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편의점 샛별이 5화

人间怪事!刚要检查!各地粮库纷纷起火

편의점 샛별이 7화

刚刚,“地摊经济”又有新动向!关系到每个人!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小伙路边相亲,没想姑娘她爹竟然...

2018-04-15 教你做巧手夫人 教你做巧手夫人

第一章 小鸡哔哔哔


S市,午夜。

最热闹的娱乐街区里,一个圆形的超大小鸡正沿着路边来回走动。

“持久,可靠,让你的小蝌蚪畅所欲游!”

阿妙摇摇晃晃的喊出广告词,看到一男一女搂着从酒吧出来就上去送人家一个。

“公司免费活动,您试试效果吧!”这种地方发放免费的杜X斯其实效率很高,大部分人都会拿一个。

看着盒子里剩下不到一半的杜X斯,阿妙开始盘算。

“每天晚上40块,等到九月份开学,起码第一学期的学费就够了!”

找了个巷子口, 阿妙正想要从衣服里钻出来, 就听到咚一声,好像是垃圾桶倒了的声音。

“谁在那?”她小心的探了探脑袋,抓紧放杜X斯的盒子准备随时跑。

砰!更大的声音传来,一个黑影瞬间扑上来,她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压到地上。

“啊……啊……”

一双大手捂住她的嘴,耳边响起低沉冰冷的声音:“闭嘴。”

阿妙打了个哆嗦,显然她身上的是个男人。

“我就是个促销的,还是免费派送,我……我身上一分钱都没有啊!”她努力解释。

感觉到男人动了动,下一秒,就察觉到一双手正在自己身上摸索。

“你是个什么玩意?”男人的声音有些急促,他竟然找不到这个女人的屁股。

阿妙现在无比的庆幸自己还穿着小鸡的造型服,她从上到下就是个圆形,摸的出来才怪!

“你快起来,我要喊人了。”确定没有贞操危机后,她的口气硬起来。

男人的呼吸却越来越重,喷洒在阿妙的脸上让她莫名的紧张。而且,她能感觉到压着她的男人身体一直紧绷着,好像在隐忍着什么。

这个男人……不大对劲啊!


第二章 先生,你要不要带


耳边有个女人一直在叽里呱啦的,神星阑忍着想掐死她的冲动。可是谁来告诉他这个女人为什么胖的连腿都连在了一起?他掰了半天都没掰开。

“快点,到那边找,他跑不远的……”

离巷子口不远的马路上,突然跑过去几个人。神星阑马上捂住女人喋喋不休的嘴。

阿妙显然也听见了,这家伙是不是偷了别人的东西?又一想出现在这种地方的男人能是什么好东西,没准是个……男公关?想到这她又开始害怕。

神星阑听到外面没动静了,开始盘算时间,只要能坚持十分钟,手下就应该发现他出事了。

“喂!你听见没?赶快起来。”阿妙见男人一直抱着自己摸,忍不住踢了他一脚。

神星阑喘着粗气坐起来,仔细看了看眼前的情况。

真不是人?那一大坨连头发都没有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这么好的机会不跑的是傻子,阿妙爬起来就要狂奔,可是身上的小鸡服这会却碍了事,一个狗吃屎又趴到了地上。

神星阑这会总算看清楚了,一把将地上的圆柱形拖过来,在阿妙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把她背上的拉链解开了。

“你……你放手!”阿妙急了,她被从造形服里拽了出来,一见不好开始大声喊救命。

男人扶着墙站起来,从背后将人牢牢抱在怀里。

“再吵我就掐死你。”神星阑压低声音,从腿上抽出匕首。

阿妙浑身哆嗦起来:“我不吵,我不吵……你……你别杀我。”

又来了!男性象征紧紧贴着她的腰,阿妙紧绷着身体,目光停在散落一地的杜X斯上,第一个念头是要不要捡起来。

“你要不要带一个,免费的……”等她意识到时,话已经脱口而出了。

恨不得抽自己一嘴巴的阿妙结结巴巴的正想要解释,就听见背后的男人说:“我不会碰你的。”

虽然看不见他的表情,但是阿妙确定自己听到嫌弃的意思。

他妈的现在是你的那玩意顶着我,你有什么资格嫌弃?

“呵呵,那就请你放开我。”阿妙又补了句,“我不会报警,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身体越来越热,小腹下面像是要爆炸一般,神星阑忍不住动了动腰。

“你在干什么?”阿妙马上发现了他的行为,心里列出十种以上踢爆男人小鸟的姿势。

身后的男人突然闷哼了一声,阿妙感觉他颤了颤,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收回匕首,腿上传来的刺疼让神星阑清醒了很多,听到女人这么说冷笑了一声:“根本不会发生什么,你不用期待了。”

……阿妙觉得她今晚碰到的一定是神经病。

“你到底想怎么样?”勒住自己脖子的手没有丝毫放松的迹象,阿妙忍不住又开始担心。

神星阑靠在墙壁上看着不远处的马路:“等……”


第三章 把那个女人抓回来


虽然只有短短几分钟,但是阿妙觉得仿佛过了好久。

“那个……我们到底在等什么啊?”她跺了跺麻掉的脚,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猛地低下头一看,马路的微光下,她脚边有一滩红色的液体。

一瞬间她脑洞大开的说了句:“喂!你大姨妈来了。”

空气仿佛都凝固起来,神星澜咬着牙蹦出两个字:“闭——嘴。”

外面传来杂乱的脚步声。

“快点,BOSS一定就在附近,赶快找!”

终于来了,神星阑看了看巷子口和马路的距离,使劲一推!

阿妙感到身后传来一股力量,然后……她就今天第二次直挺挺的趴了地上。可是这次没有小鸡服垫在身下,疼的她呲牙咧嘴的正想叫唤,就看到眼前突然出现了几个人。

“BOSS?”

那些人迅速把她身上的男人扶起来。

“这个女人要处理掉吗?”有人说话。

阿妙一听也顾不上疼了,捂着脸爬在地上喊:“我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不知道,不用杀我灭口的,真的!”她像是要证明似的,滚了一圈,想滚回巷子里。

结果没滚对方向,真好滚到神星澜脚底下。

“这么黑,我们都看不清对方的脸,你……”阿妙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她抬起的头,正好暴露在路灯下,对上一双阴冷漆黑的眸子。

安静了几秒钟,就在阿妙要绝望的时候,一个声音传来。

“走吧。”

接着她听到刹车的声音,然后又是一阵脚步声,再然后就安静了下来。

没动静了……

她跳起来就跑,一口气跑到地铁站,要上地铁的时候才发现小鸡造型服和剩下的杜X斯忘记拿了。于是她又往回跑,等跑到地方时,发现只剩下那个超大的小鸡衣服孤零零的躺在原地,散落的杜X斯一个都不见了。

神家别墅。

“BOSS,你没事吧?”

神一低着头站在屋子中央,“是我保护不利。”

“不是你的错。”男人坐在沙发上。

他穿着黑色的浴袍,尖瘦的下巴弧度很漂亮,俊美的五官里眼睛尤其突出,像是黑暗中的猎豹,闪烁着诱人又残忍的目光,下一秒,就要将你撕碎了连骨头都吞进去。

神星阑看了看受伤的腿,今天晚上市长约他谈开发区的计划,没想到却是想送他女儿上自己的床。也不知道他们从哪找的药,竟然毫无觉察的下到了自己的酒里。

“如果我不刺自己一刀,恐怕坚持不住。”他眼里划过到冷芒,“去查查,看看那位千金每天都做些什么。”

自己这一刀要算在市长头上,敢设计自己就要付出代价!

神一打了个哆嗦,自家老板一向眦睚必报。

“该死!”神星阑摸了摸脖子突然脸一变,“快去,把今天晚上巷子里的那个女人抓回来!”


第四章 只有更倒霉没有最倒霉


阿妙完全不知道自己被盯上了,第二天早上她胡乱收拾了一下就往街口的咖啡馆狂奔,每天10点到下午4点她都要在这里当服务员。

这笔钱,可是她的生活费,关系到开学后的温饱。

熬到下班的时候,阿妙又开始惆怅。等下要去公司领晚上发放的杜X斯,可是昨天她把装杜X斯的盒子丢了,这都好说。关键是那个小鸡的造型服给弄坏了。

“都怪那个神经病,肯定是他拉坏的!”阿妙愤愤诅咒,然后鼓起勇气进了公司。

半个小时后,她垂头丧气的走出来。

工作就这样没了……

“妈的,该死的神经病!”她又开始咒骂昨晚的那个男人。

正茫然的在马路上游荡,200块的山寨手机响了。

“喂,阿妙,你在哪呢?”周晓在电话那边喊,“赶快回来,你家来人了!”周晓说完啪就把电话挂了。

阿妙在原地楞了半天,家里来人了?她家里怎么会有人来……

与此同时,神一正把阿妙的资料放到神星阑的桌子上。

“夏氏财团的外孙女……”神星阑看着照片上的女人,长的很秀气,但是那双三角形的死鱼眼破坏了整个五官。他应该庆幸昨晚,自己对自己那么狠心。

神一见他一脸厌恶的表情赶紧说:“这个女人叫阿妙,今年21岁。”

“阿姓……”神星阑沉思了一下。

神一继续说:“她是私生女,父亲下落不明。”

当年这事在S市也算轰动一时。

阿妙的母亲夏荷是夏家唯一的女儿,因为长的漂亮在圈子里很出名。人们都纷纷猜测夏家会和当时的地产大亨白家联姻,但是却突然爆出夏荷未婚生子的消息。

“夏永强还真狠心。”神星阑一边看一边听神一说,“就这么把唯一的女儿赶了出去,脱离了父女关系。”

“是的。夏荷在阿妙十二岁的时候病死了,她在孤儿院生活了三年,后来被她母亲生前的好友收养了。但是因为没钱条件不好,今年才刚考上大学。”

神星阑几分钟就将阿妙二十年的人生看完了,嫌弃的把资料丢进垃圾桶里。

“你确定没有其他的了?”

神一觉得这话听着冷飕飕的,“没有了……吧!”他眼神飘了飘,那女人的经历很简单,没什么可疑的地方。

神星阑冷笑道:“是吗?那你倒是告诉我,一个很简单的女人,是怎么从我脖子上偷走了我的玉佩的……”

那晚跑出来的时候,玉佩还在,后来唯一接触过自己的,就是这个叫阿妙的女人。

“我马上去查!”神一出了身冷汗,那是夫人留给BOSS的东西,要是真丢了,那女人就死定了。

阿妙的家就住东城,这里生活的都是社会最底层的人。给她打电话的周晓,是她的邻居。从懂事起,阿妙就住在筒子楼里,后来母亲病逝,她被接到福利院,直到十五岁回来。

“阿妙!”周晓站在黑漆漆的门洞口,“你看,那些人开着车来的。”

她这才注意到,不远的地方停着辆黑色的轿车,上面的标志自己不认识。在她的认知里,最贵最好的车就是四个圈圈跟一个蓝白相间的圆球。

“这车一定很贵!”周晓一脸羡慕的伸手,又缩回来,“阿妙,你说会不会是你爸爸回来找你了?”

阿妙嘴上说不可能吧,心里却激动起来。她妈死前告诉她,爸爸不是抛弃了她们,而是有不得已的原因回不来,过了这么多年,难道真的是爸爸回来了?

“周晓,我先回家去看看。”她紧张的挥挥手,摸着墙往楼上走。她越走越快,最后几乎跑了起来。等到接近自己家时,又突然站住,然后慢慢靠过去。

“怎么还不回来?这里脏死了。”一个女人的声音从屋子里传出来。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哦~~~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