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一篇被打赏了百万的文章:恒大的金碗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9年3月24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入赘豪门的女婿(下)

犀利写手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54个故事


迅速赶来的私人医生说,老太太因为近段时间情绪不稳定,身体虚弱,再加上现在的急怒攻心,引起了突发性的心肌梗塞,导致心源性猝死!


这一变故,不止惊呆了江子皓,就连易司明也有些猝不及防。


易司明没有料到这一遭走访,竟是将这个快八十岁左右的老太太给送走了,手情不自禁的握起了拳头,神情中有些懊悔的神色。


“易警官,你可都看得清清楚楚,是她自己死的,这不关我的事吧!”回过神的江子皓连连摆手,急切的撇开自己的责任,对文老太的死没有一丝一毫的伤心。


易司明深吸了口气,压下心中的愧疚,将所有的不满发泄在面前这个罪魁祸首身上,从牙缝黎缓缓挤出一行冰冷的字眼:“等文老太的身后事处理妥当,我们再来好好谈谈你妻子文胜洁的事情。”


“难道我说的不对吗,易警官,你别忘了小洁出事的时候我还在国外,倒是你,我奉劝你一句,最好不要知法犯法。”江子皓不屑的说着,笃定的语气像是早已知晓易司明做了些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一般。


“我是不是知法犯法还轮不到你管,你自己要是心里没鬼,这些天就好好想着怎么把你老婆的尸体给找回来!”


易司明头也不回的说完这句话,就戴上了墨镜,完美掩饰了眼眸中的恨意,又启动了车子,在刻意加大的油门声中驶离了这座豪华的别墅庄园。


江子皓怒极,却无可奈何,看了看躺在里屋已经死去的文老太,嫌恶的皱起眉头,烦躁的再次返回里屋,纵然他心里再不愿意,但作为文老太唯一的女婿,这些该做的他还是得做,绝不能在这个时候落人话柄。


安排好文老太的后事,他又马不停蹄地开始到处找寻文胜洁未死的证据,一无所获不说,还将自己弄的心力交瘁,总是产生幻觉,总觉得家中各处都有文胜洁的影子……


有时候就连跟云蓉华“啪啪”之时,都能看到文胜洁站在客厅外盯着他的一举一动,要不是云蓉华告诉他股东大会重开在即,他怕是没有了坚持下去的动力……



这日,金胜集团的股东大会准时举行。


江子皓的女友燕小婧特意起了个大早,来到江子皓郊区的房子,赶在他出门之前,为他挑选了一套西装与领带,并告诉他,自己会在这个房子里等待他的好消息,就等他拿到该得的股份,一起远离这个让他不开心的地方。


这段时日,本被文胜洁的“鬼影”折磨的精神不济的江子皓,听到女友这番说中他心声的话语,这才有了些许安慰,吻了吻女友娇嫩的脸颊,拿过她手中的公文包,驱车来到了公司,走进了会议室。


正当江子皓强打精神在股东大会上侃侃而谈之际,一群警察突然破门而入,为首的那名警察正是易司明。


“江先生,我们接到举报电话,有人在你的郊区别墅发现了尸体,经过我同事鉴定,那正是你死去妻子文胜洁失踪的尸体,还烦请你跟我走这一趟!”易司明淡淡的说完这段话,办公室一片哗然,江子皓也瘫软在皮椅上。


他知道这举报之人,必定是他的女友燕小婧,心中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然而却在开机看到手机上众多女友的未接电话之时,放下了芥蒂,这单纯胆小的丫头怕是先打了自己电话却发现一直是关机状态后,才害怕的拨打了报警电话吧。


果然不出他所料,他被押着回到郊区别墅时,只见女友燕小婧正紧紧地抱着双腿,长长的头发挡住了她美丽的面庞,让人看不清她的情绪,只能透过她瑟瑟发抖的肩膀断定她该是被吓的不轻。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房子里,说,你跟这房子的主人是什么关系?”问话的警察凶狠的语气让燕小婧的身体又打了个颤抖。


江子皓见状,大为心疼,忍住想将她揽入怀中的冲动,叹了口气:“她是我请的钟点工,让她走吧。”


问话的警察还想说些什么,却被上司易司明阻止,“要是这个女孩是他的人,怕是也不会选择报警,既然他自己都这么说了,让这孩子回去吧,吓的够呛的。”


易司明说完,亲自脱下自己的外套,套在女孩身上,带着慈父的眼神,语气带着满满的心疼,“孩子,赶紧回去洗个热水澡,好好睡一觉,明天醒来,一切都会美好起来的。”


女孩点了点头,看也不看江子皓一眼,在易司明的特许下,踉踉跄跄的先行离开了现场。


“易队,你这温柔起来我还真是吃不消。”下属从未见过的如此温柔的易司明,诧异的打趣了句。


易司明不置可否,转而换上了一副严肃的面孔看向有气无力的江子皓,大手一把提起他的衣领拖着他来到了房间文胜洁的尸体旁。


文胜洁的尸体因为遗失太久,又没有冷柜的保存,虽然脸部可以辨认出那是她本人没错,但是尸神溃烂的程度骇人不已,难怪能将燕小婧吓成那般模样,饶是他们这帮大男人都有些不适,更别提江子皓这个本就做了亏心事的当事人了。


他“啊啊”大叫了几声,后退之时,却被易司明扶住,大声怒吼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这是你深爱的妻子吗,怎么吓成这样,说,人是不是你杀的?”


“不,不不,不是我,我没有,我没有。”这一刻江子皓的理智尚存,做着最后一丝顽强的抵抗。


易司明蹙眉,又死死的按住他的脑袋直接将他的嘴唇快要贴合到文胜洁尸体的嘴唇时,才听到江子皓惊恐的求饶声,“别别,我说,我说,是我杀的,是我杀的。”


易司明拍了拍手,将他瘫软的身子丢在地上,像是完全了多年的夙愿般,露出疲惫又释然的笑容。



江子皓说交代说,他从半年前开始,就长期文胜洁的饮食或是茶水中下了一种药物。


这种药物通过让人产生幻觉,变的精神涣散的同时,再一点一滴掏空人的身体,最终慢慢走向死亡,并且在死亡之时,呈现出跟疲劳死一样的症状,让人根本察觉不出任何药物成分。


“这种药,医院一般是不会轻易乱开的,你从哪来的?”警察又问到了事情的关键点,这句话倒是让易司明一下子紧张起来。


“有钱能使鬼推磨,总会有那些见钱眼开的医生会擅自出售的。”江子皓淡淡的说着,似乎是记不起医生的名字。


其实只有他内心知道,哪里有什么见钱眼开的医生提供给他这个药物,是他一次在跟做护士的心上人燕小婧聊天时,从她那里得知了有这么个药物,虽然她说者无心,但奈何他听者有意,随即就找了个借口向她要了很多这种药物……


而就在他担心做笔录的人员会继续深问下去时,让他意外的是,易司明忽然站起身不耐烦地说道,“既然你全都承认了,交代完你自己的后事,等着接受法律的判决吧。”


这一句总结性的结尾,结束了这次的笔录,确认了他罪行的同时也让他松下一口气,他知道反正就算自己认了罪,云蓉华也有方法将他弄出去,自然就不可能傻乎乎的将无辜的小婧拖下水,好在他这种不以为然的搪塞态度并未引起他们的怀疑……


只是,他却没有注意到,走出审讯室的易司明也几不可闻的松了一气……


“等等,易警官。”江子皓突然叫住他。


易司明示意另一个警员先出去,然后有些不屑的看着他,“不服可以让你的情人云蓉华替你上诉。”


江子皓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拿起桌上的纸笔写下燕小婧的号码递给了易司明,“麻烦替我叫这个电话的主人来见我最后一面,我有话跟她说。”


易司明在看了一眼上面的电话后,呵呵笑出了声,“我想她也会有许多话要跟你说。”


起初,江子皓对易司明这句奇怪的话似懂非懂,却在见到燕小婧后,彻底了然。


燕小婧在易司明的陪同下,来到了监狱。


她化着侬丽的妆容,踩着高跟鞋的,跟往日的不施粉黛不尽相同,漂亮的脸上因妆容的缘故看起来虽是没有了以往的清纯,却增添了一分性感冷艳。


“小婧,你今天怎么化成这个样子,”他说。


燕小婧身子微微向后靠去,妖娆一笑,“我知道,就是因为你不喜欢,我才故意化了妆。”


“小婧,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那天文胜洁的尸体把你吓坏了?你听我说,那不是我放的,我怎么会舍得吓到你呢?”江子皓着急的解释着,眼眸中有着不似作假的担忧。


“吓倒是真吓到了一点,不过尸体是我自己亲手放进你床底的,再吓能吓到哪去呢?”燕小婧轻轻的拨弄着指甲,脸上一片云淡风轻。


“小婧,你在说什么,你这是被吓傻了吗,你放心,云蓉华有把柄在我手里,她很有手腕,她说过能将我弄出去就一定会将我弄出去,等我出去,我就带你去看最好的医生。”江子皓情绪微微有些激动,要不是被手铐拷着,怕是就要抓住燕小婧的手。


“云蓉华的手腕我见识过,十年前,你与文胜洁新婚当天,你们两个人在高速路上飙车,撞死了一个女人,最后在你妻子文胜洁的施压下,不正是云蓉华买通了警局的高层,才让你们两人得以脱罪吗?你说我这还用得着看医生吗?”


燕小婧淡淡的说完,江子皓再不愿意相信,脸色却也是煞白起来,“你,你怎么知道此事,你,你到底是谁?”


“我是小婧啊,不过我不叫燕小婧,而叫易小婧,你撞死的那个女人叫燕枚,是我的妈妈,也是易司明警官死去十年的妻子。”易小婧的语气还是淡淡的,听不出半分情绪,可那充满恨意的眼神却让江脸子皓明白她此刻该是要有多隐忍才能做到如此的淡然。


“小婧,你接近我,勾引我,装作不经意的告诉我一个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杀死文胜洁的方法,其实都是为了给你妈妈报仇是吗?”江子皓接过话语,继续说道。


“不然呢?”


“可是我对你这么好,你对我的死心塌地也不全然都是装出来的,对吗?”江子皓心底还残存着一丝念想,不死心的继续问道。


“呵,你不会到现在还真我当我会爱你爱到死心塌地,为你豁出一切吧,你也不看看自己,要不是为了让你动离婚杀人的心思,你一个吃软饭的男人,能有哪点配得上让我去爱?”


燕小婧鄙视的看了他一眼,说的话直接戳中了江子皓心底最不可触动的禁忌,这让原本还存在一丝怜悯之心的他瞬间红了双眼,激动地厉声大喊:“你个贱人,等我出去,看我不弄死你!”


外面看守的警员听到这句话正要进来查看,却被同样站在门口的易司明拦住,示意他自己亲自来查看。


“你就别想那些了,我策划了这么久,连尸体都从殡仪馆给弄了出来,又让我的宝贝女儿给亲手放进你房间的床底下,这才逼得你不得不亲口承认了罪行,又怎会让你轻易脱罪?”


“况且这些年,我好不容易爬到现在这个位置,手上有了不小的权利,你不会还以为会跟当年一样,就算你有罪也会再次任你逍遥法外吧?”易司明点燃一根香烟,淡然的语气与易小婧如出一辙。


“我,我要上诉,我要举报你,我要找律师!”江子皓慌不择言。


“子皓,别多此一举了,我忘了告诉你,我给你的头疼药,其实也是跟文胜洁一样的药呢,我作为医学院的硕士,对于这种药效发作的时间向来算的很准确,所以你啊,怕是活不过今天了。”


“至于云蓉华那个女人,你也放心,我手上有不少她跟你上床的视频,随便怎么爆出去,也够她身败名裂了,到时候我再考虑考虑要不要将她也送下去陪你,算是对你最后的仁慈,你看可好?”易小婧温柔的声音说出了魔鬼的话语。


他惊恐的摇着头,看着眼前这个在他心目中无比圣洁无比单纯的小婧竟是个如此善于伪装又如此心如蛇蝎的女人,一时间像是有什么堵住了嗓子眼,突然两眼一翻,栽倒在地……


江子皓的死经过法医检测,毫无意外的也证实是死于过度疲劳。


就在外人感叹这些有钱人为了工作拖垮自己身体之时,只有云蓉华感知到了其中的猫腻,想调查时,却发现自己与江子皓的激情视频被传到了各个网站上……


一时间,她与外甥女婿的乱伦事情,被舆论口水推到了风口浪尖,不但被股东们强制弹劾了法人资格,更被丈夫婆婆赶出了家门,成了一个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所以说,出来混,终究是要还的……



end


Good night


每一个赞,都是我跟你说的晚安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