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西北军军与聂教练相约酒店,网红见网红,干的漂亮

美图赏析:Flickr摄影师 林巜巜 作品选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真人漫画||《家有色鬼》10话-大结局

特朗普开铡鹰派 博尔顿出局内幕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2018年10月2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李敖说毛后悔放弃“中华民国”国号,你觉得委员长会相信吗?

成都朱达志 闻道无先后 今天


1949年10月1日,毛ze东在天安门城楼上宣布:“同胞们!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这应该算是新国号首次在全世界面前正式亮相。


据说当年毛“千人诺诺一士谔谔”,是支持新政权沿用“中华民国”国号的,理由乃“共产党是救中国不是亡中国,新中国取代旧中国是新政府取代旧政府,不是新国家取代旧国家,共产党反蒋不反孙”。


这样看来,毛当年的思想境界似乎并不在当今所有自由派大佬之下;所谓“1949是建政而不是建国”之论,亦未出其右者。


不过,毛有这样的想法和明确表达,并不必然说明他就一定具有那样的真心和诚意。政治家是很讲究权术的,所谓“法术势”者,术比势还重要,高超的术可以在一定条件下和一定历史时期中根本改变国家乃至世界之大势。毛后来的作为正好证明了这一点。


毛此言甫出,据说廖仲恺遗孀何香凝女士开口打了个圆场:“中华人民共和国”里面包涵了“中华民国”这4个字,其实质是一样的,“民国”的“民”就是“人民”,中山先生一身为共和奋斗,这国自然就是“共和国”了。毛听后就没再作声。


1950年代,毛与何香凝交谈


后来新政协筹备机构在周的亲力亲为下搞了个决议草案,准备提交正式会议讨论。该草案虽然将国号确定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但同时又在其后加了个括号,标明“简称中华民国”。


周在会前将这个文本拿给“各方面知名人士”征求意见,殊不知绝大多数贤达都主张去掉那个括号,尤以满清遗老周致祥、爱国侨领司徒美堂为甚。


周致祥是前清进士,辛亥革命后“归隐”38年、平生不写民国国号。这么一个人对民国是怀有刻骨之愤的。他所谓反蒋,其实反的是民主共和。他也并不是要真心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醉翁之意不在酒也。


有一个说法广为流传,不知真假。话说,正是这位周致祥曾私下向毛进言:“如果不改国号的话,就没有太祖高皇帝了”。于是中华民国这个“招牌”最终还是被弃之如敝屣。


但是据李敖称,十多年后毛就后悔更改国号了。李敖在2004年10月27日凤凰卫视《李敖有话说》节目168集谈到:1965年,毛接见法国《人道报》记者马嘉丽,后者问毛可有后悔之事,毛答1949年不应该把“中华民国”改称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如果当年不改名,会减少很多麻烦,如联合国问题和台湾小朝廷问题等。


对此说的真实性,很多人表示怀疑。我认为是真的。虽然找不到当年的报道,但却可以从陈冠任著《蒋介石在台湾》(东方出版社2014年版)中找到佐证。


据该书所言,当年,大陆方面的一切动态都为蒋介石所关注,其新闻秘书楚崧秋记录过这样一件事情:


对我印象至为深刻的一件事,是四十六年某日,他阅及西方某记者报道,毛ZD上台后,颇为后悔改掉“中华民国”国号,因为这使毛增加了很多困难。老先生特命我查个明白。(《楚崧秋先生访问记录》,第65页)


1950年代,蒋介石在台湾


此记载中之“他”和“老先生”即指蒋介石。尽管楚崧秋后来查实的情况如何不得而知,但蒋介石至为关注毛ZD对前政权的态度这一心情,却由此可见一斑。


上述记载跟李敖所言基本相符,不同之处在于具体年岁有差异。李敖说的是1965年,楚崧秋说的是民国46年即1957年,相差8年。但这无关宏旨,反正毛是说过类似话的,也有可能从1957到1965反复说过不止一次。


当然,同样需要说明的是,毛说这样的话也不一定是出自真心实意,恐怕属于一种实用主义的考虑。话说即便当年真保留了“中华民国”国号,也难保不会在1960年代被抛弃,甚至改得比“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这个国名还伟光正也未可知。


总之,毛在五六十年代失悔过放弃“中华民国”国号,此事应该不假。功利地说,如果真保留了老国号,CHINA“重返联合国”应该不会等到1971年。


PS:其实从道统上说,民国也是大清的延续。当年的清帝退位诏书即声称,朝廷“外观大势内审舆情”,决定“将统治权归诸全国,定为共和立宪国体……”



敬请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闻道无先后


文章转载自公众号

二手见闻 二手见闻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