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一篇被打赏了百万的文章:恒大的金碗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9年3月24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复仇名单(下)

犀利写手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57个故事


秦昭雪接过店小二递过来的东西,摊开以后,发现竟是一把陈旧的钥匙,钥匙上用隽永的字体刻着“燕府”二字,于此同时,还有一封短信。


“我于老家屋后埋了一坛青梅子,想来已经十余载,有时间,替我喝了。”墨色的字体飘逸绝尘,一如他的身影。


秦昭雪小心地把信收在怀里,又将那把钥匙系在了剑柄之上。


“此去,如若能还,定不负你的美酒。”言毕,她颦眉舒展,仗剑离去……


传闻,东厂厂公赵金忠手下高手无数,更有锦衣卫贴身保护,他的府邸固若金汤。


秦昭雪伏在暗处,果然见到庭院中看似平静,实则暗流涌动。


且不说那五步一岗十步一哨的阵势,那屋檐上,树丛中埋伏的暗哨更是数不胜数。


秦昭雪沉吟片刻,从腰间摸出几把流星镖,江湖上只说她剑术一流,却不知,她的暗器才是最厉害的。


只见呼呼一阵风声吹过,庭院里几声闷响之后,那树丛中的暗哨纷纷倒地,他们本就藏得隐蔽,巡逻的卫兵自然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倒是屋顶上那两个人比较棘手,一旦他们被杀,尸首势必滚落下来,惊动周围的人。


可是要想从他们眼皮底下绕过去,又实在不太可能。一时之间,秦昭雪竟有些无计可施,只能耐心地等待时机。


二更天的时候,机会终于来了。


其中的一个暗哨大概是尿急,下了房檐。秦昭雪到这时已经摸清了士兵巡逻的轨迹,趁着一个空档跟在那个暗哨身后,在他解开裤子要撒尿的时候,一剑解决了他。


之后她飞身上了屋顶,扭断了剩下那个暗哨的脖子,轻声将他的尸体拖到了屋檐背面。


到这时,通往赵金忠内院的道路,就算基本肃清了。秦昭雪在屋檐上疾风,一路畅通无阻。但是她很清楚,外面这些都只是虾兵蟹将,到了内院,才是一场真正的恶战。


果然,内院里异常冷清,按理说,这里最贴近赵金忠的地方,本应重兵把守才是,却连一个人影都没有。


真正的高手善于隐藏自己的气息,更不会将自己的杀气暴露在外。有时候,即便他就站在你的面前,你都感觉不到他的存在。


秦昭雪思绪良久,干脆翻身跳到了院中。


内院和外面有一些距离,如若真打起来,士兵赶过来的时间大概是一刻钟左右。


潜伏进去是不可能了,只有生生杀出一条血路。


“你胆子可不小。”


黑暗中发出一声尖利的声音,秦昭雪回头,看到内院中走出两个模糊的身影,一件血色袈裟和一袭墨色长衫。


那是一个秃头的老和尚,脸上的皱纹挤到了一起,神情似笑非笑,三角眼中闪着精光,声音正是从他的口中传出。


他身后的黑衣人深深地隐在黑暗中,看不清模样。


“指挥史,这名女子就交给老衲,无需您烦心了。”老和尚双手合十,口念了一句“阿弥陀佛。”转瞬间,掌法已经劈向了秦昭雪的头顶。


“成空和尚!”秦昭雪暗暗心惊,她曾听师父玄清师太说起过,这世上少林武学至刚至纯,其中尤以少林寺方丈成空的金刚掌最甚。如若不幸对上,自当小心为之。

不曾想,今日在这紧要关头,竟然碰上了死对头。


秦昭雪起初还有还手之力,几十个照面下来,步法就有些吃紧了,鬓眉间也慢慢渗出了汗水。


“你就是玄清收的最后一个,也是最得意的一个弟子秦昭雪吧!哈哈……可惜,你遇上了老衲。”成空和尚渐渐占了上风,挥掌间竟有些得意起来。


秦昭雪暗暗咬紧了牙关,这样下去早晚要被成空一掌劈死,看来硬碰硬是万万不行的,只能耍点手段了。


想着,她身形一滞,假装步法不稳,身体向下倒去。


那成空以为她是紧张过度,导致身法大乱才如此,脸上更加得意,伸出右手奋力朝秦昭雪砸去,妄图一掌结果了她的性命。


却不想,秦昭雪趁成空以为就要得手的时候,一个翻身,从腰间摸出一支流星镖,朝成空的胸前射去。


等成空猜到是暗器袭来,再要躲早已来不及了。


就见他身子一怔,倒在地上挣扎了几下后,瞪圆双眼咽了气。


秦昭雪站定了身形,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忽的想起身后还有一个黑衣人,又警惕地握紧了手中的紫青剑。


“没想到,你还留了这一手。”那黑衣人终于开口,声音好似这淡淡的月色。


“是……是你!”秦昭雪手中的剑一阵颤栗,险些掉落在地上。她虽然看不清他的样子,但是这声音又是何等的熟悉。


“没想到,这么快就见面了。”黑衣人缓缓向前,月光逐渐褪去了他脸上的雾气,终于露出了他绝美的容颜。


那是一袭墨色的华丽,属于黑夜,属于死亡,唯独不属于她。


“原来你就是锦衣卫指挥史燕无常,我早该猜到的。”秦昭雪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这一口气,似乎把她的灵魂都剥离了身体。


“从我看到你手中的雁翎刀开始,我就该猜到,你不是一个普通人。”


是啊!一个普通人怎么会携带官配的宝刀,一个普通人又怎么会有这么高的武学造诣。


自始至终,只不过是她不愿意相信罢了。


打从第一次分别,她开始想念这个人开始,这一切的一切,就由不得她自己了。


“我十五岁加入锦衣卫,十六岁坐上总旗,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亲手杀死了自己的爹妈。十年,我整整用了十年,才当上这北镇抚司指挥史。我的手里染了多少无辜人的血,身上背了多少冤孽,早已经数不清了。”


他的声音冷冷地从对面飘来,一字一句都狠狠地扎在秦昭雪的心头上。


“没有人能挡我!”她把紫青剑握得咯咯直响,双眼也被仇恨染红。


“如果,我一定要挡呢?”


“江湖传闻,燕无常的刀法出神入化,今天我就试试,到底是你的刀快,还是我的剑快。”


话音刚落,刀和剑就碰撞在了一起,刀刀取命,剑剑戳心。


电光火石间,是生是死,没有定数。


秦昭雪剑法变幻间,眼睛对上了燕不回的眸子,那是一湾沉静的湖水藏在夜色中,仿佛还倒影着她的影子。


他的眼神为什么总是这么悲伤,在他的身上到底都发生了一些什么?


秦昭雪曾无数次的猜测着。


恍惚间,燕不回的身形一转,手中的雁翎刀找了个间隙,直奔秦昭雪的脖颈而来。这一招,秦昭雪与他舞剑时见他使过,心中早已有数。


她手腕轻轻一抖,紫青剑斜飞出去,擦着雁翎刀的刀口,犹如银蛇般直刺了过去。


噗呲一声,血肉绽开的声音荡漾开来,秦昭雪睁开眼睛,紫青剑深深地没入了燕不回的胸口,鲜血像泉水一般涌了出来,而燕不回的刀,堪堪停在了她的脖颈间。


“看来,还是你的剑快。”燕不回淡淡一笑,随即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秦昭雪脸上苍白一片。


“呵呵,不必了,做了朝廷的鹰犬,早就泯灭了人性。谈什么情,说什么爱?回不去了,都回不去了……”


“是吗?”秦昭雪一把抽出了紫青剑,燕不回轻轻地倒在地上,眼神逐渐黯淡下去。


她的五官扭曲在一起,心脏仿佛被刺穿,她很痛,她想哭,却一滴眼泪都留不下来……


冬雪融化之后,春天到了。


秦昭雪烧掉了那张发黄的信,也埋掉了随身的紫青剑。


她一袭墨色长衫,只身来到了江南。


走过青石街,路过长街短巷,她闻见酒香穿过桥洞又绕过瓦梁。


燕府的大门紧闭着,她拿出那把陈旧的钥匙,打开了同样陈旧的铜锁。


院内是一副破败的景象,蛛网结结,荒草凄凄。


传闻,燕府是被赵金忠上一任厂公,大太监魏忠贤所害,本来燕不回也是要被处死的,魏忠贤说,如果他能手刃反贼,就能将功补过。


燕不回的爹妈为了保住他,跪在他面前,求他杀了自己。


他当时的痛苦和挣扎,可想而知。


后来他手刃双亲,忍辱负重,最后是赵金忠帮他报了仇,而代价,就是他成了赵金忠的棋子。


权力的更迭哪有是非曲直,正义与邪恶也不过各执一词,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罢了。


秦昭雪走到后院,挖出了燕不回埋下的那坛青梅酒,一股醇厚的酒香溢了出来。


她边走边喝,唇齿间仿佛都流淌着岁月,不觉间就走到了燕不回所说的那座八仙桥。


八仙桥并不如想象中那么大,桥上的石狮也已被风雨磨去了棱角。秦昭雪站在桥头,烟雨朦胧中似乎看到了燕不回小时候的模样。


“人生如雾亦如梦,情如朝露去匆匆。”她忽然想起燕不回说过的这句话,淡淡地念了出来。


“看小姐不像本地人,为何知道我们吴地的短歌?”一个沉沉的声音说道。


秦昭雪迎着声音寻去,却见一名粗布蓑衣的老人立于身后。


“这是吴歌?可有下文?”


“有的。”老人正了正身子,随即郎朗道来。


“人生如雾亦如梦,情如朝露去匆匆。但愿长眠不觉醒,与君相伴到梦终。”那短歌从他粗犷的嗓音中发出,在江南的烟雨中静静飘荡着,似是透着莫名的凄凉……


“小姐,你还好吗?”


那老人念完后半句,却见秦昭雪呆立在桥头,清风轻轻拂过,一行晶莹的泪水从她的脸上悄悄划过……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男人也是"谎言狗"

男人也是"谎言狗"(下)

留守儿童的救赎

留守儿童的救赎(下)

入赘豪门的女婿

入赘豪门的女婿(下)

Good night

每一个赞,都是我跟你说的晚安 


【上集剧情请戳下方阅读原文】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