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一篇被打赏了百万的文章:恒大的金碗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9年3月24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家暴

犀利写手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59个故事


夜色已深,谁也未曾注意到在一幢高楼的第六层房间的落地窗前,赵韵染正在被自己的丈夫谢喆翰发狠的抽打着耳光……


外面大雨放肆倾泻,路上的行人撑着雨伞步履匆忙,房间内充斥着赵韵染的尖叫求救声……


“啪啪啪!”耳光抽打的声音一下接一下,清脆入耳。


“看你还敢不敢给我勾搭男人?敢不敢?”


男人怒吼,一把揪起她的头发将她的脸抵在了落地窗上。


赵韵染一边紧紧握住他揪起头发的手,试图减轻一些痛苦,一边拼命的解释着。


“喆翰,他只是我的同事而已,今天我没带伞才顺路送我回来的,我跟他真的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关系,你相信我,求……”


可话还未说完,谢喆翰突然一脚踢开了阳台的门,将她拖到了露天阳台的大雨之中,面目狰狞到咬牙切齿,“贱人,给我好好记着今天,看老子是怎么将你这勾搭男人的脏身子给冲干净的!”


赵韵染本就虚弱的身子被谢喆翰这样一推,一个趔趄就倒在了地上,额头接触了坚硬的地面,眼前一黑,差点没昏死过去。


被折腾到连话都说不出来,只能任由谢喆翰扯掉自己身上的衣物,粗鲁地蹂躏着她满是青紫的滑腻肌肤,那力道就像是要将她的身体给搓下一层皮来。


几分钟后,谢喆翰满意的看着她全身的红痕,嘴角扯起一丝变态的笑意,温柔的抚摸上她精致完美的小脸,低声说道,“老婆,你那个奸夫的车还停在那呢,似乎在看着我们呢,你说我们要不要做点什么,让他看看清楚你是谁的女人?”


语毕,竟是直接分开了她的双腿,一个挺身,就将早已坚硬如铁的分身刺进了她未做任何准备的身子中……


下体传来的刺痛将原本放弃抵抗的赵韵染拉回现实,她惊恐不安的推攘着身上起伏的谢喆翰,卑微的乞求道,“不,不,不,谢喆翰,求你,不要在这里。”


谢喆翰不为所动,脸上呈现出兴奋的神情,又拉高她的双腿放到自己肩上,阴测测的说道,“老婆,你现在这个样子真迷人,果然有勾引男人的资本,你看你的奸夫已经从车里出来了,正在看我们表演呢,你还不卖力点?”


赵韵染一愣,下意识的环顾四周,当她看到楼底车灯方向那个她一直放在心底想爱却不敢爱的男人傅小司正在向她楼层狂奔时,一股巨大的羞辱感让她不顾一切的咬住了谢喆翰的肩膀,死死的,像是要咬下一块肉。


谢喆翰被肩膀传来的痛楚弄的火冒三丈,不得不停下在赵韵染身上的动作,狠狠的甩了她一个耳光,“你这个贱人,赶紧给老子松口!”


然而,赵韵染像是没有知觉一般,任凭他如何打骂,都丝毫没有要松口的迹象。


这下彻底触怒了谢喆翰,他猛地掐住赵韵染的脖子,死死的将她按在地上,看他青筋暴起的模样,大有要将她置于死地的打算。


赵韵染轻蔑的勾起嘴角,看着依然不停歇的大雨,解脱般的闭上了双眼,她最后的意识里,入耳的喧哗雨声似乎隔绝了一切声响,可她又分明听到了傅小司踹开门后,那暴怒又焦急的呼唤声……



次日醒来,是在医院的病床上。


从护士的口中,她了解到,原来昨天真的不是她幻听,确确实实是傅小司踹开了她家的门,与谢喆翰厮打在了一块,被惊扰到的邻居报了警并将她送到了医院。


最后又由警察通知了她的母亲,只不过现在她的母亲正在一旁津津有味的吃着早餐……


“你醒了就好。”


这是母亲胡月丽的声音,淡淡的,没有一丝情感,说话的同时,嘴里依然没有停止咀嚼食物,让护士都不禁摇了摇头。


赵韵染暗自苦笑,全身的疼痛也使她放弃了坐起来的打算,待到护士离开后方才开口说道,“妈,我真的受不了了,我要告他家暴,我要让他坐牢!”


胡月丽立即皱起眉头,不悦的斥责道,“你还好意思说呢,要不是你跟那个男的有一腿,喆翰能这么对你?”


“妈,我是你亲生女儿,我是什么人你还不清楚吗?你怎么能这么说我,你看看我身上成什么样子了?你看看?”


赵韵染说着就不顾身上的疼痛,着急的拉开袖子领口展示着身上那些触目惊心的伤痕。


胡月丽随意的看了一眼,不耐烦的回道,“那你倒是跟说说,那个男的到底是谁,大半夜不睡觉,还下那么大的雨,怎么就刚好在你那里,还和喆翰打进了警察局?”


“妈,我昨天加班晚,他顺路送我回来,还没来得及走就看到喆翰在打我,难道他救我也成了错误吗?”赵韵染无法理解的反驳着。


胡月丽被说的哑口无言,稍稍沉默了一会,脸上忽而堆起笑意,温柔的替赵韵染将被子向上拉了拉,轻轻拉着她的手说道。


“你是我女儿,我当然相信你,只是这毕竟是家务事,闹到警察局也不好看,你等下穿好衣服,就跟我去警察局跟那些警察说,说你们两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哪会是什么家暴的行为,你好好说,让他们给喆翰放出来,知道不?”


赵韵染怒极反笑,“妈,是不是我要等到我被他打死的那天你才能心疼心疼我?”


胡月林心虚的低下了头,继而精明的眼珠子一转,抹了一把并不存在的眼泪,带着哭腔说道,“我怎么能不心疼你,只是我们这家庭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爸爸瘫痪在床,你弟弟又没读书,挣不了啥子钱,你侄子奶粉都买不起,要不是你争气,被喆翰这个有钱人看上,我们哪有现在这么快活的日子。”


“乖女儿,你想想,你要是把他告了,你的工资养不活我们这一大家子人不说,你就不怕以他的性子关了几年再放出来会找人报复咱?反正他又不会真的把你打死,你就受点委屈,也心疼心疼妈,不要把妈往死路上逼,算妈求你了,成吗?”


赵韵染垂下眼睑,眼泪顺势而下,凉凉的眼眸紧盯着还在佯装哭泣的胡月丽,轻蔑的笑出了声,这就是她的亲生母亲,一个从不管自己死活,总是以死相逼自己的亲生母亲!


可她又不能放任不管,谁让她生了自己,谁让她有一个不争气的弟弟?又谁让她有一个真心爱她却瘫痪在床需要母亲照顾的爸爸呢?


这些事实摆在眼前,她除了妥协还能如何?


因此,最终她还是在胡月丽的搀扶下,拖着满是伤痕的身子来到了警察局。



“赵女士,我们看过你身上的伤,也拿了你的验伤报告,这可是摔不出来的,你要好好想清楚。”


女警官看着面无表情如同背书一般陈述谢喆翰的无辜的赵韵染,好意提醒道。


赵韵染眼神里闪现出一丝神采,“要是家暴的话,他会判死刑吗?还是无期?”


“证实是家暴的话,你可以起诉离婚,可以得到赔偿,更甚者可以让他净身出户,所以你还是好好考虑该不该说实话。”女警官再次劝道。


赵韵染听完放弃了心中那唯一的希望,因为她很清楚若是不能让谢喆翰死刑或无期,仅仅是离婚或者得到赔偿的话,她的日子更不会好过,就像她妈说的,以他的性子,肯定会实行报复!


那她告的又有何用?


她深深的吸了口气,感激的看了一眼女警官,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嘴角扬起一个决然的笑容,“我考虑好了,他没有家暴,我身上这些不过是我们夫妻之间的情趣罢了。”


女警官无奈的摇了摇头,想说些什么,也只化作了一声叹息。


谢喆翰被放了出来。


刚走出警察局,便看到傅小司追了出来,他不顾她身边还站着一个凶神恶煞的谢喆翰,拦住了赵韵染的去路,大声质问道,“赵韵染,他这是家暴,是犯法的,你都成了这个样子,居然还想要跟他继续生活在一起?你是不是疯了?”


赵韵染下意识身子一动,刚想解释什么,身子就被谢喆翰搂紧了怀中,看似亲昵的在她耳边低声警告着,“你最好当着我的面好好断了你们的关系,否则的话……”


赵韵染逼回眼中涌上来的酸涩,一字一句的说道,“我们夫妻之间的事情,麻烦你少管闲事,以后也请你不要自作主张地送我回家,我不需要。”


傅小司心痛又受伤的看着赵韵染,张了张嘴,却始终是欲言又止,最后留下一个再也不见的背影,慢慢消失在赵韵染的世界里……


她闭上眼睛,不禁悲从心来,整个人彻底的精疲力竭,连多看一眼这个世界都觉得呼吸困难。


“怎么,舍不得?”谢喆翰用力的握紧她的手腕,像是要将她的骨头捏碎。


她没有回答,也没有挣开手腕,只是斜眼看了看得意的谢喆翰,想到以后又要继续面对谢喆翰那愈演愈烈的家暴折磨,本就难以抑制悲伤的心情,堵然升起一股强烈的恨意。


既然注定生不如死,既然注定要毁灭,那是不是该做些什么了,想到这,赵韵染从心底里感受到一阵兴奋,连血液好似都沸腾起来……



未完待续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男人也是"谎言狗"

男人也是"谎言狗"(下)

留守儿童的救赎

留守儿童的救赎(下)

入赘豪门的女婿

入赘豪门的女婿(下)

Good night

每一个赞,都是我跟你说的晚安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