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一篇被打赏了百万的文章:恒大的金碗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9年3月24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男人也是"谎言狗"(下)

犀利写手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56个故事


那个身影看到她,显然也愣了,但很快脸上就有些慌乱不堪。


正要抬脚离去之时,芹秀却猛地扑入他的怀中,使劲捶打着,又哭又笑的说着:“大勇,你这死鬼,死了这么久,咋到今天才回来看我呢?”


说到这里,芹秀抬起小脸,疑惑的看着这凭空出现的大勇,“等等,不对,你这身子怎么还热乎着?”


大勇没想到会撞见芹秀,眼见瞒不住了,他先是给了自己一巴掌,后将自己假死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和盘托出……


芹秀听着听着,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熬了五年多的日日夜夜,哭泣着,思念着,愧疚着,慢慢的练就了一身坚强,却在这一番真相揭穿后,变的如此的荒诞可笑。


她因为感激大勇从不嫌弃她不会生孩子的事实,一直未想过再嫁,可到头来却发现心存感激一心一意要死守的这个男人,为了逃避自己,连假死都做得出来……


即使她再坚强,此刻也崩溃的泪流满面。


“我一直念着你的好,放不下你,可你这实在是骗的我好苦啊。”芹秀哭着说。


大勇扶住她摇摇欲坠的身子,继续解释着:“阿秀,对不起,我是真的没了办法,我答应了妈,绝不能让李家断后,可我也不想跟你离婚,你被别人说三道四,只好选择假死,这样才能让你没有顾虑的去嫁个不要孩子的好人家,哪知道,你这个犟脾气,哎。”


芹秀紧紧抓住大勇的手,眼神放出光亮,期盼的问道:“大勇,回来吧,我们一起好好过,成不成?”


大勇神色紧张的抽出自己的手,吞吞吐吐才说了一句完整的话:“这,现在回去,我这得夹着尾巴做人了,你还是当我死了,重新找个男人吧。”


芹秀等了五年,哪里愿意就这样放手,急忙抱住大勇转过身去的身子,贴着他的后背说:“我不找,你要是不愿意回来,那咱俩就走得远远的,换个新地方生活。”


大勇长长的吁出一口气,掰开她的双手,声音中透着满满的无奈:“那,等我先回去把手上的事情处理下,今晚我去你家接你。”


芹秀不安的再次拉住他的手,又是紧张又是期盼:“大勇,你这次该不会再骗我,又一个人跑了吧?”


“哪能呢。”大勇说的有些没底气。


芹秀喜逐颜开,缓缓放下自己的手,如恋爱中的少女般娇羞的低下头:“那我晚上在家等你来接我。”



“回来就去把衣服换了,阿宏都等你半天了。”芹秀的母亲一看到刚踏进家门的芹秀就发出了不满的命令。


阿宏呵呵的笑着:“不急,我没等多久。”


芹秀母亲对着他满意的笑了笑,又狠狠瞪了眼芹秀,眼神中仿佛在说:你怎么还不去换衣服?


芹秀有些愧疚的看着一脸笑意的阿宏,心里不知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明明想跟以前一样再说些狠话来让他放弃,可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她想着,若不是今天大勇的突然出现,得知了他还活着的事,指不定再过段时间,她也就会真的跟他在一起了。


阿宏看着她欲言又止的模样,像是发现了什么,主动开口说道:“我想起来我刚好有点事,要不咱下次再去吧。”


看,这就是阿宏,比起以前大勇的包容,他做的就是永远把责任先揽在自己身上,让旁人说不得她一句不是。


“阿宏,这些年,你照顾我,我都记下心里,这辈子咱们认识晚了些,下辈子早些遇到吧。”芹秀心下不忍,不知怎地,这句话不经思考就这么说了出来。


阿宏微愣数秒,随后笑了笑:“你这一辈子还长着呢,接下来的事谁知道呢。”


芹秀也不反驳,目送阿宏远去后,心里像是失去了一块什么重要的东西,将自己关在了房间,不论母亲怎么怒斥,都不言不语。


阿宏是个好男人,她也确实动了些心思,可她守了大勇那么多年,看到他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她又怎能无动于衷,放手让他再次离去呢?她怕是已经经不起那样的伤害了。


带着这种心情与大勇的保证,她慢吞吞的打包好了自己的行李,有些心烦意乱的等着大勇的到来。


可一直等到第二天凌晨,都没见到大勇的踪影。


芹秀睁着泛着血丝的眼睛,一滴泪也流不出来,开始慢慢的将收拾好的行李一件一件的放回原来的地方。


其实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居然会如此平静,好似昨天的经历的是一场梦,醒了自然就散了……



“妈,我去田里了。”


芹秀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像往常一样扛起锄头跟厨房里的母亲打了个招呼,便直奔田里而去。


可能是由于一夜未睡的缘故,伴着早上并不算炽烈的阳光,芹秀总觉得有些头重脚轻,手上举起的锄头也显得颇为费力。


“我来吧,我看你昨儿晚上没睡好,这里我给你干着,你回去补个觉。”


阿宏自然而然的接过她手上的锄头,如以往一样,似乎丝毫未将她昨天决绝的话语放在心上。


芹秀没有推脱,看着阿宏闷头苦干却依然乐呵呵的傻模样,莫名的鼻子一阵发酸,满肚子的委屈倾泻而出,直让她想立即扑进这个男人的怀中好好倾诉一番。


但她早已不是当年那个被大勇宠到任性的女人,她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脸上漾起一抹温柔的浅笑:“阿宏,你说要带我去县城玩玩,啥时候去?”


阿宏呆愣了一小会,反应过来后腼腆的摸了摸他自己的后脑勺:“你想啥时候就啥时候,我都行。”


芹秀掩唇娇斥:“瞧你这傻样,今天我的活你得全包了,明天早上咱俩村口不见不散。”


说完这句话后,她扭过身子就走远了好几步,身后的阿宏兴奋的大喊着:“不见不散,不见不散!”


芹秀暗自笑骂了一句“傻子”,阴郁的心情也好转了许多。


县城的早上人声鼎沸,车流穿息间人来人往,街边商店的叫卖声此起彼伏,好不热闹。


芹秀记得上一次来县城,还是检查身体,也没心情去好好看看,这次说什么也要玩个尽兴。


可想是这么想的,却往往事与愿违,因为她居然又一次看到了大勇,不止是大勇,他的手上还抱着一个三岁左右的男孩。


“爸爸,那个阿姨一直在看着你。”男孩的小奶音证明了她的猜想。


大勇轻轻应着,小心翼翼的将男孩放到旁边女人的怀中,靠近芹秀与阿宏,说了对于芹秀最为残忍的一段话。


“芹秀,不瞒你说,我早就成了家,儿子也快四岁了,这些年是我害了你,一直不敢跟你说清楚,现在既然都看到了,你也别耗着了,咱这辈子就这样了,阿宏一早就喜欢你,跟着他好好过吧,别记挂着我了。”


“你儿子都四岁了?”芹秀声音里有些颤抖,手上的拳头也越握越紧,想起自己苦苦守候的五年,人不人鬼不鬼,而他却逍遥快活的娶了亲,生了子,享着天伦之乐,她怎能甘心?


“大勇,你这事做的不厚道。”阿宏看着隐忍的芹秀,忍不住替她抱不平。


大勇点点头,“我的确不厚道,芹秀,你要是不爽利,使劲捶我一顿。”


“爸爸,抱抱。”男孩似乎听懂了大勇的意思,伸出短短的小手臂,就要向男人身上窜去。


大勇一把接过孩子,温柔的摸了摸男孩的头,憨厚的脸上不自觉的扬起一抹微笑,那是芹秀从未见过的一种身为人父的喜悦……


也许人最无法释怀的可能就是对已逝感情的惦念,可能是因为无法在拥有,所以心中还是会有期待吧。


想到这里,芹秀只是怔怔的转过头看着阿宏愤怒的侧脸,笑了笑。


突然之间,像是解开了心中埋藏已久的执念般,抬起眼眸,灿然一笑,转向大勇,语气中轻松畅快。


“大勇,孩子很像你,咱们也确实回不去了,不过,昨日你骗我,以及这这年,你一直都欠着我!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的,从此我会放下了,以后各自过活吧,杵着干嘛,走了阿宏。”


芹秀揽住阿宏的手臂,像是恋爱中的小情侣般,从大勇身前走过,离他越来越远,脸颊上的泪在背过身的那一刻就像泛滥的江水……


是的,她跟大勇在一起的五年间,从没为他生下的一儿半女。


大勇不但没有因此而埋怨她,就连婆婆也为此送了命,也都没有迁怒于她……这样的男人,她又哪来的资格指责他背着自己娶了别人生了孩子呢?


说起来,自己的守候不也是自己作出来的么,若不是她不肯离婚,大勇又何须假死?那么她现在还在纠结个什么劲?


恨他的自以为是和自作聪明,莫名疼了五年的伤,到今日竟成了笑话!


终于不必再等待了,有些人等不来也无需等,就当他真的死了吧,李大勇,没有你,我一样会有人疼爱!


之后,阿宏跑的更勤了,对芹秀更是嘘寒问暖,生怕她受了刺激想不开,芹秀见了嘴里骂着他傻,心底里却是涌着久违的暖流……


一年后,民政局门口。


芹秀拉住兴高采烈的阿宏,板起面孔:“阿宏,我还是那句话,我嫁过人还不会生娃,你可真的想好了?”


阿宏拍了拍自己并不健壮的胸膛,再次保证道:“这辈子跟你过就行了,要娃干啥?要不是我无父无母,怕你嫌弃,早在你跟大勇看对眼前,我就会把你抗走了,哪还用等到现在。”


芹秀含羞带怯的轻声笑骂了句:“没脸没皮,我们都多大年纪了,还说这种话,也不害臊。”


阿宏亲了亲她的手,嘿嘿笑着,“不害臊不害臊,你这一辈子还长得很,我以后还得说。”


芹秀重重的点了点头,满足又欢喜的走进了民政局的婚姻登记处……


阿宏说的对,她这一辈子还长得很,今天又是个新的开始,说不定以后的日子会比之前更美好,不是吗?

 


end

Good night

每一个赞,都是我跟你说的晚安 


【上集剧情请戳下方阅读原文】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