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一篇被打赏了百万的文章:恒大的金碗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9年3月24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续命蛊术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67个故事


为你是一棵树,才觉得秋天会伤害你,如果你是秋天,就没有伤害,看到的,就永远是落英缤扬的纷呈。


白令一族世代隐居在茂密的丛林之中,吊脚的竹楼带着青翠的颜色,村民们朴实劳作,即便是与外界少有联系,也能在这片土地之上自给自足。


白令族世世代代信奉着上古的神巫之术,神巫的后代在族中是无上的存在,他们护卫村庄不受外敌侵犯,也能庇佑老少身体健康,去病驱邪。


只是成为神巫需要极其痛苦且严峻的试炼,除了神巫一脉必须要后继有人,族里没有人敢让自己的后代为了成为神巫而走上那条不归之路。


久而久之,巫术到了这一代已经几近消弭,整个白令一族上万的人口,便只剩下了木家这一支穿梭在各个村庄。


叶知秋第一次见到木小眠,是三年前的秋天。


一个穿着素衣的年轻女孩背着行囊来到桑上村,向老爹讨了一碗水喝,20岁的叶知秋正在田里割着稻子,远远的望着那个陌生的身影,田里的人都小声的议论了起来。


桑上村位置偏僻,极少会有外人进村,那时村长家的老人得了重病,村长托人给木家送了信,要他们派个人瞧瞧,竟不想,来得却是一个十多岁的小姑娘。


木小眠长了一双摄人心魄的眼睛,在叶知秋看到她第一眼的时候,他就似乎已经陷入了她深色的瞳孔中无限的沉沦。


村长将木小眠请进了家中,大伙在外面等着,木小眠关上门在房中不知道施了什么法术,只听得那老人家一声惨叫,随后她开门时,老人吐了一口乌黑的淤血,竟然奇迹般的苏醒了过来,没过几天便能下床走路了。


木家的传人会在族内选择一个村庄成为落脚之地,从来没有神巫驻足过的桑上村对木小眠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在老人彻底好了之后,木小眠便也没有推脱,最终选择留在了桑上村。


这一留,便是三年。


叶知秋已经是23岁的壮年汉,长期的山间劳作,让他健壮的身躯泛着古铜的颜色,利落的短发下,俊俏的脸上总是带着腼腆的笑容,裂开嘴,一口洁白的牙齿总是格外的明显。


“知秋,你又去给小眠送粮食啊。”同年的叶上朴已经在去年就讨了个外村的媳妇,再过几个月村里就将迎来最小的一个成员。


叶知秋嘿嘿一笑,扛着一袋粗粮直接往木小眠住着的吊脚楼处走。


木小眠喜欢安静,村里的人便给她在村边的僻静之处新修了一处住所,临着山边流下来的溪涧。

知秋走到院门口,伸手拂开精致的风铃,清脆的声音传进木小眠的房间,正在小憩的她起身,披了件外套站在栏杆上。


“进来吧。”木小眠语气淡凉。


她虽然只有十九岁的年纪,但或许是因为是巫女的关系,声线中带着一丝暗哑,不似平常女子的清丽。


也正是因此,木小眠极少说话,平时在村中走动时,村民们恭敬的与她打招呼,她都只是淡淡的笑着。


“小眠.”叶知秋将粮食放在地上,熟稔的走进厨房的缸边舀了一碗水大口的喝着。


“这是我们家今年新收的苞谷,刚磨了粉,想着你的粮食也该吃完了,我娘要我给你送过来。”


木小眠勾起嘴角笑着一声,提着步子走到叶知秋的身边来,伸手帮他把衣裳上的苍耳摘去。


“你娘要你送你才送,你娘要是不叫你送,你就不来我这了?”


叶知秋有些羞涩的低头一笑,伸手挠了挠头,“我……我这不是来了么,况且,我上回来你正在忙着,要我别来吵你,我怕你骂,也没敢来。”


上次他来给木小眠送些新鲜的野味,刚巧赶上了木小眠不知道在屋内捣鼓些什么东西,他自己推开门进来,被木小眠没好气的给骂了出去。


木小眠抬头看着高上自己一个头的男人,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三年,她都是靠着给村里人看病换取粮食,刚开始的一年多,她一介女子,又生的好看,村里还未娶亲的小伙子都络绎不绝的往她这吊脚楼里走,大病小病都要来探个究竟。


木小眠没有对任何一个人流露出暧昧的想法,随着日子的推移,大部分的人也就慢慢打消了这个念头。


只有叶知秋,这个傻小子不管天晴下雨的给她送些家用的东西,却从来不像其他的男人一样总是借机与她说话,每每只是趁她不注意放下东西就走。


可偏偏就是这个不愿意让她看见的男人,真正的落入了她的眼里。


“那……那我先走了啊。”见木小眠不与他说话,叶知秋有些尴尬。


“我给伯父做了些药膏,他膝盖痛,夜里的时候用把膏药在火上烤烤贴在痛处,连着七日,看是否好些。”木小眠说着,转身去房内拿了一个布包出来。


“哎。”叶知秋伸手接过。


木小眠的本事桑上村是人尽皆知的。


在木小眠没来之前,桑上村的人身上看病都要走上好几十里的山路去镇上,一来一回没个几天都回不来,所以大部分还是忍忍就过去了,而自从三年前开始,木小眠的到来给村民们都带了福音。


木小眠每到祭祀的日子都会给村民们发些能驱邪避灾的草药包,烧成灰洒在屋周,蛇虫鼠蚁都要绕道而行。


谁家有人得了什么久治不愈的病症,只要木小眠一到场,三下五除二的功夫就能药到病除。


白令族人都知道,神巫一族,木家传承下来的,就是神秘的巫蛊之术,木小眠住的吊脚楼里,大大小小挂着无数个小瓷坛,里面养着的,就是能发挥各种作用的蛊虫。



小眠。”见木小眠的桌上摆着一本厚厚的书,叶知秋的眼睛有了好奇的光。


桑上村人鲜少会有人走出这片大山,叶知秋活了20年,去过最远的地方也就是几十里之外的小镇上。


他在小的时候就知道山外的人跟他们的生活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可是桑上村地理位置过于偏僻,在近几年政府才终于花了大手笔给他们牵好了电线,这还得是在天气正常的时候才能使用,遇上了风雪雷暴,桑上村的人还是要活在夜晚的黑暗里。


“这是啥书呀,我能看看么?”叶知秋他们这一代人也曾下山去读过书,但是因为太过于艰难,他只上了小学,学会认识了些许字,便又听从父母的话回到了山上。


“本草纲目,一本有名的医书。”木小眠笑了,将书本放在叶知秋的手上。


“你真厉害。”叶知秋艳羡着看着她,“我要是也跟你一样能认这么多字就好了。”他翻着书页,看着上面有些密密麻麻的字体无奈的说道。


木小眠靠在栏杆之上,眼睛望向了头上因为秋风刮过而肆意挥舞的竹林。


“知秋,世道已经变了,外面的世界远不是我们能想象到的了。”那片广阔的天空似乎有着魔力一般,用最诱人的声音召唤着木小眠的灵魂,“我真希望有一天我们的族人也能够行走在那些高楼大厦之中。”


叶知秋侧头看着木小眠的脸,她闭着眼睛,风吹着她的长发,像是一个不小心落入丛林的仙子。


他知道,像木小眠这么有本事的人,愿意留在桑上村,确实是过于委屈她了,她应该属于外面更广阔的天空,也会属于更好的人。


“小眠,你读过书,木家也是富贵人家,你为什么要留在这里呢?”这么久了,叶知秋一直想问这个问题。


木小眠睁开了眼睛,清澈的眼眸中被一种落寞所代替。


她旋过身,面对着叶知秋,抬起眼眸,话语中带着一丝不符合她这个年纪的苍凉。


“木家的富贵,是白令一族所有族人赋予的,正是因为如此,我们木家世世代代都将留在这片土地之上。”


所以,即便是她千万个不愿意,即便她也曾挣扎过反抗过,可就是因为她是木家的后人,她别无选择。


“神巫术是整个族人的信仰,这个信仰,从我们的祖先那一辈就已经扎根在白令族人的血肉之中。”木小眠叹了口气。


“成为神巫的路途是艰险且漫长的,现在已经极少会有人愿意让自己的孩子自小就生活在巫蛊之中,如果木家的人再不留下来,那这流传了几百年的东西,真的就要后继无人了。”


木小眠轻飘飘的说完这些话,再抬起头时,眼神又恢复了以往清明冷淡的颜色。


“要是我有孩子,我肯定会愿意让他成为神巫的。”叶知秋语气中带着坚定。


木小眠的身子一顿,凝视着叶知秋的眼睛。


“呵。”木小眠冷冷的笑了一声。


如果他知道成为神巫需要付出些什么,或许就不会这么想了吧。


“要是你有孩子,就带着他走出这片山吧。”木小眠呢喃着。


“去学医,又或许什么都不要做,安然的活着就好……”

她嘶哑的声音带着浓重的悲伤,叶知秋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无意的一番话竟让木小眠如此的难过,他愣愣的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这书你带回去看吧,多学学也是好的。”木小眠走进了房间,关上了门。


叶知秋低头看着手中的书本,似乎已经感受到了它沉甸甸的重量。


他眷念的看着木小眠的房门,最终还是转身下了楼。


相识三年,即便是他已经成为了桑上村与木小眠最亲近的一个人,可是他却始终还是不了解她。


她难过了,可是他却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她,甚至连话都不敢讲。


他从不知原来喜欢竟是这样的,爱上一个人的征兆,就是先变得胆怯。


叶知秋回到家中,三两步的上了楼,将木小眠送他的书妥帖的放在枕头边,左右思考之后又觉得不合适,生怕自己睡梦中弄皱了它,便又摸了块布出来,将它仔细的包好,压在了柜子里。


“秋儿。”母亲的声音在外面响起,叶知秋应了一声,急急忙忙的走出来。


叶大娘站在楼下,身边放着一担谷子和晒干的野味,还有一个不常用的动物皮毛,似乎把整个家当都拿了出来。


“娘你这是干啥呢?”叶知秋云里雾里。


叶大娘向他招了招手,等他走过来的时候,从怀里拿了张红纸出来交到他手上。


“秋儿,刚才你王阿婆来过了,山北面有个姑娘跟你很是合适,这些东西你先给人姑娘家送过去,回来的时候再去一趟木神巫那,让人家给你俩合合八字。”


“什么?”叶知秋惊讶的皱起了眉头,“娘你这说得哪跟哪呢?怎么啥都不知会一声就给我说亲了?”


“你都已经23岁了,你看人家上朴,他去年就讨了老婆了,你也是个大小伙子,你就不想姑娘?”叶大娘阴着脸,将红纸往他怀里一塞。


叶大娘这一番话听得叶知秋脸红,他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怎么可能会不想姑娘,只是,心里的那个位置早已经有了特定的人选,其他的,便全入不了他的眼了。


“我……反正我不去。”叶知秋又将红纸扔回箩筐中,“我现在没想讨老婆,也不稀罕。”


叶知秋转身就往楼上走,叶大娘气急,连忙扯住他的衣袖。


“知秋,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啥,我跟你讲,人小眠是族里的神巫,你可不能对她有啥非分之想!与巫女在一起,那可是要中蛊断子绝孙的!”


叶知秋刚想反驳,屋后的楼里已经传来了一阵喧闹的声音,紧接着叶上朴已经快速的冲了出来,朝着他的方向大声的喊了一句,“知秋!我媳妇摔跤了,你快帮忙去把小眠给喊来!快点!


“啥?”叶知秋也惊住了,叶上朴是他自小一起长大的好兄弟,他家里出了这等大事,叶知秋自然也不敢停留。


叶大娘也急忙的往上朴家去了,他撒开了腿,便跑向了木小眠住的方向。


叶上朴的老婆小岚已经怀了将近八个月的身孕,这再过几个月就要生了,原本一家人都沉浸在喜悦之中。


只是这一摔,脚下一打滑从吊脚楼的楼梯上滚了下来,立马下身的血就涌了出来,将上朴一家都吓坏了。


木小眠拿着东西赶到的时候,小岚已经躺在了床上,身下的血还在不停的淌着,被单已经完全被染成了红色。


听闻了这事,村里老老少少的人都聚集了过来,全都围在上朴家的楼下。


桑上村的人口已经不多了,上朴家的这个孩子是这将近10年来唯一的一个小生命,为了迎接他的到来,上朴家早已经做了了宴请全村的准备,要是在这个时候夭折了……


木小眠将一众男人关在了房门之外,只留下几个能打下手的妇人,因为疼痛,小岚已经接近虚脱,木小眠摸着她的脉象,有些为难的皱起了眉头。


民间流传一个说法,七活八不活,八个月的胎儿即使生出来也没有存活的可能,但是现在依照小岚的身体状况,如果不尽全力拼一下,很有可能大人孩子都保不了。


“上朴,时间不多了,你自己决定,是要孩子还是要大人。”木小眠一身都沾着鲜血站在门口,看向了失神的叶上朴。


“我两个都要!”叶上朴跪在地上扯着她的衣角,“小眠,你是神巫啊,你连那些老人都救得了,一定也能救我的妻儿的,小眠,我求你了,我们桑上村留了你三年,就是指望你能在这样的时候帮帮我们啊!”


木小眠垂下了眼眸,小岚痛苦的呻吟声还在屋内响着,她长吸了一口气,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讲出来。


她抬起头,眼神与面前的叶知秋相互碰撞,他看着她,眼神中全是希冀的光芒。


木小眠转身再次走进了房间,这一次,她让所有的人都退了出来,像是三年前她初来桑上村一样,将自己关在了里面。


大家都在外面焦急的等待着,好不容易熬过了大半个时辰,屋内突然传来了小岚的一声惨叫……


未完待续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走夜路的单身女子

走夜路的单身女子(下)

熟女的野心

熟女的野心(下)

危险枕边人

危险枕边人(下)

二婚媳妇

二婚媳妇(下)

男友式宠爱

男友式宠爱(下)

逢场作戏

逢场作戏(下)

迷雾中的第三者

迷雾中的第三者(下)

Good night

每一个赞,都是我跟你说的晚安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