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又土又坏!山东电视台凭一己之力拉低了山东人的形象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我们走进响水爆炸核心区,看到这些……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离职潮跑路潮之外还有个跳楼潮,这个“杠杆”去得有点带血(附“近年来老板跑路一览表”)

白衣獠 反做空信息中心

点击上方蓝字“反做空信息中心”一起玩耍


已经过去的2018年,无论使出什么解数,都很难将眼睛从影视、P2P和房地产三个板块上移开。因为一浪盖过一浪的大潮,在经济L型发展的时空里,显得那么醒目,只要是正常人,都无法忽视这些异常的现象。


“千股大跌”的每一次波动,都在反做空研究中心的眼里。



//
快跑!!!
//


什么都离不开人的变化,现在国内市场上的人都怎么了,千股大跌是人的错吗?


面对之前出现的“千股大跌”,网路上出现了一种很流行的说法,有一些人认为:此次国内A股重挫确实是全球股市暴跌引发的共振,这不可否认。但换一个思路:一个羸弱的老者被自行车剐蹭,可能会摔倒受伤,需要较长时间来恢复,但如果是一个20岁的年轻小伙被自行车撞到,很可能就龙精虎猛地反手一掌。


从这个角度来看,此次全球股市震荡于国内市场而言,就是撞到我们的自行车,我们到底是小伙,还是老汉?


下面这张图,是日前在网络上盛传的一张:多家上市公司董事长离职的公告截图目录。



企业人事调整本来是常态,但如此密集的、高层调整究竟是不是良性的趋向呢?让我们来看一组数据:


据中泰证券报道,2017年全年共有473家上市公司的485位董事长离职。其中截至去年10月10日离职的董事长共有374位;


而今年,A股市场目前共计3551家上市公司,2018年至10月10日,今年累计共有来自376家上市公司的385位董事长公告离职,平均每天一位离职,每9家企业里就有一位离职董事长;


但从数量上来看,去年离职人数(截止10月10日)比今年略低,按照去年的离职人数总数占比来看,今年离职的上市公司董事长将突破500位;


今年第四季度伊始,截至目前,已有1000多家A股上市公司的超8000名董事高管离任,离任人数高于2017年。房地产以及建筑装饰行业,达到超四成的上市公司高管与董事离任人数超过去年,公用事业离任人数占比16%,休闲服务行业占比26%;


在今年董监高离任人数高于去年的公司采集样本中,民营企业占据60%,市值小于50亿上市公司中,民营企业占比接近70%;而经营现金流净额较一季度恶化的上市公司数量占比达到40%,经营现金流净额为负的上市公司数量占比达到50%;资产负债率较一季度恶化的上市公司数量占比达到70%,资产负债率超过50%的上市公司数量占比接近40%。


离职潮,实至名归。


但市场的动荡还不止于此,与高频率的高管离职相伴而来的还有密集的“跑路潮”。


为了更清晰的呈现给大家一个剧烈的变化,反做空研究中心对于近些年来众所周知的一些跑路案例进行整理。


2018年5月

泰合健康(深主板,000790)王仁果(董事长)董事长在时隔四个月之后二度失联;5月9日,泰合健康收盘下跌5.26%。截至15日收盘,泰合健康一路下跌,暂报6.32元

2018年5月

南风股份(创业板,300004)杨子善(董事长)南风股份董事会接到杨子善家属通知,目前无法与董事长兼总经理杨子善取得联系;5月7日,停牌三个月之久的南风股份复牌,股价连续三个跌停,之后的两天又分别大跌8.13%和7.93%

2018年5月

獐子岛(中小板,002069)吴厚刚(董事长)底播虾夷扇贝“跑路”,扇贝的再次受灾,獐子岛的负债率攀升到90%

2018年3月

伊利股份(600887)潘刚(董事长)26日,有自媒体发文指潘刚被有关部门带走协助调查;同日,公司公告辟谣,潘刚报案并辟谣。自媒体责任人被捕,伊利股份跌幅近3

2018年2月

星贝尔(新三板,834575)孙文(董事长)失联,蛙宝网风险爆发,全资子公司江苏沃购网络技术有限公司被公安部门查封

2018年1月

金立手机,刘立荣所持41.4%的金立公司股份被法院冻结,负债超过百亿,休假、停工、裁员

2018年1月

万家电竞,茅侃侃,负债2000万,煤气自杀

2018年1月

金盾集团,周建灿,负债450亿,上市公司濒临破产,跳楼自杀

2018年1月

尤夫(中小板,002427)颜静刚(实际控制人),公司本身以及颜静刚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理由均是因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1月17日遭遇首个跌停,1月18日即开始停牌,到3月23日复牌,连续出现22个跌停

2017年12月

深圳安琪食品,境外投资人转让集团的100%的股权;停工,股权和品牌争夺

2017年12月

巴士在线(中小板,002188)王献蜀(总经理),总经理失联,随后不久公司公告称,王已能与外界有有限联系,但其因个人原因,暂时无法正常到岗履职。该股至今暴跌近七成;18年4月17日,王献蜀因长期未能正常履职被免职

2017年12月

金瑞科技(新三板,430585)吕尚简(董事长),吕尚简在发布朋友圈称决定放弃公司,而后失联;吕尚简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18年1月被苏州市公安机关批捕归案

2017年12月

钱宝网,张小雷(实际控制人),张小雷投案自首,多地分公司集体跑路,未兑付集资参与人的本金数额达300亿元,其手下新三板泡宝网停牌,雅格股份惨淡

2017年12月

保千里(深主板,600074)庄敏(董事长),公告原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庄敏侵占上市公司利益的行为;连“吃”29个跌停,刷新目前A股连续跌停纪录。截至2017年12月底,净资产为-33.59亿元

2017年12月

宜化(深主板,000422)重要全资子公司新疆宜化接连发生安全生产事故;2017年,*ST宜化亏损约50.91亿元

2017年7月

2017年7月,重庆钢铁(沪主板,601005),截至2016年12月31日,公司总资产364.38亿元,总负债365.46亿元,净资产-1.07亿元;17年7月,因无力支付债务且资不抵债,进入破产重整程序。10月,其资产两次流拍

2017年7月

乐视网(创业板,300104),贾跃亭(董事长),贾跃亭套现超百亿逃往美国,乐视负债超两千亿,一月开盘较停牌前蒸发近400亿。17年亏损超138亿

2017年4月

百丽国际(港市,HKSE:1880),2015业绩出现拐点,上市九年利润首次下滑近一半,以57亿美元被鼎晖投资收购

2016年8月

喜得龙公司,林盘水,2013股价暴跌13.99%,市值仅3113万美元;随后破产

2016年7月

闽超鞋业,负债1.9亿,破产重整

2016年4月

河南众益达(新三板,833974),因资金流问题停止生产;11月1日,在新三板被强制摘牌

2016年3月

东北特钢,杨华(董事长),杨华上吊自杀,公司九次违约后进入破产程序

2015年12月

*ST舜船(中小板,002608),涉及债务约90.2亿元,同步实施破产重整与重大资产重组

2015年7月

溆浦江兴,田有金(董事长)项目失败、债务缠身,董事长在县经信局五楼自杀身亡,政府当天下午即采取措施把遗体火化。就此事进行司法援助

2014年10月

闰土股份(中小板,002440),阮加根(董事长,堕楼自杀),其女阮静波接棒新任董事长

2014年6月

南京银双环化工、南京宏诚化工,伍宏(董事长),2013年底,南京最大的民营担保公司鑫信担保集团资金枯竭,数百家企业受到连累和影响,伍宏自杀并留书致歉

2011年2月

艾格菲,李松岩(董事长)、熊俊宏(副董事长),董事长与副董事长悄悄离职,以抵押贷款的方式将自己持有的股份“卖给”公司;宁波天邦股份正在洽谈兼并以上资产,初步购并金额为5228万美金

…………


不管是大规模的离职潮,还是可以列出无数的跑路潮,那些事件,那些人名,都名噪一时。市场是无情的,我们能做的就是依照数据和事实,找出规律,指导现在。


那究竟是什么,导致了近几年的市场惨像呢?依照今年最热的影视、互联网金融、房地产三个板块为指导,以具体案例,让我们回到那些看上去最繁荣的日子,从2015年开始寻找原因。



//
2015年的三大板块
//


先来说说房地产。


从绝对房价看,2015年的中国一线城市绝对房价居于世界前列。根据NUMBEO的数据显示:2015年世界房价排行榜中(中心城区房价),中国香港排第1,内地四大城市---北京、深圳、上海、广州榜上有名分别位列第9、第10、第14、第41。



在2015年,中心城区房价折合人民币看(以人民币兑美元6.5计算),香港和伦敦超过17万元,东京、纽约、新加坡在12万元左右,北京、深圳、上海、韩国首尔和中国台湾在8万元左右,新兴市场中,印度、俄罗斯和巴西第一大城市分别为4.7万元,3.4万元和2万元。由此可见,中国一线城市绝对房价已经比肩国际。


在70个大中城市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一线城市房价平均同比上涨22.4%,创2005年有统计以来新高,涨速快更甚于以往。房价上涨主要集中在一线城市,二线涨幅较小,三四线整体仍下跌。2016年1月,70个大中城市新建商品住宅中,一线同比上涨22.4%,二线同比上涨2.5%,三线同比下跌1.6%。分化前所未有。


以今年大跌的中弘股份为例,中弘股份实际控制人王永红2000年到北京,以极低廉的价格购入北京朝阳区五环外常营乡附近的600亩土地作为商业地产开发储备用地。因为地处偏僻以及位于垃圾场附近,所以当时并没有人看好这次投资。当然,没有多少人可以想见未来国内的房地产市场会达到那样一个狂暴的状态。


2004年,中弘卓业成立,正式进入地产行业的运作,投资了“望京六佰本商业街”等项目来站稳脚跟。到了2008年,中国地产资本开始膨胀,北京的中心商务区开始北扩,常营地区的土地价值开始超十倍的翻越,在这个机会之下,王永红在曾经的“垃圾场”上开发了9800余套商品房,4年销售殆尽,成就了如今的“北京像素”。据相关媒体报道,在这个项目中,中弘股份的净利润高过50亿。从这个小事件中,足可见当时地产资本的疯狂。


再来说说影视。


2015年股市的过山车和房地产行业滞涨是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前者吹起了虚拟经济的泡沫,促进了虚假繁荣,加速了互联网行业的洗牌,在不少人眼里是下半年的资本寒冬的直接诱因,后者则牵一发而动全身,引发了制造业的衰退。


在国内最大的两个资金出口崩塌后,大量出逃的资本迫切需要找到新的投资渠道——在国内实体经济一片萧条,美元加息迫在眉睫的紧张中,一枝独秀的影视行业成为了资本青睐的新宠儿。


2015年,中国电影票房突破400亿大关,增长率超过30%。即使顶着这个无与伦比的增长率,加上电视剧、网生内容的所谓影视市场,其年产值仍不足1000亿。这对于投资人来说,缺乏吸引力。


于是,“IP热”出现了。IP并非影视行业的自有词汇,在紧急上看来,它更像是一种对资本妥协:可量化指标的脚本可迅速找到投资,资金充裕。于是得到好处的内容制作方们摇身一变成为了行业内的炒家,大IP大价格,小IP小价格,仿佛新金主口袋里有着花不完的钱。原先主要依靠付费阅读盈利的阅文由此一时之间成为了行业的金字塔,因为大家发现,他是手中握有最多IP的人。


有了投资标的,投资人在哪里?得益于2015第一季度股市的火爆,大量的信托资本从地产行业抽身,迅速投入股票配资领域。高息足以使其承受杠杆的利率,借着这股“闭着眼都能赚一倍”的东风,配资在短短半年时间内迅速从一个小众领域膨胀到一个数万亿的市场。


截至证监会4月出手之时,光伞形信托所提供的场外配资资金量就高达1.4万亿之巨。


股市的火爆使信托资金由楼市抽出,进入证券市场,而证券市场的下挫又使得一部分资金出走——它们迫切需要得到新的容器来支付投资人高昂的利息。


于是,新锐的影视投资基金如雨后春笋般开始野蛮生长。


早在2014年,百度百发就曾联合中信信托押宝《黄金时代》。但随着《黄金时代》的票房失利和股市的崛起,大部分信托选择了观望。


放眼全局,进入影视行业的几十亿资金对于控制着数万亿资本的信托行业来说,是一个很好的试水机会——分享得了行业高速增长的红利,也完全承受得住试错所带来的损失——在行业寒冬来临之前,淘汰一些眼光并不那么高明的同行顺理成章,毕竟真正的巨头早已完成了对行业上避风港建设和美元资产的配置。


范冰冰名下的唐德影视选择在2015年乘风上市,不是没有道理的。


还有就是互联网金融(P2P)


据第三方机构统计,2015年前11个月,P2P交易规模已达万亿级别,不少大中型平台纷纷完成B轮、C轮融资。12月18日,唐宁带领宜人贷团队在纽交所敲钟上市,成为国内P2P海外上市第一股。


2015年以来,P2P机构与资本市场的联系愈发紧密,既有者谋求海外IPO,亦有者通过上市公司控股收购、或通过借壳再注入资产,更有平台通过参与新三板定增计划等方式跻身新三板。


据不完全统计,2015年一众P2P主流平台已完成资本布局,其中拍拍贷、点融网、积木盒子、信而富、有利网等完成C轮融资,上市公司浩宁达收购团贷网、投哪网联姻春兴精工,PPmoney、安心贷、温商贷等登陆新三板……P2P平台成为资本市场的“宠儿”。


以2015年左右的地产、影视、互联网金融三大板块为例,我们得以一窥当初的资本狂热。但,“虚假繁荣”背后的危机又在谁的眼中。



//
谁在动手?
//


有人在背后动手了。


其实今年5、6月份的P2P暴雷潮早有预警。从南京钱宝在房市上栽跟头开始。以杭州和南京为代表的一些城市开发出一些新楼盘,以普遍低于市场价的出售价吸引民众全款存入银行摇号来购买,这样一来,大量的资金流就从P2P平台向银行和房市里倾注,平台的资金链就断了。


这件事直接导火索就是P2P备案验收延迟。2017年12月,由P2P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的《关于做好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整改验收工作的通知》(57号文)中提到要在2018年6月底之前完成备案工作,将无法通过备案的平台封禁,这个消息是双面的,在某种程度上就吸引一些本该在2017年底就进入清算程序的平台咬牙切齿想要通过预案,获得认证之后不管是吸引新资金还是卖掉公司都是一个拥有不错凭借的决定。


而那些违规操作的平台想要上岸,P2P合规备案对他们来说同样非常重要。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想要通过P2P合规备案,他们都需要控制自己的规模,这其中还涉及到暂定新增业务,配合监管机构合规改造,不能再玩资金池和“借新还旧”,这样一来,这段时间内都是咬着牙自己垫钱,就指望着早日通过备案验收,就可以进入下一步了。


结果,P2P备案验收延迟了。


备案为何延期我们不知道,但是备案延期了,对于那些咬紧牙关等验收的平台来讲,新资金遥遥无期,之前垫钱的已经拿不回来了,趁着资金池里还有点钱,快跑吧。


同样的房地产也是。以中弘为例,如果不是“带头大哥”出手,纵使王永红转型文旅的计划多不靠谱,依靠他老本兴建的多地地产也不会死的这么快,可偏偏……


2016年7月,中弘开始对外宣传售卖北京平谷御马坊项目,官方在这过程中打起了“商住两用”和“以租代售(非法)”的旗号。后北京出台3.17商办项目限售停贷调控政策出台,掀起退房潮。2017年,退房2076套,减少当年利润8.38亿元。


无独有偶,中弘旗下北京“由山由谷”项目同因政策原因遭遇大规模退房潮;


北京慈云寺黄金地段的中弘大厦停建;


海南如意岛是中弘股份于2012年通过招拍挂取得的核心在建项目之一,该项目分三期填海,目前已完成一期、正在进行二期。2017年8月因环保督察、项目开发资金等问题,如意岛目前处于暂停施工和营业的“双暂停状态”。


半山半岛项目,由于国家环保督查的影响和半山半岛涉及多项质押,中弘的二次收购最终于2018年2月宣告失败,期间有数十亿元高成本资金陷进去,短期内难以追返;


中弘投掷4.35亿元投资的小洲岛度假酒店项目,由于破坏海洋生态环境被责令拆除;

. . . . . .


于是,中弘资金链全断,数次股价跌到1元以下,最后悲泣离开资本市场。


更别说影视了。自6月4日,影视股全线大跌以来,“带头大哥”的招数还少吗?从浙江东阳到霍尔果斯,从限薪到限星,有了孔就开始放气了。


不过,据业内人士分析,现在处于的多行业规范运行、瘦身阵痛期,接下来便会到一个新高度。更有人指出,如果A股市场的破净股(“破净”指股票价格跌破每股净资产)数量达到一定的规模级别时,往往意味着市场距离大底部也为时不远了。与此同时,从股票市场的平均市盈率、破净股数量变化情况分析,也创出了近年来的一个新的纪录水平。


截至目前,沪市平均市盈率仅有12.82倍、深圳成分股指数平均市盈率仅有20.29倍。至于此前平均市盈率逾百倍的创业板市场,目前的动态估值也仅有31.27倍,已经低于了美股纳斯达克指数的市盈率,一举改变了以往高估值的状态。


与此同时,从目前A股市场的破净股数量情况分析,沪深市场的破净股数量扩增至432家左右,而这一破净股数量已经创出了历史新高。正如上文所述,业内人士认为:当股票市场破净股数量创出历史新高之际,实际上也意味着市场距离最终大底部也不会太遥远了。


接下来,反做空研究中心继续与各位同好关注股市最新状态。


|白衣獠

编辑|小鬼当家


温馨提示:

本文引用数据,均为公司官方数据,或为公开报道,未使用任何内幕消息

近期原创文章

崔永元一声长叹:危险来自四面八方

盾安环境复牌:混吃混喝还能撑多久?

南北稻香村对簿公堂,苏稻自称北京特产

山东首富被做空背后,宏桥与中铝利润差别太大

从吴小平到郎咸平:暗流下藏着一种十分危险的情绪

群狼环伺,被贬为“全球最差科技股”的联想何去何从

美团骑手威胁投毒,客服“查无此人”,“你去报警好了”

中弘股份又不退市了?中植系“挤开”加多宝,争做救命稻草

治好卡特癌症,诺奖得主PD-1研发“红海”一片,试验患者不够用

刘强东没钱、美团滴滴合并都找他,最具经验“独角兽推手”上市遭冷遇

反做空信息中心

世界那么大

扫我带你去看看

长按二维码支持我们!!!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