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孟晚舟被判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9年3月24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迷雾中的第三者

犀利写手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60个故事


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都说婚姻是女人一生中的第二次重要的机会。


嫁的好,那自然是犹如重生进了天堂,倘若要是嫁的不好,简直比下了十八层地狱还要难受。


在很多人眼里,闵舒就身在天堂。


她和老公秦漾都是孤儿,秦漾是从小到大的优秀学生,毕业后进了外企,有理工科男人的踏实能干,又生了一副演讲家的嘴,长相堪比当红小生,深受公司领导的喜爱。


不到两年,就升到了主管的位置,五年之内,从城郊的两室小宅,搬到了市中心的大房子,本市最高档的小区,就连守在门口的保安,都是经过精挑细选的。


她所有的化妆护肤品,从纪梵希,阿玛尼到香奈儿每年的新款,只要动一动手指,就能收入囊中。


神仙水一次开两瓶,一瓶擦左脸,一瓶抹右脸,简直奢侈到让人嫉妒。


因为顶着阔太太的头衔,也总有人主动靠近她,想和她攀上姐妹的人多了去了,她身边的那些小姐妹大都仰慕着她。


大家都说闵舒可能上辈子拯救了地球,所以这辈子做梦都应该是笑着醒的。


按理说,这样的女人应该知足了,可事实却是,每次在小姐妹们散场后,闵舒就陷入了无尽的空虚中……


身边没有人知道她真实的生活,也没有人知道她其实并不开心!


因为,她的丈夫从来都不回家。


闵舒打过去的电话,总是无人接听,就连她怀孕,都是拜托他身边的助理转告的。


她知道,丈夫不回家,不全是因为有多少忙不完的工作,而是外面有别的女人在床上等着他。


至于有一个还是有好几个,那些莺莺燕燕叫什么名字,闵舒不得而知,她从来都没有在秦漾的手机上发现任何桃色短信,也没有在他身上发现任何女人的口红,发丝之类的。


女人的香水?那更加不会有,即使是在半夜归来,大清早离去,残留的都是家里沐浴露的气味。


秦漾太一丝不苟了,他把用在工作上的那点心机在生活中也展现的淋漓尽致,他把一切都看似真诚的摆在闵舒面前,丝毫不畏惧她的怀疑和检测。


越是没有蛛丝马迹的事情,闵舒就越发觉得他有问题。


得知闵舒怀孕后,秦漾这天特别早就回家了,一进屋,他就抱住了闵舒,温柔的吻落在她的唇瓣上,“小舒,你现在肚子里的可是我们家的宝贝,一定要好好注意身体。”


秦漾语气温和,说话滴水不漏,目光含情,她好像看到了热恋时期的爱人。


如果不是她半夜醒来起身去卫生间,没有听到秦漾鬼鬼祟祟压低了声音说:“你放心,我很快就会接你过来……”


“你在跟谁打电话?”


闵舒的语气冰冷,呵!男人,这就是她托付整个青春的男人!



显然秦漾没有料想到闵舒会在这个时候站在自己身后,手机跌落在了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如果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向来从容不迫的他,怎么会这样慌乱,闵舒更加笃定了自己心里的判断。


“没有跟谁打电话,就是一个催货的。”秦漾笑着捡起手机,搂着闵舒朝房间走去,“赶紧去休息吧,你现在可是两个人呢!”


若是换做是从前,肯定少不了一顿吵闹,但是此刻,闵舒死死咬着嘴唇,一双手轻轻捂着肚子,是啊,她现在可是两个人,为了这个孩子,她必须忍下来。


可是,闵舒又做不到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毕竟她曾经也是眼里容不得沙子的人。


所以她越发看不惯自己的丈夫。


可秦漾的脾气,向来都是出奇的温和,回家的时间也长了许多。


闵舒怀孕后动静很大,胃口一直都不大好,秦漾特意亲自开车去了城郊一家老店铺给她买来了山楂果蜜饯。


山楂开胃,口味酸甜,闵舒也很喜欢,一次性会吃很多,本来以为会一直这样平静下去。


但是没想到,一个多月后,闵舒流产了。


这天早上,她是被疼醒的,她叫喊了大半天没有人应,肚子上好像被重物撞击了一样的疼痛,她掀开被子,看见一摊血渍蜿蜒在白色的床单上,她四处寻找自己的手机。


可是,她怎么也没有摸索到手机的踪迹,直到手机铃声在浴室响起。


她试图用手撑着身体起身,但是腹部传来的剧烈疼痛,使她摔下了床沿,直接滚到了地上,血渍在木质地板上拖成了一条长线,一直延伸进了卫生间。


她额头上冒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颤抖的双手朝手机伸过去。


“你怎么了?”门口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秦漾不知道从哪里走了出来,看着地上的闵舒开口,“我马上打电话给医院。”


秦漾的声音沉着,冷静,没有丝毫慌乱,好像躺在地上的她,只是一个陌生人一样。


闵舒从前爱的就是他的处事不惊,但是现在,她却那么希望看到他为自己皱一下眉头。


但是,她是他的妻子,她的肚子里是他的孩子,为什么他会这样的表情?


在那一刻,闵舒知道,她心中用尽心思维持的某种东西,已经在顷刻之间,崩塌了。


孩子自然是没能保住。


不仅如此,医生还说,闵舒有严重宫寒,宫内有息肉,导致子宫壁很薄……各项诊断下来,结论是:闵舒怀孕的几率,只怕不足百分之五。


闵舒觉得自己的天都塌了。


这么多年,她明显的意识到秦漾在离自己越来越远,她多么想要一个孩子的出现可以将她从婚姻的坟墓里拯救出来,但是现在,她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一个女人,最害怕的,就是自己无法体验当母亲的滋味,那种血浓于水的感情,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妙的东西。


闵舒终日抚摸着自己的小腹,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砸。


流产过后那段时间,秦漾对闵舒呵护备至,对孩子的事情一字不提,闵舒默契的配合着他,但是她心里明白,这样的逃避,并不会太久。



果然。


不到两个月,秦漾突然往家里领回来一个小女孩,小小的人儿在秦漾的怀里手舞足蹈。


“老婆,这个孩子叫小珍,才一岁多,是我从孤儿院抱来的,你不是喜欢孩子吗?不如我们就收养了她吧。”


闵舒看着那张粉扑扑的小脸,这孩子,还真是可爱的要紧呢,或许是因为自己才没了孩子,所以她对这小东西,并不是太讨厌。


但是,秦漾将一个吻落在那孩子的额头上,眼里的宠爱几乎快要溢出来,闵舒看着那个画面,恍惚间觉得这孩子就是他亲生的一样,她的心里有点不是个味儿。


“我照顾不了这孩子,你还是送回孤儿院去吧!”她别开头去,眼角的余光却还是忍不住落在小珍身上。


秦漾一门心思还是落在怀里的孩子身上,“没事,知道你要养身体嘛,不用你来照顾,我特意请来了月嫂。”


“月嫂?”闵舒喃喃道,听到门口传来一阵动静,循声看去,门口站了一个女人。


这女人看上去只有二十来岁的样子,皮肤细白,清秀可人,正当是鲜花怒放的年纪,却穿了一身显的老气的衣裳,乌黑顺直的头发扎了个很低的马尾在脑后。


她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向闵舒问好。


整个人看上去十分无害,她从秦漾手里接过孩子,轻轻地拍了几下,“先生,买的菜还在车里,我要带她去睡觉了,你去把菜拿进来可以么?”


秦漾笑着点头,“成,我公司还有点事情,把菜拿进来后,我就得去公司了。”说罢便出了门,月嫂带着孩子朝屋里走去。


这女人明明是第一次来,怎么会知道自己应该住哪?


闵舒觉得这个月嫂可真的很奇怪。


首先,这女人看起来年轻,可是带起小孩来十分老成,一点都不像是个二十多岁的姑娘。


闵舒也试着跟她交谈过,知道她叫翠翠,今年23岁,但是当她问起她为什么这么年轻就来当月嫂之类的问题时,她总是笑着敷衍,没个确切答案。


其次,月嫂的工资很低,低于本市平均工资许多,秦漾给她开的数字很奇怪,1520元,至于这个数字背后的意义,闵舒不愿意去想。


看着翠翠每天在家里抱着孩子像个女主人一样来来去去,闵舒不由得冷哼,呵,月嫂?


是情妇才对吧!



每个女人都是敏感的,尤其是当自己的领地受到侵犯的时候,什么所谓的矜持与气质,早已经变得不重要。


狐狸精都祸害到家里来了,闵舒可不会就这样坐以待毙!


翠翠之所以能够在这个家里名正言顺的待下去,无非就是因为这个孩子的吃喝拉撒都需要她的照顾,如果不需要了呢?


小孩子还是很好哄的,谁带的时间多一点,给她一点玩具,一点好吃的,她就会黏着自己。


小珍喜欢会唱歌的洋娃娃,她就买一堆回来,一天换一个造型。小珍喜欢吃糖果,她就给她准备各种糖果……总之她就是不想要翠翠和这个孩子有太多接触。


这天下午,玩累了的小珍终于睡着了,闵舒将小珍抱进了卧室,翠翠跟着她们一起走进了房间,闵舒皱着眉头,压低了声音命令她,“你就别进来了,去给我泡杯山楂红糖水!”


翠翠愣了愣,“夫人,我听先生说过你的身体情况,还是少喝点那个东西吧。”


“哦?”闵舒侧目,听先生说过?说过什么?秦漾连这种事情都可以跟这个女人说,怕是关系真的不简单吧。


“这是个好东西,但是,是破血的,以前啊,听我阿婆说过,女人要是那个不干净,喝点这个,两三天保管可以干净……”


“破血?”闵舒惊讶着。


翠翠点头,“是的呢,怀了孕的女人是喝不得的,太太的这身体也要少喝……”


她后面还说了些什么,闵舒已经听不进去了,只觉得背后生出一阵寒意……



未完待续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家暴

家暴(下)

逃离被拐的村庄

逃离被拐的村庄(下)

复仇名单

复仇名单(下)

男人也是"谎言狗"

男人也是"谎言狗"(下)

留守儿童的救赎

留守儿童的救赎(下)

Good night

每一个赞,都是我跟你说的晚安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