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孟晚舟被判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9年3月24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逃离被拐的村庄(下)

犀利写手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58个故事


“桂香婶,富贵,我都跟她说了,就她目前这个情况,说话都不利索了,往后也不好找人家,现在你们不嫌弃她,是她的运气。”


“我看她那样子怕是听进去了个七七八八,你们就甭操心了,这两天啊,给她对她好些,总归都成了富贵哥的人了,小妮子跑不了了。”素芬笑意盈盈的说着。


李桂香喜不自胜的握住了素芬的双手,“这,这婶子该怎么感谢你才好?”


“哎哟,都一个村里,还谈什么谢不谢的,只是我这胆子小了些,这么晚也不敢一个人回家,怕是要麻烦您送我回家了。”


素芬说话时,娇媚的打了个哈欠,将吴富贵看的那叫一个心神荡漾,立即就上前一步说道,“素芬,我送你回去就成。”


张桂香知道儿子有色心没色胆,况且还是吴来林的老婆,但仍然还是提点的说道,“送完早些回来,村长还在家等着素芬呢。”


吴富贵听到村长这两个字,心中那刚升起的热情又被去掉了一半,一路上也是本本分分没敢主动吱声,两人之间安静的连路边河水流动的声音都能听个清清楚楚。


素芬暗自鄙夷,只好故意一个踉跄,惊呼之时让身子不偏不倚刚好朝吴富贵的怀中侧倾过去。


软玉温香在怀,且还是吴富贵一直心心念念的女人,让他怎能不激动,因此,连说话都有些磕巴。


“咋,咋了,脚,脚崴了?”


素芬美艳的小脸上一片痛楚,轻声道,“富贵,你帮我看看,是不是肿起来了?”


吴富贵一听,赶忙蹲下了身子,撸起素芬的裤脚,触摸起她的脚踝,引得素芬一阵痛楚,娇声喊着,“轻,轻点,疼。”


素芬说话向来软糯,这样的痛呼听在吴富贵耳中,更像是素芬在做那事的浪叫,那被浇灭热情的瞬间又被燃起,手上情不自禁的开始轻轻抚摸起素芬的脚背,低声说,“肿倒是没肿,估摸着一会就好了,要不我背你到门口?”


“不成,不成,要是来林看到了,又会觉得我勾搭男人,指不定又得打我一顿。”素芬想也不想的反驳,咬着嘴唇可怜兮兮的看着吴富贵。


这般委屈害怕的模样,在月光的映衬下更显几分楚楚动人,看在吴富贵眼里,激发了他作为男人的保护欲,手上一拉,将素芬带入怀抱。


“呜呜呜……”像是找到了发泄口,素芬低声抽泣起来。


“别哭了,逮着机会,我一定替你出气。”吴富贵愤然的说。


素芬抬起期盼的小脸,不确定的问道,“你,你真的会为我出气?你,不怕他吗?他是村长啊。”


“要不是因为他是村长,我当初就是出再多的钱给也得给你买了,保准好好对你,哪还舍得打你。”吴富贵一想到这个就来气,搂着素芬的手臂也紧了紧。


“富贵,不瞒你说,其实我当初第一眼看上的也是你,要是当初嫁的人是你就好了。”素芬羞涩的说着,小手在他胸口画着圈圈。


吴富贵惊喜不已,“素芬,你说的可是真的?”


素芬捶打了一下吴富贵壮硕的胸膛,娇嗔中带着埋怨,“你看你家小媳妇多好命,大半个月,不肯给你,你也不舍得动人家一根手指头,我今天可是羡慕的要死,要是你这么对我,我保管天天给你伺候得舒舒服服的。”


这么明显的话语,让吴富贵的脑海中已经浮现出素芬在自己身上呻吟的模样,下体再次肿胀起来。


素芬感受到他的反应,勾唇一笑,小手轻轻的放了上去,“乖,今天可不是时候,吴来林还在等我呢,等明儿我去给你小媳妇换药,你要有些本事,不让别人发现,我就把我这身子给了你。”


吴富贵咽了咽口水,真想马上将素芬压在身下啊,但看着远处二层小楼的灯光,只能咬着牙不甘愿的放开了素芬的身子,期待着明天的早日到来……



“素芬,你来了。”李桂香热情的招呼着,将关押女人的屋子打开,带着素芬走了进去。


“恩,恢复的还不错,能说话吗?”素芬检查后问着女人。


林然一听,忽然紧紧握住李桂香的手,跪在地上磕着头,结结巴巴的说道,“我,我,我不跑了,不跑了,做,做你媳妇,生娃,生娃。”


李桂香心中窃喜,赶忙扶起跪着的林然,笑道,“好闺女,这是干啥,快起来,昨天你被富贵折腾了半宿,这肚子里指不定就有了呢,你先把这碗鸡汤喝了,早日给我生个大胖小子。”


林然握紧拳头,却在看到素芬的眼神后,垂下眼眸,掩去一切仇恨,再次抬头,嘴角微扬,“谢谢妈。”


“诶,诶!”李桂香连声应着,心里那叫一个乐呵!


“桂香婶,你看这都叫妈了,也该给人家放出去了吧?”素芬娇声说着。


“那是,那是!不过,”李桂香顿了顿,脸色变得严肃,“我这丑话说在前头,闺女你要是敢跑,你这下半辈子,就只能在这屋子里躺着了。”


林然摇着头,“妈,妈,你不嫌弃我说话结巴,我,我怎么会跑,谁,谁还会,要我?”


李桂香满意的点点头,又在素芬的不断劝说下,终是将林然从这个暗无天日的小黑屋放了出来……


而重见天日的林然并未将心里的喜悦表现出来,平静的跟平时无差,且勤快地做着屋子中她力所能及的一切事情。


李桂香这才放下心来,等到吴富贵干活回来后,将林然交到了他的手中,便安心的给在邻村挖煤的男人送饭去了。


院子中,只剩下各怀心思的三人。


“小然,这是我今儿在家找到的药,你吃了,对你舌头好些。”素芬亲密的挽起林然的手臂。


林然仿佛丝毫不觉这其中有什么阴谋,听话的将药吃了下去,之后就有些昏昏欲睡,连站都站不稳……




“素芬,你真有本事,哪里弄来的这个药,不伤身子吧?”吴富贵将昏睡过去的林然放到屋里,又是惊喜又是担忧地问道。


素芬白了他一眼,“我是那种狠毒的女人吗?不过是些安眠药,前段时间我睡眠不好,求了好久,麻子才给我买的,稀罕着呢,要不是想跟你在一起,我还真不舍得拿出来给别人用呢。”


安眠药吴富贵知道的,又听到素芬为了自己连不舍用的物品都拿出来了,心中一阵感动,搂住她柔软的身子又亲又吻。


“你小点声,这大白天,外面人来人往的,要是听到了声响,我们两个可都活不成了。”素芬提醒着,手上却不忘脱下自己身上的衣衫。


吴富贵连连点头称是,眼睛是一刻也没离开过素芬脱衣服的动作,当看到他期盼已久的美妙胴体后,他忍不住赞叹出声,“素芬,你的身子比我想象中还要好看,我可算是等到这一天了。”


说完,迫不及待的吻住了素芬水嫩的小嘴,将她压在了身下,开始攻城略地。


“啊,真舒服啊,素芬。”吴富贵低吼着,身下不断的向素芬的更深处发起攻势,然而,他没注意到,配合他使劲扭动身体的素芬,眼神却格外清明的看向了在他身后已经睁开眼睛的林然……


完事后,素芬不舍的看着吴富贵,愤恨的说道,“要是我手上还有安眠药,我就多下点分量,把麻子毒死算了。”


吴富贵心中一动,“安眠药能毒死人?”


素芬见时机已到,装作得意的说道,“是药三分毒,我是学医的,自然有分寸多少能致命。”


“那你不怕被人发现,你也活不了?”吴富贵又问。


“安眠药又不是毒药,我哄着他自己吃下去是自杀,跟我又有什么关系?”素芬说到这里,看向吴富贵,轻轻抚摸着他的脸颊,带着蛊惑人心的笑容,轻启朱唇,“富贵,只有麻子死了,我才能每天跟你在一起,你难道不想吗?”


想,他当然想!


一直以来,他都看不惯吴来林,此时,好不容易有个弄死他的机会,他又怎能不同意?况且,就算出了事,也跟他无关!


于是他笑了起来,“素芬,我去帮你弄安眠药。”


素芬风情万种的笑了起来,“富贵,等他死后,我就是你的了。”



半个月后,吴来林吞服安眠药自杀的事情惊动了整个大窑村,村长死了,自然镇上派出所的警察也出动了。


“是他,是他害死麻子的!”素芬指着吴富贵,愤怒的说着。


“别瞎扯,我跟麻子无冤无仇,怎么会害他?”吴富贵意识到不对劲立即反驳。


素芬拿出已经扯掉标签的安眠药瓶子,大怒,“你把瓶子上面的纸撕了,告诉我这是你给我带的维生素……你,你真是畜生,麻子哪里得罪你了,你要这么害他!”


“你胡说,胡说,明明是你说要跟我在一起,让我给你带安眠药害死麻子,现在倒反咬我一口。”吴富贵怒极之下将实情全都和盘托出,警察一听,冷笑道,“两个都给我带走!”


后来,警察招来大窑村的人一个个提审,林然也终于走了大窑村。


她一改唯唯诺诺的样子,先是讲述了自己被拐卖强奸到不得不妥协的全过程,然后又拿出购买安眠药的凭证,战战兢兢的交代了吴富贵跟她说要想法子杀了吴来林,取代村长位置的事情……


这一下,认证物证俱在,吴富贵借着素芬的手蓄意加害吴来林已成既定事实,素芬被无罪释放。


当她走出警局的那一刻,林然看着她笑靥如花,“素芬姐,以后,我们自由了。”


素芬紧紧拥住林然瘦小的身子,喜极而泣,“是的,我们自由了。”


此后,在大窑村的一切都将烧成灰烬,挥洒在那些再也不会回去的过往岁月。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复仇名单

复仇名单(下)

男人也是"谎言狗"

男人也是"谎言狗"(下)

留守儿童的救赎

留守儿童的救赎(下)

入赘豪门的女婿

入赘豪门的女婿(下)

Good night

每一个赞,都是我跟你说的晚安 


【上集剧情请戳下方阅读原文】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