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一篇被打赏了百万的文章:恒大的金碗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9年3月24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家暴(下)

犀利写手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59个故事


刚走进家门,谢喆翰便将赵韵染推进了主卧间,不顾自己的岳母胡月丽还在客厅,直接将她推到了地上,拳打脚踢着她还未痊愈的身子。


“妈,妈,救我!”忍受不了疼痛的赵韵染哭喊着。


而回应她的除了胡月丽在忙活的声音,再无其他。


她绝望的闭上双眼,心中那最后的一丝温暖被践踏的无影无踪……


再次睁眼时,她主动攀附上谢喆翰的脖子,青紫的嘴角绽放出一个魅惑的笑容,“老公,你不是一直要我配合你SM吗?今天就来试试如何?”


“怎么,今天才断了你的相好,要讨好我了?”谢喆翰停下抽打的动作,不屑的说道。


赵韵染委屈的瘪着小嘴,“老公,我想通了,我这辈子是怎么也离不开你的,但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动不动就打我,行吗?”


“你要是听话,乖乖呆在家里,不出去给我到处勾搭,我又怎么舍得打你呢?”谢喆翰摸了一把她的小脸,满意她的乖顺。


“老公,我听你的,我辞职。”赵韵染说话之间,含羞带怯之间小手已经直接伸进了谢喆翰的裤子里……


谢喆翰吸了一口气,看着美艳风情的妻子,想着她性爱这件事上从来都是被动,哪里有过如此大胆的举动,身体一下子就起了反应,立即就将赵韵染抱到了床上,急切又粗暴的扯开了她的衣服,解下裤腰的皮带捆绑住她的双手……


“啊,啊,老公,你稍微轻点。”赵韵染娇媚的声音中夹杂了些许痛苦。


谢喆翰一边更加兴奋的卖力抽动着,一边凶狠地说道,“老婆,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真是骚极了,是不是也跟别人这么搞过?”


“没,没有。”赵韵染急切的否认。


“没有就好。”谢喆翰缓下了语气,继续勇猛地在赵韵染身上耕耘。


“老公,你好棒!”赵韵染放肆的大喊着,像是个不知足的荡妇般,一直用淫荡的话语来满足谢喆翰那变态的嗜好,同时,也让在客厅中老脸通红的胡月丽满意不已。


所以,在谢喆翰发泄完毕后,胡月丽满脸笑意的看着即将出门的谢喆翰讨好的说道,“喆翰啊,你看染染多好啊,你们以后可要好好过啊。”


谢喆翰看着胡月丽这小人模样,心情大好地从钱包里掏出一沓钱扔在了桌上,扬长而去。




“染染啊,你可算开窍了,以后啊你就像今天这样伺候喆翰,我保管他不但不会打你,还会更喜欢你哩。”


胡月丽收完钱后立马折回到了赵韵染的身边,竖起大拇指夸赞。


赵韵染看着胡月丽口袋中露出的红票子,讥讽的说道,“妈,你真像以前妓院的老鸨,收着客人嫖你亲生女儿的钱,还美滋滋的鼓励我继续努力干呢。”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我这不是为了你好吗?”胡月丽面红耳赤的辩解着,见赵韵染还是一副嘲笑的脸色,又嘟囔的补充了一句,“这钱是他主动给我的,不要白不要。”


赵韵染并不说话,定定的看着胡月丽,忽然抬起手,在她满是皱纹的脸上轻轻的抚摸了许久后,又从旁边柜子里拿出来一张卡,递到了胡月丽的手上。


轻声说道,“妈,我身体不舒服等下就不送你去车站了,这卡里的钱是我这些年存下的,你拿回去省着点用,记得一定要对我爸好些,别老是补贴弟弟了。”


胡月丽看着赵韵染这个模样,面露愧疚,“好,好好,我都听你的,你自己也好好哄着喆翰,别再让他打你了。”


赵韵染点点头,似是认同了她说的话,任由她一直唠叨着,脸上也未显现出丝毫不悦。


“染染,那我就回去了,你有时间也回来看看我们,你爸怪想你的。”胡月丽在出门前眼眶微湿,不舍的抓着她的手。


赵韵染心有感触,其实她知道母亲对自己是有着真心的,只是跟她自己还有儿子比起来,女儿就没有那么重要了,那又怎样呢,反正自己也不在意了,一切都快结束了不是吗?


接下来整整半个月的时间,赵韵染像是换了个人般,不仅欣然接受着谢喆翰没有任何理由的责骂,在床上更是变换着各种花样来满足他变态的需求。


许是她的表现太过完美,谢喆翰渐渐地开始由着她在性爱上占据主导,甚至有时候会按照她的指示来配合完成……



律师事务所内。


赵韵染坐在椅子上,捧着工作人员递来的水杯,佯装不安的抖动着双腿,眼神惶恐的四处张望。


“您好女士,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一名工作人员来到她对面,带着职业笑容温柔的问道。


赵韵染吞了吞口水,怯懦地问道,“我现在立遗嘱生效吧?”


“当然。”


赵韵染做出一副了然的表情,这才从包里拿出来一份文件,递给了工作人员,润了下嗓子,像是鼓起勇气一般条理分明的说道。


“这是我的遗嘱,里面还有我长期被家暴的证明,如果我哪一天突然死了,肯定是我丈夫干的,到时候希望你们能帮我讨个公道。”


工作人员一愣,劝慰道,“若是这样,那么我建议女士您还是尽早离开他比较好。”


“不不不,我只是给自己一个保障,我现在这么年轻,哪有那么容易被打死,再说了,我老公也是有分寸的。”赵韵染立马否决。


工作人员这才放心的给她办理了手续。


将身后事办理妥当,赵韵染放下了心中一块大石,拿出手机发了一个定位给他。


原以为傅小司因为那天自己不争气的作为不会过来,却没想到,不出半个小时,傅小司的车便停在了她的面前。


“上车吧。”傅小司的语气一如既往的温柔。


赵韵染心中一暖,不假思索的坐进了那个以前从来不肯坐的副驾驶上,然后绽开笑颜,轻道,“小司,你不是总说想带我去郊区的日出河看看风景么,要是有空的话,今天带我去呗?”

日出河很美,尤其是在夕阳下,带着醉人的红晕,印染在赵韵染的脸上,格外让人心动。


傅小司忍不住摸上了她的脸颊,在一次低声请求道,“染染,你离婚吧,我们离开这个城市,谁也不要去管好吗?”


赵韵染没有像往常一样拒绝他的触摸,而是握紧他的手掌,轻声说。


“小司,他有权有势,我们逃不掉的,只能说这辈子我们有缘无分,若有来生,希望我们能早些遇上,今日是我跟你的最后一次见面,往后你不要再想着我,找个好女孩,好好待她,幸幸福福的过完这一生,我就放心了。”


之后,不论傅小司怎么规劝与哀求,她都像是铁了心一般的无动于衷。


眼见天色已晚,赵韵染居然又主动提出,让傅小司送自己回家。


“就送到这里吧,要是他看到了,估计又得打你。”傅小司将车停在小区外,不满的说道。


“送我进去吧,你要是不放心,在我楼下观望半个小时,若是他打我,你就帮我拍下来,可好?”赵韵染又说道。


傅小司有些奇怪她今天的各种反常,但想不出所以然的他还是依言将她送到了楼下,不偏不倚,又被谢喆翰抓了个正着……


“贱人,这才多久不见,就憋不住了是吧?”谢喆翰抓着她的头发,将她摔到了地板上。


赵韵染不顾身上的疼痛,跪爬到了谢喆翰的脚边,抬起委屈的小脸。


“老公,你相信我,我怎么会背叛你,不然我知道你在家,怎么会让他把车子开进来呢?你现在到阳台上去打我吧,刚好让他看到,这样他就知道我被打就是因为他,以后就不会缠着我了。”


谢喆翰似笑非笑道,“听你这意思,我倒是误会你了?不过你别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放过你,是你自己滚过去,还是老子给你扔出去?”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谢喆翰脸色骤然变狠。


赵韵染娇羞的低下头,慢慢的爬到了阳台上,对他抛完媚眼,勾出舌头后,便露出惊恐的表情,大喊着,“老公,老公,你别打了,我错了,我错了。”


谢喆翰怔了一小会,眉毛一挑,“怎么,想玩强奸的角色扮演?那我满足你。”


说完,他脱掉身上的上衣,面露淫笑的来到赵韵染的身边,大掌捏住她的下巴,然后对着她的脸猛得扇下一耳光。


这一耳光着实凶狠,扇的赵韵染的嘴角都出现了血丝,这让谢喆翰更加兴奋,不顾她拼命的挣扎,掏出裤子的玩意就要提枪上马,这时,却听赵韵染在他耳边魅惑道,“老公,你把我屁股抬起来,从背后进来吧!”


谢喆翰听罢,不疑有他,却在将她抬起的那一瞬间,手上一滑溜,赵韵染就那样从阳台上掉了下去……


在即将死去的那一刻,她垂下眼角最后一滴泪,脸上带着解脱的笑容,因为她知道,傅小司绝对已经拍下了证据,再联合以前的种种作为,谢喆翰的故意杀人罪绝对会坐实了……


渺小如她,除了能选择玉石俱焚,她没有别的选择,只希望去往的另一个世界,没有暴力,没有怀疑,没有苦痛……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男人也是"谎言狗"

男人也是"谎言狗"(下)

留守儿童的救赎

留守儿童的救赎(下)

入赘豪门的女婿

入赘豪门的女婿(下)

Good night

每一个赞,都是我跟你说的晚安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