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驻乌克兰前大使高玉生:俄已败!

丁丁在上海

当科学遇上政治 就是杨志遇上牛二

朝鲜防疫:每一条路都被堵死了

金融数据全面坍塌!根本没有需求 企业想裁员 居民也不买房!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2021年5月30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白痴时代 III

奶包的大叔 真理规划局 Today

⚠️:本文节选自《幻痛》DLC-28,为了通过审核,因此涉及sensitive的内容均被删除,感兴趣的童鞋可以在new base中下载原稿阅读(之前由于微信加满而被删除的童鞋重加一遍申请即可)~因为技术原因需要baidu网盘下载的童鞋可以在微信(文末二维码)中申请



2021年5月21日,深圳PD福田分局发布了关于理想宝、融金所、喜投网等3家P2P平台的案情通报。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喜投金服公司实控人、拥有300万粉丝的微博大V黄生因“涉嫌非法集资”被警方通报限制出境。

 

根据通报,喜投网平台自2014年5月8日上线,于2020年2月28日停标;历史交易总金额40.07亿元,涉及出借人数17059人,待偿岀借人本金6.89亿元,待偿岀借人充提差本金6.25亿元,涉及出借人数5412人。 

 

事实上,直到2020年喜投网被清退时,许多韭菜才发现惊悚的发现:该平台不仅超范围经营、没有金融牌照,甚至没有连金融监管备案都没有通过。也就是说,自从2014年注册运营,到2020年被正式清退和立案调查,喜投网这家无牌无照无备案、超范围经营的P2P平台已经顺风顺水地运营了6年。

 

尤其是在经历了2018年爆雷潮、2019年清退潮之后,喜投网依旧继续运转。当时在国内P2P陷入暴雷潮之后,曾有投资者忧心喜投网是否会暴雷,实控人黄生不仅回复“很安全”,甚至扬言“喜投网都担心,(那么)中国没什么可投资的了”。

 

正是这句话,让一大波粉丝在P2P面临末日崩盘时依旧坚信黄生、义无反顾地继续投钱。至2019年10月,还有许多粉丝投资喜投网。


直到2020年2月,喜投网却突然宣布“良性退出”,并关闭了提现通道;2020年6月,深圳PD对喜投网涉嫌非吸案正式立案侦查。

 

显然,目前的结局不仅是喜投网的5400多名韭菜、近7亿元投资本金无法“良性退出”,而且连喜投网的实控人也无法“良性退出”。

 

那么,这个极具特色主义的庞氏骗局优势如何发生的呢?

 

时间倒回21年前。

 

2000年,70后的江西新余人黄生从北大法学院毕业。当时,他只是在中国银行从事项目融资和风控工作;2006年,又跳槽至刚刚成立的盈信投资集团(实控人为潮汕富豪林劲峰,徽酒集团董事长、上海上坤地产创始投资人)任投资总监。应该说,这时的他只是一名普通的金融“打工人”,既没有上亿的身家、也没有几百万粉丝。

 

直到2012年9月钓鱼岛事件爆发之后,他才发现了一个可以躺着赚钱的金矿。

 

2013年1月,他出版了一本名为《钓鱼岛背后的货币战争》的书,并开启了利用民族主义大旗吸引眼球(粉丝)的大V路程。

 

2013年6月,他又跳槽至刚刚成立的深商控股集团(由深圳79家重点民营企业共同投资成立的从事金融服务、大型项目投资的大型民营企业)任风控总监,这也是其正式进入P2P行业的跳板。

 

2014年3月,黄生注册成立了喜投金服(注册资本5022.73万元),并担任法人,持股占比达62.48%。此时,他不仅已经运营着公众号“黄生看金融”,还以71%控股深圳前海投我金融、100%控股黄生读书会(黄生看金融公众号的背后实体)。

 

而与其他财经大V为其他P2P平台导流、收取广告费和抽成完全不同的是,黄生直接搭建了一个自己的P2P平台喜投网。


当时,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直白的表示,喜投网是全国“唯一没有营销投入的P2P平台。甚至,我们都没有推广部门。我一篇微信文章几十万甚至几百万阅读量,粉丝粘性和忠诚度非常高,在别的地方投广告有这么好的效果吗?”

 

也就是说,他将粉丝引导去购买的并不是别人的P2P产品,而是自己的P2P产品、成为自己P2P平台的客户,从而形成了全国独一无二的左手倒右手(左右手互为产销关系)的P2P模式。

 

而在这个模式的背后,依靠的则是极端民族主义这面大旗。

 

于是,在其公众号里的标题很快就变成了“惊悚类四字词语集锦”:末日崩盘、血流成河、惊天真相、丧心病狂、危急时刻、毫无底线、紧急状态、全球沦陷,等等。


而“暗战,极度无耻,美国恶心了全世界”、“今天美国又恶心了全世界,实在太无耻了”、“惊天消息,美国危险了”、“血路成河,美国慌了,特朗普愤怒了”、“惊天真相,美国欺骗了全世界”、“今天,美国的恐慌来了,苍天绕过谁”、“刚刚,末日大崩盘,美国的国运到头了”这些充满了抗美神剧气息的文章标题,不仅为其公众号吸引了百万粉丝,也造就了他的P2P平台客户。

 

2020年,黄生曾创下了在17天内令美国“崩溃”了13次。2020年3月4日,黄生在公众号上发文《理直气壮,美国欠中国一个道歉,世界欠中国一声感谢》,被新华社等国内各大官方媒体争相转发,引发舆论关注。

 

而从2021年5月19日起至今,其公众号只更新了两篇内容(此前为一日一更),最新推文停留在了5月24日,标题则是《血洗,中国出手全面绞杀》。

 

事实上,国内许多反美斗士的身上都存在着一个极其明显的矛盾:对于美国的一切及美国所做的一切事,都极力反对和贬低,但遇到移民美国和送子女赴美留学工作甚至定居这些实际问题时,他们却不遗余力、拼了命也要把孩子送出去。用号称国内第一反美斗士司马南的话说就是,“反美是工作,留美是生活。”

 

当时(2015年),司马南早已将妻儿全部送到美国,财产也转移到了美国;他本人则在国内刚发表了大篇反美讲话之后,就急匆匆飞往美国团聚过年。如果不是其刚下飞机就在美国机场里发生了“夹头事件”而被送往医院,从而导致其赴美行踪曝光,那么国内亿万瓜众很可能会继续被蒙在鼓里。而当国内媒体问他这种自相矛盾的行为应该如何解释时,这位国内第一反美斗士却大言不惭的说出了上述十字真言。

 

1980年代末,国务院发言人YM,因与学生对话、并主持新闻发布会而名声大噪。在对话中,他一直以居高临下的姿态教导学生要听ZF的话、要爱国。


当时,他在接受美国ABC节目主持人汤姆·布罗考的电视采访时,对于有关中国在美留学生大多都希望留在美国的说法表示:“我相信,绝大多数中国留学生是会回到祖国为自己的国家服务的。当然,我也不排除一些人不愿意回来。对此 ,我表示遗憾。从我自己来说,我衷心地希望他们回来,也相信他们会回来。”

 

然鹅,几年之后,他的女儿却不仅前往美国留学,而且毕业后还加入了美国国籍。甚至,他本人在退休之后也前往美国定居,并享受正Dept. level待遇。

 

2009年,国内出版了一本宣扬民族主义、反对美国霸权的书《中国不高兴》。当时该书得到了国内一大波热血青年的追捧,并一度成为各大城市新华书店的畅销书。

 

然鹅,就在该书出版几个月之后,因该书而名利双收的作者、并经常在CCTV上指点江山的“爱国者”宋晓军,却悄无声息的办理了美国绿卡。而该书的总策划张小波不仅在国内买了豪宅和豪车,还被爆出办理加拿大移民。

 

如今,20多年时间过去了,利用极端民族主义和反美斗士形象作为幌子赚钱的模式在国内却依然兴旺发达。


显然,这在国内基本上是一本万利的零风险生意。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国内广大瓜众十几年如一日的被“对韭当割、该割就割”呢?

 

用美国乔治城大学CSET(网络安全与新兴技术中心)研究员Ryan Fedasiuk的话说就是,【此处删除357字】

 

Ryan Fedasiuk表示,【此处删除125字】

 

2020年,美国智库Jamestown Foundation在深入剖析CN各个政府机构超过160份财政报告之后,发布了一份详细的研究报告。

 

该报告指出:【此处删除4877字】

 

显然,在这种从最高层到最基层、从上至下的顶层设计框架下,利用民族主义和反美情绪不仅是【此处删除9字】的基本盘,而且也是国内各类“反美斗士”们深谙其道(深知这是利用民族主义幌子来割韭菜)的联合收割机。

 

那么,这种白痴时代会导致什么结果呢?答案很简单,就是【此处删除2字】阶层无论说什么样的lie都不用再遮掩。

 

用楼下保安的话说就是,在广大瓜众口中被美国“霸凌”的弱小国家,在自己国内更加弱小的平民面前却显得无比强大。

 

谭嗣同在《仁学》中写道:两千年之政,秦政也,皆大盗也;两千年之学,荀学也,皆乡愿也。唯大盗利用乡愿,唯乡愿工媚于大盗,二者交相资,而罔不托之于孔。

 

卢梭则说,无论就男性或女性来说,我认为实际上只能划分为两类人:有思想的人和没有思想的人。




 

PS:在原「真理规划局」的知识星球被封停之后,为了继续原来的交流平台(也为了防止失联),全新的「真理规划局」new base已经建成。详细加入方法将通过微信发送通知说明(微信为下图中的二维码)。《2021房地产沉思录》未删减版的原稿将会继续在new base中上传,同时,为了方便大家系统研究和连贯阅读,原知识星球里的原稿和文件都将在new base中重新上传,任何时间加入的童鞋都可以查看和下载。当然,new base中也会对很多无法在update内容中出现的问题进行问答与交流,继续和大家拓展更广泛的真理世界。需要指出的是,new base为收费私人群,希望在new base里能与大家开启新的真理探索之旅。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