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一篇被打赏了百万的文章:恒大的金碗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9年3月24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续命蛊术(下)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67个故事


众人的心都悬到了嗓子眼,叶上朴更是眼睛都直了起来,而紧接着,一阵虚弱的婴儿啼哭声传入了他们的耳际。


“生了!”叶知秋拍着叶上朴的肩膀。


房门被打开了,木小眠抱着小小的婴孩站在门口,“是个男孩,因为提早出生,身子有些虚弱,先去弄些羊奶给孩子喝吧。”她把孩子交到了叶上朴的手上。


被子里包着的孩子脸色呈青紫色,虽然面色有些难看,但是那如猫儿一般的叫声却让所有的人都看到了希望。


小岚呢?小岚她怎么样?”叶上朴紧紧的抓住了木小眠的衣袖。


木小眠回头看向屋内,小岚的脸色苍白,朝着她的方向,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她没事,但是这场意外她元气大伤,你们好好的照顾她,等我回去会拿些药草过来。”


“小眠。”叶上朴听到了这里,八尺男儿竟直直的跪在了木小眠的面前,他抱着孩子,重重的给她磕了个头,“小眠,多谢你,你不愧是我们最尊敬的神巫,等小岚的身子好些了,我们一定上门好好答谢你。”


木小眠脸上并没有表现得过于轻松,她的眼神仍旧落在一旁的叶知秋身上,见他的脸上也洋溢着喜悦,她挑着眉头,将叶上朴扶了起来。


村里的人都聚拢过来看新生的孩子,妇人们也为了小岚忙上忙下,木小眠从人群中走了出去,


站在门口转身看着这座楼里所有人的欢声笑语,她的脸色却带着前所未有的沉重。


木小眠慢步回了自己的住处,坐在小床上,听着那些瓷坛里蛊虫行动的声音,无力的靠在了床沿。


她没有救活小岚,更没有救活孩子。


她虽身为神巫,却没有办法起死回生。


小岚怀有身孕,可是她从来都没有出过大山,更加别说会去医院看看孩子的发育,孩子在腹中严重的脐带绕颈,经过小岚这一摔,已经彻底的引起了窒息,就算小岚不出这次的意外,孩子也很有可能刚一出生就夭折。


小岚的身体状况就更是令人担忧,可能是家里太过于看重她肚子里的孩子,整个孕期她进食了不少的补品。


但是这些营养却没有被孩子吸收,反而给她的身体造成了过大的负荷,在木小眠让她强行把孩子生出来的时候,她早已经血崩身亡……


现在活着的,早已经不是当日那个善良客可人的小岚,而是木小眠放入她身体中的一只蛊虫……


孩子也是如此,两只蛊虫相互牵制,在小岚与孩子身体中吸食养分发挥作用,让他们得以苟延残喘。


眼泪悄无声息的滑落,木小眠抬手擦着脸,却越擦越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


她捂着脸失声痛苦,嘶哑的声音在悲伤之下更加的带着苍凉与绝望。


她救不了他们,尽管她生来就带着使命,尽管所有的人都将她奉为神祗,尽管,她已经真正的成为了一个神巫女。

世人将她们这一类人想象得过于神秘,他们渴望得到救赎,所以也就衍生出了神鬼仙魔。


就像他们木家,世代背负这神巫一族的责任,注定要成为白令族人的信仰,他们必须是无上的存在,得到敬重,得到崇拜,可是背后,却也只是这些无人能懂的绝望与无助罢了。


“小眠。”庭院前的风铃声响了起来,叶知秋站在篱笆门外,担忧的望着小楼的方向。


所有的人都在围着上朴一家,只有叶知秋看到了木小眠那凝重的脸色,在他察觉木小眠已经离开之后,他跟着她的脚步来到了这里。


木小眠没有应他,叶知秋踌躇了许久,最终还是走了进去。


母亲已经在为他的婚事操心,想必也是已经到了不得不说的时候。


“你跟我来做什么?”木小眠在门口看到叶知秋的身影,胡乱的擦了一把自己的眼泪。


“小眠,你怎么了?”叶知秋见木小眠正在伤心,眉头紧皱。


木小眠没有做声,她弯下腰从床底下拿出了一个小罐子,揭开盖子后,一只手指粗的蜈蚣正安静的躺在草木灰中。


小岚和孩子身体并不能坚持许久,几个月之后就会被蛊虫掏空走向消亡,所以她要养出足够小岚体内的蛊虫蚕食的另一条蛊虫,这样才能让这样家和万事兴的表面现象维持得更久一些。


“你在干什么?”见木小眠将自己的手伸进了罐中供蛊虫撕咬,叶知秋慌了,连忙走上前将她的手给抽了出来。


“在养蛊。”木小眠并没有瞒着叶知秋。


她不但不会瞒着他,反而要让他知道一切的真相。


“你竟然在用自己的血肉喂蛊虫?”叶知秋顺着木小眠捋上去的衣袖看见了她手臂上密密麻麻的伤疤。


“不然呢?你以为,这些蛊虫,是如何培养出来的?”木小眠的脸上带着淡然的笑。


见着叶知秋脸上的惊讶,木小眠盖上了罐子,慢慢的站起了身。


“叶知秋,你真的愿意让自己的孩子成为神巫?哪怕他一出生就要被这些毒虫啃噬?哪怕他随时有可能会毒发身亡?”


木小眠凝视着叶知秋的眼睛,“你看看我?我这一身的伤疤,我的声音,甚至于我所住着的地方……”


叶知秋后退了一步,环顾着木小眠的房间。


“这里的每个瓶瓶罐罐,这里的每一条蛊虫,都是我独自从山上寻找回来,精心的培养,一条成功的蛊虫,需要打败所有的同类,将对方的尸体蚕食而尽,用血肉喂养上几年甚至几十年,才能真正的发挥作用。”


木小眠看向周围的方向,脸上带着苦涩的笑容,“神巫一族,他们穷尽一生,都是跟这些可怕的蛊虫打交道,为的,就是能够成为你们心中的信仰。”


“小眠……”叶知秋满眼都是心疼。


“叶知秋,我的能力有限,我不是神,我只是一个匠人,有一些别人没有的本事罢了,我救不了小岚和孩子,他们母子俩的情况已很糟糕,我的能耐,只能让他们维持半年……”


当初村长的老父亲便是如此,他已经被病痛折磨得面目全非,木小眠能做的,只能在他的身体放一只蛊,让蛊虫将他身体里病变的地方吞食。


这几年,木小眠留在这里,不断给老人家下入新的蛊虫供蛊母生长,但是蛊母在人体内呆的时间越长,需要的养分就越多,木小眠已经供不应求。


所以在半年之前,老人家还是去了,只是因为木小眠的压制,他去得平和,没有痛苦。


所有的人都不会知道,在老人入棺之前,木小眠以祷告为由取出那只蛊母时老人的样子。


瘦弱的躯体在瞬间形同枯槁,身上的血肉早已经消失,只剩下一副骨架泛着青黑的腐烂之气。

那副模样,也即将成为小岚和孩子的样子。


木小眠就算竭尽全力,却仍旧无法与死神对抗,她成为神巫将近20年,看过无数次的死亡,却在面对死别之时无能为力。


小岚没得救了?连你也救不了他们母子?”叶知秋面上带着不可思议。


“如果她能早几个月下山去医院,或许医生能够救她一命,她和孩子都会好好的,但是现在……”医生怎么救得活一个死人呢?若是让外面的人看到小岚身体里的东西,估计只会引起巨大的恐慌吧。


“可是……”可是你,不是神巫吗……


叶知秋这句话终究没有再说出口。


外面的天色逐渐暗了下去,木小眠点亮里屋里的煤油灯。


她这小楼里没有装电线,所以这两年,她的照明工具,只有这一盏灯和无数的茶油蜡烛。


“小眠。”叶知秋犹豫了许久,话语在嘴中回转几乎就要脱口而出。


他明白木小眠将这一切告诉她是对他的信任,也正是因此,心里的那个念头,更加的旺盛了。


他喜欢她,并不是因为她是族里受人尊敬的神巫,不是因为希望得到她的庇佑。


反而,他看到的,只是一个年轻的女人为了族人为了家族辛苦承担起来的这一切,看到的,只是一颗极其脆弱的心。


“小眠,要不,你嫁给我吧.”叶知秋想了好一会,挠了挠头,很不好意思的开口。


木小眠惊讶的抬起眼。


“我……我是说,以后我照顾你。”叶知秋的眼神逐渐坚定,“我虽然没有大出息,但是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生活起居。”


木小眠见他如此认真的样子,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你这大老粗的样子,怎么照顾我呢?跟我一起养蛊做肥料?”木小眠笑着,眼中波光粼粼。


“我……”叶知秋一下子语结。


“你知不知道,跟巫女在一起的代价是什么?”木小眠正色,严肃的询问他。


叶知秋愣了一下,想起了母亲的话。


“断子绝孙?”他试探性的问。


关于神巫一族的配偶,在族里一直都是个禁忌,叶知秋知道的很少,只是隐约听说过,跟神巫在一起的人,到老了总是无人送终的。


木小眠嘴角侧扬,带着一抹淡笑,“那倒不至于。”


她长吸了一口气,往后退了几步,在床沿上坐了下来,“木家的后代是不允许流落人间的,所以,神巫一族会在后代出生之后,将孩子带回木家,把他培养成下一个神巫……”


“那……那我呢?”叶知秋不明白。


“你?”木小眠抬起眼,“你会永远留在这里,因为曾经是神巫的男人,在与我交合的时候染上蛊毒,终生不能再与第二个女人发生关系,否则就会肠穿肚烂而死。”


木小眠目光灼灼,定定的看着叶知秋的方向,“神巫是不允许有爱情的,因为在短暂的相守过后,我将永远回到木家,余生的日子,都在培养我的下一任继承人,我们俩,再也无法相见了。”


“什么……”因为震惊,叶知秋的眼睛在瞬间失了神。


那就是说,如果他要与木小眠结为夫妻,就意味着在孩子出世之后就要永远分开?



“为什么要回到木家?你为什么不能留下来?”叶知秋不能理解,“那只是族人定下的一个规矩而已,我们不遵守又能怎么样?”


叶知秋大步的走近木小眠,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小眠,我们就这样过一辈子,不要孩子,你永远留在桑上村,又或者我们走出这大山去,什么蛊虫,什么神巫,我们都不要了好吗?”


木小眠呵呵笑了一声,没有说话。


巫族的后代,在出生时就传承了母体的蛊虫,若是在20岁还没有找到配偶怀上传人,就会被身体里的蛊虫反噬而死。


她若留下来,就必定会为了活命而与叶知秋结合,也必定会将身体的蛊虫传给自己的孩子,她的父母也曾为了所谓的爱情挣扎过啊,多少巫族的后代都曾为了爱反抗过,可是他们天命如此,谁也奈何不得。


可是,她木小眠不想再过与父母一样的人生。


没有人天生就是背负这些的,她身中蛊毒没有选择,但是她的孩子,不能再受她曾经所受的那些苦。


“知秋,跟我在一起,你会染上蛊毒,若是哪一天我最终迫于无奈离开你了,你真的能忍受孤独终老的滋味吗?”木小眠想知道他的答案。


世人谓她恋长安,其实只恋长安某。


她留在桑上村三年,绝对不仅仅只是因为桑上村的村民,更是因为这里有让她想要留下来的人。


她原本打算在20岁就回到木家,然后听从长辈安排随意找一个配偶生下孩子,没有感情,也就不会有同情。


可是,后来呢?在生下孩子之后,她要干什么?像她的母亲一样,终日关在阴暗之处为整个木家养着蛊虫吗?


“能。”叶知秋的手指摩擦着她的手背,“我的生活不再有你,本就是孤独终老,那倒不如在有机会的时候奋不顾身一次。”


飞蛾扑火,不就是这样么?明知道前路等待着他们的只有消亡,却还是一次次的要靠近,要相互依偎。


木小眠没有拒绝,她轻轻的脱去了自己的衣裳,伸手,揽住了叶知秋健壮的身躯……


夜风送爽,竹林中风起云涌,光线暗淡的小楼里,暧昧的气息越来越重,女儿的气息带着一丝愉悦,又或许,只是半晌贪欢的决绝……


小岚最终没有撑过半年。


仅仅只是三个月之后,抱着孩子在院里晒太阳的她吐了一口鲜血,突然就暴毙而亡了。


上朴家乱成了一团,上朴背着小岚慌乱的往木小眠小楼里走,可还差了好几十步,上朴娘手里抱着的孩子也剧烈的咳嗽了几声,将肚里的奶吐干净之后,嗓子里涌出了黑色的鲜血。


叶上朴整个人都疯了,他放下了小岚,抱着孩子往小楼里冲,可是任他如何的嘶喊,小楼里空空荡荡,再也听不见木小眠的声音。


村里懂事的老人看着小岚和孩子的尸体,无奈的摇摇头,说是小兰误食了有毒的东西,孩子喝了小岚的奶水,也跟着一起中了毒。


上朴自然不肯相信,他隐约的觉得是木小眠造成了这一切,可是,村里的老老少少,在提到木小眠的时候,都只是劝上朴就这样算了。


到了这个时候,很多事情都已经有了答案,神巫一族的巫蛊之术,白令族人心知肚明,他们知道,木小眠已经做了最后的救赎。


小岚这三个月将上朴未来几年的毛衣都织好了,对公婆也极其孝顺,经常抱着孩子偷偷的掉眼泪,其实早就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


她也舍不得啊,可是在知道自己是将死之人后,剩下的,只有无助罢了。


叶知秋扶着木小眠走在坎坷的山间小路上,到了平坦之处,两个人停了下来,在枯黄的草地上坐了下来。


“小眠,怎么这么急着走?”叶知秋有些不明白,木小眠突然就收拾了东西要离开,他害怕她是要回木家,所以急急忙忙给家里留了封简单的书信便跟着她一起来了。


木小眠摇了摇头,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腹。


肚子里的孩子已经三个月了,自从知道自己怀孕之后,她便没有再喂养蛊虫,所以也导致了小岚母子提前出了事。


她不想在这个时候节外生枝,要是被木家知道她已经怀上了孩子,那她所做的一切的努力,就都白费了。


“知秋,你不是说,要一起去山外面生活吗?”木小眠的眼睛里面闪着光,“我们一起去山外,带着孩子好好的生活,好吗?”


叶知秋微愣,显然跟不上木小眠的思绪,他知道她已经怀了孩子,却没想到,她真的能放下木家的所有,跟他一起走出大山。


“嗯。”叶知秋拉住她的手,将她搂入怀里,“好,我们一起去山外,去你说的那些高楼大厦之中,去看看车子,看看那些五颜六色的灯光。”


叶知秋闭上眼,满心都是对未来生活的向往。


木小眠埋在叶知秋的怀里,脸上也带着笑,眼睛却逐渐被泪水浸透。


“知秋,你还记得吗?”木小眠看着眼前虚无的方向,“我说过,要让我们的孩子去学医,只有成为医生,才能真正的帮人解除病痛。”


“嗯。”叶知秋点头拍了拍身上的布包,“你看,你送我的《本草纲目》我还收着呢,到时候,我一定会将它送给我们的孩子。”


木小眠笑了,她仰起头在叶知秋的脸上深深的吻着,眼中氤氲。


她没有告诉叶知秋,几个月之后,人生的路需要他带着孩子两个人走。


她没有告诉叶知秋,神巫一族,如果不主动将体内的蛊虫过继给自己的孩子,母体将会遭受到严重的反噬,孩子出生的那一天,便是她离去的日期……


起风了,树林中又响起了落叶的声音,温度渐凉,万物即将走入深冬。


树木不可能永远活在秋天里,秋天也不能为了树而停留。


叶儿落了,秋天带走了苍凉,也让树沉寂着走向消亡,逐渐开启新生……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走夜路的单身女子

走夜路的单身女子(下)

熟女的野心

熟女的野心(下)

危险枕边人

危险枕边人(下)

二婚媳妇

二婚媳妇(下)

男友式宠爱

男友式宠爱(下)

逢场作戏

逢场作戏(下)

迷雾中的第三者

迷雾中的第三者(下)

Good night

每一个赞,都是我跟你说的晚安 


【上集剧情请戳下方阅读原文】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