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편의점 샛별이 5화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高考第二天 北京零分作文轰动全国

人间怪事!刚要检查!各地粮库纷纷起火

江 、朱 、胡 、温 ,和他们的一九九八!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她往冰箱里放张纸,每个月省下一半电费,太实用了!

2018-04-27 教你做巧手夫人 教你做巧手夫人

第1章 耻辱拍卖初夜

夜,暴雨倾盆。

花都的热情,却无法被浇熄。

因为这里,正在举行一场娱乐整个江城的拍卖会。

时沐遥,江城的第一名媛,将在这里拍卖她的初夜。

台上,时霂遥穿着抹胸高腰超短裙,火辣的身材,惹得台下男人嗷嗷尖叫。

“五十万。”“七十万。”“一百万。”

价格一直有条不紊的向上递增,男人们对所谓江城第一名媛的初夜,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

但于时沐遥而言,这每一次的加价,都如同一把刀子,戳在她的心上。

手指努力往下拉扯着裙摆,想借此留住自己微末的自尊。

“一千万!”

花都的门倏然被推开,一道冷厉淡漠的声音破空而来。

那一瞬间,时沐遥如同被人点了穴道,成了一个冰冷却美丽的娃娃。

轰!

雷声轰隆,炸的她的心血肉模糊。

目光死死看着那个步步朝她逼近的男人,原本被踩在脚底的自尊骤然复苏,“不、不、不……我不卖了,我不卖了!”

时沐遥疯狂的摇头,想逃。

花都的保镖第一时间冲上去,抓住她的两只手。

负责人冷着脸过来,瞥她一眼,“你以为你还是高高在上的时家大小姐?手下注意点,别弄出伤来,回头厉少玩的不尽兴。”

转而对男人点头哈腰,“厉少,恭喜您,今夜时大小姐是您的了。”

时沐遥绝望的白了脸。

“厉墨尘,为什么……为什么……”女孩绝望而痛苦的咆哮。

高大的男人唇角挂着森然冷笑,“因为,你还没有被我踩如烂泥。”

——漂亮的女人,只要肯豁得出去,一百万也只是点点头的事。

时沐遥瞪大眼睛,想起一天前她跪在他面前,求他借她一百万的时候,他在她耳边说的那句。

她以为,那已经是他给她最大的屈辱。

原来不是。

这才是!

酒店房间,厉墨尘拿了早准备好的睡袍往浴室走。

时沐遥站着没动。

男人走开两步,回头似笑非笑的看她,“怎么,难道想让我抱你进去?”

嘲讽的话,透出一个浓浓的不屑。

还没有女人值得他厉墨尘动手去抱,更遑论是一个落魄到出卖自己的过气千金。

时沐遥死死咬着唇瓣,她的第一次,他难道就打算在浴室?!

男人盯了她几秒钟,气息明显沉了下去。

“我不喜欢等人,懂?”冷漠的语调,“要么现在进去,要么滚!”

纤细的手指死死攥着裙摆,巨大的屈辱感让她恨不得立刻落荒而逃。

可是不可以。

如果她逃了,爸爸会死,弟弟……也会死!

他想羞辱她,而她想要钱。

无非就是情色游戏,眼睛一闭,在哪里都是一样。

手指松开,时沐遥的眼底已经恢复冷静,抬脚越过厉墨尘,先一步进了浴室。

身后,男人露出一抹讽刺至极的笑。

所谓的第一名媛,也不过如此。

为了钱,再端庄的淑女也能瞬间变成娼妇。

长腿一迈,进了浴室,反手把门关上。

正在脱衣服的时沐遥顿了一下,便若无其事的继续。

然而还没等她脱完,身后一个力道压过来,将她压在了浴室的墙壁上。

冰冷的壁砖冻得她打了个哆嗦,“厉啊……”

一条腿被抬起的瞬间,男人蛮横闯入。

第2章 父亲的出卖

这一晚是怎么过去的,时沐遥已经不记得了。

晕过去之前最后的念头,是这男人大抵是想把那一千万全艹回来,而她应该会死在其中的某一次里。

然而她没有,她是被一盆兜头泼下的凉水直接冻醒的。

睁开眼睛,眼前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面容凶狠,甩给她一套衣服,“赶紧换上,厉少在楼下等你。”

全身上下火辣辣的疼,时沐遥依旧撑着最后的倔强,“我卖给他的只是我的初夜,不是我。”

女人讽刺的笑,“或许昨晚不是,但现在……”掏出一张纸放大到她面前,“已经是了!”

卖身协议!

斗大的四个字,让时沐遥本来疲惫的神经瞬间紧绷。

这是什么鬼,她没有签过这个。

目光落到签字栏,时宇峰三个字,如同烈火,灼痛了她的神经。

她的爸爸,把她卖给了厉墨尘。

他明明知道……

“不……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时沐遥摇头。

她卖了初夜,从厉墨尘那里得到了一千万。

公司的危机可以暂时度过,弟弟的医药费也够了。

爸爸说过,只要撑过这一关就会好的。他不会这么做,他绝对不会这么做的。

“时小姐自己的私章,不会不认识吧。”

这句话,无疑是压垮时沐遥情绪的最后一根稻草。

可是女人没有给她崩溃的时间,“时小姐最好快一点,厉少不喜欢等人。”

对,厉墨尘,这一切肯定是他为了报复她,而故意设计的。

时沐遥换了衣服下楼,坐在汽车后座的男人已经明显露出不悦。

一晚上的折腾,加上一盆凉水,让时沐遥看起来像是水鬼一样,浑身都散发着幽幽的寒意,“厉墨尘,这是你设计搞得鬼是不是?”

“是!”男人大大方方的承认。

“我就知道肯定是你……”

“协议是我起草不错,签字的却是令尊。”冷漠的声音,打断了女孩稍微雀跃的情绪,看着她再度黯然下去的脸色,眼角稍稍满意的上扬,“从现在开始,你会是我的……情妇。”

情妇两个字,像是最尖锐的利器,将她柔软的心脏划开。

半晌后,时沐遥咬牙切齿,“你做梦!”

就算是死,她也不可能做他的情妇。

“白纸黑字,你想抵赖?”男人深沉的笑了笑,“也不是不可以,违约金,五倍。”

时沐遥的身子颤了一下,咬牙问,“你给了他多少钱?”

“不多,两亿!”

两亿,就足够让一个父亲,把自己的女儿卖给一个恶魔。

时沐遥闭了闭眼,五倍,也就是十亿。

“我会把钱还给你的,一定会!”

女孩倔强转身,拖着满目疮痍的身体,努力走得笔直。

“如果你还能找到钱,也不必躺在我身下被我亵玩。”

他用了亵玩两个字,明白着就是要侮辱她。这也让时沐遥想起来,昨晚他把她摆成的那些羞人的姿势,还有那些极致入骨的占有。

时沐遥顿住脚,无声的笑了笑,半点不见狼狈,“是你说的,长得漂亮的女人,想要钱,也不过是点点头的事情。”

“十亿,也不过就是多睡几个男人而已。”

第3章 当我求你,放开我

可她到底还是太天真。

厉墨尘睡过的女人,谁还敢碰。

所以当时沐遥收到医院的催款通知时,她只能主动找上厉墨尘。

上流人士的酒会,她这个破产千金进到这里,自然引来四方注目。

嘲笑和讽刺接踵而至,可这些和弟弟的生死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

时沐遥顶着巨大的压力,四处寻找着厉墨尘的影子。

最后,终于找到。

同时,也看到了站在他身边的女人。

水红色的鱼尾裙,层层叠叠如波浪的荷叶,柔软垂在腰间的黑色长发,精致的脸蛋,纯美如不食烟火的仙女。

美中不足的是,仙女双目无神。

看到她的瞬间,时沐遥愣了一下,然后便慌乱转身,跌跌撞撞的想逃。

所有积蓄的勇气,在这一刻溃不成军。

手腕被拉住,女孩的挣扎如何能敌过男人的臂力。

压抑了好几天的情绪在这个瞬间尽数崩溃,她几乎是在尖叫,“厉墨尘,你放开我。”

“墨尘哥,是谁……”一点点摸索过来的女孩原本要问的话卡在喉咙里,下一秒是根深蒂固的恐惧,“你……怎么会是你……你……”

“铃铛,别怕。”厉墨尘一贯冷漠的声音,在这一刻温柔如春风。

时沐遥挣扎的动作停住,周围火辣辣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围观群众不高不低的议论,恰到好处的落进她的耳朵里。

“啧,她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想想她最近的处境,再看看今晚这里的人,她为什么来不是一目了然吗?”

“不会吧,她不是出了名的端庄优雅,不结婚绝不跟男人有亲密接触的吗,不至于破个产就堕落到这种地步吧?”

“你见过谁家端庄优雅的女孩子,会公开拍卖自己的初夜?”

“我……的……天……”

“而且,买走她初夜的人,就是厉少。你看看她那副憔悴不堪的虚弱样子,昨晚不知道多卖力。”

“也对,像厉少这样有钱有势有颜值又深情的男人,没有几个女人不想扒着他不放吧。”

“废话,你看,这不就追到这里来了么。”

周围人看好戏的目光,和不曾收敛的议论尽数落进她的耳朵里,将她弄成了一出尴尬的好戏。

厉墨尘是出了名的深情,小时候没被厉家找回之前,在孤儿院有一个青梅竹马,也就是此刻站在他身边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他一直爱她至今。

而这个眼睛看不见,却能让一个如此优秀的男人爱着这么多年的女人,无疑成了整个江城最艳羡的对象。

“厉墨尘,就当我求你,放开我。”

众人鄙夷讽刺的目光,已经不是她饱受摧残的神经所能承受。

时沐遥几乎是哀求的看着男人,苍白的脸即便又淡妆遮掩,依旧能看出极端的疲惫和憔悴。

男人眯了眯眼,眸色暗沉。

旁边一道尖锐的女声插了进来,“时沐遥你不是吧,好歹你也曾经是江城第一名媛,就算现在破产了,你第一名媛的气度和优雅就都喂了狗了?还是说,不过陪人家睡了一觉,就连矜持两个字怎么写的都忘了?”

第4章 送上门给我睡

时沐遥尽力忽略女人的明朝暗讽,低下头,模样谦卑,“厉少,求求你,高抬贵手好不好。”

“高抬贵手?”厉墨尘低声嗤笑,“你确定我现在放手,你弟弟能活过今晚?”

满意的看着女孩微微泛白的脸,语调里染了冰凉的笑,“你踩着自尊过来,不就是为了送上门给我睡。”

“嘁……”周围人几乎是同时嗤笑。

屈辱感如同一张巨大的网,兜头照下来,让时沐遥无处可逃。

女孩的眼神一点点变深,如同天亮前最黑的时刻。

就在厉墨尘等着看女孩情绪崩溃,看她是要大骂他,还是哭着哀求的时候,忽然听到女孩口中发出低低的笑。

很轻,像是羽毛,说不出的凉,又有一种暗暗潜藏的讽。

“厉少对我厌恶至极,却又为了睡我费尽心机,难不成爱上我了?”

男人喉间溢出一声笑,比时沐遥更冷,更轻,更不以为意。

他没有说话,却比任何语言带来的伤害和讽刺都更加真实。

“既然那么喜欢她,就算背上忘恩负义的骂名也要让曾经伤害她的人付出代价,”女孩的唇角轻轻挽着,豪门教养出来的傲气在这一刻凸显的淋漓尽致,“那你就再做的干脆一点,直接比我们岂不是更好。那样你就不用觉得内疚,可以和她相亲相爱相守一生。你这样一边睡着她的仇人,一边又要扮演保护她的白马王子,你是精分上瘾还是双重人格作祟?”

围观群众怎么都没有想到,落魄至此的时沐遥,居然还有勇气这样怒怼唯一能救她们一家的人。

其实时沐遥也有些后悔了,可却又觉得格外的轻松。

如果厉墨尘真的因为她的话对她们赶尽杀绝,于她而言也是一种解脱。

她时沐遥这辈子没有受过的屈辱,这几天算是全都尝到了。

够了!

男人蹲下,身高差依旧让他俯视她,“我说过,你还没有被我踩烂如泥。”

女孩身子一颤,所以他觉得现在就让她死,太过便宜。

指甲几乎没入掌心,时沐遥看着男人颠倒众生的脸,“厉墨尘,我爱你,才给你机会踩烂我。我不爱你,你便是将我五马分尸,也休想伤我分毫。”

“是吗?”厉墨尘不咸不淡的吐出两个字。

“你用这种手段把我绑在身边,就不怕我有一天喘过气来,咬你一口。”女孩笑的张扬,原本明媚的眼睛已经失去了往日的灿烂。

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掐住她的下巴,男人帅的让人心跳加速的俊彦慢慢放大,“看来,你是铁了心让我对你赶尽杀绝了。”

性感嗓音响起,“既然如此,那我就成全你。”

“墨尘哥,我、我想走了。”一直紧挨着他的女孩柔柔弱弱的开口。

“好。”男人站起身子,一把将紧挨着他的女孩打横抱起,往会场外走的同时,淡漠的嗓音凌空砸过来,“通知医院,停掉时沐远的药,让人把时宇峰抓回来。”

时沐遥的身子晃了晃,跌坐在地上。

她孤注一掷的豪赌,输掉了。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