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편의점 샛별이 5화

美国突然公布钓鱼岛归属最大铁证,世界一片哗然!

李若彤私照曝光:纵欲的人生,到底有多可怕

感染的原因找到了,醍醐灌顶!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废旧毛巾别扔!改造一下,就能变成一个让您省钱的“宝物”!

2018-04-24 教你做巧手夫人 教你做巧手夫人

第1章 初遇,惊天动地


傍晚的微风轻抚过,空气中淡淡的海水咸味。

于小鱼拎着从菜市场刚刚买回来的新鲜猪肉,鲫鱼,青菜萝卜,悠哉的哼着小曲,大步朝家中走去。

小渔村,甬道错落有致,鞋托敲打石板的声音清脆悦耳。

于小鱼经过第三条甬道岔口的时候,听到远处传来一阵叫喊声……

“在那边,站住!”

“皇甫冀,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音落,“砰”的一声巨响。

于小鱼本能的一哆嗦,瞪大双眼,一时间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妈妈咪呀,这是在拍戏还是玩真的?

快走,没错……

刚抬脚,迎面一个颀长身影跌跌撞撞跑来。

那是一个男人,二十七八岁的模样,英俊邪魅的脸上带着阴鸷的怒火,眉眼间的杀气更是让人不寒而栗。

他看到于小鱼,一个箭步冲上前,手枪抵在于小鱼的额头上。

“别出声,不然打爆你的头!”男人阴狠的恐吓出声,欣长的身体靠在墙上喘着粗气。

于小鱼乖乖的不动,就差将手里的菜扔了,举手投降。

男人从怀里拿出一个不大点的东西,类似手表,于小鱼正纳闷,就见男人直接将那东西用力的朝后面扔了过去。

跟着“轰”一声巨响,一阵惨叫。

高科技秘密武器?于小鱼正在神游,头上的手枪敲了敲她的头,“快走!”

顾不上许多,于小鱼只好前面带路,而且傻兮兮习惯性的直接把那男人带回了自己家。

关门,落锁。

嘈杂的叫骂声,痛苦的呻。吟。声依稀的从不远处的甬道传来。

“他们都是杀人狂,就连警察也是假的,你,要是把我推出去,立刻就会被灭口!”男人阴冷的声音低沉的响在于小鱼的耳边。

于小鱼侧目,纳尼,你小子是会读心术吧,怎么知道我正在算计着怎么把你交出去?

“呵,这位大哥你放心,我不会那么没义气的。”于小鱼讪讪一笑。

“哪里能藏人?”男人白了她一眼,手里的枪还是缓缓的放了下来。

于小鱼眨着眼睛思考,哪里藏人合适呢?

“唔!”男人忽然闷哼一声,高大的身子缓缓倒在地上。

手中的枪,也应声落地。

于小鱼看着昏迷的男人,眸底满是复杂之色。

“喂!”你晕了,我怎么办?

喊救命?那人刚刚说的话不无道理,一般警察都是劝降,哪有直接开枪打死的道理,追他的人肯定也不是好人。

扔出去?万一开门将这男人扔出去,恰巧捧上追杀他的人,到时候只怕自己死的更快。

外面的脚步声越发的逼近。

于小鱼一咬牙,使出吃奶的劲将昏迷的男人拖到了自家的菜窖里,为了以防万一,于小鱼将菜窖的入口用两个筐挡了挡。

客厅内,一滩明晃晃的小血池,一把精致手枪。

于小鱼的小心脏猛地跳了好几下,还真是大起大落……

于小鱼将手枪捡起来,放到马桶的水箱里。之后,她用卫生纸迅速的擦干地板上的血迹,丢到马桶里冲走。

刚喘了两口气。

“开门,快点开门!”凶神恶煞的声音伴随着拍门板的声音。

于小鱼抓握了几次拳,调整好状态,打开房门,往院子的大门走去,“谁啊?”

“警察!快开门!”一个略微比刚刚缓和些的声音响起。

于小鱼打开门,呼啦冲进来五六个样貌凶悍的男人。

于小鱼见状,惊呼不依不饶道:“哎哎哎,你们干什么呀?警察就可以私闯民宅啦!你们有证件吗?有搜查令吗?”

门口处,一个四十多岁穿着制服的男人,直接从兜里掏出一个警官证。“小姑娘,我们在追逃犯,很危险,说不定现在他已经悄悄的潜入你们家了!”

于小鱼佯装惊恐地瞪大眼睛,一副惊慌失措的表情看着门口的‘警察’。

“那怎么办啊?警察叔叔,我们家就我自己在,你们快进去检查一定要检查的仔细一点,保护我的安全。”

“你放心,这是我们的职责。”见于小鱼安静下来,‘警察’挥挥手,院子里的人,冲进了房间里,将房间一阵搜查。

柜子,床下所有能藏人的地方都查了一个仔仔细细。

“警察叔叔,刚刚外面那声巨响是发生什么事了吗?吓得我都没敢出去。”于小鱼站在‘警察’的身边,叽叽喳喳的追问个不停。

‘警察’有些不耐烦,却又不得不搭理于小鱼,“就是那个逃犯,他很危险,要是发现可疑的人要及时跟我们联系,这个卡片你拿着,我的电话。”


第2章 皇甫二公子


于小鱼一脸激动的接过卡片。

“警察叔叔放心,协助警察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发现坏人,我一定给您打电话。”

检查的人也从屋子里陆陆续续的走了出来。

“我们走了,你一个人关好门窗。”‘警察’自认为和蔼的叮嘱了一句。

“谢谢警察叔叔,警察叔叔慢走。”于小鱼笑嘻嘻的说道。

将一个‘二’到家的白痴小女孩演绎的淋漓尽致,丝毫没有引起众人的怀疑。

关门的时候,于小鱼隐约听到‘警察’压低声音对手下说:“皇甫冀要害中枪,生命垂危,肯定会需要找大夫,用药,将这里所有能看枪伤的大夫控制住,所有的药店都派人守着。”

目送众人走远,于小鱼关上大门,靠在墙壁上,身后的衣衫湿成一片。

尼玛,无间道真是不好玩,太考验演技了……

他大爷的,菜窖那位才是真正的大爷!

于小鱼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认命的进了房间,从后门到了菜窖,将里面半死不活的男人,拖了出来。

天已经黑透了。

关上后门,一回身。

正对上男人警惕防备的目光,于小鱼愣了一下,“你醒啦,不早说,知不知道你很重唉!”

男人看了看于小鱼,眉头紧锁,声音低沉的问道:“那些人……走了?”

于小鱼眨眨眼,这男人,还真是……

努努嘴儿,于小鱼点了点头,纠结着要不要上去扶他一把。

男人粗重隐忍痛意的喘息声响起,“呼……呼……呼……”

于小鱼想起‘警察’走的时候说过的话……

‘皇甫冀要害中枪,生命垂危……’

于小鱼得出两个结论:一、这男人叫皇甫冀;二、这男人要害中枪!

皇甫冀!皇甫冀!好耳熟的名字,似乎是听谁说起过的样子……啊!于小鱼脑海中灵光一现。

皇甫冀,皇甫集团的二公子,现任的执行总裁,J市女人的梦中情人,多金,英俊,冷漠,邪魅,据说,他能满足所有女人对男人的幻想……咳咳,当然是他看得上的女人。

等等,他为什么被人追杀?

难不成是太有钱,太帅了,所以被人羡慕嫉妒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想要杀人灭口,为民除害?

于小鱼几乎要崇拜自己丰富的想象力了……等等……这些貌似和自己都没什么关系。

当务之急,自然是,劝他离开,离自己远远的。

于是,她开口直白的说:“那个……皇甫先生,那些人说,你要害中枪,去医院和药店守着了,你是不是……”

“我会离开!”皇甫冀打断于小鱼的话儿,声音略颤。

于小鱼险些拍手叫好,快走吧您那。

皇甫冀试图站起身,却发现自己全身无力。

“扶我!”皇甫冀无奈的叹了一声,想不到自己也有弱到让女人搀扶的时候!

于小鱼‘哦’了声,麻利的上前,弯了身子,想要搀扶起皇甫冀。

她白皙的柔软,因为她弯下身子的动作,在领口处清晰可见。

皇甫冀下意识瞄了眼,眸光一紧,喘息声也越发明显。

你妹!

色狼!

于小鱼一把推开皇甫冀,跳到离他一米远的地方。“你,你,无耻流氓败类,我好歹也是你的救命恩人,你怎么能,怎么能占人家便宜呢!”小手叉腰,气鼓鼓的控诉。

微红的小脸,略卷的睫毛,嘟起的嘴唇,此刻于皇甫冀而言,都是强烈的诱惑。

他用力压下涌起的欲望,不过一天的时间,他竟然成了流氓败类?Dave,希望你不会为设计了我而感到后悔!

眸光瞬间诡异而阴森,令于小鱼脊背发寒!

“你,你,你……”底气不足的口齿模糊起来。

“我被人下了药,带我去浴室!”皇甫冀艰难的开口说道。

就是嘛!于小鱼多想拍一拍自己的脑袋,皇甫冀唉,身边美女如云,怎么可能看上自己这样的小豆芽菜呢!

不对,干嘛这么妄自菲薄,自己也不是一点料都没有吧……

咳咳……

“啊,嗯!”于小鱼神游回来,傻歪歪的朝皇甫冀伸出的手走过去,扶着他往浴室走去。

“准备去拿刀,消毒药水,纱布,打火机,针!”皇甫冀每走一步都拉扯着伤口,撕心的疼痛将涌上来的欲望压了下去。

“哦。”于小鱼立刻跳出去。

不一会,拎着医药箱进来,放在地砖上,看着皇甫冀。

“你,过来,帮我取子弹!”皇甫冀说的那叫一个自然而然,好像取子弹就像煮鸡蛋那么简单。

“咳咳,皇甫先生,取子弹这个技术活,我不会的……”于小鱼讪讪的一笑,拒绝道。


第3章 胸前的叶子


皇甫冀歪坐在地上,凉凉的看了一眼于小鱼。

咬着牙吃力的脱衣服,“过来,把衣服剪开。”毫不客气对于小鱼使唤道。

“我,你……”于小鱼皱紧了小眉头。

你妹,都伤成这样了,你老人家还使唤人,为毛你就能这么嚣张呢?喂,你这么拽,追杀你的人知道吗?

当然这些话,都是于小鱼在心底的呼喊,她没胆量当着面说的,咳咳,骨气神马的,跟命比起来,都不算啥。

这个叫皇甫冀的男人,她是哪哪都得罪不起,也没必要得罪!

罢了,权当自己在救治野猫野狗了,如此想,于小鱼的心里得到了一丢丢的安慰。

拿出剪子,小心翼翼的剪开皇甫冀的上衣,露出健硕结实的上身。

古铜色的胸膛,一朵暗红色的血花。中央位置,皮开肉绽,血肉外翻,里面的嫩。肉和外面的粗糙皮肉交错在一起,异常刺目。

“……”于小鱼惊住,眼前血腥的场景,让她呼吸一窒,几乎扔掉手里的剪子。

她是平民人家的女孩子好吧,一辈子平平淡淡的平。

皇甫冀抬起苍白的俊颜看向她,虚弱的声音从唇瓣吐出“过来!”

明明轻轻一推就能倒下的人,偏偏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霸气侧漏!

于小鱼嘴角抽了抽,过去?干嘛?难不成真是想分分钟把她培养成外科医生?

虽然疑惑,还是蹲在了他的身侧。

皇甫冀伸手将一把尖刀塞到于小鱼手中,声音低沉而坚定的说:“我说,你做!”

“啊?”

于小鱼悲催的看着他,小手微抖,不会是真的!

她发誓,这辈子都没激动成现在这个鸟样儿。

“用打火机,给刀子消毒。”皇甫冀不看于小鱼傻兮兮的呆样,冷冽的催促出声。

咣当!手里的刀掉在地上。

“这位大哥,我真的不行,天生不是这块料,不行的……”于小鱼一边摇头一边可怜唧唧的试图反驳。

皇甫冀气急败坏,吃力的拿起刀,另一只手一把抓住于小鱼的手,用打火机烧了一下,冲于小鱼怒斥道:“拿着!”

话落,他握着她的手,尖刀刺破胸膛皮肉,在子弹四周飞快划开四道口子。

“啊!痛,痛,痛……”当然某女没志气的大喊着。

皇甫冀疼的冷汗直流,再没力气抓着于小鱼,“用镊子,把子弹取出来,然后擦消毒水,止血药,最后用纱布堵上。”

双手垂在地上,无力的看着于小鱼,心中难以言表的悲壮,说不定自己的命今天就交给这个女孩了。

于小鱼看着脸色惨白的皇甫冀,用力的握了握手,三次之后,深呼吸两次,利落的拿起镊子,将里面已经看见头的子弹,一下子取了出来。

消毒,止血,一气呵成。

皇甫冀眸子紧了紧,似乎是在思考什么,最终松了一口气,吐出两个字“缝合。”

“缝合?用什么?”于小鱼一副我很白痴的模样看着皇甫冀。

“你的头发和针。”

“头发,我好几天没洗头,会不会很脏?”

皇甫冀真恨不得自己现在能站起来,然后一把掐死她……

“呵呵。”感觉到他不善的目光,于小鱼识趣的闭上嘴,咬着牙拽了两根自己的头发,熟练的穿针引线,咳咳,穿针引发……

“我开始了,会有点疼……”

皇甫冀眼角抽了抽,你不说我也知道疼!

第一针下手,于小鱼的手还是抖得,但是,小鱼同学的适应能力真心好,越缝越有感觉,一共用了三根长发,完工。

“还挺漂亮的。”于小鱼处于自我陶醉状。

“你,你……”皇甫冀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胸口,差点吐出一口浓血!

为毛他的胸口会出现一片树叶,明明只有四个刀口,怎么会缝出这么多道来?

“咳咳,那个,那么缝,很丑的……”于小鱼讪讪一笑,轻轻的戳着自己的手指头。

“你……叫什么名字?”皇甫冀咬着牙,压着嗓子的询问。

于小鱼立刻警觉,眨眨眼睛,“好端端的,干嘛问我名字啊?”

皇甫冀咬牙切齿的抬眸“呵,我要记住你的名字,万一我去阎王那报道,总得告诉他,我是被谁折磨死的。”

“你……”于小鱼语结,大哥,不用折磨夸张吧?

她努嘴儿,不如编一个吧,开口应道:“我叫……”

“想好再答!”皇甫冀打断于小鱼,警告意味浓重。

“于小鱼!”

两人都没再说话。

皇甫冀的呼吸声越来越粗重,越来越急促,一副摇摇欲坠的模样。


第4章 别样的降温方式


于小鱼给皇甫冀伤口绑好了纱布,长呼一口气,“包好了!漂亮吧。”

皇甫冀多想问,胸口这个蝴蝶结是干嘛用的!一头倒在于小鱼胸口,吓的于小鱼尖叫一声,下意识的一用力。

于是乎,皇甫冀的头咣当的一下磕在了浴缸的边缘,略红肿。

“你没事吧?”于小鱼见状,急忙上期扶住皇甫冀。

皇甫冀紧闭着双眼,虚弱的吐出一句狠话:“于小鱼,我记住你了!”然后,彻底昏了过去。

于小鱼好一番折腾,才将皇甫冀扶到自己的房间,让他躺在自己的床上。

安顿好皇甫冀,于小鱼累的几乎虚脱。

人家都说天上掉馅饼,为毛她是天上掉下来了大麻烦……

皇甫冀这一睡,直到吃晚饭的时候也没醒来。

于小鱼累坏了,也懒得做饭菜,直接煮了青菜面,热乎乎的吃了一大碗,心情也好了许多。

于小鱼从小如此,有着强大的自愈能力。

从出生就不知道父亲是谁,只有母亲,她也依旧快快乐乐的长大。

十三岁,一直相依为命的母亲,忽然对她说,我走了,小鱼。然后就头也不回的走了,连叮嘱她好好生活都没有,只留下一张卡。

从那之后,小鱼再也没有见过母亲,渐渐的母亲就成了一个代名词,一个对过去美好回忆的代名词。

十三岁,她学会了自己洗衣服做饭,自己照顾自己,自己学习。习惯了一个人生活,习惯了每一次家长会没人参加,习惯了同学们怪异的目光。

那张卡,每年都会有一笔巨款转过来,很多,够她吃吃喝喝玩玩乐乐的,但于小鱼除了必要的生活费,从不多拿,放着吧,以备不时之需。

这座小院子,是外婆留给小鱼妈妈的,小鱼妈妈走了,自然就成了小鱼的所有物。

小鱼喜欢这个安静的小村落,每年的假期,她都会在这里度过。

这个习惯一直延续了许多年,即使自己现在已经上了大学。

没人爱自己没关系,至少还有自己是爱自己的,于小鱼每每都这样的安慰自己。

不知不觉就长大了。

吃过面,看着霸占自己床的男人,小鱼无奈的叹了一声,万一这位大爷,一不小魂归西天,自己可咋办。

伸手一摸!

艾玛,烫手!

皇甫冀……发烧了!

于小鱼急的团团转,怎么办?怎么办?不能去药店,那里有人守着……

酒!对了!家里有米酒!

于小鱼顾不了许多,到厨房,倒了一碗米酒。

小时候,自己发烧的时候,外婆总会给自己擦身,擦了个几遍,温度就会降下来。

酒碗摆在床头,于小鱼略微犯难。

他是男人。

自己的是女人。

脱他的衣服……会不会不太好……

万一他要自己负责怎么办?

呸!

于小鱼想什么呢!

救人要紧。

上衣本来就剪破了,下身的西裤,也遭了秧,脱下来是不可能的,于是于小鱼又一次发挥了自己强大的创造力,直接用剪子,剪碎了他的裤子……

只留了一条底。裤。

咳咳,不算全。裸……

纤细的小手在他的身上,自上而下,认真搓着。

本就滚烫的身体,温度忽然又升高了些,于小鱼正在惆怅,忽然皇甫冀猛地睁开眼睛。

“呀……”于小鱼惊了一跳。

“啊!”

皇甫冀一个用力,扯住她的胳膊,直接将她拉上了床,压在身下。

“你干嘛!放开我,放开!唔……”于小鱼的小手用力的捶打着皇甫冀的胸口。

而他。

专注的吻着她的唇。

不受控制。

他在遇袭之前,被人在酒中下了药,本来就吃不消,加上于小鱼别样的降温方式,直接将心底的那团火,彻底的够了起来。

“唔,放……放开……”于小鱼奋力挣扎,完全傻眼了,大脑一片空白,只有一个逃走的念头!

“别动!”低沉暗哑的声音自上传来。

于小鱼马上噤声,一动也不敢再动。

空气中,只剩下扑通扑通的心跳声……

许久,于小鱼几乎被压得喘不上气来,“那,那个……皇甫冀……”

上面的人,完全没反应。

“不会死了吧?”于小鱼伸手去探他的鼻息。

“你死了我也不会死!”皇甫冀忽然出声,于小鱼急忙缩回自己的小手,本能的心虚。

哪里有些不对劲呢?

明明是自己被非礼了,为毛要底气不足?

“你放开我!”于小鱼鼓足勇气,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心里鄙视了自己N+1回。

“不想我继续,就乖乖的别动。”

于是,于小鱼,乖乖的没敢动……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哦~~~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