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편의점 샛별이 5화

美国突然公布钓鱼岛归属最大铁证,世界一片哗然!

李若彤私照曝光:纵欲的人生,到底有多可怕

感染的原因找到了,醍醐灌顶!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人到了一定年龄,必须扔掉这四样东西

2018-04-16 教你做巧手夫人 教你做巧手夫人

········
第1章 我是你嫂子
········

夜已深,南溪满脸不安的蜷缩在冰冷坚硬的佣人床上,脑子里一直回想着当年婚礼上面的事情,心里又酸楚又难过。


就在这个时候,房门被人一脚踢开。

陆励成踉踉跄跄的从外面走了进来,他的面色红润,看起来喝了不少酒。


看到南溪的背影,他漆黑幽深的眸子闪过一抹掠人的阴戾,心口愤怒的情绪不停的翻滚着,已经到了濒临爆发的边缘。


南溪还没缓过神来,已经被他一把掐住了雪白的脖子。


“励成……你干什么……你放开我……”南溪满脸惊恐的挣扎着,可陆励成却依旧纹丝不动,甚至还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南溪你这个贱人,居然还好意思问我在干什么!你害死了我哥哥,现在居然还能心安理得的睡得这么香甜,我真想把你的心挖出来瞧瞧,看看究竟是什么东西做的!”

陆励成猩红着眸子看着面前的女人,手上的动作依旧没有停止,直到褪去她身上最后一丝束缚。


男女力量终究是悬殊的,更何况陆励成此刻正处于盛怒的状态。

南溪不论怎么挣扎都逃不开他的禁锢。


她哭的嗓子都哑了,一遍一遍的乞求他,可他却依旧熟视无睹。


“陆励城,你别忘了,我是你嫂子!”


“嫂子?你也配?该死的贱人,当初背着我哥哥去偷腥的时候不是玩得很欢吗?现在在我面前装什么贞洁妇女?你不是很缺男人吗?今天就让我来满足你!”南溪不提这事还好,一提就彻底激怒了他。


他有丝毫前戏的,狠狠的进入了南溪。


南溪的身子就像是被人硬生生的从中间劈开了两半,痛得她几近昏厥。


她哀求陆励成放过她,可他却加快了速度,一点一点的吞噬着她本就脆弱的意志……

陆励成残忍得像是一把锋利的刀子,狠狠的刺进她本就脆弱不堪的心口。


旋转着抽出,最后又狠狠的刺进,又再次抽出,连带着血和肉。

一时之间鲜血淋漓,支离破碎……


一夜痛苦过后,陆励成起身穿上衣服,俊美如斯的脸颊闪着讳莫如深的光芒。


南溪满脸泪痕的躺在床上,全身还在因为昨晚的痛苦而止不住的颤抖,整个人看起来憔悴极了,就像一个破碎的被丢弃在角落的玩偶。


陆励成冷冷的扫了她一眼,性感菲薄的唇角闪过一丝嘲讽,“昨晚的事你最好给我死死的闭上你的嘴巴,若是被别人发现一点踪迹,我一定会让你尝到比昨晚还要痛苦的惩罚!”


他绝情的话语,一刀一刀的凌迟着她,南溪的泪水终是忍不住,夺眶而流……


“这三年,我一直都在赎罪……”


“赎罪?既然赎罪,就把这几年与你苟合的那个男人给交出来!”

南溪的脸色也变得越发苍白。

她否认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看到这女人支支吾吾的样子,陆励成的脸色瞬间铁青,黑眸闪过一丝掠人的阴戾!


每每提起她三年前在婚礼上偷腥的那个男人,她都是这副要死不活的样子,陆励成气得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


········
第2章 那个野男人是谁
········

看来不好好惩罚一下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她是不可能会有长进的!


“来人,把她给我拖到公墓,让她好好跪在我哥面前忏悔忏悔!”

“不要。不要……”


半个小时以后,南溪被人从车子上面拽了下来,她被迫跪在了陆泽城的墓前。

陆泽城,她死去的丈夫。

他死在他们的婚礼上,这一切,全都拜他所赐。


南溪心如刀绞,颤抖着手抚摸着墓碑。


当年因为商业联姻,她被家里许配给了陆泽城,可是却在婚礼的前一夜被人设计失身。


她与神秘男人缠绵的照片在婚礼现场曝光,陆泽城突发心脏病去世,从此她声名狼藉,成为整个安城的千古罪人。


陆家人恨她入骨,将陆泽城的死全都怪罪在她的头上。

这三年陆励成囚禁着她,把她当成了害死大哥的凶手,每天都想尽法子来折磨她。

所有人都逼着她供出当年那个野男人,可是三年过去了,那个男人的身份一直都是她用名誉和贞洁捍卫的东西。

她到死都不会说。


今天,正是泽城的忌日。


一阵震耳欲聋的雷声响起,原本灰白的天空顿时划过一道闪电,刹那间,倾盆大雨,将跪在墓前的南溪彻底淋湿。


空荡的墓地只剩下她一个人,她再也掩饰不住内心悲痛的情绪,失声痛哭起来。


终是忍不住开始倾诉内心压抑了许久的秘密。

“这个秘密我一个人苦守了三年……我真的快要撑不下去了……泽城……你告诉我……我到底应该怎么办?”滂沱大雨中,南溪沙哑着嗓子发泄着内心的痛苦。

这种看不到光明的日子,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支撑多久。


倏地,一双强而有力的大手袭来。

南溪一个猝不及防狠狠地摔倒在地。

一抬头便看到陆励城铁青的俊脸。


“南溪,你怎么这么贱?竟然敢在我哥哥面前提起那个野男人!”陆励成面色冰冷望着着她。

“我没有。”南溪支撑着酸痛的身子从地上爬起来。

“你还说没有?你那所谓的秘密不就是你那个奸夫吗?”陆励成再次走向前,一把拽住她纤细的手腕。

她的手腕很快便被勒出一条血痕。

越挣扎,陆励成便越用力,仿佛要把她捏碎一般。


“不是!我跟你解释过多少次了,那晚的事情我是被别人设计的,没有所谓的奸夫,没有!”

南溪摇头解释道,她的脸上已经分不清究竟是雨水还是泪水。

她的目光是悲怆又绝望的,双唇也因为悲痛而止不住的颤抖。


“呵?设计,南溪,你这蹩脚的谎话已经用了三年,我的耐心早就被你磨光了!”陆励成根本不相信南溪这番说辞。

这个两面三刀的女人,这些年一直和那个奸夫藕断丝连,在他面前却装得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真是令人作呕!


“你不信,你从来都没有信过我!”南溪垂下眼眸,脸色已经苍白得不像话。


“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只要你把那个男人招出来,我便不再为难你,不然,我会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早晨的话题,被陆励成再次提起。

········
第3章 我们要结婚了
········

他隐忍的怒火已经烧到了临界点,却还是愿意耐着性子再问她最后一次。


南溪挣扎着想要逃离,“你问我再多次,我也给不了你回答。”

如果可以说,早在三年前她就说了,又何必一直拖到现在?还要承受如此非人的折磨……


“南溪!你真贱!”陆励成彻底被她惹怒,满腔的怒火瞬间爆发出来。

他的大手猛的一挥,将她重重的甩落在地。


南溪一个惊呼,身子顺着青石板的阶梯一层一层的滚落!

噗通一声。

鲜血淋漓。


她的后脑勺重重的撞击在石头上,鲜红的血液从她的身体里面溢出,将泥土地染得血红,开出一朵绝望到尘埃的花朵。


陆励成被眼前的这一幕彻底给震撼到,他三步并作两步跑到昏迷的南溪面前。

一把抱起她娇小的身子,颤抖着嘴唇恶狠狠的说道,“该死的女人,你敢死!”


绕是这样说,他还是觉得自己的心似是被一双无形的大手死死的攥着。

一股莫名的痛苦蔓延到他的四肢百骸……


南溪是被后脑勺时不时传来的刺痛给痛醒的。

她缓缓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刺眼的白,空气中蔓延着消毒水的味道。


想起在墓地的那一幕,她有些凄凉的勾起嘴角。

还没来得及黯然伤神,病房的门被人大力推开。

高跟鞋的声音打破了病房内的沉寂。


她皱了皱眉,支撑着酸痛的身子从病床上面爬了起来。

只见乔依依盛气凌人的站在病房中央,一身的名牌,也掩盖不住她周身散发出来的刻薄之气。


“你来干什么?”南溪沉下脸来,显然很不想看见她。


“南溪,你的手段还真是高明啊,居然妄想再次勾引励成哥,当年的教训你都忘了吗?”乔依依的目光就像毒蛇一般,死死的盯着她。


“你出去!我不想看到你!”南溪刚刚被抢救醒来,浑身上下虚脱到不行。

她根本没有这个气势,也没有这个心情跟乔依依争辩。


“我警告你,我跟励成哥就要订婚了,你最好给我滚的远远的,否则,我一定会要你受到比当年还要残酷的惩罚!”乔依依恶毒的说道,精致的五官因为这句话而变得极度丑陋。


听到这句话,南溪有些头疼的皱了皱眉。

她没想到,自己曾经最好的朋友,竟是一个如此蛇蝎心肠的人。

三番四次设计她不说,更可恶的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南溪都没有抓到她的把柄,更是拿她无可奈何。



见她不说话,乔依依步步紧逼,走到了离南溪只有几厘米的地方。

乔依依微微俯下身子,在她的耳畔轻轻的说道:“我知道你喜欢他,可他现在是你的小叔子,你再怎么勾引他,也不可能名正言顺的待在他身边。而我,很快就会成为他的妻子,成为他生命里最重要的女人。”


乔依依只是短短的几句话,就彻底勾起了南溪的怒火。

当初若不是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从中作梗,和南家联姻的只会是陆励成。

若不是她在婚前设计,陆泽城不会死,南家不会垮,她也不会平白无故遭受这么多痛苦。


她曾经视她为最好的姐妹,对她掏心掏肺,她已经被害成了这样,她还不肯放过她吗?

········
第4章 对她下手
········

倏地,南溪站起身子,直视乔依依,“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也没有永远的秘密,乔依依,你当年和校长的事情我可一直记得呢!”

“忘了告诉你,我顺手存了几张照片,若是你再得寸进尺,我就把照片拿给陆励成看,到时候你们还能不能结婚,可就不一定了!”


其实她没有照片,但是平日里被乔依依欺压惯了,她有些受不了了,所以想刺激刺激乔依依,让她收敛几分。


乔依依被这句话彻底激怒!

她扬起手,狠狠的甩了南溪一巴掌!


“闭嘴!你若是敢在励成哥面前透露一个字,我一定会让南家所有的人都不得好死!”


“乔依依你这个贱人,我父母待你如亲生,你也下得去手!”南溪气急,她冲向前,恨不得一把掐死她。


突然乔依依一把拿起床头柜的水果刀,在南溪还没缓过神来的时候,拿起刀子猛的刺向自己的肚子。


她吃痛一声,收起刚刚恶毒的嘴脸。

泪水瞬间打湿了脸颊,眼底还透着几分害怕。

“小溪……我好心好意来看你……你为什么要刺伤我……对不起……我再也不在你面前提那个男人了……”


南溪还没从乔依依的自残中反应过来,病房门口突然猛的传来一阵怒斥,“南溪!你在做什么?”


只见满脸阴戾的陆励成大步从外面走了进来。

下一秒,他猛的抱起受伤的乔依依,然后一脚把她踹开。

南溪一个踉跄,跌坐在地上,后脑勺传来一阵爆痛,想必是伤口又裂开了。


顾不得这么多,南溪抬头看向陆励成。

只见他瞧着自己的眸子里满是厌恶,但是在面对乔依依的时候,他已经迅速切换了眼神,仿佛乔依依就是她这辈子最珍爱的人。


他拦腰抱起乔依依,像是一秒也耽误不得,转身大步离开了病房。


看到他决绝的背影,南溪只觉得似是有一把锋利的刀刃狠狠的刺进她的心口。

一时之间,痛意弥漫到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忍住疼痛,悠悠的从地上爬起来。

她正想去按床头的按钮喊护士过来帮她换药,陆励成突然再次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一把拽过南溪,然后倏地捏住她纤细的下巴,力道大得惊人。


南溪挣扎着,想要推开他的手。

脸色也痛得惨白,原本光洁的额头也布满密密麻麻的汗珠。


“你竟然敢刺伤依依,你还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我……”南溪呼吸一窒。

纵有千言万语想要解释,也因为他的这一句训斥,瞬间如鲠在喉!

在他面前谈论乔依依这件事,无疑是浪费唇舌,他从来都不会相信她!


看到她吞吞吐吐的样子,陆励成顿时被她气疯了眼。

“啪”的一声。

一巴掌狠狠的甩向她的脸。


陆励成这一巴掌力道如此之重,南溪顿时觉得脸颊火辣辣的,耳朵里面也一直发出“嗡嗡”的响声。


他那冷情绝戾的态度让她彻底死心,眼底的最后一丝光也彻底湮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