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一篇被打赏了百万的文章:恒大的金碗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9年3月24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入赘豪门的女婿

犀利写手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54个故事


跨国公司金胜集团女总裁文胜洁在开会中突然昏迷,在经过四个小时的抢救后,被宣布死亡!


医生说,她是因为工作强度过大,长期熬夜,正常工作规律何生活规律遭到破坏,体内疲劳淤积,有些毒素随着血液进入大脑,促使血压升高,动脉硬化,出现了“中毒”症状,才会导致致命。


她的母亲文老太对这个结论显然有些不能接受,一直嚷嚷着是有人故意谋害自己的女儿,遂又将文胜洁的尸体送进了警察局。


在根据法医给出相同的结论,刑侦大队队长易司明经过调查,肯定了其中并无人为蓄意加害的痕迹后,文老太才不得不压下心中的悲痛,不等国外出差未归的女婿江子皓回来,便将女儿的尸体送进了殡仪馆。


江子皓知道岳母一直对自己颇为不满,碍于自己在这个家中的地位他也不敢多言,只能任由岳母文老太指桑骂槐的将文胜洁疲劳致死的责任推到自己身上,先是沉默不语,后却是当着众人的面嚎啕大哭起来。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文胜洁最年轻的小姨云蓉华轻轻推了推文老太。


文老太被云蓉华这么一推,又见江子皓如此惺惺作态,更是怒从心来,忍不住大吼一声:“人都死了,你这是做戏给谁看?”


“妈,小洁走了,您难受,难道我就好受吗?她是您的女儿,更是我的妻子啊,你就算再不喜欢我,她的最后一面也该让我这个做丈夫的见见啊!”


江子皓哽咽的说完这样一段话,云蓉华按住暴怒的文老太,轻声说道:“大姐,子皓平时对小洁如何,我们都看在眼里,你啊就少说两句。”


云蓉华还有另一重身份,她不仅是文胜洁最年轻的小姨,更是文胜洁的私人律师兼金胜集团的法人代表,因此她的声音虽然轻柔,却带着不容拒绝的命令。


文老太冷哼一说,推开云蓉华的手,狠狠瞪了一眼江子皓,拖着虚弱的步伐,拒绝了任何人的搀扶,一个人独自踱进了女儿生前长待的书房中。


江子皓与云蓉华相互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同时勾起了唇角。



“啊,啊!”


一声声似欢愉似痛苦的呻吟,从云蓉华艳红的嘴唇中倾吐而出,被她跨坐在身下的男人正是她的外甥女婿江子皓。


“小姨,小洁手上的股份分配出来了吗?”江子皓扶着云蓉华尚算纤细的腰肢,一边卖力的抽动着身体一边喘着粗气问道。


“她都还没下葬,哪能这么快,你这么心急,是不是想着拿到股份就不用再委曲求全的看我脸色了?”


云蓉华布满情欲的脸上,眼神精明如常,玩笑且质问的语气,立即就让江子皓加快了身下的动作,一下一下猛烈又深入的撞击,将云蓉华这个性欲高涨的女人送上了高潮……


完事之后,江子皓看着在自己甜言蜜语下好不容易才消停进入了睡眠的云蓉华,脸上即刻便褪去了温柔的深情模样,换上了一副嫌弃又厌恶的脸庞。


要不是因为她是文胜洁的法务代表,掌握着文胜洁手里的股份分配,他哪里会甘心伺候这个大了他十多岁的老娘们?


“吱呀”一声钥匙孔转动的声音,不合时宜的出现在这个目前只有他和云蓉华的房子里。


江子皓心下一惊,紧盯着熟睡的云蓉华,在确定她未被惊醒的情况下,松了口气,舒展了眉头,脑中马上浮现出那个唯一拥有这个郊区房子钥匙的女主人燕小婧,笑意渐渐爬上了脸庞……


燕小婧是他的女朋友,是个护士,身材高挑,脸蛋娇艳如花,性格又乖巧柔顺,除了还未将身子交给他,其他的一切对他都是有求必应,最关键的是还对他死心塌地,这样一个女人简直就上天对他备受欺压生活的一种补偿,更是一种恩赐!


但就是这样一个尤物般的女人,在他未离婚这段时日,却只能做着一个见不得光的地下情人,这让他极为愧疚。


所以,他尽可能的对小婧好,将她捧在手心里疼,从不勉强她做任何她不喜欢的事情,即使对她这种非要在新婚之夜才付出自己身子的老旧思想,也是笑眯眯的欣然接受。


这今天晚上这么晚过来,还有这从洗澡间传来的放水声,莫不是看文胜洁死了,想提前履行她即将成为她妻子的义务了么?


江子皓这么想着,心中像是点了一把火,迫不及待的下了床,轻手轻脚的将房门带上来到了客厅。


他并未打开灯,透过门缝里传来的光线,这才发现客厅的大门是虚掩的,能清晰的看到空无一人的楼道,那楼道寂静的给他一种心慌的错觉,让他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死去的老婆文胜洁。


文胜洁是一个商业女强人,大公司的女总裁,进出公司都有专门的随从替她开关门,根本无暇她亲自动手,所以她回到家从来都是眼睛朝天上,进门便只用将包甩到他手上,再穿上他亲手递上的拖鞋,高傲的等待着晚餐的到来。


对于回家要随手关门这件事,她不清楚,更是从来都不曾做过,她总是把自己当一个高高在上的女王,对他从来都是呼来喝去,没有一丁点作为妻子该有的温柔。


不过好在文胜洁总算是死了,只要等他拿到他该得的遗产,他便会带着小婧远走高飞,摆脱这个受了十年窝囊气的家庭。


意识到自己想起了不该想的,他摇了摇有些昏沉的脑袋,关上大门走向了开着灯的洗手间,听着里面哗哗的水声,他宠溺的笑了笑,小婧这个小迷糊,连门都不记得带上,还敢去洗手间放水洗澡?要是有不怀好意的人闯进来,那她不是遭殃了?


他轻轻敲了敲门,低声唤道:“小婧,你在洗澡吗,好了没?”


里面没有应答。


江子皓没有催促,又静静等待了许久,十分钟,二十分钟,时间缓缓流逝,里面水声从未间断,他方才意识到不对劲,立马不顾一切的推开洗手间的门,才发现门压根就没锁,洗手间里除了花洒不停的放水,哪有什么小婧的影子?


好巧不巧,此时黑暗的书房中,电脑又顾自的响起开机的声音,让他脸色一变,大步奔了过去……


与洗手间一样,里面还是空无一人,而电脑的屏幕上,桌面不知何时变成了那张有着狠厉眸子的文胜洁大头照!


紧接着,他听到客厅门被再次打开的声音,一个披着长发穿着白衣的身影快速走出了房门,在他追出去之时,伴随着电梯门的关上,消失在他的视线中……


他以为自己眼花,摇了摇有些疼痛的脑袋,拨通了燕小婧的手机号码,几声“滴滴”声后,一个迷迷糊糊的女声接起了电话:“喂,哪位?”


听到这个睡意迷糊的声音,江子皓心里其实已经了然,但为了更加确定他还是问出了口:“小婧,是我,子皓,你今天来过我这里么?”


“子皓啊,”小婧像是刚刚清醒一点,带着些小女孩的任性,不满的说道:“不是你让我这段时间不要去找你吗?我才不会过去呢,你该不是又头疼的睡不着了吧?”


江子皓听着燕小婧明明对他有气,却还不忘关心他身体的言语,心中一暖,淡化了一些恐惧,笑了两声,“小婧,你别担心,我没事,等这边事情处理妥当,我就去找你,以后再也不用这么偷偷摸摸了,你快睡吧。”


“你别急,反正这么久我都等了,不在乎这点时间,对了,假如你要是头疼就记得喝药,别忘了。”燕小婧交代完,便挂了电话,听那声音,显然是困极了。


江子皓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再去考虑其他,赶紧又走回了家中,拿出了药,因为放松了紧张的情绪,他确实头疼的厉害。


但令他更头疼的是,隔天刑侦大队队长易司明亲自上门告诉他与文老太:文胜洁的尸体在殡仪馆离奇失踪了!



突闻这个消息的江子皓虽然不信神不信鬼,但一联想到昨天晚上的诡异事件,脸色顿时一片煞白。


倒是文老太脸上仅仅有片刻的震惊,便用余光看向了紧张不安的江子皓,讽刺的笑了起来。


“你们该听说过,只有冤死的人才会化作厉鬼偷走自己的身躯,去报复那个害她之人,你们警方现在是不是该重新调查一下,我女儿是不是死于所谓的过度疲劳死?”


“文太太,鬼神论我们是不信的,但我们尊重您的意思,会尽快将文小姐的尸体找回来,重新翻查,你觉得呢,江先生?”易思明看着江子皓,若有所思的问着。


被突然问话的江子皓怔怔的点了点头,眼神却一直停留在家中墙上文胜洁的照片上,一瞬不瞬的盯着,心中翻涌着骇人的想法,但他这个模样在外人看来,却真真是深情款款。


“惺惺作态!”文老太看不过去,语气中夹杂着极强的怒意。


易司明像是捕捉到了什么,眼神一亮,立刻攀谈起来:“老太太这句话似乎颇有深意?我可是听说江先生说对您女儿非常之好,莫非另有隐情?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如我们所认知的这般?”


“哼,他惯会做人,别人看不出来,我还看出来吗?人前假装对我女儿呵护备至,连我都差点被骗了,要不是我有一次我半夜起床,刚巧听见他跟别人的抱怨,我倒是到现在都要还不知道,他对我女儿的怨恨竟是那般地深!”文老太愤愤的说着,因为过于激动,有些喘不上气。


这突如其来的言论,一下子就将沉寂在自己思绪的江子皓给拉了回头,像是被戳中了心思,又像是被人误解,他不顾长幼尊卑,居高临下的看着文老太,将心中那个骇人的想法脱口而出。


“妈,这是你跟小洁的计谋吧?你们知道我心有怨恨,所以合起伙演这样一出戏,不仅不让我看小洁的尸体,还请来警察局的人配合,目的无非就是想让我净身出户,但其实小洁压根就没死,我说的没错吧!”


文老太大惊失色,伸出颤抖的手指指着江子皓,老脸上一片涨红,想说些什么,却突然瞳孔放大,手直挺挺的垂落下去,双眼定格在江子皓的脸上,眼珠再也没有转动,像是没了气息……



未完待续


Good night


每一个赞,都是我跟你说的晚安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