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儿童的救赎(下)

犀利写手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55个故事


周老头第一个站出来表示支持,“我觉得肯定就是招惹了不干净的东西,中邪了!”


如果不是这个原因,他的孙女怎么会做出这样下流的事情?


有了第一个支持的人,后面支持的人越来越多。


刘奶奶向来信佛,对这些东西也是很了解,在她的说道下,几乎所有的人都对邪祟的事情坚信不疑。


周老头不敢想象再发生那样的事情会怎么样,慌乱的问了一句:“那应该要怎么办呢?”


“你们应该知道,山那的头有座庙,不如,我们明天一起去拜一拜吧!问问庙里的方丈看有没有什么解决方案。然后我照着做一下,如果真是那些脏东西迷了这些娃娃们的心智,那肯定可以清除的。”


正在上药的医生,没有说话,只是笑着摇了摇头。


众人都觉得这是目前来说最好的方案了,于是商量了一个时间,决定第二天就去庙里上上香。


止痛药的药性上来了,疼痛缓解了很多,拿上医生开的一些其他的药丸就各回各家了。


天亮以后,三娃子照常起床。


刘奶奶有点发烧,起不来,就招呼刘爷爷跟在后面去看看。


刘爷爷一直悄悄跟在三娃子身后,跟着他走了快一个小时的山路到了学校里,亲眼看着他走进了学校里,才放心的回家了。


只是这一路走来,他有很多疑惑,以前他们还会三五个成群结队的走,今天却只有他一个人在路上走。


而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他转身回家后,三娃子转过身看着刘爷爷离开的背影,然后他绕过了学校的大门口……


刘爷爷回家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招呼躺在床上的老伴吃药,然后准备着去庙里的东西。


出门前,刘奶奶还是十分不放心,千叮咛万嘱咐着:“记得啊,不要插回头香,在祈祷的时候,千万要真诚,来不得半点虚假,菩萨都晓得的……”


“行了,行了,我晓得了,你都说了好多道了!”刘爷爷有点不耐烦,一遍又一遍的说,真当他是三岁小娃娃呢!


刘奶奶还是不放心,“要不我跟你一路去吧,这不是为了三娃子么?”


刘爷爷拗不过她,只好答应带着她一起去,“那你要快点啊,昨天跟人家约好的时间快到了。”他这辈子就怕对别人食言了。


老两口相互搀扶着来到了约定好的地方,他们发现来的人比昨天多了很多,大家一齐来到了庙里。

 

刘奶奶在上每一注香的时候,嘴里都在祈祷着,跪拜的时候,也是姿势最标准的。


因为来人很多,而且诉求一致,所以庙里的主持亲自给他们算了算。


这座庙里一共有两个和尚,而且都是俗家弟子,平时种种天地,这座庙只是他们的副业。


最后给来的人烧了一点念过咒语的符纸,符纸在一包包茶叶上晃悠了几下,烧过的灰落在了茶叶上,然后让自己的徒弟包好茶叶,一包包发到每个人的手里。


“各位把这些神茶带回去,泡水给孩子们喝,邪自心生,先要稳住他们自己本身。然后……”主持从身后拿出来一道符:“这个是平安符,都是让菩萨开过光了的,等一下你们都来这里领一个就是了,最后晚上休息的时候,撒点鸡血在门口,不出三天,肯定会好的!”


“太感谢主持了!”


众人好像看到了希望,心里顿时踏实了不少。  


突然,庙外电闪雷鸣。


“怕是要下雨了,我们还是赶紧捐了功德,拿上符纸就走吧,地坝上的苞谷还没收呢。”


刘奶奶吆喝了一声,众人都开始行动起来,纷纷往前涌,倒是把刘家老两口挤在了后面。


好在,这雨没有立即下下来,等老两口拿上符纸的时候,还没开始下,但是天上的乌云密布,黑压压的一片。


他们赶快往外面跑,庙里的两个和尚也抱着功德箱,赶快跑,因为他们也还有粮食要搬进屋里。


“老头子,你跑得快一点,就先回去吧,不然那堆苞谷该被打湿透了。”刘奶奶脑袋晕晕的,实在跑不动,今天早上看着还有点太阳的,谁晓得现在就要下雨了。


今天晾在地坝里的苞谷,可是今年收成最好的一批,可不能被雨水搞坏了!


“要的,你慢点回来哟,我先跑回去收拾。”话音还没落下刘爷爷就已经跑出了好远。


刘奶奶也加快了脚步,走出一段路后,到了一条完全不相交的岔路口子,她隐约听到了不远处有点声音,起先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但是她听着那声音怎么有点像是三娃子的?


她赶紧回了头,果然在排了好长一列往山上走,三娃子排在最后面,他们还在念着一句话:“丢掉所有痛苦,死后重生,死后重生……”


“三娃子……三娃子……”刘奶奶大声喊着,但是三娃子只是回头看了她一眼,就赶紧飞快的跑到了队伍的前面……



刘爷爷回到家的时候,天空又响起了一声闷雷,他赶紧先从屋里,拿出了几面塑料布,往上面一盖,然后再在一点点的把苞谷往屋子里运。


等到全部苞谷运进屋子里后,瓢泼般的大雨从天上洒下。


“哎呀,还好我跑的快,没有一点事情。”他擦了一下头上的汗水,满意的看着堆在堂屋里的苞谷,但是他突然想起来,他老伴怎么还没回来?


按理说,走得再慢也应该要到家了啊,下这么大雨,可不要出什么事儿啊。


他撑着一把黑色的伞出了门,按照回来的路线走去,却没有看到半点踪影,他来到庙门前,看到紧锁的大门,冲着周围大喊了一声,“老太婆,老太婆……”


没有任何回应的声音。


“不会是回家了吧?”于是他有赶紧回家看看,但当他回到家的时候,依旧没有一个人。


倒是周老头上门来了,“你们家三娃子回来了么?”


“没回来呢。”


“坏了!肯定是出事了!”周老头急的眼泪都快出来了,连忙跑了出去。


刘爷爷心里也一阵一阵的发慌连忙跟了出去,走出不永远后看到很多打伞的人。


大家都在相互询问着彼此的孩子有没有回来。


“没有回来呢……都没有回来呢……”


“学校,学校去看过了么?”


“学校里也没有人的。而且我们家的,老师说请假了,今天压根就没有去学校。”


大家决定要分头去找,村子里四处都弥漫着老人呼喊自己家孩子的声音,雨越下越大,依旧毫无结果。


最后周老头大喊了一声,“大家跟我走。”


他们来到了一个岔路口,“我上次就是在这里看到我孙女的,但是这里上去后还有很多个岔路口,我也不知道他们会在哪里。”


众人分为几路走,周老头和刘爷爷一起走。


他们走进了第一条岔路口,走出不远后,路上的积水就有点暗红色,他们隐隐约约看到前面躺了一个人,刘爷爷仔细一看,那不正是自己家的老太婆么?


他赶紧跑上去,却看到老太婆煞白的脸上有几团淤青,像是被人打的,腰腹部一直在外流着血,刚刚那暗红色就是她的血。


刘爷爷心里一惊,不敢去探她的鼻息,呜呜地哭了起来,“都说了让你好好在家躺着,你偏不听,你不听哟……”他只感觉浑身没力,连站都没有办法站直。


直到他鼓足勇气去探了探她的鼻息,发现还有呼吸的时候,他才稍稍放心了些。

正在这是后面走上来两个六十来岁的女人,为了赶紧知道娃娃们的下落,刘奶奶被她们俩抬走,周老头赶紧给她们联系了一辆车,直接送去县城医院。


而周老头和刘爷爷还得继续上山找娃儿。


他们一边走,一边叫,快走到山顶的时候,他们看到血水从上面不断的往下流淌,这一次,不只是一点点……


他们连忙冲了上去,赫然看见了那里躺了几个孩子,他们双手合十,全身赤裸。


探了探鼻息,已经……死了……


刘爷爷的手直打颤颤,“死了?怎么会?三娃子呢?三娃子呢?”他发疯般的想要冲上去,却被周老头扯到了一边。


“有人下来了。”他们赶紧躲进了草笼里,当那个身穿黑色披风的年轻小伙子出现在那里的时候,他们呼吸都快要停止了,那不是……张硕么?


张硕是村里最可怜的一个孩子,在很小的时候,父亲因为赌博几乎输光了所有的家当,母亲无法忍受穷困,在城里找了个工作,最后跟着城里男人跑路了。


张硕从小吃百家饭长大,十三岁就辍学了,在村子里游荡了一年多,后来一个人去了城里,从此之后,再没有音讯,村里人也渐渐淡忘了这个苦命的娃儿。


算算年纪,应该也快二十了,怎么现在回来了,又会在这里?


只见张硕从身后拿出了一个个白色的药丸,冲着身后的几个孩子说道:“相信我,我是来拯救你们的,只有我能理解你的遭遇,那些所谓的大人说的都是假话,外面的世界也并不美好,只有我给你们的世界是美好的,只要你们继续相信我,你们一定可以摆脱现在的痛苦,爸妈都是最坏的人,他们生下我们,却又把我们抛弃在老家,自己在外面逍遥快活。”


他往每个孩子的手里放上了一粒药,“他们先走的人,是第一批,受到了很大的痛苦,但是可以得到最好的幸福,你们这是第二批,痛苦小一点,但是幸福也会少一点。”


三娃子开口询问:“会……会有更好的爸爸妈妈么?”


“会的,相信我,会有更好的爸爸妈妈来照顾你们,跟你们玩耍,哄你们睡觉……”


眼看那些孩子就要服下药丸了,刘爷爷连忙冲了出去,“住手!你这个畜生!竟然祸害小孩子。”


他想要去把张硕抓过来狠狠揍一顿,但是……他已经老了啊,哪里是年轻人的对手!


刘爷爷一把就被张硕打倒在地,嘴还在一张一合,“不要……娃娃,不要啊!”


就在他快要没有意识了,忽然听到有群青壮年在大喊着:“不许动!”他恍惚间,看到了那些人肩膀上的警察勋章……

刘奶奶被两个人抬着才到山脚下,就看到一群警察,她们指了指方向。


原来这张硕是警方的通缉额要犯,在城里杀了人的。


警方一路追查到了这邙山村,却发现偌大的村子却有大半的人不在,于是就一路跟着印记来到了这里。


张硕一把抓起三娃子作为人质,三娃子挣扎不开他的钳制,嘤嘤地哭了起来,他望着警察,眸子里种满了恐惧。


警方与他紧张的周旋。


“不要冲动,你看你手上的孩子,他还那么小!”


张硕的表情越发狰狞,“我曾经也是一个孩子,可是谁又来管过我的死活,养不好我,不要我,干嘛要生下我?”


“小时候总是觉得,长大了就好了,长大了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了,可是,为什么我拼命到了大城市,却还是没有一处可以容下我的地方,那些城里人就只会排挤和鄙视,我受够了那样的日子,我把那些看不起我的人都杀了!”


他突然发狂的笑了起来,“这些孩子以后的命运不是跟我一样么?他们迟早会被父母丢掉,被所有人忽视,长大了他们也只会感到痛苦,外面的世界全都是假的,与其那样,还不如早点死去,安逸了!”


他抓起一把刀就要冲三娃子的胸口扎去,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一个警察开了枪,子弹从他的脑门穿过!他轰然倒地,嘴角却带着笑容,“解脱了……解……”


出人意料的是,在张硕倒下后,三娃子竟然趴在他的身上嚎啕大哭起来,没有人知道他在哭什么,也没有人去问他。


事情发生后两天,村里的青壮年陆陆续续回到了村子里,每个人的脸上除了疲惫就是伤心的泪水。


三娃子的爸妈直接去了医院,刘家老两口躺在病床上,还没醒来。


三娃子穿着三年前妈妈买的蓝棉衣,坐在窗边上,呆呆地看着窗外的雨。


“儿啊……妈妈回来了。”三娃子的母亲一进屋就立即把三娃子抱在了怀里,嚎啕大哭,他们已经听说了那个疯子的事情。


“还好那个疯子,没有把你怎么样,要是你们出个好歹,要妈妈怎么活啊,那样的疯子就是该死,就是该死……”


三娃子茫然了,在他看来张硕是天父,晚上给村里所有的孩子传教,会给他们带来快乐和幸福,怎么在爸妈嘴里成了疯子?


他慌乱的推开母亲的怀抱,眼神里闪过一丝慌乱和不知所措。


母亲还在一边哭诉,“看那个疯子把咱家三娃害成啥样了……”


可是,他们不知道,疯子以前也只是个天真的孩子,即使生活再艰难,孩子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了期待,只是不友好的环境和那些不友善的人,把长大后的他一点点的逼成了疯子……


人性之初,都是善良的,爹妈有爹妈的无奈,但是根源性问题没有得到解决,谁又知道下一个疯子,会是谁呢?


三娃子望向窗外,嘴角浮起了一抹诡异的弧度……



end

Good night

每一个赞,都是我跟你说的晚安 

    留守儿童的救赎(下)

    留守儿童的救赎(下)

    犀利写手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55个故事


    周老头第一个站出来表示支持,“我觉得肯定就是招惹了不干净的东西,中邪了!”


    如果不是这个原因,他的孙女怎么会做出这样下流的事情?


    有了第一个支持的人,后面支持的人越来越多。


    刘奶奶向来信佛,对这些东西也是很了解,在她的说道下,几乎所有的人都对邪祟的事情坚信不疑。


    周老头不敢想象再发生那样的事情会怎么样,慌乱的问了一句:“那应该要怎么办呢?”


    “你们应该知道,山那的头有座庙,不如,我们明天一起去拜一拜吧!问问庙里的方丈看有没有什么解决方案。然后我照着做一下,如果真是那些脏东西迷了这些娃娃们的心智,那肯定可以清除的。”


    正在上药的医生,没有说话,只是笑着摇了摇头。


    众人都觉得这是目前来说最好的方案了,于是商量了一个时间,决定第二天就去庙里上上香。


    止痛药的药性上来了,疼痛缓解了很多,拿上医生开的一些其他的药丸就各回各家了。


    天亮以后,三娃子照常起床。


    刘奶奶有点发烧,起不来,就招呼刘爷爷跟在后面去看看。


    刘爷爷一直悄悄跟在三娃子身后,跟着他走了快一个小时的山路到了学校里,亲眼看着他走进了学校里,才放心的回家了。


    只是这一路走来,他有很多疑惑,以前他们还会三五个成群结队的走,今天却只有他一个人在路上走。


    而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他转身回家后,三娃子转过身看着刘爷爷离开的背影,然后他绕过了学校的大门口……


    刘爷爷回家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招呼躺在床上的老伴吃药,然后准备着去庙里的东西。


    出门前,刘奶奶还是十分不放心,千叮咛万嘱咐着:“记得啊,不要插回头香,在祈祷的时候,千万要真诚,来不得半点虚假,菩萨都晓得的……”


    “行了,行了,我晓得了,你都说了好多道了!”刘爷爷有点不耐烦,一遍又一遍的说,真当他是三岁小娃娃呢!


    刘奶奶还是不放心,“要不我跟你一路去吧,这不是为了三娃子么?”


    刘爷爷拗不过她,只好答应带着她一起去,“那你要快点啊,昨天跟人家约好的时间快到了。”他这辈子就怕对别人食言了。


    老两口相互搀扶着来到了约定好的地方,他们发现来的人比昨天多了很多,大家一齐来到了庙里。

     

    刘奶奶在上每一注香的时候,嘴里都在祈祷着,跪拜的时候,也是姿势最标准的。


    因为来人很多,而且诉求一致,所以庙里的主持亲自给他们算了算。


    这座庙里一共有两个和尚,而且都是俗家弟子,平时种种天地,这座庙只是他们的副业。


    最后给来的人烧了一点念过咒语的符纸,符纸在一包包茶叶上晃悠了几下,烧过的灰落在了茶叶上,然后让自己的徒弟包好茶叶,一包包发到每个人的手里。


    “各位把这些神茶带回去,泡水给孩子们喝,邪自心生,先要稳住他们自己本身。然后……”主持从身后拿出来一道符:“这个是平安符,都是让菩萨开过光了的,等一下你们都来这里领一个就是了,最后晚上休息的时候,撒点鸡血在门口,不出三天,肯定会好的!”


    “太感谢主持了!”


    众人好像看到了希望,心里顿时踏实了不少。  


    突然,庙外电闪雷鸣。


    “怕是要下雨了,我们还是赶紧捐了功德,拿上符纸就走吧,地坝上的苞谷还没收呢。”


    刘奶奶吆喝了一声,众人都开始行动起来,纷纷往前涌,倒是把刘家老两口挤在了后面。


    好在,这雨没有立即下下来,等老两口拿上符纸的时候,还没开始下,但是天上的乌云密布,黑压压的一片。


    他们赶快往外面跑,庙里的两个和尚也抱着功德箱,赶快跑,因为他们也还有粮食要搬进屋里。


    “老头子,你跑得快一点,就先回去吧,不然那堆苞谷该被打湿透了。”刘奶奶脑袋晕晕的,实在跑不动,今天早上看着还有点太阳的,谁晓得现在就要下雨了。


    今天晾在地坝里的苞谷,可是今年收成最好的一批,可不能被雨水搞坏了!


    “要的,你慢点回来哟,我先跑回去收拾。”话音还没落下刘爷爷就已经跑出了好远。


    刘奶奶也加快了脚步,走出一段路后,到了一条完全不相交的岔路口子,她隐约听到了不远处有点声音,起先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但是她听着那声音怎么有点像是三娃子的?


    她赶紧回了头,果然在排了好长一列往山上走,三娃子排在最后面,他们还在念着一句话:“丢掉所有痛苦,死后重生,死后重生……”


    “三娃子……三娃子……”刘奶奶大声喊着,但是三娃子只是回头看了她一眼,就赶紧飞快的跑到了队伍的前面……



    刘爷爷回到家的时候,天空又响起了一声闷雷,他赶紧先从屋里,拿出了几面塑料布,往上面一盖,然后再在一点点的把苞谷往屋子里运。


    等到全部苞谷运进屋子里后,瓢泼般的大雨从天上洒下。


    “哎呀,还好我跑的快,没有一点事情。”他擦了一下头上的汗水,满意的看着堆在堂屋里的苞谷,但是他突然想起来,他老伴怎么还没回来?


    按理说,走得再慢也应该要到家了啊,下这么大雨,可不要出什么事儿啊。


    他撑着一把黑色的伞出了门,按照回来的路线走去,却没有看到半点踪影,他来到庙门前,看到紧锁的大门,冲着周围大喊了一声,“老太婆,老太婆……”


    没有任何回应的声音。


    “不会是回家了吧?”于是他有赶紧回家看看,但当他回到家的时候,依旧没有一个人。


    倒是周老头上门来了,“你们家三娃子回来了么?”


    “没回来呢。”


    “坏了!肯定是出事了!”周老头急的眼泪都快出来了,连忙跑了出去。


    刘爷爷心里也一阵一阵的发慌连忙跟了出去,走出不永远后看到很多打伞的人。


    大家都在相互询问着彼此的孩子有没有回来。


    “没有回来呢……都没有回来呢……”


    “学校,学校去看过了么?”


    “学校里也没有人的。而且我们家的,老师说请假了,今天压根就没有去学校。”


    大家决定要分头去找,村子里四处都弥漫着老人呼喊自己家孩子的声音,雨越下越大,依旧毫无结果。


    最后周老头大喊了一声,“大家跟我走。”


    他们来到了一个岔路口,“我上次就是在这里看到我孙女的,但是这里上去后还有很多个岔路口,我也不知道他们会在哪里。”


    众人分为几路走,周老头和刘爷爷一起走。


    他们走进了第一条岔路口,走出不远后,路上的积水就有点暗红色,他们隐隐约约看到前面躺了一个人,刘爷爷仔细一看,那不正是自己家的老太婆么?


    他赶紧跑上去,却看到老太婆煞白的脸上有几团淤青,像是被人打的,腰腹部一直在外流着血,刚刚那暗红色就是她的血。


    刘爷爷心里一惊,不敢去探她的鼻息,呜呜地哭了起来,“都说了让你好好在家躺着,你偏不听,你不听哟……”他只感觉浑身没力,连站都没有办法站直。


    直到他鼓足勇气去探了探她的鼻息,发现还有呼吸的时候,他才稍稍放心了些。

    正在这是后面走上来两个六十来岁的女人,为了赶紧知道娃娃们的下落,刘奶奶被她们俩抬走,周老头赶紧给她们联系了一辆车,直接送去县城医院。


    而周老头和刘爷爷还得继续上山找娃儿。


    他们一边走,一边叫,快走到山顶的时候,他们看到血水从上面不断的往下流淌,这一次,不只是一点点……


    他们连忙冲了上去,赫然看见了那里躺了几个孩子,他们双手合十,全身赤裸。


    探了探鼻息,已经……死了……


    刘爷爷的手直打颤颤,“死了?怎么会?三娃子呢?三娃子呢?”他发疯般的想要冲上去,却被周老头扯到了一边。


    “有人下来了。”他们赶紧躲进了草笼里,当那个身穿黑色披风的年轻小伙子出现在那里的时候,他们呼吸都快要停止了,那不是……张硕么?


    张硕是村里最可怜的一个孩子,在很小的时候,父亲因为赌博几乎输光了所有的家当,母亲无法忍受穷困,在城里找了个工作,最后跟着城里男人跑路了。


    张硕从小吃百家饭长大,十三岁就辍学了,在村子里游荡了一年多,后来一个人去了城里,从此之后,再没有音讯,村里人也渐渐淡忘了这个苦命的娃儿。


    算算年纪,应该也快二十了,怎么现在回来了,又会在这里?


    只见张硕从身后拿出了一个个白色的药丸,冲着身后的几个孩子说道:“相信我,我是来拯救你们的,只有我能理解你的遭遇,那些所谓的大人说的都是假话,外面的世界也并不美好,只有我给你们的世界是美好的,只要你们继续相信我,你们一定可以摆脱现在的痛苦,爸妈都是最坏的人,他们生下我们,却又把我们抛弃在老家,自己在外面逍遥快活。”


    他往每个孩子的手里放上了一粒药,“他们先走的人,是第一批,受到了很大的痛苦,但是可以得到最好的幸福,你们这是第二批,痛苦小一点,但是幸福也会少一点。”


    三娃子开口询问:“会……会有更好的爸爸妈妈么?”


    “会的,相信我,会有更好的爸爸妈妈来照顾你们,跟你们玩耍,哄你们睡觉……”


    眼看那些孩子就要服下药丸了,刘爷爷连忙冲了出去,“住手!你这个畜生!竟然祸害小孩子。”


    他想要去把张硕抓过来狠狠揍一顿,但是……他已经老了啊,哪里是年轻人的对手!


    刘爷爷一把就被张硕打倒在地,嘴还在一张一合,“不要……娃娃,不要啊!”


    就在他快要没有意识了,忽然听到有群青壮年在大喊着:“不许动!”他恍惚间,看到了那些人肩膀上的警察勋章……

    刘奶奶被两个人抬着才到山脚下,就看到一群警察,她们指了指方向。


    原来这张硕是警方的通缉额要犯,在城里杀了人的。


    警方一路追查到了这邙山村,却发现偌大的村子却有大半的人不在,于是就一路跟着印记来到了这里。


    张硕一把抓起三娃子作为人质,三娃子挣扎不开他的钳制,嘤嘤地哭了起来,他望着警察,眸子里种满了恐惧。


    警方与他紧张的周旋。


    “不要冲动,你看你手上的孩子,他还那么小!”


    张硕的表情越发狰狞,“我曾经也是一个孩子,可是谁又来管过我的死活,养不好我,不要我,干嘛要生下我?”


    “小时候总是觉得,长大了就好了,长大了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了,可是,为什么我拼命到了大城市,却还是没有一处可以容下我的地方,那些城里人就只会排挤和鄙视,我受够了那样的日子,我把那些看不起我的人都杀了!”


    他突然发狂的笑了起来,“这些孩子以后的命运不是跟我一样么?他们迟早会被父母丢掉,被所有人忽视,长大了他们也只会感到痛苦,外面的世界全都是假的,与其那样,还不如早点死去,安逸了!”


    他抓起一把刀就要冲三娃子的胸口扎去,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一个警察开了枪,子弹从他的脑门穿过!他轰然倒地,嘴角却带着笑容,“解脱了……解……”


    出人意料的是,在张硕倒下后,三娃子竟然趴在他的身上嚎啕大哭起来,没有人知道他在哭什么,也没有人去问他。


    事情发生后两天,村里的青壮年陆陆续续回到了村子里,每个人的脸上除了疲惫就是伤心的泪水。


    三娃子的爸妈直接去了医院,刘家老两口躺在病床上,还没醒来。


    三娃子穿着三年前妈妈买的蓝棉衣,坐在窗边上,呆呆地看着窗外的雨。


    “儿啊……妈妈回来了。”三娃子的母亲一进屋就立即把三娃子抱在了怀里,嚎啕大哭,他们已经听说了那个疯子的事情。


    “还好那个疯子,没有把你怎么样,要是你们出个好歹,要妈妈怎么活啊,那样的疯子就是该死,就是该死……”


    三娃子茫然了,在他看来张硕是天父,晚上给村里所有的孩子传教,会给他们带来快乐和幸福,怎么在爸妈嘴里成了疯子?


    他慌乱的推开母亲的怀抱,眼神里闪过一丝慌乱和不知所措。


    母亲还在一边哭诉,“看那个疯子把咱家三娃害成啥样了……”


    可是,他们不知道,疯子以前也只是个天真的孩子,即使生活再艰难,孩子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了期待,只是不友好的环境和那些不友善的人,把长大后的他一点点的逼成了疯子……


    人性之初,都是善良的,爹妈有爹妈的无奈,但是根源性问题没有得到解决,谁又知道下一个疯子,会是谁呢?


    三娃子望向窗外,嘴角浮起了一抹诡异的弧度……



    end

    Good night

    每一个赞,都是我跟你说的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