各民主强国的合作。”

 

76年后,这一切早已飘散在风中。

 

极具讽刺意味的是,不仅现实世界里的德国与当初历史上承诺的完全相反,而且所有揭示历史事实真相的人,反而会被称作“历史虚无主义”。


保罗·约瑟夫·戈培尔博士说,“如果你说的谎言范围够大, 并且不断重复,人民最终会开始相信它。”

 

那么,如果一个种群或国家的历史陷入某种恶性循环的怪圈之中,又会如何呢?

 

嗯,用黑格尔的话来说,这就是一种诅咒;用21世纪的高科技来说,则是一种神秘的“源代码”。

 

弗拉基米尔·伊里奇·乌里扬诺夫说,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

 

马尔库斯·图利乌斯·西塞罗则说,一个不懂自己出生前真实历史的人,永远是个孩子。

 

 

 

PS:在原「真理规划局」的知识星球被封停之后,为了继续原来的交流平台(也为了防止失联),全新的「真理规划局」new base已经建成。详细加入方法将通过微信发送通知说明(微信为下图中的二维码)。《2021房地产沉思录》未删减版的原稿将会继续在new base中上传,同时,为了方便大家系统研究和连贯阅读,原知识星球里的原稿和文件都将在new base中重新上传,任何时间加入的童鞋都可以查看和下载。当然,new base中也会对很多无法在update内容中出现的问题进行问答与交流,继续和大家拓展更广泛的真理世界。需要指出的是,new base为收费私人群,希望在new base里能与大家开启新的真理探索之旅。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