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被拐的村庄

犀利写手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58个故事


清冷的月光将大窑村笼罩在一层银辉之下,借着这微弱的光线,隐约能看见村头那唯一的一幢二层小楼房间内激烈交缠的男女……


“你弄轻点声,外面说不定还有人在乘凉呢,要是被人听到的话多不好。”房内,传来女人娇媚的声音。


“放心吧,老子是村长,谁敢偷看?”男人嚣张的说道。


的确,在大窑村,谁不知道他吴来林这个村长是一手遮天的存在呢?要不然怎么能从人贩子手上弄到最漂亮又最有文化的女人素芬做老婆呢?


这不,素芬就躺在他的胯下,嘟着嘴唇嗔怪的看着他。那垂眸间的万种风情,让他哪里还管的了外面有没有人,一把抓开女人挡在胸前的小手,一边用力的吮吸着她胸前的蓓蕾一边说。


“再说了,就算偷看,那又能怎样,他们看得到吃不到,憋都憋死他们去!”


说完,身下猛的一个冲刺,将正在咬牙克制的素芬送入云霄,放声浪叫起来。


“老子就是喜欢你这个骚劲,再给老子叫大点声。”吴来林大声的坏笑着,说话间,将素芬翻转了身,从她身后再次进入。


而被背过身子去的素芬,双眼迷离的瞥向窗外那棵大枫树下若隐若现的黑色身影,艳红的嘴角泛起一抹嘲弄,吴富贵啊吴富贵,我倒要看看你还能忍到什么时候?


“骚货,骚货,一个麻子都能把你干成这样,哪天非得让你尝尝我的厉害。”吴富贵压低声音不甘的嘀咕了一句,狠狠的甩了甩挡在身前的枝叶,正预备走,耳边又传来素芬似欢愉似痛苦的叫床声,让他愤怒的握起了拳头。


如果不是因为吴来林有村长这个身份,那满脸麻子的渗人模样又哪里配得起娇美如花的素芬啊!


再看看自己, 村子中最高最壮的男人,长相也算中上等,可就是穷,没家底,所以现在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素芬那前挺后翘的身子被一个麻子压在身下蹂躏,这让他怎能甘心?


一想到素芬的身子,他身下的肿胀又不自觉的坚硬了几分,心中更是奇痒无比,咬牙切齿的顶着裆前的帐篷,愤愤不平的向家中那个紧锁的屋子中走去。


那屋子里有个叫林然的女人,这个他买来快半个月一直用铁链拴着却还未曾碰到过的女人!



“砰”的一声,随着屋门被踢开的声音,吴富贵满身怒气的冲向了地上那个被铁链子拴住双手的女人身边,用力的搂住女人的身子。


“你,你走开,别碰我!”林然惊恐的大喊着,由于双手被绑住,只能用双脚拼命的蹬着吴富贵。


吴富贵稍稍平息了一番怒气,堆起笑脸,“好妹子,你看我一直没强迫过你不是,今天实在忍不住了,你就给了我吧,啊?”


“不不,你休想,滚开滚开!”林然不依,依旧奋力的反抗着,一个不察,双脚直接踹上了吴富贵的脑门。


吴富贵本就是忍着不爽利的心在好言相劝,见林然还是不听劝,瞬间就失去了往日的耐心,脸上笑意尽失,大手紧紧抓住她修长纤细的双腿,将她带入怀中,一个巴掌打上了她的脸颊。


大怒道,“你是老子买来的,老子还干不得你?今天老子非要把你办了!”


林然的身体猛然一怔,脏污却清秀的小脸上满是惊恐的看着眼前浑身怒气的吴富贵,一字一顿地说道,“你要是敢碰我,我立马撞死在你面前!”


然而,让她失望的是,吴富贵并未像以往那样听到她的威胁便自动退去,而是不屑的嘲笑,“要死也得老子爽过了再说。”


语毕,大手毫不怜惜的撕扯着她本就破碎的衬衣。


很快,林然就被剥了个精光,白皙光洁的身子毫无遮掩的呈现在吴富贵的眼前……


吴富贵眼睛发直,不自觉的抿了口口水,“老子活这么些年,还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白的身子,这钱花的值!”


林然赤裸的身体在夏季夜晚的凉风中瑟瑟发抖,语气再也没有了方才的强硬,带着些抽泣的鼻音。


低声哀求道,“哥,你放了我吧,你买我花了多少钱,我十倍百倍的还给你,求你了,求你了。”


“你当我傻呢,妹子,我放了你,要是你出去把我告了咋办?”吴富贵不为所动,眼神上上下下扫视着她的全身,最后定格在她的腿间。


“不不,我不会的,哥,我发誓,你信我。”林然顾不得他眼神的注视,被绑起的双手做发誓状,做着最后的挣扎。


吴富贵摇了摇头,解开了自己的裤子,掏出早已坚硬如铁的分身,贯穿了林然娇弱的身体……


“啊”随着被破身后痛楚的尖叫声,林然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妹子,你这身子还真是带劲,放心,只要以后你老老实实地跟着我,我绝对不会亏了你。”得到发泄的吴富贵,餍足不已的说。


林然不说话,眼神盯着一个别人看不到的方向,如木偶般没了生气。


吴富贵吁了口气,正要劝慰,却发现林然的嘴角溢出了点点血丝,他大惊,赶紧就握住了林然的下巴,拉过旁边撕扯过的衣服塞入她的嘴中后,大声喊来自己的母亲李桂香,让她去喊村里唯一上过卫校的素芬来帮忙。


约莫十五分钟后,素芬才提着医箱过来,她打量了一番屋内的情形,再结合地上只是随意遮掩了裸体的女人,心中大致了然,但此刻俨然容不得她多做细想,于是她赶忙蹲下身子掰开了女人的嘴巴开始检查起来。


“咋样,素芬?”吴富贵在素芬查看后担忧的问道。


“我给她做了简单的止血消毒,死是死不了,但要是不送医院去治的话,就怕以后说话不利索了。”素芬啧啧的说着,颇有些同情之意。


吴富贵一听,有些愧疚的低下了头,谁都清楚,这个女人是去不了医院的,因此其母李桂香则状似心疼的拉起女人被解开束缚的小手。


语重心长的说道,“闺女啊,你可听清楚了,以后可别再做傻事了,你看你这都硬了大半个月,还不是成了我儿子的人,你啊,就认了命,乖乖的给我生个带把的孙子,我也好放你出来过些安生日子不是?”


林然抽出了自己的手,却依旧不肯说话,看这了无生气的样子,怕是他们这人一走,又会再次寻死。


正在吴富贵与母亲李桂香不知所措时,素芬叹了口气,“桂香婶,我跟她年龄相仿,不如让我来劝劝她吧。”



待两人出去,素芬拧干旁侧盆中的毛巾,擦拭着女人脸上的脏污,一下一下,温柔的让女人的眼神有了少许的情绪波动,但也仅仅就那么几秒钟,便又恢复了如初的死寂。


擦拭干净后,素芬看着她清秀又稚嫩的小脸,缓缓开口,“看你这小脸,也不过才二十来岁的年纪,怎地就那么不争气,被一个男人上了就要寻死呢?”


许是素芬说出的话与他人不同,林然终是开了口,“不寻死的话,难道真要我待在这里给他生孩子,陪他过一辈子吗?”


出乎意外的,林然说话除了有一点疼痛,倒没有半分的不利索,这让她不解的看向了素芬。


素芬摇了摇头,“你只是破了些皮,不碍事,我刚才那样说,只是想给你创造一个逃走的机会,不过显然是我想多了,这个村子不会有任何人会善心大发的放我们这些被卖进来的女人走出去。”


林然看向素芬,神情中有些激动,“你,你也是被卖进来的?”


“不然,你觉得这样的村子里会有女人懂点医术?”素芬嘲讽的说。


林然像是一下子找到了知己,不管自己虚弱的身子,激动不已拉住她的手,“那你现在是妥协了吗?难道你已经不想离开这个鬼地方了吗?”


“我想,我做梦都在想,可你要知道,要想离开你首先必须学会妥协,否则你一直都会被关在这个屋子里,被殴打被强奸,直到你怀孕为止。”素芬愤恨的说着,眼神里迸发出强烈的恨意。


林然瑟缩了一下,脑中浮现出刚才自己被奸污的画面,拼命摇着头,仿佛试图去甩开那不堪的一切。


素芬安抚的拍了拍她的手,“相信我,我就是这么过来的。”说完,她脱下衣衫,露出身上或深或浅的伤痕……


林然眼泪簌簌而落,良久才深深的吸了口气,像是忍辱负重般坚定的点着头,“姐,我听你的,我什么都听你的。”


素芬笑了起来,美艳不可方物,她想,有了这同一个念想的盟友毫不保留的相信自己,她离开的步伐,已经不再遥不可及……



未完待续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复仇名单

复仇名单(下)

男人也是"谎言狗"

男人也是"谎言狗"(下)

留守儿童的救赎

留守儿童的救赎(下)

入赘豪门的女婿

入赘豪门的女婿(下)

Good night

每一个赞,都是我跟你说的晚安

    逃离被拐的村庄

    逃离被拐的村庄

    犀利写手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58个故事


    清冷的月光将大窑村笼罩在一层银辉之下,借着这微弱的光线,隐约能看见村头那唯一的一幢二层小楼房间内激烈交缠的男女……


    “你弄轻点声,外面说不定还有人在乘凉呢,要是被人听到的话多不好。”房内,传来女人娇媚的声音。


    “放心吧,老子是村长,谁敢偷看?”男人嚣张的说道。


    的确,在大窑村,谁不知道他吴来林这个村长是一手遮天的存在呢?要不然怎么能从人贩子手上弄到最漂亮又最有文化的女人素芬做老婆呢?


    这不,素芬就躺在他的胯下,嘟着嘴唇嗔怪的看着他。那垂眸间的万种风情,让他哪里还管的了外面有没有人,一把抓开女人挡在胸前的小手,一边用力的吮吸着她胸前的蓓蕾一边说。


    “再说了,就算偷看,那又能怎样,他们看得到吃不到,憋都憋死他们去!”


    说完,身下猛的一个冲刺,将正在咬牙克制的素芬送入云霄,放声浪叫起来。


    “老子就是喜欢你这个骚劲,再给老子叫大点声。”吴来林大声的坏笑着,说话间,将素芬翻转了身,从她身后再次进入。


    而被背过身子去的素芬,双眼迷离的瞥向窗外那棵大枫树下若隐若现的黑色身影,艳红的嘴角泛起一抹嘲弄,吴富贵啊吴富贵,我倒要看看你还能忍到什么时候?


    “骚货,骚货,一个麻子都能把你干成这样,哪天非得让你尝尝我的厉害。”吴富贵压低声音不甘的嘀咕了一句,狠狠的甩了甩挡在身前的枝叶,正预备走,耳边又传来素芬似欢愉似痛苦的叫床声,让他愤怒的握起了拳头。


    如果不是因为吴来林有村长这个身份,那满脸麻子的渗人模样又哪里配得起娇美如花的素芬啊!


    再看看自己, 村子中最高最壮的男人,长相也算中上等,可就是穷,没家底,所以现在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素芬那前挺后翘的身子被一个麻子压在身下蹂躏,这让他怎能甘心?


    一想到素芬的身子,他身下的肿胀又不自觉的坚硬了几分,心中更是奇痒无比,咬牙切齿的顶着裆前的帐篷,愤愤不平的向家中那个紧锁的屋子中走去。


    那屋子里有个叫林然的女人,这个他买来快半个月一直用铁链拴着却还未曾碰到过的女人!



    “砰”的一声,随着屋门被踢开的声音,吴富贵满身怒气的冲向了地上那个被铁链子拴住双手的女人身边,用力的搂住女人的身子。


    “你,你走开,别碰我!”林然惊恐的大喊着,由于双手被绑住,只能用双脚拼命的蹬着吴富贵。


    吴富贵稍稍平息了一番怒气,堆起笑脸,“好妹子,你看我一直没强迫过你不是,今天实在忍不住了,你就给了我吧,啊?”


    “不不,你休想,滚开滚开!”林然不依,依旧奋力的反抗着,一个不察,双脚直接踹上了吴富贵的脑门。


    吴富贵本就是忍着不爽利的心在好言相劝,见林然还是不听劝,瞬间就失去了往日的耐心,脸上笑意尽失,大手紧紧抓住她修长纤细的双腿,将她带入怀中,一个巴掌打上了她的脸颊。


    大怒道,“你是老子买来的,老子还干不得你?今天老子非要把你办了!”


    林然的身体猛然一怔,脏污却清秀的小脸上满是惊恐的看着眼前浑身怒气的吴富贵,一字一顿地说道,“你要是敢碰我,我立马撞死在你面前!”


    然而,让她失望的是,吴富贵并未像以往那样听到她的威胁便自动退去,而是不屑的嘲笑,“要死也得老子爽过了再说。”


    语毕,大手毫不怜惜的撕扯着她本就破碎的衬衣。


    很快,林然就被剥了个精光,白皙光洁的身子毫无遮掩的呈现在吴富贵的眼前……


    吴富贵眼睛发直,不自觉的抿了口口水,“老子活这么些年,还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白的身子,这钱花的值!”


    林然赤裸的身体在夏季夜晚的凉风中瑟瑟发抖,语气再也没有了方才的强硬,带着些抽泣的鼻音。


    低声哀求道,“哥,你放了我吧,你买我花了多少钱,我十倍百倍的还给你,求你了,求你了。”


    “你当我傻呢,妹子,我放了你,要是你出去把我告了咋办?”吴富贵不为所动,眼神上上下下扫视着她的全身,最后定格在她的腿间。


    “不不,我不会的,哥,我发誓,你信我。”林然顾不得他眼神的注视,被绑起的双手做发誓状,做着最后的挣扎。


    吴富贵摇了摇头,解开了自己的裤子,掏出早已坚硬如铁的分身,贯穿了林然娇弱的身体……


    “啊”随着被破身后痛楚的尖叫声,林然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妹子,你这身子还真是带劲,放心,只要以后你老老实实地跟着我,我绝对不会亏了你。”得到发泄的吴富贵,餍足不已的说。


    林然不说话,眼神盯着一个别人看不到的方向,如木偶般没了生气。


    吴富贵吁了口气,正要劝慰,却发现林然的嘴角溢出了点点血丝,他大惊,赶紧就握住了林然的下巴,拉过旁边撕扯过的衣服塞入她的嘴中后,大声喊来自己的母亲李桂香,让她去喊村里唯一上过卫校的素芬来帮忙。


    约莫十五分钟后,素芬才提着医箱过来,她打量了一番屋内的情形,再结合地上只是随意遮掩了裸体的女人,心中大致了然,但此刻俨然容不得她多做细想,于是她赶忙蹲下身子掰开了女人的嘴巴开始检查起来。


    “咋样,素芬?”吴富贵在素芬查看后担忧的问道。


    “我给她做了简单的止血消毒,死是死不了,但要是不送医院去治的话,就怕以后说话不利索了。”素芬啧啧的说着,颇有些同情之意。


    吴富贵一听,有些愧疚的低下了头,谁都清楚,这个女人是去不了医院的,因此其母李桂香则状似心疼的拉起女人被解开束缚的小手。


    语重心长的说道,“闺女啊,你可听清楚了,以后可别再做傻事了,你看你这都硬了大半个月,还不是成了我儿子的人,你啊,就认了命,乖乖的给我生个带把的孙子,我也好放你出来过些安生日子不是?”


    林然抽出了自己的手,却依旧不肯说话,看这了无生气的样子,怕是他们这人一走,又会再次寻死。


    正在吴富贵与母亲李桂香不知所措时,素芬叹了口气,“桂香婶,我跟她年龄相仿,不如让我来劝劝她吧。”



    待两人出去,素芬拧干旁侧盆中的毛巾,擦拭着女人脸上的脏污,一下一下,温柔的让女人的眼神有了少许的情绪波动,但也仅仅就那么几秒钟,便又恢复了如初的死寂。


    擦拭干净后,素芬看着她清秀又稚嫩的小脸,缓缓开口,“看你这小脸,也不过才二十来岁的年纪,怎地就那么不争气,被一个男人上了就要寻死呢?”


    许是素芬说出的话与他人不同,林然终是开了口,“不寻死的话,难道真要我待在这里给他生孩子,陪他过一辈子吗?”


    出乎意外的,林然说话除了有一点疼痛,倒没有半分的不利索,这让她不解的看向了素芬。


    素芬摇了摇头,“你只是破了些皮,不碍事,我刚才那样说,只是想给你创造一个逃走的机会,不过显然是我想多了,这个村子不会有任何人会善心大发的放我们这些被卖进来的女人走出去。”


    林然看向素芬,神情中有些激动,“你,你也是被卖进来的?”


    “不然,你觉得这样的村子里会有女人懂点医术?”素芬嘲讽的说。


    林然像是一下子找到了知己,不管自己虚弱的身子,激动不已拉住她的手,“那你现在是妥协了吗?难道你已经不想离开这个鬼地方了吗?”


    “我想,我做梦都在想,可你要知道,要想离开你首先必须学会妥协,否则你一直都会被关在这个屋子里,被殴打被强奸,直到你怀孕为止。”素芬愤恨的说着,眼神里迸发出强烈的恨意。


    林然瑟缩了一下,脑中浮现出刚才自己被奸污的画面,拼命摇着头,仿佛试图去甩开那不堪的一切。


    素芬安抚的拍了拍她的手,“相信我,我就是这么过来的。”说完,她脱下衣衫,露出身上或深或浅的伤痕……


    林然眼泪簌簌而落,良久才深深的吸了口气,像是忍辱负重般坚定的点着头,“姐,我听你的,我什么都听你的。”


    素芬笑了起来,美艳不可方物,她想,有了这同一个念想的盟友毫不保留的相信自己,她离开的步伐,已经不再遥不可及……



    未完待续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复仇名单

    复仇名单(下)

    男人也是"谎言狗"

    男人也是"谎言狗"(下)

    留守儿童的救赎

    留守儿童的救赎(下)

    入赘豪门的女婿

    入赘豪门的女婿(下)

    Good night

    每一个赞,都是我跟你说的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