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편의점 샛별이 5화

美国突然公布钓鱼岛归属最大铁证,世界一片哗然!

李若彤私照曝光:纵欲的人生,到底有多可怕

感染的原因找到了,醍醐灌顶!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白糖这么厉害,你竟然不知道!!

2018-04-24 教你做巧手夫人 教你做巧手夫人

第一章 换不回真心

夜色正浓。

装饰华丽的卧室内,一室旖旎。

“子豪,求你,别这样……我……我快受不了了……”精致的脸蛋儿上,噙着泪水。面对梁琴的娇柔的哭喊声,徐子豪不仅没有放轻动作,反而越发粗暴。

袖长的手指捏住她的脖颈,嘴角处勾起一抹冰冷的笑意:“梁琴,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

梁琴的眸色瞬间冷了下来,她知道,这一切都是自己咎由自取。眼泪顺着眼角,止不住的往下流淌。

“我知道,你恨我,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梁琴话未说完,徐子豪捏在她脖颈上的手便逐渐用力,让她憋的面色通红:“嘘,我不想听。你的声音让我觉得恶心。你以为徐太太好做?呵呵。”

“徐子豪,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是真的爱你啊……”

“爱?你这种爱,我可受不起!”说罢,徐子豪抽走捏在她脖颈上的手,摸至腰间,动作狠厉且粗暴,不停地在梁琴的身体里冲撞,他的每一下,都像是想要梁琴的命一般的狠绝。

“没想到,你这个人看起来无趣,可是身体的反应倒是很让人上瘾!”徐子豪微微眯着眼,迷醉的表情一闪而过,在看清身下的人并不是他心尖上的女人,即使再纵情,也很快又恢复了以往冷漠的模样。

梁琴的心渐渐冷了下来,她面无表情的望着在她身上肆意驰骋的男人。

整个人在这一刻,像是凝固了一般。

若不是眼角还有泪滑过,徐子豪会认为自己是在奸~尸。

像是过了一个世纪,徐子豪终于释放了自己。

而后他立刻退了出去,像是嫌弃般地走进卫生间,打开花洒,不停地冲洗。

此刻的梁琴,则像个破布娃娃一般,双目无神,空洞的望着天花板。

等徐子豪再次回到她身边时,手里多了一杯水,跟一粒药。

“吃了吧,免得怀上我徐家的孩子。”

梁琴抬眸,眼神中透着难过跟倔强。

聪明如徐子豪,为何就不肯好好查查那件事的真相?

或许,是他自己不愿查?宁愿相信她就是凶手,也不愿面对真相?

梁琴唇角扯出一抹苦笑,她将他手上的药送进嘴里,很快便吞了下去。

徐子豪见她吃了药,这才放心地离开了卧室。

今年是寒冬,房内的地热开得温度很高。

可梁琴却觉得自己如坠冰窑。

她走进浴室,用满池的热水浸泡着身体。

这就是自己爱了五年的男人,徐子豪。

即便她把自己的心掏出来,他连看都不会看上一眼。

两年前,梁琴登报当着全城人的面对徐子豪表白。

一年前,为了能嫁给他,梁琴每天都跟在徐子豪身边,想方设法引起他的注意。

然而徐子豪的身边早已有了别的女人的存在,他完全无视她的追求。

全津城的人也都暗道梁琴是个不知廉耻的女人。徐子豪对她明明没有任何回应,她却还像个跟屁虫一样,不停地追着人家跑。

可即使这样,梁琴都没有放弃过爱徐子豪的念头。

因为在她眼里,徐子豪还跟小时候救过她的时候一样善良。现在的他,不过是因为家境的原因,才会对自己如此的冷漠。

她也知道,徐子豪心里一直住着的,只有梁佩琪一个人。可就在半年前,梁佩琪在一起参访中车祸丧生。而那时候徐子豪跟梁佩琪也早就订下婚约,马上就要举行婚礼。

知道他们要结婚的时候,梁琴其实难过了好一阵。

但梁佩琪突然离世,却也给了梁琴新的希望。

徐梁两家的婚约,不止两个人两情相悦那么简单,更多的,是在商业上的合作。

即使梁佩琪死了,梁家仍然要出一个人跟徐子豪完婚。

而这个人,无疑就是梁琴。

梁琴知道这个消息后,高兴的手舞足蹈。虽然她也很爱自己的妹妹梁佩琪,但比起这个,她更希望自己能跟徐子豪开花结果。

就这样,一场不被看好的婚礼,在一间破旧的小教堂里悄悄剧情。领了结婚证之后,就算结了婚。

从结婚的第一天气,徐子豪就不把梁琴当人看。

新婚的第一夜,他就把梁琴当成小姐一般,换着法的羞辱她,让她从女孩,变成了女人。

后来也不知是谁往徐子豪的邮箱里发了一份音频资料,里面说梁琴就是害死梁佩琪的凶手。徐子豪第一时间就报了警,奈何警察说证据不足,不能抓捕梁琴。

可徐子豪就断定真凶是梁琴,不听她任何解释,中日以折磨她为乐。

即使如此,梁琴却从未想过离开徐子豪。

她觉得只要自己努力,终有一天徐子豪会看见她,会被她的真心打动,会好好跟她在一起。

可事实却总能给人一记响亮的耳光。

梁琴还是低估了梁佩琪在徐子豪心目中的位置。

徐子豪生日的这天下午,梁佩琪去超市购买了很多食材回家。一进门就看到婆婆杨清华在厨房里翻箱倒柜。

“妈”梁琴柔声叫道,她将买好的食材放在餐桌上。

“你在找什么?要不要我帮忙?”

梁琴的声音吓了她一跳。

杨清华转过头就看到梁琴:“你……你怎么回来了!还没有声音,你这是要吓死人啊你!”

杨清华急忙跟梁琴保持一段距离,生怕梁琴靠近。

“妈,你在找什么,我帮你找吧。”

“不用你不用你。我饿了找点吃的罢了。”

“那我现在马上给你做饭。”

“我可不吃你做的饭……”杨清华一不留神,把心里的话给说了出来。

自从梁佩琪无端死后,整个津城的人都传言真凶就是梁琴。像她这种为了感情可以抛弃自尊,在全城人面前向徐子豪表白的,又能用手腕在自己妹妹死后嫁给本该是自己妹夫的女人,心肠得多么的恶毒。

她才不敢吃她做的饭,生怕有朝一日,自己也跟梁佩琪一样,不明不白的就离开人世。

“那个,梁琴啊,今天是子豪的生日,我约了不少客人来帮他庆祝。你看,你要不要……”杨清华本事想让她回避的。但谁知梁琴却开心的像个孩子一样。

“妈,你放心,我一定会做一大桌子好菜照顾大家的。”说完,她便系上了围裙,一个人自顾自地走进厨房开始忙活起来。

第二章 耀武扬威

杨清华见她这样,只好无奈的撇撇嘴。

她躲进客房给徐子豪打电话说没搞定。

徐子豪却冷哼一声:“既然她不识时务,那就不能怪我了。”挂断电话后,徐子豪给嫩模慕小宇发了短信,半个小时后,她便花枝招展地出现在徐子豪面前。

“徐总!”慕小宇边浪声叫着,边往徐子豪的大腿上坐。

徐子豪垂眼看着慕小宇,冷声道:“一会去了徐家,你这么浪可不行。”

“当然不会,人家自有分寸。”

徐子豪将她从自己身上拉开,起身拿起外套,而后拦着慕小宇的腰,离开了公司。

杨清华下楼看着梁琴,见她在厨房里忙活的正起劲,便小声嘟囔道:“这人,怎么就这么不要脸呢!”

梁琴将一道又一道菜端到桌上,她回身看到杨清华:“妈,一会有多少人要来啊?我做了十几道菜,也不知道够不够?”

“够了够了,他们来了也吃不了多少。”

“那就好,不怠慢客人就成。”说着,她急忙将围裙摘下来,去了卧室,将自己精心打扮了一番。

今天,是她第一次真正见到徐子豪的家人。梁琴不知道徐子豪是不是转性了,但她隐隐觉得,这应该是个好的开始。

“叮咚”门铃响起。

梁琴兴奋地赶到门口,将门打开。

亲朋好友见到她一脸尴尬的微笑,而后大家纷纷在客厅的长桌前落座。

杨清华也忙活开来。

很快,院子里响起车驶进车库的声音。

梁琴听到那熟悉的声音就知道,一定是徐子豪回来了。

她急忙将手上的水渍擦干净,朝门口走过去的时候,一个人端着酒杯,起身不小心跟她撞在了一起。

杯中的酒瞬时间洒了梁琴一身。

她精心挑选的衣服,就这样被一杯酒给毁了。

梁琴想回屋换衣服,但时间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她透过窗子看见徐子豪正朝门这边走过来。

梁琴只好咬着牙,微笑着站在门口,等待徐子豪进门。

然而当门打开的那一刻,梁琴却是愣住了。

因为徐子豪的身边,居然多出了一个陌生的女人。

女人容貌清丽,身材姣好,看上去气质不俗,难道说她就是最近八卦周刊上经常讨论的,徐子豪的新欢嫩模—慕小宇?

“子豪,你回来了。”梁琴维持着徐太太应有的体面,想伸手去接徐子豪的外套。

然而慕小宇却先她一步,将徐子豪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放在旁边的柜子里。

她居然这么熟悉他们家的家具陈设?

梁琴不由的怔愣片刻。

而徐子豪却回头,深情款款的望着慕小宇,抬手在她的鼻梁上轻轻地刮了下,而后搂着她的腰,来到宾朋面前,将她无视的彻底。

“叔叔伯伯,二婶你们都来了,招呼不周,一会我从七星酒店预订的晚餐马上就送过来了,你们先坐,我去楼上换下衣服。”

“好啊!小豪,你去吧,我们在这聊天等你。”亲戚们似乎已经提前知道这件事,面前梁琴辛辛苦苦做的这些菜,他们压根就没动一口。

说完徐子豪搂着慕小宇准备上楼。

梁琴失魂落魄地将宾朋面前的那些菜全部都端回厨房,一盘一盘的全部倒掉。

她心里憋着一股火,想发却不敢发。

徐子豪……她本以为能让他的亲朋好友来家里做客,是跟她关系缓和的征兆。却没想到,他不过是想再次羞辱自己。

梁琴紧紧地捏着双拳,她黯然地走上二楼,想跟徐子豪问个明白。

难道说在他眼里,她梁琴就真的那么不堪么。

刚走到卧室门口,嬉笑声便刺耳的传了出来。

“你别这样,好痒,你讨厌!”慕小宇的浪叫一浪高过一浪,生怕她听不到。

“怎么,刚才在办公室不停的撩拨我,现在这算什么?欲拒还迎?”

“那么多人在楼下等着呢,你干嘛非这时候要嘛!”

“还不是你这个小妖精闹的!我这已经按耐不住了,该怎么做,你自己应该知道。”

“哼!讨厌鬼!每次都这么猴急!”

“别废话了,快点来。”说完“啪”的一声,类似拍打屁股的声音在房内响起。

梁琴气得浑身发抖,她“砰”的一声,将面前卧室的房门推开。

“徐子豪!”

下句话还没说出口,梁琴就被房内的画面给震惊了。

此时的慕小宇正跪在徐子豪面前,将他的裤子解开,嘴巴正往那里凑,看样子,他们是准备在她的床上……

欺人太甚!

一股火气在梁琴的体内到处乱窜。

她怎么都想不到徐子豪居然会这样对自己。

这里,可是她跟徐子豪的家啊!这间房,可是见证了自己从女孩转变成女人的整个过程!

不论这个过程是好是坏,是开心的,还是艰难的,对于梁琴来说,这个家都是意义非凡。

她不允许任何人来玷污这里!

更不容许别人来践踏她的感情。

“给我滚出去!”她发狠的看向慕小宇。

这是第一次,徐子豪见识到梁琴的火气。

慕小宇调笑地起身,脖颈上还有徐子豪刚刚印上去的吻痕。她也不急着将自己凌乱的衣衫整理好,炫耀似地围着梁琴转圈说道:“呦呵,我当是谁呢!这不是臭名远播的徐太太吗?你叫我滚?我看,应该滚的那个人,是你吧!”

梁琴看着面前嚣张跋扈的女子,捏紧的拳头松弛下来。

“这里是我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进来的。”

“呵呵,是吗?我怎么不知道。徐太太,我想你可能还不知道吧!你不在家的时候,你面前的这张床,还不知道被我睡过多少次了呢!我都没嫌你,你反倒嫌起我来了?真是……”

“啪”的一声,一记清脆响亮的耳光落在慕小宇的脸上。

鲜红的五指印很快便印在上面。

慕小宇瞪大了双眼,她没想过懦弱如梁琴,居然也会有伸手打人的一天。

“你!子豪!”慕小宇向徐子豪投去求救的目光。

此时徐子豪悠悠地从床上坐起,来到梁琴面前。他冰冷的双眸对上梁琴发红噙着泪水的眸子,手突然一把捏在梁琴的勃颈处,掐得她白眼直翻,喘不过气。

第三章 不被爱的,才是小三

徐子豪将手松开后,梁琴扶着旁边的墙壁,咳嗽不止。

慕小宇见徐子豪帮自己出头,勾唇一笑:“今天好好一个聚会,你非得给自己找不痛快。好啦,老公,我们赶紧下楼吧,再耽搁下去,亲戚朋友该多想了。”

说着,慕小宇便扭着身子向门外走去。

梁琴冷着一双眼看着正在提裤子的徐子豪,然而徐子豪却一脸不屑。

“她竟然叫你老公……徐子豪……”

“我的女人,叫我老公很正常。”徐子豪转身欲走,梁琴急忙跟上,拉住他衣服一角。

“松开!”

“徐子豪,你当真要这么绝情吗!”

徐子豪并没有回头:“绝情?真抱歉,我对你连感情都没有,谈什么绝情?我再说一次,你给我松手!”

徐子豪转身,一抬手,啪的一巴掌就将梁琴的手给拍开了。

随后,下楼的声音传来,不用想梁琴也知道,此时此刻,他们一定在亲朋好友面前正上演着恩爱戏码,而自己无疑变成了他们所无视的跳梁小丑。

一股凉气,从脚底直窜心脏。

她从未有过的绝望。

二楼的窗户不知什么时候被打开来,寒风吹在梁琴的脸上,将她的泪水风干。

梁琴一步一步地向窗前走去,她将窗户整个拉开,而后抬腿翻过窗外的围栏。

梁琴望着窗外的景色,痛苦、难过,没想到,自己在人世间最后看到的景象,居然是自己门前的院落。

罢了,事到如今,自己还能怎么样呢……

梁琴将双手扶着身后的围栏,一只脚踏出去。

正当她打算伸出第二只脚时,一只手突然扼住她的手腕儿。

梁琴吓了一跳,抬眸一看,竟然是徐子豪的哥哥,徐云飞。

徐云飞有着一张酷似徐子豪的脸,但他的性情却比徐子豪有人情味太多。

“弟妹,你这是做什么?”

说话间,徐云飞拉着梁琴的一只胳膊,一把将她拽起,另一只手迅速抱住她的腰,几十秒的功夫,就将梁琴从围栏外抱了回来。

梁琴被徐云飞抱在怀里,惊魂未定,呼吸急促,整个人僵住。

短短的几分钟,她就在鬼门关前走了一圈。

徐云飞将她抱到床上坐下,望着有些怔愣的梁琴,徐云飞立马倒了杯温水回来给梁琴喝下。

“大哥,抱歉……我……”

“我知道,你是因为子豪带回来的那个女人吧?子豪真是太不像话了!怎么能带那种女人……”

梁琴的脸上浮现一抹冷笑:“大哥,没关系,我已经习惯了,他不这么做,才不是徐子豪……”

“梁琴,我知道这些年你受委屈了。”

“大哥,别人都说当年是我害死梁佩琪的凶手,你难道不这么认为吗?”对于徐云飞,梁琴了解的不多。但每次见到他,她都会有一种被治愈的感觉。

“我从不信留言,只信证据。别说了,让我看看有没有受伤。”说着,徐云飞将她的胳膊、腿检查之后才放心的接过她手中的水杯。

“谢谢大哥,我没事了,我该离开了。”

“你要去哪?”

“去哪都好,只是不想留在这。这已经不是我的家了。”

“你就这么轻易的把徐太太的位置让给她了?”

梁琴苦笑,用这笑,掩藏心里说不出的苦。

“就霸着徐太太的位置,又怎么样呢?子豪爱的人,始终不是我。从前不是,现在不是,以后也不会是。与其留在这里讨人嫌,不如识趣离开,说不定,我的人生还能从头开始。”

徐云飞定定的看着梁琴,那眸光虽然内敛,却依旧掩藏不住一种怪异的神色。

梁琴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急忙别过头去。

正当俩人之间的氛围,陷入尴尬时:“我说哪儿都找不到你,原来大哥是躲在我的房间里了。”

徐子豪的声音响起,让俩人皆是一惊。

徐云飞起身,来到徐子豪面前:“梁琴刚刚差点跳楼,幸亏我救的及时,不然……”

“哦?”徐子豪听了他的话,探出脑袋,看向梁琴:“早不跳,晚不跳,偏偏大哥上楼了才跳。梁琴,你心计真是越来越深了。”

“我……!”梁琴刚想反驳,没想到徐云飞却替她出头。

“论心计,梁琴恐怕比不过你的慕小宇吧。”

“慕小宇再怎么不好,也比她梁琴这个杀人犯强,清官都难断家务事,大哥,我劝你还是别管我跟梁琴之间的事,她毕竟是你弟妹。”

徐云飞转过头去,看了看梁琴,又看了看徐子豪:“我可以不管,但如果你为了扶小三上位,伤害梁琴,别怪大哥不顾兄弟情义。”

徐云飞气冲冲的离开了卧室,只留徐子豪跟梁琴两个人。

“呵,真没想到,你连我大哥都敢勾引。一会我就会宣布,这个家的女主人以后就是慕小宇了,你现在收拾下东西吧,还没有更丢人之前,离开这里。”

梁琴捏紧双拳,虽说徐子豪这样对她,在她的预料之中,可当他真的说出如此绝情的话时,她的自尊心还是受不住这种打击。

“我不走!要走,也是那个小三走!”

“小三?梁琴,别天真的,不被爱的人才是真正的小三。我跟小宇是真心相爱的。所以你,滚吧,我不想再看到你。”

不被爱的……才是小三……

这句话让梁琴如遭雷击。

她一气之下从柜子里翻找出行李箱,胡乱地将自己的衣服随便一卷,而后拉着箱子便准备下楼去。

此时慕小宇正好上楼,跟她在楼梯口堵了个正着,而徐子豪刚才骂过自己一番后,也早就下楼去招呼客人了。

梁琴被慕小宇左堵右堵,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你让开!”

“我就不让!”慕小宇脸上洋溢着胜利者的笑容。

梁琴气恼:“你到底想怎么样?”

“蠢女人,你想知道为什么子豪今天把我带到这里,让亲朋好友都见见我吗?”

“我没兴趣知道!”

“不,我一定要让你知道!因为我,怀了子豪的孩子!所以,从今以后你别想再回到这个家,也别想让徐子豪再多看你一眼!”

说着,慕小宇便伸手在自己的小腹上摸了摸,得意的看着梁琴。

“你让开,如果你是想在我面前炫耀,那你成功了,我要走了!”说着梁琴便推了慕小宇一把,力道不大,想让她让到一边去。

谁知慕小宇突然就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等慕小宇滚到楼下时,整个客厅都安静了下来,而梁琴也在楼上看呆了……

她就轻轻的推了她一下而已,怎么可能滚下去?

徐子豪立即冲到慕小宇身边,将她一把抱起。

然而此时,慕小宇的身下白色的长裙渐渐地被鲜红的血液染红……

第四章 阴谋

“孩子!老公,我们的孩子!”慕小宇倒在徐子豪的怀中,虚弱的喊了几句后,便昏了过去。

徐子豪抱着她,立刻夺门而出,朝自己的车赶了过去。

“子豪……不是我……”梁琴追在徐子豪身后,来到家门口。

“闭嘴!梁琴,如果我儿子有什么闪失,我会让你陪葬!”说着,徐子豪开车便绝尘而去。

只留下一屋子的亲朋好友,跟傻愣在门口的梁琴。

亲戚们走后,徐云飞来到梁琴身边。

“你没事吧?”

一抬眼,便看见梁琴眼里蓄满的泪水。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不过就轻轻地推了她一下,没到能把她推下去的地步,为什么她要冒着流产的风险陷害我?”

“梁琴,你别难过,这件事,我会帮你查清楚。”

梁琴摇摇头:“谢谢大哥,我先走了,我跟子豪的事,你还是不要再插手了,免得伤了你跟他的和气。”梁琴拖着行李箱,离开了这座承载着自己跟徐子豪仅有的记忆的家。

徐云飞望着梁琴孤单的身影,心里不是滋味。

几天后,梁琴买了鲜花跟水果篮,来到慕小宇病房门口。

不论慕小宇是否是故意的,但伸手推她的人,毕竟是自己。

她抱着花,抬手刚准备敲门,就听到门内传来一男一女的声音。

女人便是慕小宇,而男人的声音却很陌生。

“你居然敢把我儿子给流掉了,我看你是想死了吧!”

梁琴听到二人的对话,急忙躲在门的旁边。

“你松手,你松开,松开我!”慕小宇近似咆哮的骂道。

男人似乎松开了手,慕小宇咳嗽了好一会才继续说道:“你以为我愿意?孩子已经三个多月了,我再不找机会流掉他,之后就没机会了!徐子豪是什么人,他那么精明,我能瞒得过他吗?”

“那也不能牺牲咱儿子啊!你是想钱想疯了吧!为了钱,连咱们的儿子都杀!”

“你有什么资格说我?这孩子本来就不该生。那次你喝的烂醉如泥,我才怀上了他,各项检查指标都显示这个孩子以后可能是个畸形儿,晚流还不如早流了,对我们彼此都是个解脱,而我也可以利用这个孩子,顺理成章的嫁给徐子豪!你究竟懂不懂我付出的这些!”

梁琴听到慕小宇的话之后,吓得将手上的水果篮子脱手。篮子落在地上,水果从篮子里蹦出来,滚了一地。

“谁!”慕小宇大叫。

男人也以最快的速度,推开了病房的门。

然而当他打开门时,门口除了一束花,跟一地散落的水果之外,并无其他。

梁琴躲在旁边的安全通道里,吓得气息都喘不匀。

过了一会儿,当她以为男人不会找来的时候,她慢慢地将安全通道的门打开,探出脑袋。

走廊上没有一个人,她将门轻轻地合上,刚准备转身离开时,突然一只手从她的身后伸了出来,死死地捂在了她的鼻子跟嘴巴。

肩颈部感受到一股力道,而后梁琴便歪倒在男人的怀里。

“怎么处置?”男人向慕小宇问道。

“你兄弟最近,不是说想找找小姐吗?就给他用用吧。”

男人眼神疑惑:“能行吗?刚才她应该听到咱们俩的对话了,她不会向徐子豪告发我们?”

“我当然不会让她告发成功了,所以,还需要你朋友配合一下。”

慕小宇神色中闪过一抹狠厉的笑意,而后,他便将梁琴送到了一间五星级酒店。

下午,徐子豪来医院陪慕小宇。

一进门,慕小宇就眼泪巴巴的望着他:“老公,你终于来了,我刚才做噩梦了,我梦到那个女人,要弄掉我的孩子!”

徐子豪将慕小宇搂在怀里:“不怕,老公在这。她不敢把你怎么样,明天上午我会派几个人过来,或者给你升级病房。”

“谢谢老公,有人守着,那我就安心多了。”

说话间,徐子豪的手机短信铃声响起,他打开一看,顿时皱起了眉头。

彩信里,是一个女人闭着双眼,双颊泛红,迷离的醉态之中,却透着几分说不出的魅惑。

慕小宇抬头在他手机的屏幕上迅速的扫了一眼,虽然她讨厌梁琴,但这样一张美照,多少也让她有些嫉妒。

她明明告诉她的奸夫林峰把她搞得淫~乱一点,可没想到他居然把她整成了风情万种!

慕小宇默默地捏了一把汗,她急忙嘟嘴问道:“老公,是谁呀?”

“没什么。”徐子豪将手机收起,他安抚地拍了拍慕小宇的后背:“我要出去办件事,你在这好好休息,不要乱动。虽然宝宝没了,但是我们还年轻,等你身体好了,我们再生。”

慕小宇装作善解人意道:“好,那我乖乖在这养身体,老公不要太操劳了,你累垮了我会心疼。”

两个人腻歪完后,徐子豪便开着车,往手机短信里留下的酒店地址飙车而去。

此时的慕小宇也拿起电话,给林峰拨了过去:“徐子豪已经过去了,大概十五分钟就到。记住,一会把戏给演好!”挂了电话,慕小宇长出一口气。

这次,她一定要把徐太太的位置紧紧地攥在手里。

梁琴,那就让她死好了。

很快,徐子豪便驱车来到酒店楼下。

酒店房门虚掩着,徐子豪轻轻一推便将门打开。

而此时的梁琴,药劲也正上涌。

她迷离这一双眼,望着面前的男人,瞬间有些糊涂。

“子……子豪……怎么会是你?”梁琴意识混乱,药物的作用让她误以为面前陌生的男人,就是她心心念念的老公徐子豪。

而真正的徐子豪此时却早已站在门口,铁青着一张脸,望着床上女人十分放荡的模样。

男人粗暴地撕扯着梁琴的衣服,嘴巴不停地向她的脖颈凑过去。

然而梁琴却恍恍惚惚:“我这是怎么了?浑身好热,好难过!”

“小宝贝儿,把腿分开点,我让你爽,我让你凉快!”

正当男人准备挺身而入时,徐子豪来到近前,一拳便打在男人的头上。瞬时间,他整个向后倒去……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