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第三十五届学生会执委会主席团候选人:陈宝珊

我是包丽的朋友,真相远比你知道的更可怕

经济到底困难到什么程度?用数据说话

“北大自杀女生的聊天记录”刷屏,“医院各科室朋友圈图鉴”引共鸣 | 每日爆文

被后入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11月29日 下午 3:27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朱令铊中毒案(人物关系篇)

没药花园 没药花园

没读过前文的,请先看下面链接:

朱令铊中毒案(时间线)

朱令铊中毒案(破案篇)这篇拉到底有27,000参与的投票


由于本案的信息至今未对外公布,所以大家都把希望寄予熟悉孙维和朱令的人,希望能说出点什么内幕:譬如朱令周围到底谁可疑。但朱令的民乐团朋友包括她的男友都至今未发声,物化2班的人也在90年代集体保持沉默。


本文主要按照五个问题梳理人物关系:

1、物化2班中发言的人分成哪三派?

2、所谓和朱令交恶的女生是谁?

3、114室这四人内部关系到底如何?

4、朱令的男友可疑吗?

5、谁是2013年寄信给朱令父母的“冬冬草”?


(本文字数17,000)




01

物化 2 班中发言的人分成哪三派?


2005年12月30日22:18,孙维声明的ID在天涯发表了一篇“孙维的声明——驳斥朱令铊中毒案件引发的谣言”,为自己辩解。

 

紧随其后,或接下来几天,几名同学跟帖,对孙维表示支持。他们直接或者间接证明孙维所述的内容属实,或反驳了一些贝志诚的说法。

 

据讨论中的相互印证,物化2班的31人中,至少包括孙维在内的12人参与了讨论。大部分在天涯发言。自天涯在2006年初暂停讨论后,有的同学在校园网等论坛发言。

 

我先列一下物化2班31人所有的名单:凡他们参加网上辩论用真名的,我保留真名;如果以前媒体报道用化名,就沿用他们的化名;其他未发声的另取化名(不太会取名,将就一下啦)。

 

男生:薛钢张利张涛(化名),李显屏(化名),左沉(化名),邱志江童宇峰,张雷(化名),刘光明(化名),潘博(化名),寇鹏,杨纯广(化名),陈忠周,尹史学(化名),张中校(化名),王建伍(化名),王军(化名),张起剑(化名),周礼全(化名),邓留(化名)。

 

女生:朱令(北京),孙维(北京),周欣(朱令室友),刘庆(朱令室友,张涛之妻),李思思(薛刚之妻),高小红,刘立(杨纯广之妻),王惠霞,徐之,王某梅(后转入),王某红(后转入)

 

物化二班学生干部: 

大一:班长刘立,副班长左沉

大二大三(案发时):支书薛刚,班长张利

大四大五:支书张涛,班长李显屏

  

看到我标的颜色,相信大家也明白了分成哪三派了。

孙维同盟:有组织地力挺孙维,为她辩护,大约为6人

温和支持派:说话有些和事佬,主观上相信不是孙维,大约5人

质疑派:1人;外加自称是物化2同学但未确认身份的2、3人


力挺孙维派


新疆室友周欣(大号:太阳正暖,小号:飞越远山)、陕西室友刘庆(大号:forthetruth;小号:woyaomaren)、张涛(刘庆的丈夫)、李思思(大号:shoptodrop)、团支书薛刚(大号:xuegang,小号:Pay2Broke,李思思的丈夫)、高小红(大号:小熊皮埃尔;小号:云雾见日出)

 

2005年后,网友称这六人为“铊党”。这个称号深入人心,以至于后来凡是在网上替孙维说话的,甚至只要质疑孙维以外其他人,一不小心就会被贴上“铊党”标签。

 

这六人在网上发言最积极,我暂且称为孙维同盟。


2006年1月29日,有个自称孙维同班同学的人匿名在新浪网发表文章《我们替孙维辩护的真相(孙维同班同学)》,曝光了孙维发给大家的回帖纲要。


此人在文章开头提到:

“今天是大年初一,我的良心已经受了一个月的折磨了。
今天我决定把真相说出来,我们几个同学是跟孙维很要好,而且我们的确不太了解朱令中毒的细节。
所以,刚开始孙维跟我们提起网上有人诬蔑她,我们都很愿意替她声辩。
但是,随着事情的发展,我越来越怀疑她了,我的良心也越来越不安。
今天,我只把孙维发帖前给我们的指挥文件给大家看一看,大家就会明白我为什么这样。”


此倒戈的“同学”是孙维同盟六人中的谁呢?目前来看,应当不是周欣、刘庆、张涛、李思思、薛刚、高小红中的任何一人。


结合后来曝光的其他邮件看,这回帖纲要是黑客在窃取邮件后,故意以六人之一的名义发在网上。这样做,一可以避免让孙维同盟立刻察觉邮箱被盗,二可以让他们之间互相猜忌、从而分裂。


但是,孙维同盟这帮人可不傻,他们一合计,立刻发现有人邮箱被盗,于是全都更换为谷歌邮箱,自此邮件内容中断。


随后,此前窃取的邮件也都被公布在网上。


回帖纲要:(摘选)


1、大学同班同学:发表对维的了解信任支持言论。(须立刻跟贴。可为新ID, 应持续发贴)―― 征求他们意见。
2、 高中同学:证实维家庭廉洁 (须立刻跟贴,可为新ID: 徐卫新,王妤),同时证明其人品和信任。(detail: 维住客厅, 家长和本人都骑车等)
3、旁观者:分析窃听器。(须立刻跟,可为新ID)
4、旁观者:分析维要求测谎. (须立刻跟,须为旧ID. Candidate: Lulu and his wife.)
5、旁观者:分析支持各条. (多ID,多IP)
6、旁观者角度分析清华拒发毕业证书的动机(旧ID,多ID)
7、社团人:证实社团当时状况. (须旧ID,最好来自国外)
8、校友:证实毒品管理不严。(不急,须多人,多ID。Candidate? )
9、资源委员会熟人:发表爷爷生平及证实逝世时间。(不急。可为新ID,可持续发贴)

娘子们注意事项:
1、有顾虑的最好不用自己家的电脑/IP。

2、如果有关键性的事实(和案件相关的)年久失修记不清了的千万要先和我确认,如果记不清宁可不写,但一定不能自相矛盾!千万千万!
3、记住:所有我们写在网上的信息朱令家人都会看到。所以不要给朱家提供额外的信息,如咱们现在的生活、工作情况、联系方式等等,不必要信息不要提。


以大学同班女生身份可以说明的情况:
1、看见网上有些人毫无依据胡编乱造,甚至人身攻击,十分生气。
2、 以前也曾想替孙维说话辩解,都被她劝阻。这次孙维忍无可忍,自己站出来声明。我们都很支持她。
3、证明孙维根本不是这样的人,不可能做这样的事。
4、孙维她们宿舍非常和睦友好,从未有过任何矛盾。所有舍友人都很好,朱令中毒不可能和她们宿舍有任何关系。
5、朱令社交活动很多,除了社团活动,还有很少在宿舍,也很少参加班里活动。
6、孙维家庭根本不是大家想象中的“高干家庭”,她生活朴实,上学从来都是骑自行车,学期开始和结束时也不例外。当时班上一些外地同学寒暑假都有家里派小车接送,孙维却从来都是大包小包自己驮。


质疑孙维的同学童宇峰曾在2013年对《羊城晚报》记者表示:“这些邮件是真的。‘回帖纲要’也是真的。之后他们没有再在清华校友网上和其他任何同学联系。涉事同学之间很多已经不相往来了。”

 

窃取这些邮件的黑客(自称“追铊”)在2013年给南都记者写信称,他从2005年就开始关注朱令被投毒案。他承认这些邮件中并没有直接证据可以指证孙维,“但可以供更专业的人士进行分析。”(《孙维多名同学天涯账号密码外泄》2013/5/29《南方都市报》)


因为邮件泄露事件,我们知道了力挺派在网上的发言是统一商量好的,有的内容甚至是孙维给他们打好草稿的,这也减弱了这些发言被分析的价值。


温和支持派


在力挺派发言中间,也夹杂了物化2班其他同学的发言,目前来看,主要是四个实名男生。他们不在邮件群发小组中,所以他们的发言应当是自发的,且一定程度代表了真实想法。


邱志江(ID:邱志江)、寇鹏(ID:好人有好梦)、陈忠周(ID:陈忠周)、班长张利(ID:百合之春,他还写过《十年一梦间》对朱令明显表达同情和欣赏)。


我把他们帖子中议论凶手是否孙维的重点句子摘录在下面,以便大家判断是否有理。


寇鹏  ID:好人有好梦 回复日期:2005-12-3116:02:52

“作为同学,我非常同情朱令的遭遇,但通过五年的相处,我也相信孙维并不是那么阴险狡诈的人,以致于这么多年都没有丝毫污点泄露出来,并且胆敢向公安主动要求测慌器检查!至少我现在还这么认为。孙维虽然平时牙尖嘴利,但在班级有需求在其它同学有困难的时候却是个真正的热心人,绝不可能狠毒到为了什么一个演出就要致同舍好友于死地的地步。那个贝同学的言论太过武断,而且没有事实依据,始终只是一个假设而已。”


张利 ID:百合之春 回复日期:2006-1-423:55:20
“个人比较认同孙的声明,虽然其中的窃听器等部分也许事实并非如此。其实,即使没有这样的声明,作为当时该事件的亲历人之一,我也不相信是孙所为,我同周围很多人一样,认为孙是有条件,没动机。如果真有真相大白的一天,真凶另有其人,我倒不会感到惊讶。但是,如果真有这样一天,那么现在很多指责孙的人,包括贝先生等人,是否会感到愧疚呢?如果在这以前,孙因无法承受巨大心理压力而有三长两短,那么又会有谁应当受到指责(抑或良心谴责)呢?”


ID:陈忠周 回复日期:2006-1-17 9:23:19

“我也很希望最后能够水落石出,查出凶手,不过好像过了最佳的破案时机。说实在的,如果我没有询问其他同学,我就会相信《天妒红颜》的结论。再加上这个所谓的“孙维前男友”,我觉得网上很多人说话非常虚伪,连这样的事情都敢说出来(他此前证明自称前男友的发言是假的)。再加上我对孙维的了解,根据我目前所知道的有限的事情,我并不认为凶手是我们的同学之一。”


ID:邱志江 回复日期:2006-1-319:39:08

(邱通篇在反驳驳贝志诚在5个小时前的一个帖子,并说过“我不确信一定是投毒”。)

“你有你的消息来源,可以导致你坚持怀疑孙维。但由于你无法公布你的消息来源,那么就无法证明你陈述的都是事实。另外,对于你每隔段时间就提出一些新证据的做法,我不是很认同。这里涉及到抓捕朱令的真凶,以及孙维的清白,能否麻烦你深思熟虑后,将你认为可以说出来的证据一次说清楚?……”


从以上四个男生的发言来看,他们和孙维和朱令都不算很熟悉,对于真相也不知情,但他们是凭着善意的理解,以及基于平时对孙维的了解,做出自己的判断。


质疑孙维作案


物化2班实名质疑孙维的就一人:童宇峰


童宇峰是帮助朱令基金会的创建者、2006年前的实际管理员,“帮助朱令”微博账号的创建者。他在2006年前应当也是属于温和支持派或者中立派,努力想要搞清楚真相,也质疑过贝志诚的一些说法。


譬如2005年12月6日,他写给《天妒红颜》作者skyoneline中的一句话:“至于朱令中毒事件的真相,我个人并不知情。我想这世界上可能除了凶手别人都很难知道真相如何了。有嫌疑人,但是嫌疑人不等于凶手。”


他还曾说过一句话:“孙维是否清白不应该用人品来保证,而是应该用事实来说明。”

  

但从2006年某时起,他就和孙维力挺派决裂了,为什么呢?似乎主要因为以下两个事件:

 

一、童宇峰曾给周欣写信询问宿舍失窃案,而周欣把他的邮件群发给力挺派其他人。孙维一再让大家不要理会童宇峰,什么信息都不要向他提供。她说“I VERY MUCH believe he will / is collecting these information for both Zhu’s family, and also for future‘evidence’ if one day we have to face court.”(我非常相信他搜集这些信息既是为了朱家,也是为了有天我们上法庭时作为未来“证据”) 


童宇峰曾写过:“最后,为了找出真凶,还朱令家一个公道,还无辜者以清白。我希望知情人,尤其是物化2班相关同学,能尽量独立回忆当年的细节,还原当年的真实情况。我私下和孙维及出来辩护的同学通信,提了一些问题,一直没有得到回复,我也希望你们看到我的建议能继续和我联系。”


后来邮件门泄露,童宇峰看到这几个人的通信,才恍然大悟为何没人给他回复。


二、他在2006年1月初和张利两人共同提出写一份联名信,让北京市公安局重查此案并公布当年的卷宗。但最终计划没有实现,他认为主要是被力挺派几人给搅黄了。


先是高小红提出,既然是联名信,就应该大家一起确定内容。随后,周欣、薛刚、张涛等人要求修改公开信中提到的各种细节,提了几个不同版本,导致最后错过了公开信发布的最佳时机。


到了2006年5月,他共收集到海外同学7份签名,国内同学6份签名,而力挺派中的高小红、周欣、薛刚等人最终也没有签名,且和他切断联系。最后,童宇峰只能把这封信交给朱令父母,并没有发布。


总之,童宇峰后来成了实名质疑孙维同盟的主力。但他也只是提各种疑问,并未咬定孙维是凶手。至少在他公开场合的讲话,没有太激进的话。

 

质疑孙维派二号人物:原来非我 (xlzu@hotmail.com)

此人真实身份不知,但普遍认为他是物化2班一员,TA通篇用嫌疑人来称呼孙维。


作者:原来非我  提交日期:2006-1-13 6:14:00
我是物化二的,来说几句:
“1、物化2是权势中心操纵一切的班,普通同学不知情,有什么事情问出来证明的同学,他们是知情人,和其他同学没有关系。

(2、3点无关,省略)


4、个人非常相信十四处的能力,破案过程主要证据并没有公开,个人认为这不是个复杂的案子,十四处应该早有结论。证明二次投毒不是一个医生就可以下结论的,公安部应该有很多毒品专家。如果嫌疑人能证明不是二次投毒,凭她家的地位应该早就请人证明了,这是证明她清白的关键,不会等到十年后才来论证


5、嫌疑人应该没有出国。不知道他们演的是那出戏,十年前是一团迷雾,十年后还是一团迷雾,孙同学完全有能力让公安破案,追查真凶,何苦到网上来影响别的不知情的同学的正常生活。希望你们几个饶了大家,去公安局要求破案和控告诽谤的人


6、希望权力中心出来做个声明,这一切和普通同学没有关系,你们当年为什么向同学遮掩事实,也算你们良心发现。


邱老六你不用来证明身份了,不要跟2、4淌浑水,只有他们才知道真相是什么。好事坏事还是请他们包了吧。荣辱也属于他们。审判前不会再来,本人的命还比几百块值。”


“原来非我”口中的“权力中心”应当是指薛刚、张涛这两个团支书以及其他在班级里有权势的人。他表现出了对力挺派和孙维的不信任,但认为邱志江属于不知情者。


以下一人表达对“原来非我”的支持,但并未对案件表态


匿名作者:145.53.99.* 2006-2-23 03:31

我也是物化二的。楼主(原来非我)告诉我他发贴了,所以来表示支持一下。为了验证我的身份,邱志江住27#615,和张雷(化名)同屋。同意楼主说法,希望权力中心出来澄清一下。我们班当时分第一,第二和第三世界。和孙维站在一起的基本都属第一世界的。除了他们也就是张利也属第一世界了。张利后来生病休学了,他应该比普通同学知道的多一些吧。但他应该不是于他们团队的。


此外还有一个匿名发言,也被人认为是物化2同学,但不确定

匿名作者:198.174.3.* 2006-2-23 01:39
我也是孙维朱令同学。大家就没必要作身份验证了。看了网上的很多帖子,觉得“孙维同班同学”和“原来非我”肯定是我们班同学,他们二人说出了我们班绝大多数同学的心声。

……

周欣应该属于=坦荡之人,她与朱令关系不好。可能知情不报吧。

话说回来,朱令当年的确有些孤傲,但还不至于落个如此下场!


一个认为是114合谋投毒的匿名同学,是《致清华和朱令案有关的铊们》的作者。(这个帖子的原文我转到了微博“没药花园案件”)


该帖于2013年首发天涯,后来删掉了,IP不可考。TA把从老师到学生全都贬损一番,语气极为刻薄,他提到了13个同学的名字(包括童宇峰),主要攻击的是孙维力挺派,但也指出了朱令自身的问题。目前普遍相信这确实是同学所写:


“孙维,你割了双眼皮以后,整天戴个粉色的发夹到处放电的日子过去得很快啊!……从那些年来看,你是个机灵人,会讨人喜欢,不召人讨厌。然而你小聪明太多,小动作也太多 ,实在无法让人完全信任你。


周欣,你就是典型的“闷骚”,骚到几里外的人都要皱鼻子……谁知道你那双看似无害的小圆眼睛后面,是狭隘的心胸和睚眦必报的本性。


刘庆,真不知道你这样的彻头彻尾的庸人是如何拿到了清华的博士。朱令笑你蠢,一点儿不冤枉你。


李含琳,就凭你那瘪鼻梁,凸眼珠,还有满脸痘,也敢称仙女,那得有多少美女要恶心死。当年你讨厌朱令,不是秘密,也不能说明你会害她。但凭你和薛钢唯我独尊自私自利的本性,很难想象这世界上会有值得你们为之两肋插刀的朋友。


高小红,是不是又当了一回傻大姐儿?别什么香的臭的都往跟前儿靠,还总想充大个儿, 小心水深得爬不出来。


你们都很烦朱令,她每天晚归,很少做值日,给同宿舍的每个人都带来很多不便,更甚的是她总少不了在言语上让你们觉得被鄙视和奚落,连在京城里长大的孙也不能幸免。

…………”


这个同学又是31人中的谁呢?有人怀疑这作者就是童宇峰,但我个人觉得不像。

 

为什么支持孙维的人占多数?


为什么那么多人支持孙维?这是否可以证明她的无辜?


首先,力挺孙维的六人,哪怕加上温和支持派的四人,共10人,不到全部31名同学的一半,所以,沉默的还是大多数。

 

这十个人的发言内容并不能证明孙维有无投毒,只是(1)从人品、性格上觉得不可能;(2)证明孙维在声明中说的话是真。


由于贝志诚确实有一些不实的话,孙维那篇正如它标题所言,主要是在驳斥谣言。而力挺派除了确认贝志诚的那些细节不实外,也确实没有什么确凿的证据说孙维无辜。


我在第一篇就写过“只有凶手知道谁是凶手”。假设一场大雾来临,只有凶手能看清自己;有些人离凶手近一些,能隐约看到TA的轮廓,而更远那些人,则是在雾中摸索,连TA在哪个方向都不知道。


根据《三联生活周刊》2013年报道,就连朱令父母在97年听说孙维是嫌疑人后,也还是有些怀疑:同学之间至于有这么大仇恨吗,会不会搞错了?他们都觉得难以置信。


大部分同学和朱令父母一样,都是站在大雾中,不明所以。这时候完全取决于主观上愿不愿意相信。


那些无法确认的、或者不相信孙维的人,会选择沉默,因为这不是要在孙维和另一个嫌疑人之间二选一,必须挑一派站队。他们可以选择质疑自己的同学,也可以选择谁都不质疑。显然,选择后者在人情世故上容易得多。邱志江的意思也是:也不一定是有人投毒,可能不存在凶手呢?


由于投毒谋杀是重罪,孙维的同学如果没有十足把握,谁敢随便把矛头指向谁?所以除了最后一篇的匿名作者,其他质疑派也只是含沙射影提出种种怀疑。


这导致一个局面:

1、有人因为友谊、利益坚决站队孙维,TA可能会得罪网友,引发网络暴力,所以力挺派都没实名。


2、有的同学不知情,但顾及几分现实中的同学情面,也会出来打圆场,因为这顺应人情、在现实中对孙维来说,也显得“雪中送炭”;且网络暴力一般不针对这些人。所以温和支持派这几人都敢于实名,童宇峰开始也是实名。


3、但这时,如果有同学在心底怀疑孙维,大概率会选择闭嘴,因为这会得罪孙维,从道义上讲也有点“火上浇油”。


所以在超过半数的沉默的同学中间,有的可能很怀疑孙维,有的很茫然。


我认为一个叫“倾斜的边”的ID的发言可能代表了不少沉默同学的想法。


未知身份  ID:倾斜的边 回复日期:2006-1-14 03:39:47

“当时,物化2的很多人都知道她(孙维)有位年近期颐、德高望重的爷爷,这从一开始就不是什么秘密。但从她的言行里看不出太多的优越感,至少从我和她的接触当中,没有看到太多的骄娇气。


朱令和孙维都曾是我的同学,今天的景况是我所不忍看到的。几个曾与我有过交流的同学也是同样的感受。我今天出来不是要指证谁,也不可能为别人担保什么,尤其不必再维护物化2的“荣誉”。关于此事,物化2班里比我(们)知道更多情况的同学是薛钢和潘峰,他们不仅是当时班里的干部更是受系里信任和倚重的人,况且他们当时的女友都是物化2班的同学。

反驳和质疑别人观点的好处是可以成长文而又不必亮出自己所知的全部情况。但是我没有谁可反驳。”

(他此后表达了对邱志江、童宇峰以及刘立夫妇的信任。)

 

“倾斜的边”明显表达了自己的迷茫:“我今天出来不是要指证谁,也不可能为别人担保什么”,所以既没有挺孙维,也没有质疑她。但他又说:“反驳和质疑别人观点的好处是可以成长文而又不必亮出自己所知的全部情况。”这句明显是在质疑薛刚,因为他逐一反驳了贝志诚的25条内容,却只字没提自己知道的宿舍失窃案等。


发言的人除了孙维同盟,似乎每个人对当年的团支书薛刚的意见很大,认为他用物化2班的荣誉(如优良学风班,北京市先锋团支部等)成就了个人的政治利益。但其他同学却无法为这个班集体感到荣耀或骄傲。


据百度百科上的信息,2006年孙维改名、改生日。


2006年3月6日,《青年周末》联系到孙维的丈夫,他拒绝了采访请求,但说道:“我和我的家人无条件支持孙维。” 

(来源如链接:http://www.wealink.com/dangan/132141/)

 


02

有女生和朱令交恶?



贝志诚写过:“孙某和朱令的关系并不坏,而和朱令关系恶劣的女同学另有其人。”(《朱令案件的一些情况》2002)


他在四年后的另一篇又写道:朱令的同班同学起初怀疑“班上另两个女同学,跟朱令有矛盾,甚至在朱令重病时都坚决不去看望。” (《关于朱令事件的几点说明》2006-1-3 14:07:00)


那么,和朱令交恶的人存在吗?是谁?会不会是凶手?


我们知道这个班总共就11个女生,两个女生还是后来转入的(王某梅在2013年还去朱令家看望过),宿舍都不在一块。剩下9个女生再去掉朱令、孙维,只剩7个,分别是:


6号楼114室:刘庆(化名,陕西宝鸡)、周欣(化名,新疆昌吉蒙古族)、孙维、朱令。

6号楼116室:刘立高小红王彩徐之(皆为化名)。 

6号楼123室:李思思(化名)。


大家可以看到,除了朱令外的8个女生中间,有5个女生是属于孙维小团体;而剩下没发过言的三个都在116室:刘立、王彩、徐之。


薛刚在2005年天涯曾写道:“和朱令关系恶劣的女同学我的确在大学五年期间未有所闻。为此我也询问了数位同班女生,得到的回答与我所知一致。”

 

童宇峰也间接否认了这个说法,原文是:“朱令病重期间,所有女生曾去轮流过夜陪护,班上同学去看望。这都是不容否认的事实。”(童宇峰《再答Daisy小友》2004年3月13日)

 

那么贝志诚口中所谓的和朱令交恶的女生(们)是谁呢?

 

我看下来感觉应当说的就是未发言的三女同学中的徐之和刘立。

 

童宇峰在给薛刚写公开信时提过:“朱令家庭和女生关系没有完全闹僵之前,有女生和朱令父母聊天的时候不断提示朱令父母:徐之和朱令的关系很差。2003年我去拜访朱令父母的时候,他们也和我提了这个事情,告诉我说班上和朱令关系差的不是孙维,而是另有几人,问我知不知道情况。他们当时还是希望我很回忆细节,尽量扩大范围,再仔细求证。我现在先不说这几名说徐之和朱令关系差的女生是谁,我只是不知道这后面是什么样的险恶用心。徐之这样一个不参与班级政治,一心只顾学习的女生,招谁惹谁了,有人要把矛头引向她。”(tongyufeng 发表于:2006-03-12 16:12:09)

 

从这段话,我们可以大体猜出贝志诚怎么会知道了。在95年立案到97年捅破窗户纸之间,有朱令女同学跑去告诉朱令母亲:徐之(或许还有其他女生)和朱令关系不好,暗示可能是凶手。朱母有些当真,在某次贝志诚的造访中,和贝志诚讨论了这事,正如她后来告诉童宇峰一样。

 

我们并不知道,是哪个女生这么对朱令父母说的。下面是一个帮助朱令的志愿者的帖子,则明确指出是孙维和其他两个力挺派女生造谣。真实性待定。


回复:关于孙维的故事,作者:zenyup 2007-2-5 14:27

“当年刘和徐都差点被人栽赃陷害。因为她们也是被嫉妒的目标吧。而且S某还曾在一次带其她两个PIGLETS去医院看望朱令时,向朱家父母说她的怀疑对象是徐之,并且,用眼神暗示另两个同学附和她的说法。我想,徐之被孙某推为“盾牌”,也是因为长得非常漂亮,学习特别好,性格也很蔫,不怎么和同学来往,不像孙某那么社会性,所以,陷害一下也没什么。”


我们已知徐之是一个成绩很好、一心只扑在学习上,平时不参与八卦的女生。


那116的刘立呢?


刘立是大一时的班长。她和朱令、孙维同在在民乐团。毕业后,她和同班的杨纯广结婚。毕业后,这两人和其他同学切断联系,仿似销声匿迹。所以,网上有人怀疑刘立和朱令在民乐团有竞争关系,而且作案后不敢露面。

 

但ID“倾斜的边”曾写道:“我的同学刘立夫妇都是心里坦荡的人,远离物化2是他们的选择,我虽不能为他们担保什么,但相信他们与投毒无关。”


这两个女生都不属于孙维小团体。所以如果曾有女生向朱母暗示这两人和朱令交恶,也只能是孙维小团体里的人。



03

114室内部关系如何?



从泄露的邮件看,孙维对朱令父母有强烈的敌对情绪,表现出不信任,认为他们在“迫害”自己,散布一些不实消息。(但朱令父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没说过不实的内容。)


句号室友

 

1995年尚没有太多媒体报道中毒案。1995年9月当年很红的杂志《女友》曾发表一篇《昏迷、铊中毒、自杀、他杀、误服……人们在追问》。记者陈童去采访114室时遭到冷遇,在文中写下这样一段话:


在朱令的宿舍里,她昔日的同学已把杂物和部分行李堆到了属于朱令的那张床上。


“我很忙,没有时间给你讲朱令。”舍友这样回答。


在一再坚持下,这位女同学同意“简单讲一下”,下面是原话:“朱令,女, 21岁,才貌双全,多才多艺,性格活泼,开朗大方,自去年12月生病,今年3月昏迷,至今仍在协和医生接受治疗,句号。”


95年时没有任何凶手是室友的传闻,所以《女友》记者不会先入为主或者故意引导。当时遭到的冷遇应当也是出乎她意料的。

 

有人说,当时清华禁止学生对外谈及此事,而记者不断骚扰,句号室友是被搞烦了才会这么说。但我个人感觉,句号室友的回答也的确表现出对朱令的冷漠,甚至厌恶。她如果只是单纯不耐烦采访,想打发记者,完全不必用这种口吻。


“朱令,女,21岁,才貌双全,多才多艺……”这一副官方辞令还带着戏谑的意味,这么说一个躺在病床、生命垂危的人真的好吗?其次,报道是在9月,但早在1995年5月就已经立案,但她说的不是“被投毒”、也不是“中毒”,而是“自去年12月生病……”“生病”二字,透露出一种回避真相的心虚心理。


所以句号女对记者这番冷漠,或许不(仅仅)是因为这个记者太过纠缠,也因为她抗拒媒体关注此案。


那么,句号女到底是周欣、刘庆还孙维?我询问过90年代在《女友》杂志的人,但未能联系上记者陈童。


2006年3月24日,一封由搜狐网友写给刘庆所在基金公司领导的信中写道:“《女友》杂志记者陈童采访刘庆……”


我不知道这个搜狐网友是怎么知道的,是不是准确。目前仍不排除可能是周欣或孙维接受了采访。


周欣和朱令


周欣是力挺派中回帖最积极、最支持孙维的。她的大号“太阳正暖”在孙维声明后回帖20篇,小号“飞越远山”回帖215篇,远多过其他人。


此前提到的一个质疑派匿名同学写道:“周欣和朱令关系不好。”这或许也是真的。


帮助朱令基金会的何清曾于2007年去日本找过周欣,周欣虽然很不情愿,但还是聊了几句。她说自己不知道凶手是谁,说朱令的活动多,认识的人多。为了证明宿舍相处很好,她说有次朱令晚上胃疼,她们把她送去校医院,并让舍监给朱令留门。

(但我觉得这应该是很正常的举动,哪怕对一个素不相识的校友也当如此,谈不上友情的证明。)


她还说不记得听到朱令在生病期间喊疼,可能因为朱令心气高,自己忍着。当何清说起朱令在医院疼的大叫时,她自称注意到周欣“心跳加速,避开眼神”。

(2013年《三联生活周刊》报道)


刘庆和朱令


1、刘庆的ID是 forthetruth和woyaomaren。前者发表了2篇,后者小号仅回了一个帖。在邮件往来中,虽然每封信都抄送给她,但她一封都没有回。当然,不排除她是在MSN上和他们沟通。


2、根据薛刚所述,盗窃案是刘庆报案的。


3、孙维同盟中,孙维和周欣,李思思和薛刚全都出国了,只剩刘庆和丈夫张涛一直留国内发展。


4、刘庆曾主动写信给童宇峰讨论案件。


5、《致清华和朱令案有关的铊们》作者对刘庆说道,“在物化二的散伙儿宴上,孙维拉着张涛的手哭得那么伤心,你有没有觉察到当时自己的表情?那一刻你是不是已经意识到这辈子再也甩不掉那个瘟神?”


感觉刘庆和孙维之间的关系有些微妙。相对比周欣,她对孙维的支持似乎更多是碍于情面,不像周欣那么积极。

刘庆在大号的支持帖中的最后一段是这样的:“现在对所有人来说,最力所能及、最可以负责任的事就是为朱令捐助,为了她和她的家庭付出一份爱心。如果你还在关心这件事,也在网上表示过同情和愤慨,同时请你也为她做点更有用的事,为她捐助。至于凶手,老天一定会给他报应,我相信。”

她号召为朱令大家捐款,以及诅咒凶手的这两点,是在周欣和孙维的帖子里没有的。

朱令和三个室友关系

孙维自己在声明中如此写道:“朱令中毒后曾经有记者来采访,在她笔下我们的宿舍关系冷漠而敌视。真实情况是,我们的宿舍生活非常快乐。我们几个舍友五年来别说吵架,脸都没红过,至今仍是(原稿:最亲密的)好朋友,了解我们宿舍的人都可以作证。

我和朱令没有任何过节,但确实和另外的舍友们更亲密,主要是因为朱令交游广泛,社会活动非常多,又是校文艺社团的积极分子,在社团的时间多,在宿舍的时间少,即使是在朱令第一次生病后返校期间也仍然每天去文艺社团的宿舍楼煎药。”(2005年12月30日)

她说的这个情况可能也是真的。这几人和朱令没有公开的矛盾、冲突,所以其他同学也难以相信会存在下毒杀人的仇恨。至于“至今仍是最亲密的好朋友”,那也只能是指还活着的三个人。

从有限的信息整理出来的关系演变:

1、孙维和朱令在大一初期关系特别好,闺蜜级别。孙维和刘庆、周欣并没那么亲密。大一时,朱令在宿舍时间比较多,也会和大家一起聊天聊小说,她还曾提议写宿舍日记。


2、朱令自从大一下半学期社团活动增多后,变得忙碌,越来越少在班级和宿舍和人交流。孙维大二上半学期在朱令的介绍下,加入民乐团,可见两人关系当时还不错。但她们之间出现隔阂应当正是在孙维也加入民乐团以后。孙维在大三上半学期退出了民乐团。


3、从力挺派邮件可见,朱令确实经常在12点回宿舍。那时清华女生宿舍在每晚10:40熄灯锁门,12:00最后再开一次大门。而朱令为了练琴,常常赶着12点开门那次才回宿舍。如果当时其他人习惯早睡早起,她回去了再花时间洗洗刷刷,确实会影响到其他人。


4、朱令在第一次中毒前偶尔不回宿舍住。文艺社团骨干有自己专用的集体宿舍。学校考虑到一些学生白天要忙于繁重的课程,到了晚上想练一下琴,学生宿舍又要按时熄灯,他们在宿舍楼里练乐器也会吵到别人,所以给他们设立了专用场地,用电不限量,晚上也不熄灯,男女生都可住。


5、朱令在民乐团交往了男朋友,这让她在宿舍的时间更少。宿舍关系应当是从大二下学期开始越来越微妙。孙维和周欣、刘庆走近,三人抱团,与朱令疏远。


6、朱令在第一次中毒后回校,有民乐团的朋友提议帮她打饭,被她婉拒。她当时起床都很困难,但宿舍里的室友都不提议帮助,可见关系也很一般。



04

朱令的男友有疑点吗?

 


朱令中毒前有个男友黄先生。他比朱令大三岁,来自广东农村,没有家庭背景。他本科是在清华毕业,1993-1996年正在清华汽车工程系读研究生。他是人才济济的民乐队队长,也是《老虎磨牙》这出节目里的“老虎”,是民乐团女生们倾慕的对象。我猜他相貌也不错。朱令和他交往,可能也会让一些女生羡慕。

 

目前看,他从未接受过采访,也从未在网上发言,谈论此事。

 

在1995年开学前,有民乐团成员看到当时正从第一次中毒缓解过来的朱令,和男友在一起走在校园。可见哪怕朱令当时病的厉害,还是去校园找他。(《朱令和她的三个室友》)


朱令案发生在1995年3月,5月立案。但1997年12月底,黄先生便和民乐团的另一个女孩张某结婚。张某在1991至1999间也是清华民乐队队员,应当和朱令也相识,同学评价张某也是一个多才多艺、活泼开朗的女孩。


由于结婚迅速,加上从未发声,让一些人觉得黄男友对朱令特别冷漠,甚至怀疑谋杀动机有关感情。

 

根据贝志诚所言:

1、黄先生曾从贝志诚那里取回信件,帮忙翻译,阅读后还写过一封书面报告。

2、在朱令患病初期,黄先生曾和朱令父母轮流在医院照顾朱令。

3、黄先生的妻子张某是帮助朱令基金在国内的联络人之一,可见他们还在为朱令做一些事。


但朱家的律师张捷曾在2013年5月30日写过一篇《怪怪的朱令男友与他蹊跷的沉默》,指出了一些黄先生的可疑之处,并透露了更多的信息:

 

1、贝志诚说“黄先生的老婆同为朱令的乐团队友,据说是在帮助朱令的基金做过很多工作”。但张捷说他“没有见过”,“朱令父母也不知道”。还说黄先生十多年没去看过朱令(倒推就是自从2003年以后)。

 

2、黄先生“确实是没有得到朱家家长认可,与朱令的关系到哪个程度目前说法并不确定”。

 

3、“朱令离开女生楼主要在一起的就是这位黄先生,因此是否在宿舍投毒,朱令离开宿舍去了哪里:黄先生是重要的证人,他可能会比朱令的家人和同学更知道朱令的具体去处。而如果确定朱令是在宿舍外面中毒的,谁与朱令在一起?则黄先生是第一嫌疑人。”但是黄先生始终没有开口。

 

4、“在朱令还在抢救没有以投毒立案的时候,我就听到朱奶奶说黄先生探病时与朱令同屋女生眉来眼去,朱家对他不满意是有很多因素的,老人是有经验的。这女生应当是同为民乐团的孙维,那个时候孙维还不是嫌疑人朱家也没有把主要怀疑放到她身上。”

 

5、“黄先生对待朱令的人品也很极品,他在97年刚刚毕业就迅速结婚了,找了朱令民乐团的成员,难道他没有脚踏两条船的可能没有这样的动机?他老婆应当是知道他与朱令的关系的,为什么他老婆会这样与之闪婚?”

 

6、张捷甚至说,可能黄手上有孙维和贝志诚两个人的把柄,所以他们都不敢说他,而那些事情公开了对黄自己的前途也不好,所以他保持沉默。

 

在他这篇文章的影响下,有个网友解读了他的意思:

 

天涯:作者 :朱令的眼铊的嘴 时间:2013-05-31 15:27:00

“我可以这样说,朱令在各方面也许比较优秀,但孙维绝对是一个能讨男同学喜欢的人。孙维不漂亮,但是在男女问题上倒是很自信。朱令在这方面可能比较呆板。

我相信就孙维的个性她一定会主动去挑逗黄,原来我判断是黄对孙的挑逗无动于衷。今天读了你的文章,读到朱妈妈的表白,我觉得黄当时可能对孙的态度是很暧昧,不拒绝也不承诺。当被告知朱令被投毒,分析周围的情况黄应该很清楚投毒是何人所为。现在是案卷没有公开,相信公安当时一定是盘问过黄的,相信黄在内心对朱有歉意。

再看看孙维的言行,她曾提到黄是个花心队长。那样可以证实朱妈妈的眉来眼去的话。”

(以上引号内容全部为张捷律师和网友的发言,仅供参考)

 



05

“冬冬草”是谁?



2013年6月底,朱令父母收到了一封从邮戳和地址来看是寄自美国的信件。



一个落款为“冬冬草”的人在打印的信上,情绪激动的指责朱令“制造噪音”“出口伤人”“歧视外地人”,并声称她因此遭到宿舍室友集体毒残。



有人说这封信是凶手写的,TA在为自己的投毒动机狡辩,想要刺激朱令父母;有人说这作者是孙维的“高级黑”,字里行间看似在谴责朱令,其实提供了最关键信息:114室三人集体作案、投毒。


朱令案发生在1995年,孙维同盟和网友的交锋高潮是在2006年,为什么这封信是在2013年6月才寄出?快20年过去了,这人对朱令的仇恨还那么强烈?


我不认为这封信是孙维、周欣、刘庆三人之一写的。


首先,2013年是因为复旦投毒案,朱令案才又被媒体带回视野,十几家媒体报道,热度不亚于2006年,导致2013年5月北京公安局首次做出回应。


而无聊网友瞎搅和的一个重大特征,就是喜欢凑热闹,追求那种重大事件的参与感。如果真是知情人,为何在过去18年中不寄,要趁着这波热度寄信?


其次,写信的人自称了解内幕,其实信里什么内幕信息都没提供。她说的朱令晚归,影响别人休息,奚落别人,都是在此信(2013/6)之前就有人提供的。


再者,对于孙维、周欣、刘庆来说,自证清白、洗脱嫌疑才是对自己的人生最重要、最有意义的。她们中没人会傻到在近20年后只为了泄愤而自己把罪认了。


那么会不会是她们的朋友,譬如高小红和李思思,替她们打抱不平?如果写信者真把孙维三人当朋友,又有起码的智力,是不会帮这种倒忙的;就算要泄愤,也不用把集体投毒一事给揭了,只要责怪朱令自己得罪他人就好了。


这封信提到了宿舍集体作案,但说本意不是杀人,“她们只想让你女儿生病留级,好让他们睡两年好睡觉。”


但这剧本其实也不是冬冬草首创。比她寄出信早一、两个月(2013年4月),《致清华和朱令案有关的铊们》的匿名作者(也就是前面提到的质疑派一员),就写了类似的话:


“起因:你们都很烦朱令,她每天晚归,很少做值日,给同宿舍的每个人都带来很多不便,更甚的是她总少不了在言语上让你们觉得被鄙视和奚落,连在京城里长大的孙也不能幸免。你们在某一时间达成了共识:必须把朱令踢出114宿舍,而且要好好教训她一下。


前提:孙可以拿到铊,而且经过仔细观察后确信,在当时的管理条例下偷出少量固体是绝对不可能被追查出来的。


实施:这要请你们来补充。


结果:朱令的中毒反应渐渐出现了,直到不得不停课回家。


至此,如果朱令能休学一年,李搬到孙、金、王的宿舍,那就是‘皆大欢喜’的结局。其实那样朱令也躲过了人生中的这一劫。


但偏偏朱令身体素质好,又年少,离开毒源后,健康状况逐渐转好,好胜的性格又让她在几个月后回来了。这一变化出乎预料,但你们设的毒媒还在,所以决定保持观望。


本来就很虚弱的朱令,再次接触到毒媒,身体彻底崩溃了。”


以上只是匿名同学的个人推测,但冬冬草却假装是“知情人”直接把它当事实说出来;


匿名同学主要攻击孙维同盟,冬冬草假意替孙维三人辩护实则“坐实”投毒一事;


匿名同学认为是一次投毒,二次接触毒源;冬冬草认为是二次投毒,更为恶意;


冬冬草和匿名同学肯定不是一个人,但冬冬草很可能是受了匿名同学的启发。


这不是第一次有人把投毒怪责朱令晚归等。我注意到2007年1月,在美国留学生聚集的“未名空间BBS”上有个帖子的内容、语气和冬冬草的信非常像,且都是在向朱令父母喊话。


发信人: tiantianny (tiantian), 信区: Overseas

标 题: 朱令的父母有勇气面对全部真相吗?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Jan 31 15:29:49 2007)

“清华后来没有出现系列杀手,说明这就是个孤立事件。大家那么渴望凶手说出真相,其实不要凶手来说, 我想朱令父母现在应该把真相想的差不多了,应该有了closure吧。


那就是他们培养了一个让人生厌的女儿, 他们自己的教育有问题, 成了导火索。对他们来说这确实是个悲剧。

有人说起朱令, 总是左一个优秀, 右一个优秀, 就算她真优秀, 可对同班同学不关心, 人家凭什么要来关心她呀, 就凭她很优秀?人和人之间有感情是因为相互之间有真心实意的关心, 而不是说, 啊, 她这么优秀, 我们一定要对她众星捧月, 为什么呀?。有人爱用嫉妒, 还有什么‘暗地里下绊儿’来说事, 这就奇怪了, 她风华绝代,那就风华绝代好了, 可为什么要求人人都给她做公关,遇到什么事情要很圆滑得体地为她解释?班级有活动她又不是不知道, 选择去弹琴,就去弹琴吧, 明摆着的自己第一, 班级第二。这一点都没错, 个人选择。有选择就会有得失,千万别太贪婪, 既要以自己为中心, 又要造成很关心集体的样子,那句做了什么还要立碑坊的话说的就是这种心理吧。


当然她现在这么惨, 她们班同学对她做人道同情是应该的,但期待值别太高了。所有的人都知道朱令在她们班没有一个close friend, 这是事实。她的close friends应该是在那些社团, 高中旧友里吧。不是她们班同学现在抛弃了她, 而是当她能为其他同学提供温暖和帮助的时候, 她抛弃了她们班同学。


尤其可笑的是网上那封对给刘庆、周欣的公开信, 企图以什么‘曾经朝夕相处的同学,曾经一起欢笑的姐妹’来忽弄人, 纯粹是扯淡嘛。人家一想, 朱令好好的时候,也没有谁和她这么亲密过嘛, 她朱令的好姐妹都是在外面呀。


在集体宿舍里深夜而归是件让别人深恶痛绝的事情, 噢, 她气质高贵就可以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所有的恐龙都得为她做出personal sacrifice?调整自己的作息时间, 忍受她的噪音, 地球都是绕着她转的?


朱令的父母现在一心想找到一个人,然后把她恨恨地毁灭了, 就一切都有closure了,真正的真相他们真的很care吗?他们做过自己教育上的反思嘛?朱令在她们班上的为人的失败, 在她宿舍里处事的失败, 这算是真相的一部分吗?甚至到他们自己在那段时间里的为人处世, 在朱令出事之前, 他们家不算是‘弱势群体’吧?……


不同的是,tiantianny没有说出集体投毒,只是在表达朱令咎由自取,暗示因此被投毒。这个2007年疑似在纽约的tiantianny和2013年在加州的冬冬草,会不会是同一个人呢?会不会是TA在看到匿名同学的帖子后受启发,又加了集体作案的内容?


如果我们把时间再倒回去看,tiantianny也不是第一个攻击朱令和她父母的。


早在2006年就有一批账号羞辱朱令。2011年天涯账号泄露发生后,大家才发现许多骂朱令的十几个账号竟然都是同一个weiwei-MA@hotmail.com邮箱注册的。


帐号名:kate1987926 密码:000000 注册邮箱:weiwei-MA@hotmail.com
帐号名:LILI1987926 密码:198292 注册邮箱:weiwei-MA@hotmail.com
帐号名:lulu87926 密码:000000 注册邮箱:weiwei-MA@hotmail.com
帐号名:lucy1987926 密码:000000 注册邮箱:weiwei-MA@hotmail.com
账号名:西西1982923……


作者:kate1987926 回复日期:2006-1-6 19:43:19 
“朱令被毒也有她自身的原因
一个班31个人怎么不毒别人就毒她
别的就不说了
她每天12点才回宿舍
能不吵别人睡觉吗?

她怎么就那么讨厌”


作者:lulu87926 回复日期:2006-1-6 22:29:37

“统治阶层就是这样杀人不用偿命
为什么?
江山是人家的
怪就怪朱令是个猪头
见到公主还不下跪
猪头就该被毒
这没什么可说的”


有人输入这个邮箱到GOOGLE,发现其中一个小号曾在一个征集人教老外英文的帖子下面回复,说自己是“北外的”。


作者:西西1982923 时间:2005-07-25 02:15:44  北外的 


更奇怪的是,有人输入这个邮箱到支付宝,发现显示的名字是张利。但因为没实名,所以也说明不了什么,可能有人故意取这名字搅浑水。


在这一系列账号被发现后,许多人认为是孙维小号,对她更加愤怒。但我认为不太可能是她。孙维是个聪明人,她极力想要淡化自己的家庭背景(因为这被认为是她能够脱罪的重要原因),要求同盟都帮忙证明她家没特权,她平时很朴素,公安和清华都没站她一边……怎么可能此刻用“统治阶级”这种贬义词扣自己头上?这不是抵消自己在声明中的一切努力了吗?


所以,这个邮箱的主人更像是个高级黑,而且黑的方式就是“假扮孙维方、恶毒攻击朱令”,挑拨网友神经。孙维在努力熄火,TA则火上浇油。


不管是weiwei-MA邮箱的主人,还是tiantianny,冬冬草,都只是把水越搅越混罢了。


对于寻找真相,我们还需要讨论的是:

一:孙维是唯一可以获取铊的人吗?

二:宿舍失窃指向什么?

三:分吃面包是怎么回事?

四:是一次投毒,还是二次,多次?投在哪儿?

五:孙维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六:是集体作案还是一人作案?


***********************


目前写了三篇:第一篇案发经过(1992-1995),第二篇破案经过(1995-1998),第三篇人物关系(2005-2013),但写到现在,只是刚交待完背景……


虽然不知道大家是否有耐心再看下去,但是我既然开始了,还是把它认真写完。保证下一篇是最后一篇。




— 未完待续 —



关注没药花园
回复关键词或点往期文章
阅读更多案件


  • 高云翔性侵案(关键词:高云翔

  • 朱令铊中毒案(关键词:朱令

  • 《杀人回忆》韩国华城连环杀人案(关键词:华城

  • 微笑杀手赵志红(关键词:赵志红

  • 13岁少女因嫉妒杀害闺蜜  (关键词:嫉妒

  • 阳台女尸谜案(关键词:阳台

  • 美国孟菲斯 18 岁女孩弑母案(关键词:诺拉
  • 美女留学生:因爱生恨杀人案(关键词:留学生
  • 白银案和其他连环谋杀案(关键词:白银
  • 电影“叉烧包”原型(关键词:叉烧包
  • 反社会人格案例(关键词:反社会人格
  • 章莹颖案(关键词:章莹颖
  • 比特币大佬疑似诈死案(关键词:比特币
  • 寄居蟹人格案例(关键词:寄居蟹



关注没药花园
戳菜单中的“发现更多”栏目


谢绝盗文、洗稿
转载需获得许可





购买《没药花园:15 个绝对真实的案件》

点击"阅读原文"

 
    Read more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