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枕边人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64个故事


谎言就像无底洞,怎么填也填不完,谋杀亦是如此,一旦开始,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收场……


白昼之门渐渐关上,黑夜铺开一张巨网将天边最后一丝光亮吞噬。


米色桌布铺垫的餐桌前,陆婉一家人正其乐融融地吃着晚餐。


一条嫩黄色天鹅绒齐膝裙,外搭一袭粉紫色的短披肩小外套,漆黑的头发有着自然的起伏弧度搭在肩上,让陆婉高挑纤细的身材被烘托得十分惹火。


“你们俩准备什么时候把婚事给办了?”本就娇嫩白皙的脸蛋,此刻却因着父亲的一句话,泛起了红晕。


三个月前,陆婉和温向南才举行了订婚仪式,现在提及婚事却也合适。


“我们也想尽快举行婚礼!”陆婉捂着唇角娇羞的笑着,一双好看的桃花眼在未婚夫温向南的身上打转。


“那我帮你们看一下日子。”陆老爷子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从墙上取下黄历开始挑选良辰吉日。


此时的温向南正端坐在对面,脸上的神情显得有些局促。


他松了松脖子上的领带,然后同陆婉相视一眼,起身将她悄悄拉到了客厅。


刚要开口,陆婉纤长的手指灵巧一动,封住了他的嘴唇,随后将他脖子上的领带给整理妥帖了。


“早晚的事,一直拖着总归不好!”临了,她含笑抬头,气息暧昧的在温向南唇角留下一吻。


“我也迫不及待想将你娶进门了!”温向南垂眸看陆婉,乌木般的瞳孔映照着她美艳的面容。


陆婉惊喜抬头,两人相视一笑,登时气氛无比美好。


理了理稍稍凌乱的发丝陆婉先一步回了房间,温向南跟在后面,眼神讳莫如深。


当天晚上,由着陆老爷子做主,两人的婚期就这样定了下来。


陆婉家境殷实,父亲又是商政界有头有脸的人物,婚礼当然不能马虎。


早在两人婚期定下的第二天,陆家就已广发喜帖,宴请了众多宾客。


待到正式举行婚礼的这天,场面热闹非凡。


温向南跟着岳父在婚礼现场接待宾客,陆婉在休息室内整理妆容,等待婚礼正式开始。


“琴琴,你帮我把这项链带上吧!”陆婉将项链递给身后的闺蜜罗琴。


“哇!这项链真漂亮,一定很贵吧!”罗琴接过项链,眼底闪烁着宝石的流光。


透过化妆镜,陆婉看到着罗琴脸上惊讶的表情,禁不住抿唇一笑。


罗琴是个高材生,只是家境困难,父亲早亡,母亲又卧病在床,这些年若不是陆婉帮衬着,她恐怕连顺利毕业都难,如今在陆家的公司混了个高职,也算是事业有成。


“婉婉,真羡慕你,长得漂亮,家里条件又好,现在还找了一个这么优秀的老公。”罗琴将项链利落的扣上,顺便整理了下陆婉盘起的发髻,目光落到她白皙的脖间,眼底的羡慕更甚。


“你以后呀!会比我嫁得更好的。”陆婉起身捏住罗琴的手,脸上的笑容比春天的花还灿烂。


人都爱听赞美的话,她也是如此,特别是像罗琴这样直白的夸赞,对她尤为受用。


“但,但愿吧!”罗琴低着头,不知是因为自卑还是什么,不敢直视陆婉的眼睛。


很快,婚礼就正式开始了,陆婉挽着父亲的手臂,在众人的注视中踏上了红毯,缓缓向着台上的温向南走去。


身为今天的男主角,温向南亦是俊逸得无可挑剔,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剑一般的眉毛斜斜飞入鬓角落下的几缕乌发中。


两人站在一起,好似一对金童玉女,煞是养眼。


在宾客的欢闹和祝福声中,婚礼进行曲响起,台上的司仪更是花样百出将婚礼推向一个又一个的高潮。


可就在众人情绪最为高涨的时刻,婚礼的红毯上,却走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那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一身健康的小麦色皮肤,方正的脸上挂满了严肃,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凌厉的盯着台上的某处。


他脚步极快,越过多人的阻扰一跃跳到了台上。


陆婉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花容失色的躲在温向南身后。


一时间,众人还以为男人是来抢亲的,陆老爷子刚准备上前喝止,没想到男人将矛头指向了他身后的温向南。


“你是温向南吗?我是市公安局刑警队的柳彦,现怀疑你与一起谋杀案有关,请你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随后他出示了自己的警员证。


“谋杀案?……陆家的女婿是杀人犯吗?”婚宴上顿时一片哗然,大家交头接耳的议论着,更有人对着台上指指点点,丝毫不避讳陆老爷子此时胀成猪肝色的脸,好像就是等着看陆家的笑话。


“我是。”温向南面色凝重地点了点头,似乎早就料到这天。倒是躲在他身后的陆婉大叫出声:“不可能,你们一定是搞错了,向南怎么可能跟谋杀案有关。”


柳彦并未同陆婉多做纠缠,直接将温向南带回了警察局。



“有个叫黄可儿的女人被杀了,我们在附近找到了她遗落的手提包,这是包里的照片。”审讯室里柳彦将一张照片甩在温向南面前。


照片的背景是一间昏暗的酒吧内,一名女子侧着浓妆艳抹的脸,姿态妩媚的攀在温向南身上,两人关系可见一斑。


“我跟可儿是交往过一段时间,不过后来分手了,我们是和平分手的,她的死跟我没有关系!”


面对这张照片,温向南眼底的情绪一闪而过,可惜还是没能逃过柳彦的眼睛。


“你跟她交往的同时也跟陆婉在交往吧!一个是酒吧的陪酒女,一个是富家千金大小姐,为了攀上高枝摆脱黄可儿的纠缠,所以你处心积虑地杀了她!”


“我没有!”似乎是戳中了痛处,温向南猛地抬起头,面沉似水的脸上终于露出些许激动的神色。


“你最后见黄可儿是什么时候,什么地点,有没有目击证人?”柳彦微微眯起眼睛,继续逼问。


“具体时间我记不清了,大概是三个多月前的晚上,在可儿家里!只有我们俩,没有其他人……!”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温向南慢慢收敛了心绪,过了好半响才含糊地回答,但是话还没说完,柳彦突然双手撑着桌面俯身过来。


“你就是在那天晚上杀了她,然后再把她拖到酒吧的巷子里溶尸的,对不对!”


“不……不是这样的!”听到“溶尸”二字,温向南的嘴角明显地抽搐了一下,神情显得有些慌乱。


“哦……是吗?”柳彦托着这自己的下巴,语气逐渐缓和了下来,他上前拍了拍温向南的肩膀,“今天就到此为止,你可以走了。”


“什,什么?”这转变来的太过突然,温向南未及反应,人就被带了出去。可直到他的身体走出门口,背后仍旧可以感受到一股强烈的视线紧紧锁定着他。


警局的大门口,陆婉一身洁白的婚纱甚是刺眼,在温向南刚迈出来的时候,就迫不及待地迎了上去。刚想开口问些什么,同温向南的眼神一触,便及时闭上了嘴巴。


“婚礼怎么样?”温向南按揉着太阳穴,满脸疲惫。


“你被警察带走后现场就炸开了锅,爸爸好不容易才稳住了局面。”


陆婉不敢说,在她穿着婚纱跟着温向南赶来警局后,父亲是怎样大发雷霆的。


这一次,陆家可谓是颜面扫地,温向南就算洗清嫌疑回去,两人的婚事估计也只能暂时放到一边。

“柳队,就这么放他走吗?”审讯室里柳彦的助手看着温向南离去的方向问。


“还能怎么办?现在我们根本就没有证据抓他,而且所长刚才跟我通了电话,喝令我马上放人。”柳彦紧紧拧着眉头,手握成拳。


碍着陆家的关系,上头一直不准他动温向南,此次行动也是他一意孤行,如果最终不能证实温向南有罪,只怕自己也要收拾东西滚蛋了……


三个月前,在某酒吧附近的小巷里传来一阵莫名的恶臭,当地居民担心是毒气泄露,于是报了警。


出勤的警察经过排查,最终在小巷垃圾池的底部挖出一个半人高的汽油桶,打开之后满是粘稠的浑浊液体,一股化学品夹杂着尸臭的刺鼻味道瞬间充斥了整个街道。


在这里面,打捞出一具残骸,最后经过法医检验,认定有人利用化学品在这里进行了溶尸,仅凭残留的尸骨,除了判定被害人为女性,年约在25岁左右外,根本得不到任何有效信息。


要想确定死者的身份,无异于大海捞针,警方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仍旧无果。


直到半个月前,酒吧附近的派出所接到一个匿名电话,说是知道死者的身份,随后在派出所的邮箱里发现了一个女性手提包——里面除了一些化妆品,还有一张照片。


依着这些信息进行调查,再经过DNA的比对,警方终于确定了死者的身份。


黄可儿,女,24岁,祖籍河南,父母双亡,来本地工作近五年,半年前无故辞去工作,之后渺无音讯。


以此同时,照片上的另一个人也迅速地进入了警方的视线,根据对黄可儿生前的人际圈展开调查,最终将嫌疑人锁定为温向南。


温向南在一年前同黄可儿交往,可在这交往的一年多的时间里,温向南又勾搭上了陆婉,被黄可儿发现后,两人正式分手。


可分手之后,黄可儿又找过温向南多次,最后都是不欢而散,有一次更是动起了手。


据黄可儿的邻居反应,温向南曾扬言叫黄可儿永远消失。


以目前的情况来说,黄可儿的死势必跟温向南脱不了干系,但是在没有任何决定性证据的条件下,一些都是虚无。


相较之下,当初打匿名电话提供线索的这个人,更为关键。


“找到提供线索的人了吗?”


“从监控上看,那天送手提包过来的是酒吧附近的一名流浪汉,但这之后他就再也没出现过,目前行踪不明。”


柳彦听着报告,一拳砸在桌子上。这个案件他已经调查了整整三个月了,可到现在仍旧毫无头绪。


温向南这边找不到证据,提供线索的人又失踪了,他还是头一次遇到这么棘手的案子。


“查,继续给我查。这个流浪汉一定还没有离开这座城市,他既然能给我们提供线索,我相信他的手上肯定还掌握着更多的证据。”


柳彦有种强烈的预感,只要将这名流浪汉找出来,事情的真相一定会水落石出……


一个星期后,警方费劲千辛万苦,终于在一个废弃的厂房里找到了那个流浪汉,他看上去四十多岁的年纪,满脸的胡子和泥垢遮住了他原本的相貌。


可是,让人万万有没想到的是,当柳彦赶到现场的时候,他已经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我操他妈的。”柳彦一脚踢翻了现场的一个垃圾桶,各种废弃物品飞得七零八落。


流浪汉的尸检报告很快出来了,尸体上有两处刀伤,为同一匕首所致,一刀在心脏偏下的地方,另外一刀直接捅在了心脏上。


根据尸体的腐败迹象,死亡时间已经超过了三天。


而且凶手作案明显是临时起意,作案后,并未完全抹除痕迹,从现场的垃圾桶里也找到了一个关键的证据。


令柳彦没有想到的是,这个证据指向的,却是另外一个人……



未完待续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二婚媳妇

二婚媳妇(下)

男友式宠爱

男友式宠爱(下)

逢场作戏

逢场作戏(下)

迷雾中的第三者

迷雾中的第三者(下)

家暴

家暴(下)

逃离被拐的村庄

逃离被拐的村庄(下)

复仇名单

复仇名单(下)

Good night

每一个赞,都是我跟你说的晚安

    危险枕边人

    危险枕边人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64个故事


    谎言就像无底洞,怎么填也填不完,谋杀亦是如此,一旦开始,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收场……


    白昼之门渐渐关上,黑夜铺开一张巨网将天边最后一丝光亮吞噬。


    米色桌布铺垫的餐桌前,陆婉一家人正其乐融融地吃着晚餐。


    一条嫩黄色天鹅绒齐膝裙,外搭一袭粉紫色的短披肩小外套,漆黑的头发有着自然的起伏弧度搭在肩上,让陆婉高挑纤细的身材被烘托得十分惹火。


    “你们俩准备什么时候把婚事给办了?”本就娇嫩白皙的脸蛋,此刻却因着父亲的一句话,泛起了红晕。


    三个月前,陆婉和温向南才举行了订婚仪式,现在提及婚事却也合适。


    “我们也想尽快举行婚礼!”陆婉捂着唇角娇羞的笑着,一双好看的桃花眼在未婚夫温向南的身上打转。


    “那我帮你们看一下日子。”陆老爷子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从墙上取下黄历开始挑选良辰吉日。


    此时的温向南正端坐在对面,脸上的神情显得有些局促。


    他松了松脖子上的领带,然后同陆婉相视一眼,起身将她悄悄拉到了客厅。


    刚要开口,陆婉纤长的手指灵巧一动,封住了他的嘴唇,随后将他脖子上的领带给整理妥帖了。


    “早晚的事,一直拖着总归不好!”临了,她含笑抬头,气息暧昧的在温向南唇角留下一吻。


    “我也迫不及待想将你娶进门了!”温向南垂眸看陆婉,乌木般的瞳孔映照着她美艳的面容。


    陆婉惊喜抬头,两人相视一笑,登时气氛无比美好。


    理了理稍稍凌乱的发丝陆婉先一步回了房间,温向南跟在后面,眼神讳莫如深。


    当天晚上,由着陆老爷子做主,两人的婚期就这样定了下来。


    陆婉家境殷实,父亲又是商政界有头有脸的人物,婚礼当然不能马虎。


    早在两人婚期定下的第二天,陆家就已广发喜帖,宴请了众多宾客。


    待到正式举行婚礼的这天,场面热闹非凡。


    温向南跟着岳父在婚礼现场接待宾客,陆婉在休息室内整理妆容,等待婚礼正式开始。


    “琴琴,你帮我把这项链带上吧!”陆婉将项链递给身后的闺蜜罗琴。


    “哇!这项链真漂亮,一定很贵吧!”罗琴接过项链,眼底闪烁着宝石的流光。


    透过化妆镜,陆婉看到着罗琴脸上惊讶的表情,禁不住抿唇一笑。


    罗琴是个高材生,只是家境困难,父亲早亡,母亲又卧病在床,这些年若不是陆婉帮衬着,她恐怕连顺利毕业都难,如今在陆家的公司混了个高职,也算是事业有成。


    “婉婉,真羡慕你,长得漂亮,家里条件又好,现在还找了一个这么优秀的老公。”罗琴将项链利落的扣上,顺便整理了下陆婉盘起的发髻,目光落到她白皙的脖间,眼底的羡慕更甚。


    “你以后呀!会比我嫁得更好的。”陆婉起身捏住罗琴的手,脸上的笑容比春天的花还灿烂。


    人都爱听赞美的话,她也是如此,特别是像罗琴这样直白的夸赞,对她尤为受用。


    “但,但愿吧!”罗琴低着头,不知是因为自卑还是什么,不敢直视陆婉的眼睛。


    很快,婚礼就正式开始了,陆婉挽着父亲的手臂,在众人的注视中踏上了红毯,缓缓向着台上的温向南走去。


    身为今天的男主角,温向南亦是俊逸得无可挑剔,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剑一般的眉毛斜斜飞入鬓角落下的几缕乌发中。


    两人站在一起,好似一对金童玉女,煞是养眼。


    在宾客的欢闹和祝福声中,婚礼进行曲响起,台上的司仪更是花样百出将婚礼推向一个又一个的高潮。


    可就在众人情绪最为高涨的时刻,婚礼的红毯上,却走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那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一身健康的小麦色皮肤,方正的脸上挂满了严肃,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凌厉的盯着台上的某处。


    他脚步极快,越过多人的阻扰一跃跳到了台上。


    陆婉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花容失色的躲在温向南身后。


    一时间,众人还以为男人是来抢亲的,陆老爷子刚准备上前喝止,没想到男人将矛头指向了他身后的温向南。


    “你是温向南吗?我是市公安局刑警队的柳彦,现怀疑你与一起谋杀案有关,请你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随后他出示了自己的警员证。


    “谋杀案?……陆家的女婿是杀人犯吗?”婚宴上顿时一片哗然,大家交头接耳的议论着,更有人对着台上指指点点,丝毫不避讳陆老爷子此时胀成猪肝色的脸,好像就是等着看陆家的笑话。


    “我是。”温向南面色凝重地点了点头,似乎早就料到这天。倒是躲在他身后的陆婉大叫出声:“不可能,你们一定是搞错了,向南怎么可能跟谋杀案有关。”


    柳彦并未同陆婉多做纠缠,直接将温向南带回了警察局。



    “有个叫黄可儿的女人被杀了,我们在附近找到了她遗落的手提包,这是包里的照片。”审讯室里柳彦将一张照片甩在温向南面前。


    照片的背景是一间昏暗的酒吧内,一名女子侧着浓妆艳抹的脸,姿态妩媚的攀在温向南身上,两人关系可见一斑。


    “我跟可儿是交往过一段时间,不过后来分手了,我们是和平分手的,她的死跟我没有关系!”


    面对这张照片,温向南眼底的情绪一闪而过,可惜还是没能逃过柳彦的眼睛。


    “你跟她交往的同时也跟陆婉在交往吧!一个是酒吧的陪酒女,一个是富家千金大小姐,为了攀上高枝摆脱黄可儿的纠缠,所以你处心积虑地杀了她!”


    “我没有!”似乎是戳中了痛处,温向南猛地抬起头,面沉似水的脸上终于露出些许激动的神色。


    “你最后见黄可儿是什么时候,什么地点,有没有目击证人?”柳彦微微眯起眼睛,继续逼问。


    “具体时间我记不清了,大概是三个多月前的晚上,在可儿家里!只有我们俩,没有其他人……!”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温向南慢慢收敛了心绪,过了好半响才含糊地回答,但是话还没说完,柳彦突然双手撑着桌面俯身过来。


    “你就是在那天晚上杀了她,然后再把她拖到酒吧的巷子里溶尸的,对不对!”


    “不……不是这样的!”听到“溶尸”二字,温向南的嘴角明显地抽搐了一下,神情显得有些慌乱。


    “哦……是吗?”柳彦托着这自己的下巴,语气逐渐缓和了下来,他上前拍了拍温向南的肩膀,“今天就到此为止,你可以走了。”


    “什,什么?”这转变来的太过突然,温向南未及反应,人就被带了出去。可直到他的身体走出门口,背后仍旧可以感受到一股强烈的视线紧紧锁定着他。


    警局的大门口,陆婉一身洁白的婚纱甚是刺眼,在温向南刚迈出来的时候,就迫不及待地迎了上去。刚想开口问些什么,同温向南的眼神一触,便及时闭上了嘴巴。


    “婚礼怎么样?”温向南按揉着太阳穴,满脸疲惫。


    “你被警察带走后现场就炸开了锅,爸爸好不容易才稳住了局面。”


    陆婉不敢说,在她穿着婚纱跟着温向南赶来警局后,父亲是怎样大发雷霆的。


    这一次,陆家可谓是颜面扫地,温向南就算洗清嫌疑回去,两人的婚事估计也只能暂时放到一边。

    “柳队,就这么放他走吗?”审讯室里柳彦的助手看着温向南离去的方向问。


    “还能怎么办?现在我们根本就没有证据抓他,而且所长刚才跟我通了电话,喝令我马上放人。”柳彦紧紧拧着眉头,手握成拳。


    碍着陆家的关系,上头一直不准他动温向南,此次行动也是他一意孤行,如果最终不能证实温向南有罪,只怕自己也要收拾东西滚蛋了……


    三个月前,在某酒吧附近的小巷里传来一阵莫名的恶臭,当地居民担心是毒气泄露,于是报了警。


    出勤的警察经过排查,最终在小巷垃圾池的底部挖出一个半人高的汽油桶,打开之后满是粘稠的浑浊液体,一股化学品夹杂着尸臭的刺鼻味道瞬间充斥了整个街道。


    在这里面,打捞出一具残骸,最后经过法医检验,认定有人利用化学品在这里进行了溶尸,仅凭残留的尸骨,除了判定被害人为女性,年约在25岁左右外,根本得不到任何有效信息。


    要想确定死者的身份,无异于大海捞针,警方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仍旧无果。


    直到半个月前,酒吧附近的派出所接到一个匿名电话,说是知道死者的身份,随后在派出所的邮箱里发现了一个女性手提包——里面除了一些化妆品,还有一张照片。


    依着这些信息进行调查,再经过DNA的比对,警方终于确定了死者的身份。


    黄可儿,女,24岁,祖籍河南,父母双亡,来本地工作近五年,半年前无故辞去工作,之后渺无音讯。


    以此同时,照片上的另一个人也迅速地进入了警方的视线,根据对黄可儿生前的人际圈展开调查,最终将嫌疑人锁定为温向南。


    温向南在一年前同黄可儿交往,可在这交往的一年多的时间里,温向南又勾搭上了陆婉,被黄可儿发现后,两人正式分手。


    可分手之后,黄可儿又找过温向南多次,最后都是不欢而散,有一次更是动起了手。


    据黄可儿的邻居反应,温向南曾扬言叫黄可儿永远消失。


    以目前的情况来说,黄可儿的死势必跟温向南脱不了干系,但是在没有任何决定性证据的条件下,一些都是虚无。


    相较之下,当初打匿名电话提供线索的这个人,更为关键。


    “找到提供线索的人了吗?”


    “从监控上看,那天送手提包过来的是酒吧附近的一名流浪汉,但这之后他就再也没出现过,目前行踪不明。”


    柳彦听着报告,一拳砸在桌子上。这个案件他已经调查了整整三个月了,可到现在仍旧毫无头绪。


    温向南这边找不到证据,提供线索的人又失踪了,他还是头一次遇到这么棘手的案子。


    “查,继续给我查。这个流浪汉一定还没有离开这座城市,他既然能给我们提供线索,我相信他的手上肯定还掌握着更多的证据。”


    柳彦有种强烈的预感,只要将这名流浪汉找出来,事情的真相一定会水落石出……


    一个星期后,警方费劲千辛万苦,终于在一个废弃的厂房里找到了那个流浪汉,他看上去四十多岁的年纪,满脸的胡子和泥垢遮住了他原本的相貌。


    可是,让人万万有没想到的是,当柳彦赶到现场的时候,他已经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我操他妈的。”柳彦一脚踢翻了现场的一个垃圾桶,各种废弃物品飞得七零八落。


    流浪汉的尸检报告很快出来了,尸体上有两处刀伤,为同一匕首所致,一刀在心脏偏下的地方,另外一刀直接捅在了心脏上。


    根据尸体的腐败迹象,死亡时间已经超过了三天。


    而且凶手作案明显是临时起意,作案后,并未完全抹除痕迹,从现场的垃圾桶里也找到了一个关键的证据。


    令柳彦没有想到的是,这个证据指向的,却是另外一个人……



    未完待续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二婚媳妇

    二婚媳妇(下)

    男友式宠爱

    男友式宠爱(下)

    逢场作戏

    逢场作戏(下)

    迷雾中的第三者

    迷雾中的第三者(下)

    家暴

    家暴(下)

    逃离被拐的村庄

    逃离被拐的村庄(下)

    复仇名单

    复仇名单(下)

    Good night

    每一个赞,都是我跟你说的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