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阿拉善卷边视频,未成年勿点!

中国女律师郭建梅获诺贝尔替代奖,如此荣誉,却在国内没溅起一点水花

扭曲的激励机制不改变,超载是抓不完的

那个大大美胸的易阳又来了

耻辱!刚刚上海突然传来一幕,囯人愤怒!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中学统摄天下学术略论1

孟晓路 十念生

中学统摄天下学术略论

 孟晓路

2013—-2014年讲于河北大学

 

目录

第一讲概论 

第二讲夷夏之辨(上) 

第三讲夷夏之辩(下) 

第四讲夷夏两型学术规范 

第五讲  中学规范详究概述 

第六讲中学规范详究之二 

第七讲  中学规范详究之三:天下篇道术章注要 

第八讲  中学规范详究之四:隋书经籍志经述要 

第九讲  中国学术规范近世已降至未来之演变历程 

第十讲  汉语文作为天下语文 

第十一讲  经学:整合汉宋两个解释系统 

第十二讲  子学:纳诸大教,哲学附子部之末 

第十三讲  儒佛互摄统诸子 

第十四讲  史部:完成天下史 

第十五讲  器部统科学 

附1:中学统摄天下学术略论正文 

 

1夷夏之辩 

1.1文明之两型——夏型文明与夷型文明 

1.2中华文明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夏型文明 

1.3夷夏进退春夏秋冬循环之世界史观 

2夷夏两型学术规范 

3.中学规范详究 

3.1七略、四部与四学 

3.2四学各科之间的关系 

3.3论四学乃是中学现实之最真实合理的反映 

4.中国的学术规范近世已降至未来之演变历程 

5.以中学四学统摄天下学术 

5.1汉语文作为天下语文 

5.2经学:整合汉宋两个解释系统 

5.3子学:纳诸大教,哲学附于子部之末 

5.4以经学经教统子学子教自参究言曰学自垂示言曰教 

5.5以佛学统诸道学道学又名形上学,包括儒释道婆罗门耶回及哲学等 

5.6儒佛一体,三教一致 

5.7史学:完成天下史 

5.8器学统摄科学此科学为广义的科学即分科之学也 

 

 

第一讲 概论

第一讲

我要讲的题目是中学统摄天下学术论。大家一听我这个题目,就觉得很有气魄,对不对。这一讲课我先讲一个概括,我先把这个提要列下来:

第一部分 夏型文明和夷型文明(绪论)

第二部分 三大学术规范

第三部分 中学规范详究

第四部分 儒教特殊论

第五部分 近代降至未来中国学术规范详究

第六部分 评马一浮先生“国学者,六艺之学也”

第七部分 经史子器四部统摄天下学术详究

暂时这学期准备和大家讲这些问题。

 

第一部分 夏型文明和夷型文明

首先是对夷夏之辩的新理解。夷夏之辨是孔子在春秋里提出的,从此以后,成为中华民族处理自己文明和其他文明的一个根本性的见。一直到晚清,都是如此。我们认为,我们自己是夏,中国之外的、那些周边的藩国,他们是四夷。中国是在中心的,所以我们这个国家在全世界的所有国家当中,唯独我们自己所处的这个国家叫中国。这个字可不是随便来的,因为我们的文明,是“中”的文明,是见性的文明。那么“中”义,我们解《中庸》,也就是说“率性之谓道”的“性”可以——就是喜怒哀乐处于未发之中。我们这个文明,之所以是夏的文明,就是因为它是见性的,所以它名为中国。那么周边的四夷,详说就是东夷、西狄、南蛮、北貊。这四方之民各有名称,统称四夷,他们都是边民。也就是我们对夷夏之辨的定义是:夏型文明是基于见性(即“中”)的、大公的、道德的、天下性、中心性、恒久性的文明。这里的性质一个也不能少,各有重要性,少了一个就不全。夷型文明是基于欲望之上的、自私的、野蛮的(不讲道德的)、地方性、边缘性、生灭性的文明。这些界定都是相对的。这是夷型的文明,这是夏型文明。

 

夏型文明的基础是“性”,而夷型文明的基础是“欲。一个是见性,一个是欲望。因为这个基础不同,实际上基础是相反的。我们知道,《中庸》中虽然没有提到,但是在王龙溪先生的解释《中庸》时,“性”和“欲”的辨别是特别重要的。首句“率性之谓道”,我们就要辨别什么是“性”,因为很容易就“率欲”了。人生的境界大概分成这些类别:率性、经权、守经、纵欲。这个“性”和“欲”是反着的,假如这个性是道心的话,那么这个“欲”就是人心;假如“性”是天理的话,“欲”就是人欲,总之是相反的。这两边的境界很像,因为它都是“率”,这个“纵”和“率”是一个意思,就是不加克制,任其流行。所以“率者,任也;任者,纵也。”所以“率欲”也可以说是“纵欲”,这两个都是“率”,但是所率的东西不一样:一个是“性”,一个是“欲”。

 

“性”和“欲”就有很严格地区分。我们从最粗浅的标准来说是否合于礼者:不合理的之欲就是违礼的,合于礼的是性。那么再深一步,因为这个礼的规定是相当大略的,那些日常当中许多微小的事情是礼所没有规定的,礼不可能规定那么细。所以在礼所没有规定的那些具体事务中,就得用这个“理”。那么合“理”的就是天理,那么不合于理的就是人欲。再进一步,第一念的心之所发是性,一念以后二三四等等那些念,就是欲了。所以第一念就是直心的,直接从性体上来的。二三念都是从第一念那儿辗转迁过去的,不是从底下出来的,从表面上迁移过去的,是违曲之心,这是一种更加深入的辨别。

 

还有涉及到夷夏的辨别,需要再讲一个区分:一体性的境界是性,割裂性的境界是欲;一体性:自他、物我全部都是一体的,自他不分,物我如一。割裂也是同类的:自他勾分,物我勾分,就说分的很多,分得很强烈。这个是我们研究夷夏之辩时辨别性和欲最重要的方面,刚才所说是我们进行人生行为时所需要辨别的主要方面。

 

其实,这些都是这四种辨别性和欲的标准,是连为一体的,是一以贯之的。由于一体性,所以才能够直心而动。如果陷在割裂性的人生境界里,只能是二三念的牵引,不可能有直心。觉得是直心的,比如看到一个好吃的,立刻就想吃,以为这就是直心。子曰: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大学》中所谓诚其意者,毋自欺,如恶恶臭,如好好色。对恶臭的厌恶和对好色的爱好,是本能,发自内心。似乎是没有经过思考的,不假思索的,似乎是直心,其实还不是。如果我们见性以后,细加体察,你就发现那还是久远以来的习气。子曰:性相近也,习相远也。这种好色、恶臭之心,还是习,而不是性。从一体性中,它所发出的一体当然就是大公的,视其它的国家、自己的国家是一体的,没有分别的;视自己这个民族和其它的民族就没有民族之分。

 

其实我们这个夷夏之辨一直坚持到晚清,到后来就放弃夷夏之辨了,认同了西方民族主义。也就是说我们中国人在坚守夷夏之辨的那个年代没有近代西方的民族概。我们根本就没有这种严格加以区分的、有严格界限的,由语言、政治、血统乃至宗教团结起来这种像原子一样的民族,可以自觉地,即使在一个国家里也可以举手投票,就分裂出去了。因为是不同的民族,这民族之间不能融合,因为他们是原子,原子间是不能融合的。所以西方的民族主义,是原子式的、割裂式的、欲望下的文明,割裂境界下的见解。

 

我们中国只有族群,有四方之民的概念,没有说我们中国是汉族,其他是蒙古族。根本就没有这些民族的概念,即使有也不是西方原子式的民族,都认为他们只不过是离我们远点,其实还是天下一家、四海之内皆兄弟也。这就是一体性见解下的不同于西方民族观念的认识。对地球上的人,整个的人来说是一种天下一家的观念。梁漱溟先生说,在这四级(天下国家家庭个人)单位当中,我们中国人我们中国人重第二级家族和第四级天下。也就是说我们泯掉了自身融到了家族的一体性里,泯掉了自己的国家以及其他的国家,混融于天下的一体性里。鲁迅先生说:中国文化是吃人的文化。你看这就是个人。也就是说我们中国没有个人等概念。我还是用西方的名词来说:个人、集团、国家、世界。所以西方人是夷型的文明,根本就没有天下观念,只有世界观念,所以这个世界就是一种地理性的概念,没有人文性。我们这个天下的观念是有制度安排的,是一种人文的天下。“世界”是人的荒漠,只是一种地理性的概念,对于人文而言,这个世界是一片还没有被照过的荒漠。在西方近代这种个人的观念,个人还是一个原子式的个人,整个西方的这些东西都是原子式的。一个集团和其它集团也是原子式的,相互不能流通的,国家就是民族国家,一个一个的民族国家,有严格的边界,还是原子式的。

 

我们中国为什么到今天还面临着很多的边界问题?就是因为在我们坚守夷夏之辨的年代,那几千年当中,我们跟周边的这些族群,我们没有严格的边界,没有严格的划定,天下都是一家还需要划边吗?所以我们才面临着跟四周全有这么多的边界之争,因为以前没划好,根本就没有划,没有严格的民族国家之间的边界。那么近代以来中国从天下主义退守到民族主义以后,那就需要划界了。所以我们的边界越划越小,让人家侵吞了很多领土,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因为我们放弃了夷夏之辨。

 

为什么放弃了?因为我们失去了文化自信,因为武力不行,我们贫,我们弱,我们没有富强,所以我们的文化也被认为是没有价值的,是不行的,是需要放弃的,是需要全盘西化的。所以我们今天重要的任务就是复兴我们原本的夷夏之辩。

 

西方这种原子式的个人,而我们中国是身。这个身的概念就不是个人的概念,这个人是原子式的,是个人主义,这个身只是一个中性的概念,是要融到家里的这种概。而这个人,在我们这个四级的观念当中身是要融到家里的,身没有那么重——家才是第一位的。在西方那里重的是一、三。那么对于一个集团而言,个人是第一位的,集团是虚的。个人是实体,集团是虚的。在中国,家是实体,身需要融到家里,家的一体性。所以鲁迅先生说中国文化是吃人的文化。我们双手赞成,我们确实是吃人的文化。吃这种自他勾分、割裂痛苦的这种小人,得到一个自他一体、物我一如的与天地万物为一体的幸福的大人,这有什么不好。中国是吃人的文化,吃的是小人。我们今天要走出五四那些伪圣贤的见解,鲁迅、陈独秀、胡适这几位把中国文化摧残得很严重。如果我们今天还在颂扬五四,颂扬这些五四的斗士,那中国文化没有办法复兴,因为他们是全盘反传统的,他们的见解就是要让中国文化死无丧身之地,他们才能后快。

 

我们来说简化字的问题。其实字的简化是为了什么呢?是为了拼音。在我小的时候,我还在背诵毛主席语录:汉子一定要走拼音化的道路,那都是七十年代末期了。这个简化字的问题是中华文明,中华文明已经退到最后,连最后这个最核心的内核也将不保的一种极其严重的表现,我们说文明,文明,文化,文化,为什么要用一个“文”字呢?“文者,字也。”所以这个文字是一个文明和文化的核心、最深的内核。我们一开始放弃的是我们的科技形态,放弃了农耕文明的生态科技,学习西方的船坚炮利,学习他的科技,因为科技是在最外围的。放弃了农业文明,学习工业文明,这是生产方式。我们进而放弃了我们的教育制度和政治制度,放弃了我们的政和教,这些就比科技形态要靠里了。但是,还是比文字靠外,所以我们先是放弃了政治,最后放弃了儒教。传统的政治体制,是在辛亥革命被摧毁的,摧毁了以后很快经学也被放弃了,因为在民国之前,晚晴的学制里还保存着经科。蔡元培的民国新的学术和教育体制,他上来的大手笔,当务之急就是废掉经科,引入哲学。在晚清的教育体制里,和学术体制里是没有哲学这一科的,没有哲学这个东西的。蔡元培上来以后就把经科废掉了,他说,我们这个废掉经科,补充哲学,也就是说把十三经放入文史哲里面去了,《诗经》放入了文学系;《春秋》、《尚书》放入了史学系;《论语》、《孟子》、《周易》放入了哲学系,所以经学可以不立。这就是蔡先生的谬见和极其错误的做法。我们中国的学术规范彻底丧失了他最后的坚守,全盘西化了。

 

这个经科就是我们中国文化的一个内核,但是还不是他最深的内核,所以我们中国文化在经科丢了以后,学术体制放弃了儒教后,他的被伤害、被摧残还没有走到头,接下来的就是汉字的拼音。也就是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开始的运动,是在经科丧失了后,南京政府教育部在三几年时候就公布了第一批简化字,可是当时陈立夫先生为汉字请命,结果蒋中正先生收回了成命,把教育部简化字方案给废掉了。那个时候汉字面临着简化地危险,可是躲过了一劫。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在新中国建立以后,大概是五六年,公布了真正实行的简化字,我们今天的简化字就还是这一批,也就是两千多个字,民国那是两百多个字,这回简化地非常彻底。当时的想法是分作三、四批,一批二十年,也就是说经过八十年到一百年的时间,四、五批的步骤一百年的时间,把汉字全部简化,都简化到十划以下。第一批实行了五六年,直到现在还在用。第二批简化字在七八年公布了第二批简化字,其中有一些字现在好像大家还在用。比如演化的演和道理的道(刀和走之)。那是文革的遗毒,所谓道者用刀来开路。这是极其颠倒,彻底的反过来了。但是第二批简化字我们还学了半年,很快上面就说废掉了,不让用了;所以现在有些人还在用,因为推行过,后来很快废掉了,基本上没有行得开。中国大陆用的简化字就是第一批的两千多个字,已经是很多了,因为这两千多个字很多都是常用字。中国常用汉字也就是两千个,不过这里面可能有些不常用的,总之,这里面肯定有一千多个常用的汉字。

 

你们可能现在读古书都很困难,为什么?因为字不认识。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文言文,学白话文的。即使字认识,还是读不懂,因为文言不懂。所以简化字和白话文就是我们的语言,我们中华文明最深的内核,遭到了惨重的内伤的一种核心的表现。一个是字的简化,这个当然是最深的,还有就是语法、语言的变革,把文言废掉改用白话。通过这两个步骤,我们基本上就跟传统的割裂达到了很好的效。这个就是这些五四斗士的提倡汉字简化、大张旗鼓的要消灭汉字这些人,像鲁迅、胡适。鲁迅要消灭汉字,胡适要消灭文言文,这些五四斗士都参与了对中国语言的摧残。也就是说他们提出简化的理由,他们很狡诈,他们说文言、繁体字太不好学了,是贵族的语言和文字,我们今天要普及文化,要进步,要赶超世界的潮流。你看,世界其他地方都是拼音字,我们干嘛要用方块字呢?世界上其他地方的言文都是一致的,为什么我们这个言和文不一致呢?本来我们是夏。也就是说中国的才是世界的,只有中国是标准,世界要以中国为标准。现在反了,世界成了标准了,中国成了世界之外。中国不知道自己在哪了,什么是世界啊,西方是世。所以西方是什么样的,我们就应该是什么样的,西方是言文一致的,我们就要废文言,搞白话,让我们这个言文一致起来。西方是拼音文字,而我们文字的发展方向就是要拼音化,废掉方块字。

这个是放弃夷夏之辨的严重后果,直接的后果,那就是我们丧失了自我,不知道我们的位置在什么地方了,一切以西方马首是瞻,奉西方人为神圣。本来他们是夷,他们应该向我们学习,现在我们向他们学习,一切向他们看齐,这是如此的颠倒。

学生:侯紫通整理 2013年9月19日

 

这个夷夏之辨的放弃,是中国近代应对西方文明所犯的一个根本性的错误。现在是恢复文明记忆的时候了。所以我们要重提夷夏之辨,回到原本的夷夏之辨。我在这第一部分,我将要正本清源,让读者,让世界的学术界认识到,首先是让我们中国的学术界认识到,让我们自己的学术界,中国的学术界,恢复文明的记忆,走出西方近代编造的伪的世界史。我们现在都生活在这个伪史里面,假的、编造出来的世界史。

 

首先,西方人,在这种假的、伪世界史里面把自己打造成了一个连续的世界文明。从古希腊一直到今天,是一脉相承的、连续的文明。第二步,把西方文明打造成了世界中心,也就是西方中心论。西方中心论,我们现在都相信,那个西方至始至终,从古希腊开始就是世界的中心,一直都是世界的中心,现在还是世界的中心。西方在这种伪史里面,他们成了夏,这叫以夷充夏,冒充的夏。那我们说,假如夷夏之争,主要以天下性和中心性和地方性、边缘性来做主要界定的话,那么西方在这个伪史里边,它通过这些伪造就把这叫打造成了一个夏型的文明。但其实,因为这是伪的,他们是边缘性的,至始至终就生活在这个边缘。除了这一二百年之内吧,在这一二百年之前,他们一直是人类世界边缘的边缘,最远的边。最没有文明的,最野蛮的民族。第二点,西方文明没有一个一以贯之的传承主线。他们的西方文明如几段断线,不是一条完整的直线。古希腊断了,古希腊在罗马那就断了,古希腊不存在了,罗马学了一点,罗马和古希腊就不是一个东西。那么希腊罗马下面,罗马之后是中世纪,那连民族都换了,又换了民族了,文明全改了,怎么能说这是一个一以贯之的文明呢?民族和文化全都改了,在罗马帝国那个文化当中,它中国主体是罗马人,传承的是希腊罗马的文化。那里面虽然有基督教,可是,除了基督教之外还有很多其他的东西,罗马的法律以及各种各样的希腊罗马的学问。在基督教的欧洲的主人就不是罗马人了,那是日尔曼人,一下就把罗马的文化全都消灭掉了,所以进入了一个黑暗的中世纪。只剩下了一个基督教,一个不是正传的天主教。那个正传的叫正教,由懂希腊语的东罗马帝国传承正教。东罗马帝国除了传承正教之外,他们那个希腊罗马的文化还在继续地传承着。所以传承希腊罗马文化的是东罗马帝国。这个西方的中世纪完全就是另外一个民族的另外一种文明了,彻底断了。只是有那么有一点点模仿了耶教。所以这能算一个一以贯之的文明吗?

 

那么到近代又变了,主导的民族也变了。我要指出,那么假如说西方的中世纪,她的主体是日尔曼人的话,权力的主体在日尔曼人手里的话,那么我们现在的世界的主体已经让渡了,让渡给谁了?犹太人。犹太人已经暗暗地,在暗中控制了世界的权力,包括金钱、学术、宗教以及政治。这世界的主要权力早已经落入了犹太人的手中。所以我们认为,这个过程就是一种隐性的‘五胡乱华’。犹太人本来在中世纪的时候,是一种作为边缘性的民族,生活在了日尔曼人主导的中世纪里,就像五种胡人,先是生活在中原,跟我们中原的人混居一样。后来,他们五胡相继占领了中原政治权力,他们成了君主。他们是明显的,胡人没有什么文化,他们要夺权肯定就是明的,他们不会搞阴谋,不会暗中来。犹太人是一个古老的民族,他们最擅长的就是阴谋,犹太人的特点就是阴毒。这跟他们的境遇、当然跟他们那片天地,生长犹太文化的那片天地,以及他们后来这种流浪的境遇,不断地亡国,不断地被别的大的民族所挤压。他们没有办法,所以就只好搞阴谋,没有正面反抗能力,所以就实行阴谋,在暗中反抗。慢慢的,在中世纪他们就暗暗地积攒他们的力量,从金钱开始。那么就是有一个他们的这种幸运,也就是说,在基督教的欧洲,天主教是有一个戒律的,就不允许基督教徒放高利贷。犹太人不信基督教,他们信犹太教,犹太教没有这个戒律。所以凡是放高利贷的全是犹太人。所以犹太人慢慢就把握住了金钱的权力,成为金钱的主人。从宫廷犹太人开始,他们帮助国王税收、管钱,成了国王的管家。那么,国王就要让渡给他们很多的利益。他们借钱给国王,那么国王就把国家的税收抵押给他们。你说欧洲人国王傻不傻啊?!慢慢的,这个从金钱开始,犹太人抓到了世界的、扭转乾坤的一个主要的东西,就是金钱。抓住了金钱,后来慢慢的从金钱,他们就进而抓住了学术的权力。他们资助了文艺复兴,运用钱,这个有钱能使鬼推磨,是不是,出钱让谁干什么谁就干什么,收买了一些学者,让他们干事,他们伪造西方的古史,伪造希腊的文化。也就是说,希腊这个是伪造出来的,希腊的文化、希腊的哲学是伪造出来。文艺复兴在意大利出现的嘛,掌握了意大利的犹太人的那些金主出钱,找一些学者,伪造希腊伪史。后来又出钱,发动启蒙运动,这样他们就把握了学术的权力。启蒙运动进而之后就是资产阶级革命,他们掌握了政治权力,世界主要国家的政治权力。那么资产阶级革命先是从英国爆发的,英国、法国、美国、后来是中国,以及德国等等。也就是说孙中山的辛亥革命也是犹太人所煽动的世界资产阶级革命当中的一部分。也跟犹太人的操纵有关系,洪帮就是一个共济会的外围组织。共济会就是犹太人的秘密团体,是我们今天的科学教的教会,是我们今天控制我们世界的、相当于中世纪的基督教的教会那样一个组织。也就是说,犹太人首先控制住了经济,然后进而发动了文化革命,进而先控制经济,然后发动文化和学术的革命,然后把文化学术转成现实,也就是资本主义文明转成政治经济的现实。所以是犹太人打造了资本主义文明。

 

先有资本主义文明,后来才有的布尔什维克。搞布尔什维克革命的,在斯大林清洗之前,那么布尔什维克的那种高官里面有一半多都是犹太人。所以我们说布尔什维克,共产主义,共产主义运动,这种社会主义的革命,社会主义的社会,就是说苏联社会主义的成型,能跟犹太人没有关系吗?斯大林为什么要清洗啊,因为他是民族主义,他要把权力从犹太人手里夺回来。所以像托洛斯基,托洛斯基就是犹太人,他是犹太人的思想首领。所以整个的,我们现在世界,现在文明,资本主义文明和社会主义文明这两部分所构成,这都是犹太人捣鼓出来的。所以我说,犹太人已经代替了日尔曼人成了现在世界的权力核心。他们躲在背后,谁也不知道,谁知道犹太人是这个世界的主人啊?他们装孙子,有的时候也不想装。因为犹太人装,所以我们就同情犹太人,说希特勒杀了六百万犹太人,犹太人多倒霉啊。同样都是被压迫民族啊,我们中国人被日本人屠杀,犹太人被德国人屠杀,我们都是被压迫民族啊。其实可不是这么回事,人家犹太人,你同情人家,人家可不乐意,人家不买你这个帐。有中国人在美国见了犹太人,就跟人家套近乎,就说,人家犹太人理都不理你,不理你,他的意思就是我们可不是被压迫民族,暗示他们才是这个世界的领导者。也就是说犹太人被希特勒屠杀那是他们自残,是他们自残的阴谋,阴谋的自残行为,他们要建立以色列国,要把全世界的,已经定居在世界各地的犹太人驱赶回以色列,没人愿意,很多人不愿意,所以制造出这种大的屠杀。让他们有这种紧迫感,不得不回去。也就是说,你不是不回去吗,你在世界的其他地方呆不住了,将要被世界的各个民族所屠杀,还是回去吧,这样就抱团啊,所以他们的这样阴谋性的努力,阴谋性的伎俩是很多的。

 

我们今天进行夷夏之辨。那么也就是,主要的内容就是中华和西方文明的辨别,那么中华文明就是夏,西方文明就是夷。也就是说,现代文明,也可以说现代文明和中华文明。现代这个词是个伪词,那么我们还是用现代西化文明。现代文明的主体是资本主义文明,社会主义是旁支性的,不是主体,是资本主义文明的部分否定。中华文明和资本主义文明这两个,是全面否定,全面的背反,各个层次都不一样。这两个是部分否定。所以社会主义文明就跟中华文明有些类似,有些接近。所以我们要在现代文明里边分出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所以今天的人多数是向往资本主义的,认为中国还要向资本主义那边继续改革,继续现代化,特别是政治,要搞民主化,中国政治的未来应该是多党制民主。如果哪一天不搞多党制,总是心虚,总觉得还对不起西方人,甚至对不起祖宗。好像我们的改革,我们的政治的改革是改给美国人看的,改给美国人的,要讨好美国人,让美国人满意,是不是啊?美国人不满意,所以我们就觉得对不起人家,觉得不好意思,觉得心虚,所以真的是很颠倒,我们中国人真的是已经丧失自己了,不知道自己是谁了,好像美国人才是自己,我们是美国人。911的时候,那些民族败类就喊出说,我们今夜都是美国人,这真是笑话。这是没出息。

 

所以我们今天在对待这三者的关系上,我觉得还是要彻底的否定资本主义和自由主义,而要对社会主义加以相当的肯定,对共产党,对共产主义,对我们这个社会主义的,对社会主义和社会主义核心的共产党要加以相当的肯定,当然我们不完全肯定它,因为它还不是中华文明,但是它毕竟比起资本主义来更加接近我们中华文明,它已经是走在我们中华文明复兴道路上的第一步了。今天的人多数都是反社会主义,包括复兴传统文化的人,在处理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时候,总是亲资本主义,亲美,反对我们自己的社会主义,这都是见解不清的、智慧不够的表现。没有认识清楚资本主义文明的极端邪恶性,还对资本主义文明抱有相当的模糊的认识,也就是说,认识不到它的极端自私性、野蛮性。我们中国是大公的,他们是自私的。我们是道德的极致,资本主义就是野蛮的极致,有史以来最为野蛮的文明,也可以说,就不能叫做文明。文明,文明,是有文字教化的,是光明正大的,朗然现于天地之间的。而资本主义他们有什么明呢?全都是黑暗的,极其黑暗,所以只能叫做,我们把它叫做黑暗算了。叫资本主义黑暗,那就别叫做资本主义文明了,用一个恰当的词来说就应该叫做资本主义黑暗,或者叫做资本主义暗黑,把他们叫做资本主义文明实在是抬举了它啊,过分的抬举了,大大大抬举了。有一部书叫做《暗黑矩阵》,所以我们叫资本主义暗黑算了,这个就比较恰当。甘阳先生就说,现代性,资本主义文明,资本主义社会,是对中国传统性、传统社会的彻底否定,所以二者截然背道。所以甘阳先生的说法我是很赞同的。截然背道,就是完全是向着两个方向的。也就是说,我们要说夷的话,那么整体来说西方文明就是最为蛮夷的,最为野蛮的。

 

那么在西方文明当中现在的资本主义文明,就是最最最为野蛮。不像现在大家认识到的那样,资本主义文明是代替封建社会,是历史的进步。现代化是人类的未来,未来是什么呢?现代化的未来是什么呢?想过吗,同学们?不断地现代化,那好像是被人催着,不现代化就不行,就要亡国灭种,可是我们前仆后继的,像奔命一样的奔向现代化,它的结果是什么呢?终点是什么啊?前途是什么?不亡国倒是不亡国了,我们倒时候要一起毁灭,全地球上的人一起毁灭,所以早晚还是死亡。所以有了资本主义,人们就没有一天好日子可过,人类注定要毁灭。如果中华不复兴的话,幸运的是中华复兴了,中华文明注定要复兴,因为人类还没有到毁灭的时候。

 

我在这个第一部分里面,我对西方的伪史加以了揭露。也就是说这种西方中心论的伪史,我们要彻底的揭开它的画皮,根本就没有这么回事。那么事实是华夏是世界的中心,是世界历史的主干,或者叫做天下史。所以我们对西方中心说就提出了中华主干说,这在历史领域,在历史领域,西方人提出了西方中心论,他们是明目张胆的主张西方中心论的,他们真脸皮厚,真阴毒,真黑,真暗黑,真是没有文明,野蛮的,黑暗的这种暗黑。你说,自己根本就是边缘的边缘,却脸皮厚,厚的比城墙还厚,说成自己是世界的中心。我们中华把真正是中心的中华,变成最边上的。因为中华离他们最远,在文化上离他们也最远,所以这个,地理和文化还是一致的。你看,印度离西方近一点,印度的文化跟西方也就更加近一点,所以要说一个大西方的话,那就可以把中国以西的都算一个大西方。中西方可以把印度逐出来,独立出来,叫中西印,那么那个中等的西方,可以叫做泛西洋体系。那么就包括了回教,那么就是说在印度,印度再西边就是中东以及西欧,都可以叫做泛西,也包括埃及巴比伦那些,东罗马帝国都算作是泛西方。如果是小西方的话,那么也就是西欧了,其他的地方就不算了。也就是说西方里面,它是以西欧为核心,然后离它越来越远的就算作泛了。总之中国是没包括在这里边的。中国是包不进西方里边的,因为它是截然背道的。一个是夏,一个是夷,所以这个夏是不可能包在里边的。即使它把印度包进去,这叫印欧族。西方人是主动地把印度包进去的,叫印欧族,印欧体系。由于印欧体系成立一个印欧族,所以西方人还是认印度为亲戚的。是远亲。它认不上,它也不认,不认中国,因为中国离他们最远,所以在西方中心论里面,中国和中华文明,就在最边上。

 

当然在中华中心论里面,西方文明也在最边上,因为这两者是截然背道的。所以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这个世界的历史,我的史观,我总结出来一个史观们就是夷夏进退的循环史观。由春夏秋冬四个季节,构成的周而复始的循环。春,盛平世,夏,大同,太平世,秋,小康世,冬,据乱。不断地这样周而复始的循环。这样就把春秋三世说,就是从据乱世,上一个据乱世,再到盛平世,再到太平世,这是进步的。画一个圈,大同,小康,据乱,盛平。在这一半是上升的,这一半是下降的,左一半就是进步史,进步观,右一半是退步观。那么这个世界的历史既不是直线的进步的,也不是直线退步的,它是一个进步退步的螺旋的循环,循环史观。螺旋式的循环史观。西方近代以来,提倡这个直线进步观,这是大错的。还是为了达到西方中心论。为什么呢?这个直线进步观,对这个没有文化的,早些没有文化的,到了近代就发了,近代暴发户的西方人,它是事实,是不是啊?他们原来是黑暗的中世纪,什么也没有,连衣服都没有,都光着屁股在森林里边呢,茹毛饮血呢,后来中世纪从森林里边出来了,抢了罗马人的国家,他们成了头了,也信了基督教了,这时候也有点文明了,算是有点文明了,因为基督教要说是点文明也行,就有一点,但是还是不行,还是很黑暗。黑暗的中世纪。那个时候一直到了十二三世纪,好像说英国人,英国乡下的贵族住的都是没有窗户的小皮屋。贵族都住那些,也没有什么枕头,草枕头,那农奴都不知道住什么,有衣服穿没有。他们要经常吃人肉,总之是吃不饱。十年有七年是灾荒,一直到从美洲带回来的土豆很久以后,19世纪这个土豆才推开了,一开始他们不认,吃了土豆以后,大面积种了土豆以后,他们的饥荒的问题才解决了。这个西欧的人才算吃饱了饭。还是因为发现了美洲,他们撞了个大彩,成暴发户了。所以他们的历史,就是似乎是越来越好,所以他们编排一个进步观对他们有好处。但是也就是说他们确实是越来越好啊,越往后越好,但是对我们来说可就是大大的贬损了。因为我们这个夏的历史是处在退化段,我们可以说这个是伏羲时代的话,伏羲是春,盛平世,神农是夏,太平世;从黄帝以后一直到晚清,都是小康世。所以我们这段一直处在退步之中,一直在衰退之中。所以要用进步史观来看,那你说它不正好来打造西方中心论吗?正好来大大减损我们中华文明啊,那本来我们是越往前越高越好,也就是说,这个时候是最好的时代,这个时代是最好的时代。到后来有五帝时代,黄帝到尧舜禹那算五帝,五帝就是秋天的第一个月,七月,然后有三代,第二月八月,九月就是从秦到晚清,九月。你看,是越来越差,越来越差了,我们也说我们这个中华文明起码在周朝的时候在各个方面都达到了极盛时代,这个极盛时代就约略记录在了《周官经》,也就是《周礼》里面。这种政治文明,这种极其繁盛的政治文明,在陈康之治以后就再也没有浮现于天地之间。唐宋虽号为盛世,但是比起《周礼》,比起陈康之治,《周官经》里这种记载的这种极其完美的政治制度来说,他们只是这个纤纤补补过日子,已经是差得很远了。

 

从政治到学术,一直在衰落。就从学术上来说,那个雅斯贝尔斯还提出一个什么轴心时代,从这个退步来说也有他的道理,也就是说,在学术上我们没有实际的可能来超过轴心时代,轴心时代那个大师的学术了。学术上是退步的,这个雅斯贝尔斯也能认识到这一点,我们不赞同他的是,他执的是民族主义的观点,也就是说没有夷夏之别。中西印这三大轴心时代的文化,中西印的三大文化是平等的,没有夷夏之别。按照西方的伪史,他是大大的抬高了希腊的地位,其实希腊哪有资格成为那个轴心时代的三强之一强呢?希腊绝没有那个资格!只是在希腊的那个伪史里面编造出来的,编造的结果。轴心时代的圣贤,希腊的就别算了,什么苏格拉底、柏拉图那些人就歇歇吧,休息休息吧。剩下来的就是中国的孔子老子,印度的释迦摩尼,波斯的琐罗亚斯德,尼采的书的主角叫做查拉斯特拉,这些是轴心时代的圣人。但是雅斯贝尔斯这真的是文化民族主义,他是大大抬举了西方。所以西方的圣贤虽然是伪造的,但是最早也就到了苏格拉底了,在这之前没有了。所以它为了抬举西方,所以就把轴心时代放到了2500年前,其实中华的文明哪是从2500年前才有的文明啊?中华的文明那是从伏羲时代,那么伏羲才是真正的轴心,真正的源头。伏羲,神农,那都在一万年前,六七八千年前了。所以这个雅斯贝尔斯的轴心时代说也是要放弃掉的。他是西方中心论的产物,抬举西方,贬损中华。西方有什么中心式的人物啊?扯来扯去才扯到2500年前,编来编去才编了2500年,其实他们的历史哪有2500年呢!日尔曼人的历史在1000多年前,公元四世纪,也就是说公元一千六七百年前,也就是我们的魏晋时期,他们还在森林里头,没有衣服穿,所以就鼓足了劲才把自己的历史编到了2500年前,觉得就是很远很远了。但是在中华看来,这算什么呢?所以我们今天在西化的这种瘸腿的学术年代,我们就跟着西方人走,西方人说什么我们就是什么,他们说中国是从周朝才有的。我们就说从周朝,也就是说2000多年,周召共和开始,我们已经有了一年不断地连续的编年史,我们的计年从2800多年前的周召共和开始,也就是说,这2800年是我们有精确计年的历史啊!西方的计年从什么时候开始啊?充其量四五百年,四五百年都算多的。后来发现商朝甲骨文了,发现了很多殷墟,这回商朝的存在不容置疑了,也就是在科学教的考古方法里边,也不能抹杀掉了。所以西方人就咬咬牙把中国的历史提前到了商代。夏朝还是不承认,我们为了成立夏朝,就搞一个夏商周三代断代工程,我们在西方人的标准里边,努力的、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中国的历史推到了夏朝。所以我们落入了西方的阴谋以后,我们的境遇是如此的悲惨,如此的可笑,极其的荒谬,我们这么能用西方人的标准呢?以考古为标准,因为西方人根本没有信史,所以他们只能靠这个地下发掘。信史当然只能靠地下发掘,但是中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有信史的民族,所以我们要建立自己的标准。中国的才是世界的,中国才是世界的标准,不能反过来。

所以我们要以史书为根据,以我们的经典为根据,以我们的经史为根据,我们的经,《易经》伏羲所做,《尚书》从尧开始,那《尚书》里面明确记载了尧治国的事实以及禅位的事实。我们就这么不能根据我们这些神圣的经典,任用我们的历史,在尧的时候就已经有了历史了,伏羲画八卦,我们为什么就不能把我们的历史推到伏羲的时代呢,还有《史记》五帝本记是从黄帝开始的,也就是说至少我们的信使要从黄帝开始。这个是司马迁先生的观点,也就是说历史暂且从黄帝开始。其实司马迁在帝王世系的列表里边,还是把伏羲神农列出来的,所以在司马迁先生也没有否定伏羲神农的存在。只不过那个年代久远,只能记世了。也就是说周召共和我们可以计年,从伏羲我们就可以精确的记世,也就是说这些从伏羲以后经历了多少代的帝王,都是有据可查的。一个帝王算一世,从伏羲开始我们能够精确的记世了。能够精确记世,这已经是历史的很高境界了。西方他们能够记世的年代也不超过1000多年,在这之前都没有,能够记世的1000多年甚至都悬。我们要走出西方中心论,复兴真正的世界历史的史实,那就是华夏中心论,华夏的主干。第一部分,大概就先介绍到这。

 

第二部分就是三大学术规范。

就是说,因为世界上有这些文明,所以相应的文明就会有相应的学术,相应的学术就会有相应的学术规范,规范就是以一种学术的对象、内容和方法的体系。规者,规矩;范者,范围。规范的意思就是一种学术的对象、内容、方法的体系。对象就是学术还没有之前,一开始研究的内个动机,也就是要解决的那个问题,因为有了问题,按照某种方法去解决问题,这就是学术的方法。按照某种方法去解决这个问题以后,就有了结果,对结果就可以写下来了,这就是内容,对象和内容是不一样的。对象只是一个问题,那个时候还不能写书,有了对象然后沿着某种方法去研究,有了一套见解,因为把这个问题都解决了,所以你心里边有了这个定见,你就可以写书了,就有一套内容出现了,你就可以说一篇话,如果古人就把他那个口头禅一代一代的传承下去,那么后来有了文字,就把它记录下来,这就是学术的内容,也就是解决问题的那些经验,就是学术的内容。

 

对应三大文明,所以就有三大学术规范。中、西、印三大文明,所以中国有中国的学术,西方有西方的学术,印度有印度的学术,自成一体,各有各的特定的自成一体的对象、内容和方法。一种学术的对象、内容和方法,也就是说它的规范,是可以用学科来做代表的,也就是说学科体系,因为一个学科已经成立了,它就会有特定的对象、内容和方法。所以我们可以用学科体系来代表学术规范,不同的学科体系就会有不同的对象、内容和方法。那么中国的规范就是中国的学科了,经、史、子、集,这是一个。还有一个,中国历史上出现过两个主要的影响比较大的学科体系,这是后来。在先的,就是汉书艺文志里边所记载的学科体系,有六艺、诸子、兵书、诗赋、方技。也就是说,这两个规范的关系我给大家说一下。七略里边的六艺略就相当于经史子集里边的经史,六艺里边除了六经之外,还有史书,也就是说在那个《艺文志》里边是把《史记》也放到了《春秋》之下,《史记》作为春秋之后的所附的,附在春秋里边的。这个数术与诸子合起来,相当于经史子集里边的子部,也就是说子部比诸子部还大,除了还包括还包括了这些东西,子部把术数和方技合到这个术数里边去了,术数就是道家的那些学问,它具体的有历法、占法,什么星占之类的。方技就是医学,这个在四库的子部里边,集部基本上就相当于诗赋,也就是说,集部是有七略里边的诗赋一略扩展而来的。

 

我觉得,这两个都有些不足,各有长处,也各有短处。所以我们今天要立一个新的,其实也就是更合乎历史事实的学科体系。也就是这种学术分类都还有些不足,我们还要合这两者之长、立一个新的中学的,实际在历史上早已经存在的这种学科体系,叫做经史子器。经史子器的学科体系,这可以说不是我造出来的,而是这个历史事实,也就是说,七略和四部都没有很好的反应实际的学术事实,它们都有些偏差,我们用经史子器的学科分类,才能真正的、更加精确地、如实的反应早已经在历史上存在的学术的事实,中国学术的事实。

 

经史子器四部,前三种属于道学,有关道的学问,也就是混整的、不分科的学问。这个器学就是分科之学。所以道也可以说就是体,这个器学就是用。我们就说属于道的学问是一种混整的、根本性的学问,而这个器学就是分科的、应用的学问。这个器学具体就应该包括什么呢?我列了12个门类:文学、艺术、理、工、农、医,你看理工农医我们都很熟悉,它在今天都有。还有政学、法学、商学、兵学,今天说的知识学,它在今天好多都有,还有术数,术数要单列,还是要保留这个,你看,这个术数在这,这个方技,这个医学它在这,还有地理就全了。一共十二个门类,这个器学里边一共就包括这十二个门类。你看这些都是应用学问。文学,文赋总之是一种应用型的学问。所以这个韩愈说文能载道,就是说文是道的一种载体,能够发出它的作用。艺术当然更是实践性、应用性的学问了。理又包括天文和算学这两门,这是我理解的理,那么工这个就不用定义了,总之就是工学,工程技术之类的,就相当于今天技术,所有的技术都可以放到工学里边。农,这也不用定义了,传统的农学,包括西方的农学,这个所有跟农业有关系的。医学,跟治病有关系的,当然这就是中国式。中国的政治学学术。法律,也可以叫做律学。商,就是今天的经济学。兵,军事学。术数,今天没有,不承认,认为个是迷信。但是我们今天这个是学问,不是这个迷信。地理学就是我们《史书》里边《地理志》所记载的内容,跟今天的地理学有所不同。所以这些有一些是从《史部》里边移出来的,这就是我们所做的调整,比如说地理和政、法这三科都是从史部里边移到了器部里边,其他的这些都是从子部里边移出来的。也就是说器学,除了文学之外,这十一门有的,其中这三门是从子部里边移出来的,把另外八门是从子部里边移过来的,所以连原来的文学合起来组成一个器部,就是这个应用的分科之学。然后在这三个主要学科还要继续的搞清它的关系。属于道学的,又分成道术和方术两门,我们就是用的《庄子天下篇》里边的术语,所以道术就是这个一统的这种大教,一统位列的大教。这个方术就是百家之学,就是分裂的、特殊性的小型教,也就是多元分裂小教,就是子部,诸子百家,子家,儒道墨名。把儒家,我说了调整还要把儒家调到经部里边去,所以说子部里边没有儒家了,也就是说道墨名法农、阴阳家、纵横家、小说家、杂家这几个家,然后还包括这个西来的那些教,比如说佛教以及袄教、回教、耶教等等,这都是属于子部里边的。

 

也就是说我们中国的学问从来就是天下的学术,至少在唐朝,这个子部里边含有的这些教事实上都已经包含进去了。袄教也就是拜火教,在唐朝早已经在中华建立了寺院,有了这个传承的僧侣,还有在佛教的外教部里边还有袄教的经典流传下来。景教,就是在东罗马帝国传进来的东正教,正教,不是天主教,也不是基督新教,因为那时候基督新教还没有,天主教没传过来,是从东罗马帝国,也就是说,因为我们离东罗马帝国近,是这个土耳其那的,它离我们近传过来了,就是景教,在佛教的外教部里边也有景教的经典、景教的残经。也就是说,根据那个记载,那个大唐的中华文明已经收容了这些外夷的教法,把它已经适时地放到子部里边去了,它不可能占据我们的这种正教的中心,是用我们的儒教来包容它,儒教的一统来包容这些外来的宗教,它们作为多元而存在的。也就是说,这个一统是政的标准,也是教的主体,而这些教作为多元,是不能作为政治的标准,它们只能是自己在一小部分里边存在的,跟这个政治是不能发生关系的。也就是说它们的经典不能作为我们政治的宪法,只有儒教的经典才能作为中国政治的事实宪法。所以我们很多人都说儒教宪政,儒教确实是有宪政的,那个儒教至少从三代以来,儒教的经典就是我们的为政的成文法。所有违宪,在中国就是违背了经典,违背了六经。皇帝也不能够违宪,皇帝也有约束,有祖宗的惩罚,有那些礼,有六经,皇帝绝对不是专制,他不能像西方的那些无法无天的小国的君王一样一口说了算。我们是有礼制的,有祖宗的家法,还有高高在上的六经,说是宪政也行。

这个道术里边经和史的关系就是这样的:经是教宗,而史是政宗。也就是说经是教化的根本,史是为政的根本。我们中国的内圣外王之道,也就是政教由史和经共同完成,一体而二,二而一体。

 

这就是经史子器它们之间的这种关系。这是我们认识到的中国学术的事实,这就是我们中国的规范,这种的学术规范。

 

你看这里边有哲学吗,我们可是学哲学的。所以我们现在这个规范可是彻头彻尾的就是全盘西化的规范,中学的规范彻底的没有了,彻底的被消化掉了,被消解掉了,彻底地放到了西学的规范里边来了。

我可以把这个现在的十三个门类列出来,你看这里边有一点中学的影子吗?哲学、理、工、农、医、经济、军事、教育、法律法学,还有什么管理学,艺术、文学、历史,这些你看我们中国的经史子集,或者说叫经史子器,这里边有经史子器的影子吗?一点影儿都没有了,全盘西化的规范。因为在张之洞先生所编订的《奏定学堂章程》里边还有经科,当时是以经科为第一个学科门类,经然后有政法科、文学科、商学,还有理、工、农、业,分了八科,这个时候还有一部分是中学,这经科是中体,然后这些是西用,所以这个是中体西用的规范。这个规范,也就是蔡元培老师的,我们今天还是在蔡元培那个里面,没有大的变化,以哲学取代了经学,就全盘西化了。我们最后的坚守,连经学都没有了,连经学都给取消掉了。这就是我们今天的,也就是说,这是我们中国比西方还西方的西方规范。本来,在西方还有神学,可是我们中国没有神学,也没有经学,所以说这是一个比西方还现代的西方学术规范。因为西方还有传统,还有它的自己的传统还保留着一些,也就是神学,这基本上就是西方的规范了。

 

那么我们在如何把它归归类的话,如果这十三个太不好把握的话,太杂乱了的话。其实这个我们今天中国的十三种门类实在是太杂乱了。可以这样,宗教哲学是一类,就是可以放入我们子部的这一类,然后有这个科学是一类,理、工、农、医、经济、法学可以放到科学里边去,一边是社会科学,一边是自然科学。还有文学艺术可以分成这三四类,这就是西方的规范,这是不同的学科,不同的学科就有不同的治学的方式,连它的对象都不一样。我们的经学的治学方式这里面有吗?治学的对象这里边都没有,这里边边都不边所以把我们的经学叫做哲学真的是极其颠倒。最主要的颠倒就是夷夏颠倒,我们可以称哲学和神学为子,因为夏能统夷,只有中学能统摄天下的学术,这是没问题。称哲学为子,称神学为子这是没问题的。可是我们反过来以西学的末流,本来哲学都是不能成立的,它的神学还凑合着算是一门学术,哲学都是不能成立的学术,这个是自古以来西方的有自知之明的哲学家能够认识到的。从康德开始,就说玄学这一门还没有成立,还没有像科学和数学那样成为学问,从康德之后不断的有哲学家提出哲学的终结,马克思、尼采、海德格,哲学要终结了,哲学根本就没有成为学问,包括胡塞尔,把西学的末流,连学术都不能称为学术的哲学,用它做标准,把我们的经和子成为哲学,这就是极大地夷夏颠倒,颠倒之甚。我们是学哲学的,我们更要认识到这种颠倒,只有认识到了,我们才能走上真正的中国学术规范的道路。

 

那么印度的规范就是五明。五明有声明、因明、医方明、工巧明、内明。光明的明,因为学术是人类智慧经验的结晶,智慧经验就是心的光明,所以这种智慧经验的渊深的学术在印度被称为明。内明就是各个宗教自己的经典,比如说佛教的内明就是佛教的经典,婆罗门教的内明就是婆罗门教的《四吠陀》,佛教的《经律论》。印度还有其他的各种教,九十六种外道。耆那教,是跟佛同时的一位也被成为大雄的另外一位国家的太子出家以后创立的,它也有它的经典,所以耆那教它也会有它的内明,耆那教有自己的经典。所以内明是各个教各有内明,不相通融,不承认其他宗教的经典,也不把它放到自己的体系里边来,只包括自己宗教的经典,其他宗教的经典排斥在外,没在这里边,其他宗教的经典在这里边完全放不进去,只有自己教的经典,所以这个是印度的包括西学的一大特色。我们看西学也是如此,它的神学和哲学,这个中国哲学是我们自己去踢人家的屁股自己推出来的,人家不承认我们的儒释道是哲学,直到2004年德里达来中国的时候还是如此,所以我们中国哲学界的人很受伤,还讨论什么中国哲学的合法性,因为德里达不承认。自始至终西方不承认儒释道是哲学,他们的哲学就是他们西方的那一套,他们不承认其他地方的叫做哲学,所以他们是排他的。神学就是基督教,所以他们的规范里边没有其他学术的地位,最多就是把它放到宗教学里边去,那是科学教来统摄其他学术的一个办法,其实在他这个规范里边是排他性的,跟印度这个内明的只有自己教的内明是一样的,完全排他性的,收不进其他教的经典,所以这个西印的规范都是排他性的一元,而我们这个经史子器的规范是一统多元的结构,唯一的一个一统多元的结构。这种排他性的一元的结构就不可能统摄天下的学术,因为它把它完全排斥在外了,怎么能统摄天下的学术。所以说这有天然的、一统多元的结构,才天然的有资格,唯一有资格来统摄天下的学术,所以我说中学统摄天下的学术绝不是义气承当,这完全是世界学术天然事实所决定的,这个学术的事实又决定于文明的事实。因为事实上只有中华的文明才是天下性的文明,只有中华的文明有天下的胸怀,也事实上,为天下带来文明性的天下的制度。所以我说,在这个大唐盛世里边,那时候的唐朝绝对是一个天下性的文明,是天下的中心,是个普适性的文明。所以它的学术自然就会有包容的胸怀,所以它会把袄教和景教、佛教包括印度的婆罗门教以子部的形式包容在它这个一统的里面,这些被包容的作为多元的辅助性的存在。这就是三大学术规范。

 

所以我们今天要认识到,并不是只有这样一种规范。我们今天都把自己的规范忘掉了。所以我们今天是恢复我们自己学术记忆的时候了,我们要记起我们自己的规范,我们要复兴我们自己的规范。我们有自己的学科体系,我们有自己治学的这种方法和这种对象以及内容,跟西学完全不同,大大的优于西学。

 

今天的人已经丧失了文明的记忆,也丧失了我们对自己学术的自知,所以那西方的规范成为天经地义的,是不是。说要离了科学、哲学就不能治学。一定要把我们经史子集放到哲学和科学里边来看,不放到哲学和科学里边看,不说西方里边的词语,没法治学,认为这种学术治不了,搞不了。包括很多很真诚的、很虔诚的复兴传统文化的人,复兴儒家的人,它们在感情上早已是信仰儒家的人。这是一个例子,就2006年我们在阳明精舍进行戊戌儒学会讲,北大的张详龙先生也参加了,他是搞海德格的,他从西方的现象学进入儒学,当时他就说,离开了现象学的词语,这学问是没法搞的,离开了西学,用纯粹的中学的语言去进行治学,他没有这个信心,他认为这不太可能,包括这些非常有名的儒家学者,都已经对自己的学问、自己的学术规范丧失了记忆,没有了信心。所以我们今天是恢复自己学术记忆的时候了,我们要复兴固有的规范。所以我们今天在学术规范这个方面,我们就要提倡,我们要提出,要走出西方学术规范,我们要复兴固有的规范。这是我在2003年通过讲课写出来的一篇文章的题目,就叫《传统学术的生机,走出西方学术规范复兴固有规范》。

 

 

学生问答。

学生:你在讲身的时候,家要当头。那么在家的这个概念下,就没有身。

答:也不是。还是一统多元。就不是完全的多元,不是原子式的多元,那就完了。

学生:那个体存不存在?有没有个体的声音说话?

答:主要就是家长说的算,但也个人说话的机会。这就叫一统多元。也可以叫民主集中。所以咱们共产党提出的就是中学的传统。不过民主集中是颠倒了,在咱们传统中,是集中民族,集中在前。

学生:这个还是少数服从多数。

答:不是。这还是民主。这个是听头的。可不是少数服从多数。少数服从多数是多元。

学生:这个每个人的权力不就得不到保障了吗?

答:这个就是民主的意思。这个就是割裂下的见地。什么保障不保障。只有在一统之下,我们每个人的利益才能得到最大的保障。如果每个人都是割裂的,还有什么保障不保障的。所以致中和,天地位焉,万能育焉。和也者,天地之达道也。这才是中华文明保障每个国家极大的唯一智慧的抉择。和也者,天地之达道也。和才是个人和国家永恒生存的根本。如果按照蛮夷的文明,提倡相争,提倡竞争,这只能是人类的毁灭。

 

学生:中学这种统一,是不是也是一种排外。

答:我已经把诸教放在子部了。哲学放在子部,把科学放到器部。因为科学是分科之学,就不给他一统子部的地位。

学生:那中学在以后的发展中还会有怎样的进步?

答:这个,这个。你还以为中学有不足,还需要进步。中学已经圆满了,不需要进步。只能是退步。所以要走出了进步史论。在伏羲时代,就已经给出了一个极其圆满的答案了。在以后,到神农之后,你只能退步了,前进不了。想前进前进不了。一个圆满的学问是前进不了的。只有一个不成熟的学问、没有成为学问的学问,才有可能前进。对不对。我们这已经是学问了,还前进,不就前进到坑里去了。

学生:这个中学统摄天下一切学术的依据是什么?

答:依据,依据,在我的形上学方法和七大缘起论,好好去读我的书就可以了。那你读了以后,你就会认为,我这个话那不是义气用事,不是感情用事,那是天下学术的事实。我的博客希望大家去观照观照。

这些书都可以在里面找到。

 

这个形上学就是道学,所以有经子里面的学问都包括在里面了,中华儒释道,印度婆罗门教,西方神教、哲学,都在里面了。它们的方法有了一个彻底的澄清,然后它们在什么样的地位。然后七大缘起论,也就对这些学问的判断,包括科学。因为我科学它的那些理论部分,还是形而上学,还是哲学。所以在我这个以器部统科学时,都没有把物理学和化学放到里面去,它是理科主要的部分。但是在我们传统的理科只有天文和算数,没有物理也没有化学。所以不要它,我们取消物理和化学,附属于哲学;而哲学附属于子部里。

 

这个佛学与西学是整理各个教的缘起说和量论,也就是道学其实就分成三大部分:缘起说、修行论和量论。缘起论就是本体论。哲学里有量论,但是没有修行论。而在经子里的教都有缘起论修行论和量论。而哲学只有缘起说和量论。所以我们又找到了一个根据。用经子可以统哲学,而哲学统经子统不了。用哲学统经子是极其颠倒的。

我们今天就讲到这里,下课。


文章已于修改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