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式宠爱

犀利写手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62个故事


 

秋日,乍暖还寒,夏桑刚刚大二,本应是一个欢声笑语形于色的年华,然而,此刻刚满二十岁的她却正被一个四十多岁的粗糙大汉压在身下,不得动弹。


“开始!”随着一声浑厚的命令式男音,粗糙大汉忽然面目狰狞,粗暴的将夏桑身上本就不多的布料撕扯开来,让她年轻娇弱的身子暴露在冰冷的空气中,紧接着,大汉又埋下头,狠狠的亲吻着她细嫩的脸颊……


“啊,走开!”夏桑推拒着,大叫着,惊恐的无以复加。


“妞,你今儿就好好享受,爷我保管弄的你舒舒服服,欲仙欲死!”大汉淫笑着说,丑陋的嘴脸一览无余,让人恶心。


夏桑绝望的闭上眼睛,一滴清泪自眼角缓缓流下……


“咔!”浑厚的男音再次响起,夏桑像是得到了赦免,立即推开了压在身上不断摩擦的大汉,快速地抓过一旁的衣服包裹住自己裸露的身子,紧张不安的看向摄像机后面那个发出声音的中年男人。


心中不断的祷告着:“导演,快点说过呀,说过呀,求你了,千万不要再让我拍这条强暴戏了,我快受不了了。”


许是她的祷告起了作用,这时,坐在摄像机后面的男子站起身来,对着她笑了笑,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夏桑松下一口气,眼圈瞬间泛红,低着头默默的退到一边的角落里,安安静静,不争不抢,只是满心期待着能够有演下一场戏的机遇!


不过,现实不出意外的再次让她失望了,一天的拍摄行程结束,她还是没能幸运得等到一场戏……


“等等,夏桑是吗?”就在她唉声叹气,正在抬脚走人时,一直跟在导演身边的那个戴着口罩的年轻男子叫住了她。


她抬起头看向男子,在短暂的惊愕他比自己足足高出一个头的身高后,便立马扬起了一个礼貌的浅笑,“我是,请问,找我有什么事吗?”


男子看着她,将手上的两个本子递到她手中,然后缓缓摘掉了脸上的口罩,露出了一张可以媲美韩国男团成员的盛世美颜!


这让夏桑失神地怔在原地,久久无法移动双眼……直到男子一边叫着她的名字一边用手在她失神的目光前晃动了半晌,才终于将她飘远的思绪给拉回。


她有些尴尬的笑着,不知该如何接话,因为从看到男子这张祸国殃民的脸后,她的脑袋就一片空白,眼睛中除了能看到男子的嘴巴在一张一合,根本就不知道他说了些什么。


男子似乎看出了她的窘迫,指着已经递到她手上的两个本子,重新说道,“导演觉得你今天演的不错,所以让我拿这本子里的两场戏给你,你回去好好看看自己能不能演。”


夏桑这下绝对清醒了,不加任何思索的连连点头:“不,不用看,我能演,只要给我戏,我什么都能演。”


男子笑了笑,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通了她的号码。


“你怎么会有我的号码?”夏桑讶异的问道。


男子耸了耸肩膀:“你的资料上不是都写了吗?”


夏桑吐了吐舌头,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是问了个多傻的问题。


随后两人又闲聊了几句,夏桑也知道了男子的名字——云诺。




“天哪,这么多台词,桑桑,你这是要走红的节奏啊!”好友廖辉看到夏桑的剧本后兴奋的说道。


夏桑歪着脑袋,小脸上一片向往与满足,“我早就说过,只要努力一定会有收获,你看我的机会不就来了么,对吧?”


廖辉将夏桑一把抱起,转了好几个圈圈后才慢慢放下,嘴唇轻轻碰了碰她头顶上的发丝,状似玩笑的说道:“桑桑,你要是红了,会不会跟我保持更远的距离啊?”


不知为何,就在廖辉问她这句话的时候,她的脑海中飞快的闪过云诺那张让人无法忘却的绝世姿容,以至于,她并没有像以往那样毫不犹豫且斩钉截铁的说出“不会”二字,而是说出了她一直没有说破的事实,“你又不是我男朋友,为什么要保持距离啊?”


廖辉愣了愣,显然没有想到今天的夏桑会如此直接的捅破了这层窗户纸,手也从她腰间拿了下来。


夏桑有些不忍,像往常一般撒娇着说道,“再说了,你老想那些事情干什么,要红哪有那么容易啊?”


廖辉压下自己心底的伤悲,再次抬眼时,又是一片深情,“桑桑,别人我不知道,反正你是一定会红的。”


夏桑心下一阵感动,其实她不是没有看到廖辉方才受伤的眼神,只是现在她满脑子都是云诺的笑,云诺的声音,云诺的一切……要她在这样的心境下继续享受着与廖辉的暧昧,她实在是做不到!


因此,她只能带着一腔歉疚,找了个借口说道,“我今天来月事,有些不舒服,想先回去休息,明天下了戏再来找你。”


廖辉了然,像往常一样将她送到了宿舍楼下,直至她的背影慢慢消失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方才不舍的离去。


而一回到宿舍的夏桑,便立即丢下包包,冲进了洗手间,将花洒开到最大,仰着头,任由水流拍打在自己的脸上,似乎想借此来驱散脑海中云诺的身影,却发现不但无济于事,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趋势,甚至连心中那一丁点对廖辉的愧疚也被啃噬的无影无踪……


“咋地了,心不在焉的,被导演骂了?”室友兼闺蜜的曾茜看着从浴室走出来的夏桑,边磕着瓜子边问道。


夏桑直直的倒在了床铺上,看着天花板上无奈的说道,“茜茜啊,怎么办,我好像对人一见钟情了。”


曾茜一听,甩下了瓜子,坐到她身边,着急的问道,“那,那廖辉怎么办?”


夏桑摇了摇头,“我今天跟他说清楚了,他应该听得明白我的意思。”


曾茜被气笑了,声音不由自主的带了些许怒意,“夏桑,你对他一直不接受也不拒绝,坦然的将他视作你的备胎,可你比谁都清楚,他有多喜欢你,可你现在遇到了自己喜欢的人,就这样毫不留情的一脚把他蹬了,难道你就没有想过他的心里该有多难受吗?”


夏桑闭上了眼睛,“我知道,我心里也很难受,可是我已经有了喜欢的人,再拖着他不是更伤害他吗?”


曾茜叹了口气,心知夏桑说的是事实,颓然的倒在了夏桑身边,情绪逐渐趋于平静,喃喃的说道,“刚才你洗澡的时候,廖辉说你怕你肚子痛,给你送来了益母草,我去楼下拿的,喏,在你桌上。”


夏桑不说话,曾茜继续说道,“廖辉对你是真的好,桑桑,你要想好,以后你还能不能找到一个对你这般好的男人了。”


夏桑睁开眼睛,浅浅笑道,“茜茜,你对廖辉也很好,现在好不容易我这个占着茅坑不拉屎的女人退出了,他这么好的男人,你又为什么不替自己争取一次机会呢?”


曾茜怔了怔,有些茫然的看着窗外,低声说道,“他的眼里只有你,我就算对他再好,他也只把我当你的闺蜜而已。”


“你真的不试试吗?”夏桑又问。


曾茜垂下眼睑,搅动着手指,沉默无语的样子让夏桑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


她害怕曾茜真的去跟廖辉表白,更害怕一旦廖辉发现了曾茜的好,就真的彻底从她身边抽离了……



隔日,夏桑与曾茜刚走到宿舍楼下,就看到了廖辉骑着电动车的熟悉身影。


廖辉看到夏桑,像是昨日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将帽子递到她手上,笑道,“你今天好几场戏,身体又不舒服,没个人在你身边照顾你肯定不行的,我今天没事,刚好可以给你当助理去。”


夏桑笑出了声,“我又不是什么大明星,要什么助理,人家看到还以为我摆谱呢,而且茜茜已经请好假了,有她照顾我就够了。”


廖辉有些失望的低下了头,曾茜见状忙捂住肚子,做出一副难受的表情,“哎哟,你早说你有护花使者我就不忍痛跟你来了,廖辉,桑桑交给你了,我先回去躺着,我这肚子也疼的不行。”


廖辉感激的看了一眼曾茜,随后便将目光转向夏桑,拍了拍电动车的后座。


“你啊别以为我想照顾你,其实我只是在为自己做准备,你想想啊,我先跟在你这未来的大明星身边混个脸熟,这样大家就都知道,你助理的位置已经有人预定了,我以后是不是就不用担心找工作的问题了呢?佩不佩服我的先见之明?来来来,废话少说,赶紧上车。”


夏桑知道,廖辉说这番话无非是想将自己所有的心里负担都卸下,既然自己再说其他都是多余,索性也就不在矫情,帅气的上车后,便像以往一样抱住了廖辉精装的腰身,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句:“谢谢你,廖辉。”


“我喜欢你是我的事,你无需有任何回应。”廖辉说完这句话便转动了油门,车子的轮胎带起地上最后一片落叶,消失在视野的尽头。


让独自留下的曾茜红了眼眶的同时,也让夏桑扬起了嘴角。


对,她承认,她很自私,既想要廖辉男友式的宠爱,却又不想给他男友的身份……


不过,当她发现云诺在看到她跟廖辉在一起谈笑时便会露出不悦的神色后,几乎是想也不想推开了正在说段子逗她乐的廖辉,立即紧紧的跟上了云诺离开的步伐……



未完待续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家暴

家暴(下)

逃离被拐的村庄

逃离被拐的村庄(下)

复仇名单

复仇名单(下)

男人也是"谎言狗"

男人也是"谎言狗"(下)

留守儿童的救赎

留守儿童的救赎(下)

Good night


每一个赞,都是我跟你说的晚安

    男友式宠爱

    男友式宠爱

    犀利写手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62个故事


     

    秋日,乍暖还寒,夏桑刚刚大二,本应是一个欢声笑语形于色的年华,然而,此刻刚满二十岁的她却正被一个四十多岁的粗糙大汉压在身下,不得动弹。


    “开始!”随着一声浑厚的命令式男音,粗糙大汉忽然面目狰狞,粗暴的将夏桑身上本就不多的布料撕扯开来,让她年轻娇弱的身子暴露在冰冷的空气中,紧接着,大汉又埋下头,狠狠的亲吻着她细嫩的脸颊……


    “啊,走开!”夏桑推拒着,大叫着,惊恐的无以复加。


    “妞,你今儿就好好享受,爷我保管弄的你舒舒服服,欲仙欲死!”大汉淫笑着说,丑陋的嘴脸一览无余,让人恶心。


    夏桑绝望的闭上眼睛,一滴清泪自眼角缓缓流下……


    “咔!”浑厚的男音再次响起,夏桑像是得到了赦免,立即推开了压在身上不断摩擦的大汉,快速地抓过一旁的衣服包裹住自己裸露的身子,紧张不安的看向摄像机后面那个发出声音的中年男人。


    心中不断的祷告着:“导演,快点说过呀,说过呀,求你了,千万不要再让我拍这条强暴戏了,我快受不了了。”


    许是她的祷告起了作用,这时,坐在摄像机后面的男子站起身来,对着她笑了笑,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夏桑松下一口气,眼圈瞬间泛红,低着头默默的退到一边的角落里,安安静静,不争不抢,只是满心期待着能够有演下一场戏的机遇!


    不过,现实不出意外的再次让她失望了,一天的拍摄行程结束,她还是没能幸运得等到一场戏……


    “等等,夏桑是吗?”就在她唉声叹气,正在抬脚走人时,一直跟在导演身边的那个戴着口罩的年轻男子叫住了她。


    她抬起头看向男子,在短暂的惊愕他比自己足足高出一个头的身高后,便立马扬起了一个礼貌的浅笑,“我是,请问,找我有什么事吗?”


    男子看着她,将手上的两个本子递到她手中,然后缓缓摘掉了脸上的口罩,露出了一张可以媲美韩国男团成员的盛世美颜!


    这让夏桑失神地怔在原地,久久无法移动双眼……直到男子一边叫着她的名字一边用手在她失神的目光前晃动了半晌,才终于将她飘远的思绪给拉回。


    她有些尴尬的笑着,不知该如何接话,因为从看到男子这张祸国殃民的脸后,她的脑袋就一片空白,眼睛中除了能看到男子的嘴巴在一张一合,根本就不知道他说了些什么。


    男子似乎看出了她的窘迫,指着已经递到她手上的两个本子,重新说道,“导演觉得你今天演的不错,所以让我拿这本子里的两场戏给你,你回去好好看看自己能不能演。”


    夏桑这下绝对清醒了,不加任何思索的连连点头:“不,不用看,我能演,只要给我戏,我什么都能演。”


    男子笑了笑,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通了她的号码。


    “你怎么会有我的号码?”夏桑讶异的问道。


    男子耸了耸肩膀:“你的资料上不是都写了吗?”


    夏桑吐了吐舌头,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是问了个多傻的问题。


    随后两人又闲聊了几句,夏桑也知道了男子的名字——云诺。




    “天哪,这么多台词,桑桑,你这是要走红的节奏啊!”好友廖辉看到夏桑的剧本后兴奋的说道。


    夏桑歪着脑袋,小脸上一片向往与满足,“我早就说过,只要努力一定会有收获,你看我的机会不就来了么,对吧?”


    廖辉将夏桑一把抱起,转了好几个圈圈后才慢慢放下,嘴唇轻轻碰了碰她头顶上的发丝,状似玩笑的说道:“桑桑,你要是红了,会不会跟我保持更远的距离啊?”


    不知为何,就在廖辉问她这句话的时候,她的脑海中飞快的闪过云诺那张让人无法忘却的绝世姿容,以至于,她并没有像以往那样毫不犹豫且斩钉截铁的说出“不会”二字,而是说出了她一直没有说破的事实,“你又不是我男朋友,为什么要保持距离啊?”


    廖辉愣了愣,显然没有想到今天的夏桑会如此直接的捅破了这层窗户纸,手也从她腰间拿了下来。


    夏桑有些不忍,像往常一般撒娇着说道,“再说了,你老想那些事情干什么,要红哪有那么容易啊?”


    廖辉压下自己心底的伤悲,再次抬眼时,又是一片深情,“桑桑,别人我不知道,反正你是一定会红的。”


    夏桑心下一阵感动,其实她不是没有看到廖辉方才受伤的眼神,只是现在她满脑子都是云诺的笑,云诺的声音,云诺的一切……要她在这样的心境下继续享受着与廖辉的暧昧,她实在是做不到!


    因此,她只能带着一腔歉疚,找了个借口说道,“我今天来月事,有些不舒服,想先回去休息,明天下了戏再来找你。”


    廖辉了然,像往常一样将她送到了宿舍楼下,直至她的背影慢慢消失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方才不舍的离去。


    而一回到宿舍的夏桑,便立即丢下包包,冲进了洗手间,将花洒开到最大,仰着头,任由水流拍打在自己的脸上,似乎想借此来驱散脑海中云诺的身影,却发现不但无济于事,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趋势,甚至连心中那一丁点对廖辉的愧疚也被啃噬的无影无踪……


    “咋地了,心不在焉的,被导演骂了?”室友兼闺蜜的曾茜看着从浴室走出来的夏桑,边磕着瓜子边问道。


    夏桑直直的倒在了床铺上,看着天花板上无奈的说道,“茜茜啊,怎么办,我好像对人一见钟情了。”


    曾茜一听,甩下了瓜子,坐到她身边,着急的问道,“那,那廖辉怎么办?”


    夏桑摇了摇头,“我今天跟他说清楚了,他应该听得明白我的意思。”


    曾茜被气笑了,声音不由自主的带了些许怒意,“夏桑,你对他一直不接受也不拒绝,坦然的将他视作你的备胎,可你比谁都清楚,他有多喜欢你,可你现在遇到了自己喜欢的人,就这样毫不留情的一脚把他蹬了,难道你就没有想过他的心里该有多难受吗?”


    夏桑闭上了眼睛,“我知道,我心里也很难受,可是我已经有了喜欢的人,再拖着他不是更伤害他吗?”


    曾茜叹了口气,心知夏桑说的是事实,颓然的倒在了夏桑身边,情绪逐渐趋于平静,喃喃的说道,“刚才你洗澡的时候,廖辉说你怕你肚子痛,给你送来了益母草,我去楼下拿的,喏,在你桌上。”


    夏桑不说话,曾茜继续说道,“廖辉对你是真的好,桑桑,你要想好,以后你还能不能找到一个对你这般好的男人了。”


    夏桑睁开眼睛,浅浅笑道,“茜茜,你对廖辉也很好,现在好不容易我这个占着茅坑不拉屎的女人退出了,他这么好的男人,你又为什么不替自己争取一次机会呢?”


    曾茜怔了怔,有些茫然的看着窗外,低声说道,“他的眼里只有你,我就算对他再好,他也只把我当你的闺蜜而已。”


    “你真的不试试吗?”夏桑又问。


    曾茜垂下眼睑,搅动着手指,沉默无语的样子让夏桑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


    她害怕曾茜真的去跟廖辉表白,更害怕一旦廖辉发现了曾茜的好,就真的彻底从她身边抽离了……



    隔日,夏桑与曾茜刚走到宿舍楼下,就看到了廖辉骑着电动车的熟悉身影。


    廖辉看到夏桑,像是昨日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将帽子递到她手上,笑道,“你今天好几场戏,身体又不舒服,没个人在你身边照顾你肯定不行的,我今天没事,刚好可以给你当助理去。”


    夏桑笑出了声,“我又不是什么大明星,要什么助理,人家看到还以为我摆谱呢,而且茜茜已经请好假了,有她照顾我就够了。”


    廖辉有些失望的低下了头,曾茜见状忙捂住肚子,做出一副难受的表情,“哎哟,你早说你有护花使者我就不忍痛跟你来了,廖辉,桑桑交给你了,我先回去躺着,我这肚子也疼的不行。”


    廖辉感激的看了一眼曾茜,随后便将目光转向夏桑,拍了拍电动车的后座。


    “你啊别以为我想照顾你,其实我只是在为自己做准备,你想想啊,我先跟在你这未来的大明星身边混个脸熟,这样大家就都知道,你助理的位置已经有人预定了,我以后是不是就不用担心找工作的问题了呢?佩不佩服我的先见之明?来来来,废话少说,赶紧上车。”


    夏桑知道,廖辉说这番话无非是想将自己所有的心里负担都卸下,既然自己再说其他都是多余,索性也就不在矫情,帅气的上车后,便像以往一样抱住了廖辉精装的腰身,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句:“谢谢你,廖辉。”


    “我喜欢你是我的事,你无需有任何回应。”廖辉说完这句话便转动了油门,车子的轮胎带起地上最后一片落叶,消失在视野的尽头。


    让独自留下的曾茜红了眼眶的同时,也让夏桑扬起了嘴角。


    对,她承认,她很自私,既想要廖辉男友式的宠爱,却又不想给他男友的身份……


    不过,当她发现云诺在看到她跟廖辉在一起谈笑时便会露出不悦的神色后,几乎是想也不想推开了正在说段子逗她乐的廖辉,立即紧紧的跟上了云诺离开的步伐……



    未完待续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家暴

    家暴(下)

    逃离被拐的村庄

    逃离被拐的村庄(下)

    复仇名单

    复仇名单(下)

    男人也是"谎言狗"

    男人也是"谎言狗"(下)

    留守儿童的救赎

    留守儿童的救赎(下)

    Good night


    每一个赞,都是我跟你说的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