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一篇被打赏了百万的文章:恒大的金碗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9年3月24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逢场作戏(下)

犀利写手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61个故事


清冷气息笼罩着整座城,月光躲到了厚厚的乌云后。


“怎么了?”何阿九从屋后紧跟出来,见罗芳源望着远处愣神。


“好像是只猫。”罗芳源淡淡地回答。


看着门口倒下的锄头,何阿九笑了笑,然后将罗芳源搂在自己怀里,炙热的气息萦绕在她耳边,“不就是只野猫么,看你紧张的。”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若是我到时候出不出来了,你就带着钱去乡下过安生日子。”


罗芳源哼了一下,眼角的泪光闪闪,嘴上却依旧在调侃着:“难不成你还以为老娘会为了你去赴死啊?你别想多了啊!”


这辈子对她好的人不多,何阿九算一个!她舍不得这男人去送死,但又说不出那柔柔软软的话来。


何九将她搂的更紧了,“那我就放心了……”


话音落后,二人再无交流,气氛安静的可怕。


过了许久何阿九首先打破了沉默,“芳源,师父待我恩重如山。这个仇,我非报不可……要是我真回不来了,你就再去找个人嫁了吧。”


罗芳源用力捶打了一下他的胸膛,“那你就滚吧!”然后走到了堂屋里的方桌前坐了下来,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不知不觉,天边泛起了鱼肚白。


何阿九轻手轻脚的将趴在堂屋桌子上熟睡的罗芳源抱进了房里,然后取下墙头的那把宝剑,直奔醉仙楼。


赵四和一众师兄弟翘首以盼,看着何阿九魁梧的身影出现在胡同口,脸上满是兴奋,好像当年的霸王又回来了。


“是时候给师父报仇了,今儿个,咱们就给那些洋人唱出好戏!”赵四刻意压低了声音,眼里满是坚定……


“外面的洋人越来越多了,好像每个人都带了枪。”天光大亮的时候,赵四身边的伙计掀开后台的布帘子朝外望了一眼。


何阿九的粗壮的手握成拳头,重重地朝桌子上砸去,“多少人,我不管,我只要科尔津的脑袋!”


赵四也随声应付道:“就是,擒贼先擒王,先拧掉那老杂种的脑袋先。”


众人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正在这时,外面进来一个身着西装的中国人,“科尔津大人说了,今儿个要听霸王别姬。”


众人面面相觑,什么?今儿个原本准备的是武戏长坂坡,现在这个时候要去哪里找花旦?


那人并不理会众人的为难,把脑袋一扬,“赶紧快些准备,要是误了时候,可有你们好受的!”说完,头也不回走了。


何阿九在他背后吐了一口唾沫,“呸,死走狗!”


可是骂归骂,戏还是得重新准备,不然准备好的计划就无法实施了,一刻钟过去了,众人依旧愁眉不展,最后赵四一扬手,“我来演虞姬吧,好歹我以前也还是唱过花旦的!”



戏台子上何阿九的楚霸王身配宝剑,姿态敏捷如猛虎,气贯长虹。


台下宾客尽是英国军人,此时都被台上这涂着大花脸,身着锦衣玉袍的戏子吸引住了,拍手不绝。


唯独坐在正中央的鹰钩鼻子军官,科尔津没拍手。


他笑了,笑这所谓的天朝大国,上上下下都是笑话。


戏台子上威风凛凛,杀伐决断,但一旦真枪实弹的的干上了,这帮号称天朝上国的军官子民,跑的比谁都快,实在跑不了就拿着火药枪一通乱打,连那瞎子都不如,当真是应了中国一个成语:花拳绣腿。


科尔津端起茶杯,低头抿了口茶,忽然听见台上的霸王大喝道。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就现在,诛杀秦王!”


话音刚落,一众戏子一拥而下,短打的武生、老生、花旦、丑角个个手持长刀,有好些个已经开了荤,见了血。


这……不是戏!


一时间,叫喊声、砍杀声,充斥着整座大厅。


有个洋人士兵掏出枪伸手就要打,眨眼间胳膊却飞离了肉身,叽里呱啦地一阵惨叫之后,喉咙一凉,鲜血迸射到了墙壁之上。


混乱中,科尔津仍旧淡定的喝着杯中的茶,何阿九拔出腰间的宝剑,在赵四的掩护下,朝科尔津飞身而去。


然而下一秒,后门闯进了一排清兵,手持火药枪对准了何阿九一行人,领头的便是当地的府尹,他大声呵斥道:“不许动!放下武器!你们这些乱党!”


杀红了眼的戏子,哪里听得进去这些,赵四依旧扬起弯刀,又将一个洋人士兵的头颅砍下,枪一响,赵四紧跟着也口吐鲜血,倒了下来。


“师兄!”何阿九捶胸顿足,热泪横流。


赵四口里不断冒出鲜血,脸上满是不甘,“师弟,这世道坏了……”他的眼神死死地瞪着那个府尹,“走狗!”直到咽气的时候,眼睛都没闭上。


“大胆刁民,科尔津大人是我大清最尊贵的客人,岂容你们这些奴才放肆!”府尹正了正乌纱帽,踢了一脚赵四的尸身。


何阿九被一群清兵钳制住了,动弹不得半分,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曾经朝夕相处的同门师兄弟,一个接着一个的倒下。


这世道,怕是力能扛鼎的楚霸王在世,也无可奈何了……



科尔津站直了身子,用丝帕细细的擦拭着掌心,满脸戏谑地走到何阿九近前,“你还活着,胸口的伤是好了吧!你想跟你师父一样,尝尝被子弹打穿的滋味吗?”


“你……”何阿九一听这话,怒火顿时直冒头顶,脑海中不断浮现出当年师父浑身是血的躺在自己怀里的模样。


科尔津看到他这般模样,顿时仰天长笑,“你们的西楚霸王,到了我这儿,也只不过是个卑微的俘虏而已!”他将手里的枪抬起来,对准了何阿九的脑袋。


“你杀了我一个霸王,中华之大,还有千千万万个霸王,你们是永远无法征服这铮铮铁骨的。”何阿九脸上并无半分畏惧之色,语毕,他挺起胸膛开腔,“力拔山兮!气盖世!”


科尔津看着他坚定的眼神,握着枪的手不由得紧了紧,眼睛微微一眯,就在扳机叩响的前一刻,身后响起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慢着!”


这声音何等熟悉,何阿九猛地一扭头,见罗芳源头顶如意冠,身披黄底蓝滚边斗篷款款而来,顿时心中大惊,“啊呀,你这婆娘不是来送死吗?”


刚想呵斥她几句,没想到罗芳源一上来就开了嗓:“君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


毕竟是朝夕相处的夫妻,她这虞姬居然有那么几分神韵。


何阿九看着她眸子里的泪光,顿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得将她紧紧搂在怀里。

科尔津面露奸笑:“虞姬,霸王都来齐了,真是好极了!”


罗芳源莞尔一笑,“科尔津先生对中国历史颇有研究,那可知,若是当日项王回到江东,会是怎样一番景象?”


科尔津将枪口转移到罗芳源的脑袋,“历史会怎么样,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今日这世道下所有的的霸王虞姬都会死在我的枪下。”随机哈哈大笑起来。


但是任谁都没想到的是,就在下一秒,科尔津就晃晃悠悠地倒在了众人面前,紧跟着在场的军士也相继倒下,醉仙楼的店小二阿牛从后门带着一帮荷枪实弹的人包围了过来。


罗芳源对着眼珠子睁得老大,还残留一口气的科尔津说道:“照我说,鹿死谁手,还未可知!伤了我的男人,老娘要了你们的命!”说罢抬手就是一枪,将科尔津的脑袋打开了花。



原来,就在何阿九离开家后,罗芳源也在秘密约见了醉仙楼的阿牛。


“发生了什么事情,你那晚在窗外应该偷听得清楚了,我要你们去救我家阿九。”


阿牛愣住了,随即又大笑,“我听不明白你在说些什么,而且我只不过是一个店小二,哪里来的那么大本事!”


罗芳源拿出匕首,抵在他的胸口,“孙先生留你们在这,你们就是这样做事的?”


阿牛错愕的看着眼前的女人,“你,你到底是谁?”


“你别管我是谁,你只需知道,我已经得到消息,孙先生的同盟会已经秘密成立了。科尔津残害无数国人,必须死!现在你最好收起你的小心思,立场站稳了,可别到时候不小心踩到雷了!”


罗芳源一语道破了阿牛的心思,他虽然早就知道何阿九的事情,但是并没有准备要去搭救他们,同盟会尚在发展阶段,不宜过早暴露身份,但是眼前……


罗芳源嘴角微斜,慢慢的将匕首放下,“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调人去救啊!”


“我们的人在这城内分布的很散,要立即召集起来,也需要点时间啊!”


阿牛左右踱步,面露为难之色。


罗芳源一只手提着他的衣领,“我告诉你,要是你敢延误片刻,阿九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我拿你开刀!”


阿牛吞咽了几下口水,脸色也变得煞白,虽然他并不知道面前这个女人是个什么来历,倒也大抵猜得出是上头派来的。


于是丝毫不敢怠慢,一方面安排人在醉仙楼的茶水里下了药,自己则去搬救兵,只是没想到还是来晚了一点,依旧死了那么多人。


“别杀我,别杀我!”府尹吓得躲进了桌子底下,连连求饶。


罗芳源一把将他揪了出来,“告诉你们的慈禧老太后,老百姓要翻身做主人了。”


一句话,引得满堂喝彩,好一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大戏。


那些年,罗芳源跟着父亲的镖局东奔西跑,见过了太多屈辱和不平等,也有幸结实了一些革命志士,父亲被害之后,受孙先生的邀请,她义无反顾地加入了革命的大军。


这几年她潜伏在老家,就是革命军安插在敌人心脏处的一把利剑。


“你是真虞姬,我是假霸王。”何九愣愣地看着眼前的罗芳源,这个盖世无双的女豪杰,怎么就成了他的女人?


罗芳源回过头看向心爱之人,凑到他耳边轻声地说:“以后老娘罩着你!”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迷雾中的第三者

迷雾中的第三者(下)

家暴

家暴(下)

逃离被拐的村庄

逃离被拐的村庄(下)

复仇名单

复仇名单(下)

男人也是"谎言狗"

男人也是"谎言狗"(下)

留守儿童的救赎

留守儿童的救赎(下)

Good night

每一个赞,都是我跟你说的晚安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