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海航空姐开房视频被曝光,婚内出轨的渣男你活该啊!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9年3月24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危险枕边人(下)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64个故事


有些事情,做了会后悔,不做也会后悔,只有一件事,不得不做……


“怎么办,那个流浪汉真的死了。”


温向南看着电视新闻上的播报,整个人都慌了神。


“你真把那人给杀了?”陆婉坐在沙发上,声音有些颤抖,看着温向南不安的踱来踱去,满眼的不可置信。


“是他逼我的,你也知道,他一直在勒索我,而且金额一次比一次大,要不是他给警方提供线索来威胁我……”温向南揪着头发,表情痛苦不已。


此时的他心中早已悔恨不跌,当处他按照两人约定好的废弃厂房见面,也带好了钱,可是见到那个流浪汉的样子,他就气不打一处来……怎么能想到,那人当真就死了!


“怎么办?这下警察肯定会找到我的。”温向南往日那镇定自若的模样全然不见了踪迹,倒像是个闯了祸的孩子。


见着这样的温向南,陆婉的心一阵阵的难受,眼眶里含着滚滚热泪,开口竟是哽咽:“我去帮你顶罪。”


此话一出,温向南整个人都呆愣住了。


他看着眼前这张裹满哀伤的美丽面孔,积压在心底的愧疚登时阵阵上涌。


“不,你帮我的已经够多了!”沉默半响,温向南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仿佛把自己的力气全部抽离了身体,一下子瘫坐在了沙发上。


“我不会让你坐牢的。”陆婉眸眼一黯,眼眶里的泪水哗啦一下流了下来。


她帮温向南定了一张最早出国的机票,想让他暂时出去躲一躲,只是没想到,警察的速度比他们想象中的快多了。



温向南乔装出现在了机场,刚拿出护照就被埋伏在机场的警察当场逮捕。


“温向南,现在怀疑你与两起杀人案件有关,请你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类似的话,温向南已经是第二次听到了,这一次听来更像是死刑宣判……


“这次,没办法再狡辩了吧!”审讯里仍旧是熟悉的声音,柳彦将手中的烟摁灭在烟灰缸里,双眼满是红色的血丝。


“呵,我早就知道,你不会轻易放过我的。”再次面对柳彦,温向南已经淡然了许多,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怎么可能放过你,温向南,你身上背负的可是两条人命!”柳彦一拍桌子,巨大的声响在狭小的审讯室内震得耳膜一阵生疼。


霎时,温向南的笑容凝结在了脸上,柳彦阴鸷的眼神中夹杂的那股狠厉,让他艰难地咽了一下口水。


“那,那个流浪汉是我杀的!”温向南垂下头,只在一瞬间就败下阵来。


柳彦脸色倏然缓和了下来,只是盯着温向南的眼神仍旧冰冷到了极致。


“黄可儿呢?”


听到黄可儿的名字,温向南明显犹豫了,他僵持着没有动作,一双眼睛紧盯着鞋尖。


柳彦见状,暂时将黄可儿的案子放置一边,主要针对流浪汉被害的事件进行盘问,不想两人的口径无法统一。


“你说你只捅了一刀?”柳彦觉得温向南这话着实荒谬。


流浪汉身上明明就有两个刀口,而且出自同一把匕首,匕首上虽然经过擦拭,但显然不够仔细,留下了一个清晰的指纹——温向南的指纹。


“当时我捅了一刀后,丢下匕首就跑了,哪里还会回去补一刀?”温向南激动地为自己辩解。


柳彦疑惑地皱起眉头,按理说,温向南既然已经承认杀害了流浪汉,在这方面根本没有必要再撒谎。


可如果温向南真的只捅了一刀,那另外一刀又是谁捅的?


顷刻间,明明应该画上句号的案子,又变成了问号。


当天,柳彦带着温向南去看了流浪汉的尸体,经过辨认,温向南指出心脏之下的那一刀是他捅的。


上面一刀,他并不知情。


柳彦本已落下的一颗心,又提了起来。


心脏的那一刀才是致命伤,如果那一刀不是来自温向南,那么……凶手另有其人。


柳彦将温向南暂时拘留了下来。


温向南的口供很清晰,作案的过程也没有任何的漏洞,只是插向心脏的那一刀,他始终矢口否认。


最后,柳彦不得不从温向南身边的人寻找突破口,而陆婉自然成为了第一个被传唤的人。


柳彦调查过她的背景,标准的富家女,从小宠到大,性子烈的很。


可这样一个有钱有貌的女人,在明知温向南脚踏两条船的情况下,还选择心甘情愿地做他的妻子,想来是真的对温向南爱到了骨子里,才会卑微到如此地步。


“黄可儿,认识吗?”柳彦将照片推到陆婉面前,对于曾经的情敌,他很想看看陆婉是何反应。


“认识,以前见过几次面。”陆婉微垂着眼睫云淡风轻的说着,眉宇间却是化不开的厌弃之情。


“温向南杀了黄可儿,你知道吗?”柳彦表情严肃,其实只是想要诈一下她。毕竟,以陆婉和温向南的感情,没准陆婉也是知道些实情的。


陆婉嘴唇微张,脸上的表情极为复杂,之前的厌恶还未褪去,又被惊慌错愕覆盖。


“我,我只知道一点点。”良久,陆婉茫然的开口,一只手紧紧地攥着衣袖。


柳彦眼中精光一闪,当即扬了扬下巴,示意她继续。


“向南说那个女人跟他分手以后一直缠着他,原因是……”


“是什么?”柳彦一拍桌子,陆婉的肩膀随之一抖,声音也带着些哭腔。


“因为那个女人说,她的肚子里怀了向南的孩子……”


“什么?”柳彦心中一阵骇然,没想到黄可儿临死前肚子里居然还有一个孩子,想必是骨骼还未成形,所以法医才……想到这里,他冷不丁地打了一个哆嗦。


“温向南杀黄可儿的时候,被流浪汉目击了全程,所以他才想要杀人灭口,对吧?”


陆婉轻轻地点了一下头,不再言语,只是低头一个劲地抹眼泪。


按理说,案子到了这一步,也算是盖棺定论了,可是依照程序,柳彦还是传唤了跟本案有关的另一个人物——罗琴。


“知道我为什么叫你来吗?”柳彦抹了一把疲倦的脸,转身整理着一个黄色的证物袋。


“警官,我哪能知道呀!我不过就是陆家一个小职员,能……”罗琴坐在椅子上,扭动着肥硕的臀部,可当她的眼睛看到柳彦从证物袋里掏出的那部手机时,却惊得再也说不出话来。


“我们调查过遇害的那个流浪汉,发现他大多数情况下都是神志不清的,根本没有如此缜密的心思去敲诈温向南。”柳彦一边说,一边将那部破旧的手机递到罗琴桌前。


“我们发现,这部手机除了跟温向南联系频繁以外,通话最多的却是陆家公司的一部座机,这部座机连着谁的办公室,就不用我再说了吧!另外……我了解到,黄可儿是你同母异父的妹妹。”


“没错。”罗琴褪下伪善的面具,显露出一副阴冷的模样。


事实上,罗琴的父亲早逝之后,母亲就改嫁了,之后便生下她的妹妹黄可儿。


罗琴十八岁那年,继父因为公司破产负债累累而精神失常,最后不知所踪,留下母女三人相依为命。


因为罗琴学习成绩好,妹妹黄可儿主动辍学打工,供她上大学。


在大学期间才与罗琴认识的陆婉当然不知道,罗琴还有一个做陪酒女的妹妹。


几年后,在酒吧里打工的黄可儿更加不会料到,从自己勾搭上温向南的那一刻开始,死神也在步步朝她逼近……


“既然你知道是温向南杀了你妹妹,为什么不早一点报警?”这一点,柳彦有些难以理解。


“很简单,我不仅要温向南死,还要整个陆家跟着他陪葬。当年若不是陆家陷害,我继父的公司怎么可能破产……而且,你真的以为,我妹妹是温向南杀的?我告诉你。”罗琴起身伏在柳彦的耳边……


“什么?”柳彦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瞠目结舌地看着眼前的罗琴,冷汗顺着额头淌了下来……


温向南之前在审讯室的表现并非作假,他对溶尸的经过含糊其词,仅仅是因为,尸体并不是他处理的。


在意识到自己杀了人后,温向南整个人处于崩溃状态,陆婉当时也在场,她让温向南先行离开,一个人留下来处理了黄可儿的尸体。


可就连温向南都不知道的是,当时黄可儿并没有真正死亡,在陆婉处理尸体的时候,她曾醒了过来。


但陆婉却视而不见再度将她打晕直接溶尸,而这一过程,被角落里的流浪汉尽收眼底。


“她并不是为温向南善后,而是在为自己善后!”罗琴对着已经失神的柳彦如是说道,谁又能想到,这个最关键的流浪汉,竟然就是黄可儿失踪多年的父亲。


正可谓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一切的因缘巧合看似离奇,却又在情理之中。


黄可儿或许到死都不知道,楼下那个脏兮兮的流浪汉,就是自己的父亲。


他虽然早已经神志不清,却在潜意识里一直守在女儿的身边……


“流浪汉心脏上的那一刀,是你补的吧!”柳彦递上一张监控图片,上面是一个废弃的厂房,入口处出现了陆婉的身影。


陆婉盯着那图片愣神,迟迟没有做声。


“为什么要做这些?”柳彦继续问。


“为什么?”陆婉捂着自己微微隆起的肚子,苦笑一声。


世界上的事情若是都能说出个为什么,倒也能活出一个明白的人生。


可惜有些路一旦走上来了,就再也回不了头……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二婚媳妇

二婚媳妇(下)

男友式宠爱

男友式宠爱(下)

逢场作戏

逢场作戏(下)

迷雾中的第三者

迷雾中的第三者(下)

家暴

家暴(下)

逃离被拐的村庄

逃离被拐的村庄(下)

复仇名单

复仇名单(下)

Good night

每一个赞,都是我跟你说的晚安 


【上集剧情请戳下方阅读原文】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