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雾中的第三者(下)

犀利写手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60个故事


她怀孕的时候,秦漾特意去买的这些山楂,是知道?还是不知道?或者说,就是面前的这个女人怂恿的?


她想到了那天下身浑身是血的自己,恍惚间,好像感应到了下身一股热流和血块流出来的感觉,那是她的孩子啊……


她生气得用力掐着怀里的孩子,原本还在熟睡中的孩子,突然哇哇大哭了起来。


翠翠连忙冲了上来,一把抱过她怀里的孩子,一边哄着小珍一边在客厅游走,而闵舒跌坐在了地上,双目无神,直到一声关门声,抽回了她的思绪。


闵舒到了客厅,已经不见了翠翠和孩子的踪影。


翠翠为什么要对她说这些话?她带着小珍要去哪儿?


秦漾那么喜欢小珍,把她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来看待,这要是真的出什么事情要该怎么办?


回过神来的闵舒冲出房门去寻翠翠和小珍,找遍了整个小区,又围着小区外面找了一大圈,却始终都不见二人的踪影……


不知不觉,天慢慢黑了下来,找寻无果的闵舒已经动了要报警的念头,可是自己的手机已经没电了,她带着紧张的心情,只好又折回了家。


她拖着沉重的步伐推开门,可是,一进门,就看到令她心脏生疼的一幕。


小珍乖巧的依偎在秦漾的怀里,翠翠从茶几上端过一盘水果,给父女俩一人喂一口,秦漾笑的像个孩子。


呵!闵舒在心里冷哼了一下,她才是这个家的女主人!怎么现在感觉他们才是一家三口,而自己才是个外人一样。


她强压着心里的愤怒,走到丈夫身边,坐在了秦漾的身边,“我回来了。”


秦漾并没有流露出太多的情绪,反倒是一旁的翠翠,脸上闪过一丝慌乱,带着一丝不甘愿,挪开了自己的身子。


“你去准备晚饭吧,这里交给我,你们在外面晃荡了这么久,想必孩子也饿了。”闵舒说着话,想看看翠翠的回应。


翠翠没有做声,闵舒伸出手将小珍抱了过来,可是,原本还很乖巧的小珍在被闵舒碰到的时候,却大声的哭了出来,奋力挣扎着,死活不肯让闵舒抱,哇哇直哭。


翠翠连忙跑了过来,准备安抚一下小珍,却被闵舒叫住了,“住手,这是我们的孩子,什么时候轮到你来随意插手了!”


小珍哭闹的更加厉害了,一边哭,一双手还来回晃动着,只朝着翠翠的方向伸着。


“行了行了,你干嘛呢?吓到孩子了!”秦漾冲翠翠递了个眼神过去,示意她赶快把孩子抱开,然后转变了话题,“你不是说早上起来浑身都痛么?好些了么?”


闵舒眯着眼睛,看着翠翠从她的手上接走了孩子之后,可怜兮兮的趴在翠翠的肩上啜泣。


“秦漾。”闵舒没有搭他的茬,“你是不是觉得,我在家这几年,被你圈养着,就瞎了聋了是非不分了,连智商都没有了?”


“你在说什么呢?”秦漾露出了笑容,伸手想将她揽过来。


闵舒后退了一步,小珍的哭声已经小了下去,但是,在她回到翠翠的怀抱的时候,叫的那句“妈妈”却是那么的刺耳。


一个一岁多的孩子,正是牙牙学语的时候,平时不管闵舒怎么教,小珍都不愿意跟她亲近,反倒是翠翠,跟小珍的感情那么好,好得就像亲生母女。


在同等的时间里,为什么小珍会选择翠翠?除非,早在闵舒遇见小珍之间,小珍就跟翠翠相处过。



“闵舒,你是怎么了?”秦漾心疼的看着她。


“小珍是你和这个女人的孩子对不对?”闵舒疯了一样吼叫着,指着面带无辜的翠翠怒不可遏。


“什么收养,什么月嫂,你就是找了个借口,把外面的野女人弄回来家里,要我帮你养着你的私生女,秦漾,你真是好样的,都什么年代了,你竟然还想享齐人之福!”


“夫人,不是这样的。”翠翠的双眼含着泪,小珍也因为闵舒的呵斥再次受到了惊吓,再次大声的哭了起来。


“秦漾,你说啊,你老实告诉我!”闵舒要被逼疯了。


她眼看着这个女人打着月嫂的名号占据了她的家,她眼看着自己的丈夫与这个毫无血缘的孩子越走越近,还因为这个孩子,跟这个女人不清不楚,她要疯了,她快要被这个家里的空气压迫到无法呼吸。


“你简直就是不可理喻!”秦漾显然也怒了,一向好脾气的他在面对闵舒的质问的时候,也开始变得脸色不善,“闵舒,我对你一忍再忍,但是你别得寸进尺。”


闵舒愣了,什么叫做对她一忍再忍?什么叫做得寸进尺?


小珍的哭声越来越大,闵舒只觉得自己的脑袋里全是聒噪的嗡嗡声,她的情绪已经到了极限,她盯着不停哄着孩子的翠翠,伸出手去,将翠翠狠狠的往门边推。


“你们给我走,离开我的家,把我的丈夫还给我!”闵舒的眼睛里布满了红血丝。


她现在不想见到这个孩子,一见到她,她就想起了自己已经化成了一滩血水的孩子,她都还没有来得及看看他,他就已经永远的离开了。


翠翠的那些话一直都在耳边徘徊,如果真的如她所说,那么她的孩子,就是被秦漾害死的,她要怎么接受,怎么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


“闵舒,你疯了吗?”秦漾见翠翠被闵舒逼得节节后退,连忙将闵舒拉开,因为用力过猛,闵舒的身子撞在了后面的鞋柜之上。


见到闵舒吃痛的样子,秦漾皱起了眉头,终于,他还是走到了她的身边,把她扶起来之后,将一张诊断证明书交到了闵舒的手中。


“闵舒,我是你的丈夫,我是这个世界上最爱你的人,怎么会舍得伤害你呢?”秦漾温柔的安抚着她。


闵舒颤抖着手打开了那张诊断书,被上面的那几个汉字灼伤了眼睛。


“间歇性精神障碍……”闵舒愣了。




秦漾将闵舒紧紧的抱在了怀里,生怕她会再次做出冲动的事情。


“闵舒,对不起,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讲这件事情。”秦漾声音哽咽。


早在四年之前,他们之间也是有过孩子的,那个时候的闵舒,不是现在这个样子,曾经,她也是个职场精英,他们结婚之后,很快就有了孩子。为了让孩子顺利出生,闵舒辞掉了工作安心养胎。


可是,由于秦漾工作太忙,没有将闵舒照顾周到,闵舒在洗手间滑倒,四个月的胎儿最终没有机会来到世上。


从那个时候开始,闵舒就开始变了,她终日怀疑秦漾在外面有了其他的女人,神经整天紧绷着。


秦漾觉得她不对劲,将她带去了医院,医生说这是抑郁症的前兆。


秦漾觉得对她很是亏欠,可是,于是带着她搬了家,只是希望她能够开心起来,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闵舒想要的,不是更大的房子,仅仅的只是要他的陪伴而已。


闵舒的症状越来越轻,从最开始的暴跳如雷,到后面的平静如水,秦漾以为她好了,却没有想到,这只是一个质变。


终于,他们又有了孩子。


秦漾满心欢喜的以为日子会要好起来,可是,在带闵舒孕检的时候,医生再次告诉他,闵舒已经患上了严重的间歇性精神障碍,而且她在怀孕之前一直都在服用抗抑郁的药物,宫腔内的环境,根本不利于孩子的存活。


说白了,这个孩子,要么就会像前一个一样,在腹内夭折,要么就会因为药物反应导致畸形,即便是这两种情况都没有,那么,也不确定闵舒的精神障碍是不是会遗传。


有了孩子,却不能要,秦漾简直要崩溃了,可是他却不能把这些真相告诉闵舒,也根本不可能跟闵舒商量将孩子打掉。


所以,他用自己的方法杀死了这个有太多不确定因素的孩子。


他已经做好了很多的心理准备,可是,看到再次失去孩子之后变得魔怔的闵舒,秦漾的心,像是濒死一样的疼了。


那两个月,闵舒经常抱着枕头喃喃自语,仿佛怀里抱着的,就是他们已经出世的孩子。


秦漾实在是心疼,可是他又怎么舍得把闵舒送到精神病院呢?所以,他想了很多的办法,找到了翠翠。



小珍的确是翠翠的女儿,翠翠也是个可怜人,小小年纪被男人欺骗,怀上了小珍,但是又舍不得把孩子打掉。


秦漾是在孤儿院的门口遇见翠翠的,看着可爱天真的小珍,他有了一瞬间的动容,于是便有了后面的一切。


他知道以闵舒的情况,根本无法独自照顾小珍,所以他便把翠翠与小珍一起接回了家。


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闵舒的疑心病会那么重,误会了他与翠翠的关系。


“闵舒。”秦漾捧着她的脸,帮她擦着不停淌下来的泪珠,“你是我的妻子,是我没有照顾好你,不管你变成了什么样,我都会一直陪着你。”


闵舒其实已经忘记了很多很多的事情,关于他们的过去,那些最伤痛的记忆她像是刻意从脑海里删除了一样将它们深深的埋藏了起来,直到现在,她看到的,只有对秦漾的猜忌。


“秦漾……”闵舒睁大了眼睛,看着秦漾眼中的自己。


混沌的记忆侵蚀而来,秦漾说的那些往事也一件件浮上心头,那两次,她血淋淋的躺在洗手间的样子像是梦魇一样挥之不去,她捧着自己的头,只觉得那里像是被什么坚硬的东西搅弄着,痛得她无法呼吸。


对,她是个神经病。


原来,不是这个世界不对,不是秦漾和翠翠不对,而是她自己不对……这种被人摧毁了全部感官的滋味,竟然是如此的令人崩溃。


“闵舒,我刚才也是逼急了,你别这样。”秦漾对她说着。


可是,闵舒却推开了他,自己慢慢的蹲了下去,捂着耳朵,什么也听不进去。


他说她不可理喻,他说她得寸进尺,而翠翠也是,从她进了这个家门开始,她就在防备着她,不愿意她跟小珍过分亲近,这到底是为什么?还不是因为,她是个神经病?


“秦漾,你根本就没有拯救我。”最终,闵舒呆呆的坐在了地上,眼睛无神的看着秦漾的方向。


“前几年,你总是会跟我说抱歉,说你忙于事业,没有办法陪我,这些我都明白。”闵舒的声音很是虚弱。


“但是,秦漾啊,你说如果你去赚钱就没法腾出双手抱我,如果你腾出双手抱我就没法出去赚钱,这个权衡其实是来自于我的选择。但是,既然如果你最后还是要与我白头偕老,那么你赚钱和打拼的代价都是我的青春的话,就真的太不公平了……”


多少次,她在黑夜中等着秦漾的归来,哪怕只是他在临睡前一句简单的晚安,都会让她觉得心安。


多少次,她一个人去外面购置宝宝的用品,一个人怀揣着欣喜给孩子布置房间,她满心欢喜的想一个完整的三口之家,而她的秦漾,却离她越来越远。


她知道他忙,所以,她懂事的不给她添任何的麻烦,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原来所有的美好生活,都是她虚构的。


“闵舒……”秦漾的眼神里是哀伤的颜色。


他知道闵舒说的都对,只是那些错误已经铸成了,他没有办法让时间再次重来一次。


闵舒缓缓的站了起来,走向了自己的房间。


“秦漾,把我送去医院吧,相比起这座牢笼,或许,那里才是我最应该呆的地方。”闵舒的声音清晰的传入了秦漾的耳朵,她说的那么平静,是她最清醒的样子。


门关了,秦漾站在原地,一扇门隔开两个世界,秦漾知道,他再也无法走进闵舒的世界,他所欠下的,永远还不清了……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家暴

家暴(下)

逃离被拐的村庄

逃离被拐的村庄(下)

复仇名单

复仇名单(下)

男人也是"谎言狗"

男人也是"谎言狗"(下)

留守儿童的救赎

留守儿童的救赎(下)

Good night

每一个赞,都是我跟你说的晚安 


【上集剧情请戳下方阅读原文】

    迷雾中的第三者(下)

    迷雾中的第三者(下)

    犀利写手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60个故事


    她怀孕的时候,秦漾特意去买的这些山楂,是知道?还是不知道?或者说,就是面前的这个女人怂恿的?


    她想到了那天下身浑身是血的自己,恍惚间,好像感应到了下身一股热流和血块流出来的感觉,那是她的孩子啊……


    她生气得用力掐着怀里的孩子,原本还在熟睡中的孩子,突然哇哇大哭了起来。


    翠翠连忙冲了上来,一把抱过她怀里的孩子,一边哄着小珍一边在客厅游走,而闵舒跌坐在了地上,双目无神,直到一声关门声,抽回了她的思绪。


    闵舒到了客厅,已经不见了翠翠和孩子的踪影。


    翠翠为什么要对她说这些话?她带着小珍要去哪儿?


    秦漾那么喜欢小珍,把她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来看待,这要是真的出什么事情要该怎么办?


    回过神来的闵舒冲出房门去寻翠翠和小珍,找遍了整个小区,又围着小区外面找了一大圈,却始终都不见二人的踪影……


    不知不觉,天慢慢黑了下来,找寻无果的闵舒已经动了要报警的念头,可是自己的手机已经没电了,她带着紧张的心情,只好又折回了家。


    她拖着沉重的步伐推开门,可是,一进门,就看到令她心脏生疼的一幕。


    小珍乖巧的依偎在秦漾的怀里,翠翠从茶几上端过一盘水果,给父女俩一人喂一口,秦漾笑的像个孩子。


    呵!闵舒在心里冷哼了一下,她才是这个家的女主人!怎么现在感觉他们才是一家三口,而自己才是个外人一样。


    她强压着心里的愤怒,走到丈夫身边,坐在了秦漾的身边,“我回来了。”


    秦漾并没有流露出太多的情绪,反倒是一旁的翠翠,脸上闪过一丝慌乱,带着一丝不甘愿,挪开了自己的身子。


    “你去准备晚饭吧,这里交给我,你们在外面晃荡了这么久,想必孩子也饿了。”闵舒说着话,想看看翠翠的回应。


    翠翠没有做声,闵舒伸出手将小珍抱了过来,可是,原本还很乖巧的小珍在被闵舒碰到的时候,却大声的哭了出来,奋力挣扎着,死活不肯让闵舒抱,哇哇直哭。


    翠翠连忙跑了过来,准备安抚一下小珍,却被闵舒叫住了,“住手,这是我们的孩子,什么时候轮到你来随意插手了!”


    小珍哭闹的更加厉害了,一边哭,一双手还来回晃动着,只朝着翠翠的方向伸着。


    “行了行了,你干嘛呢?吓到孩子了!”秦漾冲翠翠递了个眼神过去,示意她赶快把孩子抱开,然后转变了话题,“你不是说早上起来浑身都痛么?好些了么?”


    闵舒眯着眼睛,看着翠翠从她的手上接走了孩子之后,可怜兮兮的趴在翠翠的肩上啜泣。


    “秦漾。”闵舒没有搭他的茬,“你是不是觉得,我在家这几年,被你圈养着,就瞎了聋了是非不分了,连智商都没有了?”


    “你在说什么呢?”秦漾露出了笑容,伸手想将她揽过来。


    闵舒后退了一步,小珍的哭声已经小了下去,但是,在她回到翠翠的怀抱的时候,叫的那句“妈妈”却是那么的刺耳。


    一个一岁多的孩子,正是牙牙学语的时候,平时不管闵舒怎么教,小珍都不愿意跟她亲近,反倒是翠翠,跟小珍的感情那么好,好得就像亲生母女。


    在同等的时间里,为什么小珍会选择翠翠?除非,早在闵舒遇见小珍之间,小珍就跟翠翠相处过。



    “闵舒,你是怎么了?”秦漾心疼的看着她。


    “小珍是你和这个女人的孩子对不对?”闵舒疯了一样吼叫着,指着面带无辜的翠翠怒不可遏。


    “什么收养,什么月嫂,你就是找了个借口,把外面的野女人弄回来家里,要我帮你养着你的私生女,秦漾,你真是好样的,都什么年代了,你竟然还想享齐人之福!”


    “夫人,不是这样的。”翠翠的双眼含着泪,小珍也因为闵舒的呵斥再次受到了惊吓,再次大声的哭了起来。


    “秦漾,你说啊,你老实告诉我!”闵舒要被逼疯了。


    她眼看着这个女人打着月嫂的名号占据了她的家,她眼看着自己的丈夫与这个毫无血缘的孩子越走越近,还因为这个孩子,跟这个女人不清不楚,她要疯了,她快要被这个家里的空气压迫到无法呼吸。


    “你简直就是不可理喻!”秦漾显然也怒了,一向好脾气的他在面对闵舒的质问的时候,也开始变得脸色不善,“闵舒,我对你一忍再忍,但是你别得寸进尺。”


    闵舒愣了,什么叫做对她一忍再忍?什么叫做得寸进尺?


    小珍的哭声越来越大,闵舒只觉得自己的脑袋里全是聒噪的嗡嗡声,她的情绪已经到了极限,她盯着不停哄着孩子的翠翠,伸出手去,将翠翠狠狠的往门边推。


    “你们给我走,离开我的家,把我的丈夫还给我!”闵舒的眼睛里布满了红血丝。


    她现在不想见到这个孩子,一见到她,她就想起了自己已经化成了一滩血水的孩子,她都还没有来得及看看他,他就已经永远的离开了。


    翠翠的那些话一直都在耳边徘徊,如果真的如她所说,那么她的孩子,就是被秦漾害死的,她要怎么接受,怎么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


    “闵舒,你疯了吗?”秦漾见翠翠被闵舒逼得节节后退,连忙将闵舒拉开,因为用力过猛,闵舒的身子撞在了后面的鞋柜之上。


    见到闵舒吃痛的样子,秦漾皱起了眉头,终于,他还是走到了她的身边,把她扶起来之后,将一张诊断证明书交到了闵舒的手中。


    “闵舒,我是你的丈夫,我是这个世界上最爱你的人,怎么会舍得伤害你呢?”秦漾温柔的安抚着她。


    闵舒颤抖着手打开了那张诊断书,被上面的那几个汉字灼伤了眼睛。


    “间歇性精神障碍……”闵舒愣了。




    秦漾将闵舒紧紧的抱在了怀里,生怕她会再次做出冲动的事情。


    “闵舒,对不起,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讲这件事情。”秦漾声音哽咽。


    早在四年之前,他们之间也是有过孩子的,那个时候的闵舒,不是现在这个样子,曾经,她也是个职场精英,他们结婚之后,很快就有了孩子。为了让孩子顺利出生,闵舒辞掉了工作安心养胎。


    可是,由于秦漾工作太忙,没有将闵舒照顾周到,闵舒在洗手间滑倒,四个月的胎儿最终没有机会来到世上。


    从那个时候开始,闵舒就开始变了,她终日怀疑秦漾在外面有了其他的女人,神经整天紧绷着。


    秦漾觉得她不对劲,将她带去了医院,医生说这是抑郁症的前兆。


    秦漾觉得对她很是亏欠,可是,于是带着她搬了家,只是希望她能够开心起来,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闵舒想要的,不是更大的房子,仅仅的只是要他的陪伴而已。


    闵舒的症状越来越轻,从最开始的暴跳如雷,到后面的平静如水,秦漾以为她好了,却没有想到,这只是一个质变。


    终于,他们又有了孩子。


    秦漾满心欢喜的以为日子会要好起来,可是,在带闵舒孕检的时候,医生再次告诉他,闵舒已经患上了严重的间歇性精神障碍,而且她在怀孕之前一直都在服用抗抑郁的药物,宫腔内的环境,根本不利于孩子的存活。


    说白了,这个孩子,要么就会像前一个一样,在腹内夭折,要么就会因为药物反应导致畸形,即便是这两种情况都没有,那么,也不确定闵舒的精神障碍是不是会遗传。


    有了孩子,却不能要,秦漾简直要崩溃了,可是他却不能把这些真相告诉闵舒,也根本不可能跟闵舒商量将孩子打掉。


    所以,他用自己的方法杀死了这个有太多不确定因素的孩子。


    他已经做好了很多的心理准备,可是,看到再次失去孩子之后变得魔怔的闵舒,秦漾的心,像是濒死一样的疼了。


    那两个月,闵舒经常抱着枕头喃喃自语,仿佛怀里抱着的,就是他们已经出世的孩子。


    秦漾实在是心疼,可是他又怎么舍得把闵舒送到精神病院呢?所以,他想了很多的办法,找到了翠翠。



    小珍的确是翠翠的女儿,翠翠也是个可怜人,小小年纪被男人欺骗,怀上了小珍,但是又舍不得把孩子打掉。


    秦漾是在孤儿院的门口遇见翠翠的,看着可爱天真的小珍,他有了一瞬间的动容,于是便有了后面的一切。


    他知道以闵舒的情况,根本无法独自照顾小珍,所以他便把翠翠与小珍一起接回了家。


    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闵舒的疑心病会那么重,误会了他与翠翠的关系。


    “闵舒。”秦漾捧着她的脸,帮她擦着不停淌下来的泪珠,“你是我的妻子,是我没有照顾好你,不管你变成了什么样,我都会一直陪着你。”


    闵舒其实已经忘记了很多很多的事情,关于他们的过去,那些最伤痛的记忆她像是刻意从脑海里删除了一样将它们深深的埋藏了起来,直到现在,她看到的,只有对秦漾的猜忌。


    “秦漾……”闵舒睁大了眼睛,看着秦漾眼中的自己。


    混沌的记忆侵蚀而来,秦漾说的那些往事也一件件浮上心头,那两次,她血淋淋的躺在洗手间的样子像是梦魇一样挥之不去,她捧着自己的头,只觉得那里像是被什么坚硬的东西搅弄着,痛得她无法呼吸。


    对,她是个神经病。


    原来,不是这个世界不对,不是秦漾和翠翠不对,而是她自己不对……这种被人摧毁了全部感官的滋味,竟然是如此的令人崩溃。


    “闵舒,我刚才也是逼急了,你别这样。”秦漾对她说着。


    可是,闵舒却推开了他,自己慢慢的蹲了下去,捂着耳朵,什么也听不进去。


    他说她不可理喻,他说她得寸进尺,而翠翠也是,从她进了这个家门开始,她就在防备着她,不愿意她跟小珍过分亲近,这到底是为什么?还不是因为,她是个神经病?


    “秦漾,你根本就没有拯救我。”最终,闵舒呆呆的坐在了地上,眼睛无神的看着秦漾的方向。


    “前几年,你总是会跟我说抱歉,说你忙于事业,没有办法陪我,这些我都明白。”闵舒的声音很是虚弱。


    “但是,秦漾啊,你说如果你去赚钱就没法腾出双手抱我,如果你腾出双手抱我就没法出去赚钱,这个权衡其实是来自于我的选择。但是,既然如果你最后还是要与我白头偕老,那么你赚钱和打拼的代价都是我的青春的话,就真的太不公平了……”


    多少次,她在黑夜中等着秦漾的归来,哪怕只是他在临睡前一句简单的晚安,都会让她觉得心安。


    多少次,她一个人去外面购置宝宝的用品,一个人怀揣着欣喜给孩子布置房间,她满心欢喜的想一个完整的三口之家,而她的秦漾,却离她越来越远。


    她知道他忙,所以,她懂事的不给她添任何的麻烦,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原来所有的美好生活,都是她虚构的。


    “闵舒……”秦漾的眼神里是哀伤的颜色。


    他知道闵舒说的都对,只是那些错误已经铸成了,他没有办法让时间再次重来一次。


    闵舒缓缓的站了起来,走向了自己的房间。


    “秦漾,把我送去医院吧,相比起这座牢笼,或许,那里才是我最应该呆的地方。”闵舒的声音清晰的传入了秦漾的耳朵,她说的那么平静,是她最清醒的样子。


    门关了,秦漾站在原地,一扇门隔开两个世界,秦漾知道,他再也无法走进闵舒的世界,他所欠下的,永远还不清了……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家暴

    家暴(下)

    逃离被拐的村庄

    逃离被拐的村庄(下)

    复仇名单

    复仇名单(下)

    男人也是"谎言狗"

    男人也是"谎言狗"(下)

    留守儿童的救赎

    留守儿童的救赎(下)

    Good night

    每一个赞,都是我跟你说的晚安 


    【上集剧情请戳下方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