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大事件!再过1天,马鞍山又将成为全国焦点……

红黄蓝幼儿园事件 内部视频流出!!

妈妈,我觉得自己生在中国,真好!

这个东西连皮吃,可防99%的癌,才2元一斤!

关于红黄蓝幼儿园虐童的所有内幕,全都在这里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11月25日 上午 1:29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告别低端人口,去你的和谐美丽新北京

2017-11-24 编辑组 墙洞丨NGOCN 墙洞丨NGOCN

作者丨小田


11.18大兴火灾的后续发展令人瞠目结舌,防火居然等于清拆工业大院、腾退低端产业。以前我们说火灾无情,想不到这无情还包含着阶级差异,原本就住得差的外来工,家当被烧了不会有维权这回事,没被烧的,也被迫连夜搬家。

微博截图,腾退已经波及到其他区的公寓楼


也因为事故后对工业大院清拆力度加大,“低端人口清理”成为网络热词。“低端人口”这个词并没有在政府正式文件中出现过,甚至得到官员和官媒的否定。但这个词却“深入人心”——笔者和北京外来工交谈时,他们总会以此自嘲,而专家学者直接使用这个说法,“低端人口”甚至还在去年上了《人民日报》海外版标题。


其实,这个引起关注的“大清理”在北京已经进行了将近一整年,它的学名是“‘疏解整治促提升’专项行动”以及“疏解非首都功能”

首都之窗截图,非首都功能即凡是不符合首都城市战略定位的功能(想不到这个年头,还有“凡是”句式存在)

当一个城市,以拆迁效率为豪

在大兴火灾的16天前,北京市政府官网首都之窗刊登了一个“喜讯”:“疏整促”11项行动提前超额完成任务。


里面是这么写的:

1到9月,一共只有273天。如果将目前已经完成的任务平摊到每天中,相当于本市每天拆除了17.12万平方米的违法建设,查处674件占道经营,整治158户无证无照经营,治理21家“散乱污”企业,提升4个便民网点。


1月到9月中,本市共拆除4673万平方米违法建设。其中大兴区拆得最多,达到981万平方米,几乎与前些年全市年度计划数持平。违法违规居住行为整治中,整治违法群租房数量达到11289户,地下空间整治了1277处。


真没想到,有人会为“在如此短的时间里,拆了如此多的建筑”而自豪。


今年夏天的昌平区,到处都是疏解横幅,拍摄:小田


根据9月的统计资料,今年的拆迁任务,不,疏解任务,已经完成了95%。北京市共拆除违法建设4673万平方米,完成全年计划的116%,拆除量是2016年同期的三倍这次出事的大兴区更是拆迁总面积排名第一,共计拆除了981万平方米,而排名前五的其余区分别是通州区(736万平方米)、朝阳区(687万平方米)、昌平区(651万平方米)、房山区(324万平方米)。

图片来源:首都之窗


“拆违”就像一个文字游戏

虽然在官方话语里,这些拆迁行为通通都叫作“拆违”,但这个专项行动的整治范围远远不止于违建:

(一)拆除违法建设

(二)占道经营、无证无照经营和“开墙打洞”整治

(三)城乡结合部整治改造

(四)中心城区老旧小区综合整治

(五)中心城区重点区域整治提升

(六)疏解一般制造业和“散乱污”企业治理

(七)疏解区域性专业市场

(八)疏解部分公共服务功能

(九)地下空间和群租房整治

(十)棚户区改造、直管公房及“商改住”清理整治


《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组织开展“疏解整治促提升”专项行动(2017—2020年)的实施意见》(京政发〔2017〕8号)中的“疏解促”任务


这整整十项任务中,只有(八)是不涉及清拆的,其他通通与拆有关,怪不得平均下来,200多天时间里,坚持每天拆掉超过17万平米的建筑。


更值得留意的是,文件中、官方宣传中不断出现的“违法建筑”,到底是什么?


首先区别一点,违法建筑并不全是危楼,它的重要问题是“违法”,例如占用了公共用地、擅自改变用地性质、被认定为临时建筑、手续没办全等等。但现实发展其实比法律要更超前(土地管理法是1987年才出台),有的建筑在建设时法规都还未有,后来也没有完善手续补办流程,还可能出现物权混乱,于是像工业大院这样的建筑,又会变成“历史遗留问题的违建”,而被认定违建后,拆迁赔偿也会变少。

《北京日报》报道截图


但并非所有“违建”都会被拆掉,被曝光“未批先建”的企业乃至政府工程都不在少数,罚款、补办资料后,违建就不再是违建了。

新闻截图


此外,“违建”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危险,现在广州的旅游景点海心沙就曾是“著名违建”。海心沙原本是亚运时的临时建筑,最后政府让市民表态是否“留下”(很可能政府本身就想让它留下),再改建成永久建筑。想想如果今年北京风风火火的“拆墙打洞”也让市民投票,恐怕多数人会选择保留原来“违法”却好看便利的状态。


“政策是死的,人是活的”说得没错,“违建”规则是死的,实施却是活的,手续不齐的可以补齐,建筑不行的可以改造,只不过要拆要留的决定权不在居民手上。


说回这次的“疏整促”,早在行动之初就点出“拆违”的重点了:进一步加大全市违法建设拆除量,发挥集中连片拆除违法建设对人口调控的带动效应。(首都之窗对“疏整促”的工作内容介绍)


没错,醉翁之意不在拆违,在控制人口。


所以大兴在清理了11289户群租房后,今年为无户籍的“新京人”配置的公共租赁住房总数是88套,占房源总量的30%,这个比例也是明文规定的最低比例。


北京另一个区石景山区今年的目标是基本实现无违建,该区住建委官网显示,目前全区有42个地块正在进行拆迁,计划拆除面积是395万平方米。该区的五所民办学校中,已经有三所受到拆迁影响,其中一所已经被拆掉,另外两所极有可能在今年寒假被拆。相关阅读:北京又要拆打工子弟学校?学校近两千学生怎么办


舆论引导的技艺又提高了

从现实情况来说,把“拆违”和“疏解”替换成“清理”确实是更准确。无奈这个文字游戏已经官方话语垄断了。同时,媒体用词也正在受到这套话语影响。


笔者整理了媒体在报道本次火灾时,是如何概述其引起的“清理”行动:

本次统计的仅限于这对11.18大火的报道

火灾加速了新建村的拆违行动,也助推了这里外来务工人口的迁徙。

——新京报《大兴火灾中的生者与死者》


一场冬日里的大火,带走了19条性命,也加速了北京大兴区西红门镇新建村工业大院的腾退。

——南方周末《北京西红门镇大火后,村镇工业大院在加速腾退》



村内巷子张贴的告知书称拆除工作自11月2日起启动,11月18日的火灾加速了腾退搬迁的速度。

——财新摄影


突如其来的火灾,把悬在未知里的“整改拆迁”推到了现实中。事发第三天,大部分商铺、作坊、公寓(违章建筑)都接到了三天内限期搬迁的通知,人们仓促寻找新的住所,搬家的卡车挤满了狭窄的土路。

——南方人物周刊《大兴火灾后的异乡人》


有进行现场报道并且刊出的媒体数量非常有限,传媒的压力不言自明,“稿子活着”已是难得。但这些话语作用于读者的情感暗示跟引导是真实的。


此外,官方的舆论引导技术在本次火灾中可谓相当高明。


先回顾一下事件轴:

11月18日

18时15分,119指挥中心接到火灾报警

深夜至次日凌晨,微博上的火灾消息被秒删,微信禁止转发包含此内容的消息

11月19日

新华社刊出通稿,媒体报道跟进,微信端上大批报道依然被删

11月20日

新闻发布会,通报了遇难者人数,把重点引导向工业大院清拆

11月23日

第二次新闻发布会,指出火灾起火地点和遇难者死因已确定,起火部位系起火建筑地下一层冷库,遇难者死因均系一氧化碳中毒,起火冷库的建设工作人员均无资质,已被刑拘。

11月20日至今

北京各区内大批被认定为“违建”的公寓住户被要求在月底前甚至数天内搬走。


从消防排查过渡到清拆公寓,居然过渡得如此流畅,《北京日报》甚至以《隐患即事故,倒逼安全隐患突出的低端业态疏解腾退》作为评论标题,只有少数如公众号“C计划”等自媒体说出了这房间里的大象:事态发展演变成了所谓的“低端劳动力”清理,这是不合理的。


再来看看舆论引导的牌怎么打?

第一步:通稿之前,一律禁传。通稿发出前,微信和微博等社交媒体上,有关大火的消息均不能发出,媒体的现场报道也大批被删。


第二步:快速通报,以示态度公开透明。通常情况下,删帖会造成更多阴谋论,快速通报火灾基本情况后,一方面有助减少谣言,另一方面又塑造出处理及时、透明的形象,让人无法批评。


第三步:新闻发布会,主动提供信息。新闻发布会上,媒体惯常的质疑都回答了:公布遇难者名单和建筑基本情况、相关责任人已被刑拘、安抚伤员和家属已设工作组,基本信息齐了,责任人有了。态度这么端正,你还好意思来“无理取问”吗?


第四步:领导发言掌控事件诠释权。领导发言直接把火灾归因到工业大院、多合一建筑的原生问题上,把防火和清拆划上等号。


经过一边删除异议和控制社交媒体传播量,一边主动公开想让你知道的消息,不但塑造了政府高效又公开的形象,而且舆论引导的逻辑链出炉:火灾了→火灾发生在工业大院→工业大院有消防隐患→那么,为了让悲剧不再发生,我们必须拆掉它们。

19日凌晨,笔者转发相关消息时,微信一直提示操作频繁无法发出


不过,这个看似完整的逻辑,只能存活在话语权所有者制造出框架内,如果跳出来看,可质问的就多了:


现在北京遍地都是消防广告,但防火宣传工作有进入到工业大院吗?9月时,同在大兴的旧宫镇发生过火灾(无人员伤亡),为何事发后没有进行消防排查,会不会因为觉得都要拆了,消防管理就更松懈了?全市那么多工业大院要拆,但拆迁的过渡期依然有人居住,这段时间如何保障居民安全?紧急撤离过程中,如果保障租户的权益?难道有隐患的地方就都要拆吗,这么说来,首先要把幼儿园都拆掉吗......

新闻截图


这些问题,不会被提出,而直接的目击者——新建村的住户,现在都已经离散了,没有人会告诉我们,在悲剧发生之前,有关部门是否关心过他们的安全,在邻镇火灾后,有关部门又是否留心过他们居住地的消防设施。


大火之后,澎湃新闻刊发了一篇学者评论,指出“当下危机与社会风险处置中的七大误区”,看来有关部门是做足了功课。有意思的是,澎湃新闻的现场报道消失在网络黑洞之中了。


据说,目标的新北京长这样:

不,这个才是(点开大图更清晰):


文章删了怎么看?

订阅CN的邮件,和谐的文章都会在此重生

扫码或点击阅读原文即订

版权声明:如非特殊说明,公号文章内容均为NGOCN原创,转载请联系后台。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