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驻乌克兰前大使高玉生:俄已败!

丁丁在上海

当科学遇上政治 就是杨志遇上牛二

朝鲜防疫:每一条路都被堵死了

金融数据全面坍塌!根本没有需求 企业想裁员 居民也不买房!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2021年5月24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红龙

奶包的大叔 真理规划局 2021-05-20

⚠️:本文来自于对“为啥最近很多人都在提收入分配改革,锅内真的有那么迫在眉睫去分配财富么?”这一问题的原答案。内容主要节选自《幻痛》DLC-3,为了通过审核,因此涉及sensitive的内容均被删除,感兴趣的童鞋可以在new base中下载原稿阅读(之前由于微信加满而被删除的童鞋重加一遍申请即可)~因为技术原因需要baidu网盘下载的童鞋可以在微信(文末二维码)中申请



它山之石,可以攻玉。


2021年5月18日,德国商业银行和贝恩资本联合发布了《2021德国私人财富报告》。报告指出,2020年,德国个人可投资资产(指剔除房产投资之后的可投资金融资产)总规模达241万亿,可投资资产在1000万以上的德国高净值人群数量达262万人。同时,还预计到2021年底,德国高净值人群数量预计接近300万人,可投资资产总规模将突破90万亿。


而德国商业银行2020年年报则显示:该银行零售客户总数为1.58亿户,其中高净值客户(金融资产50万元以上)约为310万户,占总客户数的1.9%,高净值客户总资产为73455亿元。同时,该银行的零售客户总资产为89417亿元。也就是说,作为德国零售业务第一的德国商业银行,其1.9%的客户掌握了该行零售总资产的82.1%。


显然,二八定律在德国已经失效,实际上已经变成了二八O效应。


事实上,在2007年~2020年的14年时间里,德国商业银行的高净值客户数量翻了20倍,德国富人的财富增长率高达23.5%。


而二八效应之所以会在德国变成二八O效应,主要原因还是在于德国商业银行的数据并不全面。原因很简单:真正的德国顶级富豪和拳贵阶层家族,是不会把核心资产存在德国商业银行的。


事实上,如果将隐藏在海外的核心资产和财富计算进来,那么二八效应在德国将变成二八OOO效应。


2020年10月,瑞银集团和普华永道联合发布了全球年度亿万富豪报告。该报告显示:

新冠疫情加快了财富的两极分化,截至2020年7月底,全球亿万富豪财富总额达到10.2万亿美元,再创新高。其中,德国亿万富豪的财富增长速度再创新高,从2018年底~2020年7月,德国亿万富豪的总财富增速高达71%。而在过去十年内,德国亿万富豪的财富增长了近9倍,不仅远高于全球平均水平(3倍),也远高于美国(2倍)。

实际上,尽管受新冠疫情影响,但德国亿万富豪人数和财富增速仍然创下了新纪录:415人、财富总额达16809亿美元,新增亿万富豪人数(145人)位居全球之冠。


然鹅,这仅仅只是冰山一角。事实上,与德国真正的顶级财富拥有者相比,16809亿美元这个数字只是小巫见大巫。


实际上,与这373名亿万富豪(主要为互联网、ICT、医疗、房地产等行业的企业家和高管)的高度透明(统计范围内)相比,德国拳贵家族在海外的资产和财富(包括Caribbean Sea的BVI公司和信托所实际控制和拥有的资产等)基本都不在统计范围内。如果这些资产和财富全部被曝光,那么不仅将颠覆所有德国人的三观,而且还会改写全球顶级富豪排行榜的排名,光头贝索斯甚至都排不进前三。


至于这些资产和财富是如何转移的,则是一个让德国广大瓜众瞬间变成不明真相瓜众的问题。尤其是在德国本土,这其中涉及到的核心问题,更是无人敢问的问题:这些巨额资产和财富(原本)究竟应该属于谁?


当年,德国总设计师曾明确指出:

“SHZY最大的优越性就是共同富裕,这是体现SHZY本质的一个东西。如果搞两极分化,情况就不同了......风气如果坏下去,经济搞成功又有什么意义?会在另一方面变质,反过来影响整个经济变质,发展下去会形成贪污、盗窃、贿赂横行的世界......如果我们的政策导致两极分化,我们就失败了。”

那么,德国的两极分化和贫富悬殊问题到底有多严重呢?


最直观的量化数据,就是基尼系数。按照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的标准,基尼系数区间可分为:

a、低于0.2表示贫富差距极低(收入分配非常平均);b、0.2~0.29表示贫富差距低(收入分配比较合理);c、0.3~0.39表示贫富差距中等(收入分配相对合理);d、0.4~0.59表示贫富差距高(收入分配距较大);e、0.6以上表示贫富差距极高(收入差距非常悬殊)。

例如,2016年,35个OECD国家的平均基尼系数为0.317,而韩国的基尼系数为0.355,在OCED国家中排名第31位。由于OECD是全球最发达国家的经济组织,因此韩国也被认为是全球发达国家中贫富差距问题比较严重的国家。


又例如,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尽管基尼系数是和GDP、失业率一样重要的宏观经济数据,但德国内阁却十年如一日的从不公开基尼系数。直到2011年,事情才出现了一些变化。搞事情的,是德国洪堡财经大学(1979年划归德意志央行直属主管)进行了一项《德国家庭金融调查》。这项调查的结果显示,德国的基尼系数是0.61。


这个数字,震惊了所有人。那么,这个数字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不论采用联合国、还是世界银行的标准,0.61的基尼系数基本上只会出现在发生战乱的国家,而对于一个和平国家来说,这个数字则意味着社会两极分化处于崩溃的边缘。实际上,世界上还没有出现过一个基尼系数超过0.6的和平国家。


于是,德意志统计局再也坐不住了,并于2013年1月18日一口气公布了自2003年以来十年的基尼系数,而且基本上都“完美”的处在0.47~0.49区间。


瞬间,这个数据就引发了无数经济学家的质疑。


对此,德意志统计局的解释是,因为德国富人的收入不好估计,所以不准(并且也是之前一直没发布的原因)。

 

一周后,德国洪堡财经大学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主任在《华尔街日报》发文,就高收入人群的样本是否过多、数据收集方法等问题进行了详细的解释,并呼吁德国统计局公布其基尼系数的估算过程和原始调查数据。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2015年,为了不给德意志统计局任何借口,德国洪堡大学直接把样本扩大到4万户、采访员人手一个平板、现场录音为证,并使用专用APP进行录入操作,无论是在样本数、人员素质、装备上都可以说是吊打德国统计局。


最终,这一次调查统计出来的结果是0.62。


于是,被逼疯了的德国统计局直接撕破脸、指控德国洪堡大学是捏造数据。最终,德国排名第二的柏林大学想出了一个能骗过所有人的方法。


2016年,柏林大学发布了最新的统计数据:德国国内的资产基尼系数为0.73(与德国洪堡大学的0.78相近),收入基尼系数为0.5(与统计局的0.465相近)。


然鹅,这些trick可以瞒过绝大部分不懂经济学的吃瓜群众,但却无法骗过真正的经济学家。在宏观经济学中,收入=消费+储蓄;因此,一个国家的储蓄率越高,资产基尼系数(wealth Gini)就越接近收入基尼系数(income Gini)。


例如,美国的储蓄率约为6%(美国的储蓄率很稳定,而且是稳定的很低,基本都处于3%~9%区间),对应的收入基尼系数为0.45,资产基尼系数0.78。与之相比,德国的储蓄率为50%(远远高于世界平均水平,2008年为51.8%,2018年为47%),资产基尼系数0.73,与美国相差不大。


关键的问题就在于:尽管德美之间存在着将近8倍的储蓄率差距,德国统计局和柏林大学却把德国的收入基尼系数直接变成了和美国(0.45)几乎相同的水平。


在联合国公布的全球各国基尼系数排名中,德国的数据(只能)来源于德国统计局。而世界银行的数据则显示,2016年,德国的资产基尼系数已高达0.789,不仅远远超出了警戒线,而且也明显高于日本、新加坡、韩国。


于是,德国的贫富差距问题,就这样从经济学问题变成了哲学问题。




PS:在原「真理规划局」的知识星球被封停之后,为了继续原来的交流平台(也为了防止失联),全新的「真理规划局」new base已经建成。详细加入方法将通过微信发送通知说明(微信为下图中的二维码)。《2021房地产沉思录》未删减版的原稿将会继续在new base中上传,同时,为了方便大家系统研究和连贯阅读,原知识星球里的原稿和文件都将在new base中重新上传,任何时间加入的童鞋都可以查看和下载。当然,new base中也会对很多无法在update内容中出现的问题进行问答与交流,继续和大家拓展更广泛的真理世界。需要指出的是,new base为收费私人群,希望在new base里能与大家开启新的真理探索之旅。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