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轨未遂的男女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68个故事


从韩露意识到自己嫁错的那一天开始。


她的脑海里充斥得满满的都是假如时光再给自己一次机会,打死她,她都不会选择眼前这个畏缩平庸毫无一点闪光处的窝囊男人。


窝囊男人的名字叫梁辉,韩露的合法丈夫。


最初娶韩露的时候,梁辉是老大不情愿的。


韩露外向,漂亮,喜欢在男人堆里作,梁辉怕以后降不住,所以想着上上床就罢,坚决不可以娶回家,结果常在河边走就不小心湿了鞋,搞大了韩露的肚子。


偏偏韩露的体质不能流产,到底不是大恶之人,这点责任心梁辉还是有的,虽然心有不甘,还是奉子成了婚。


是啊,要不是为着这个孩子,她韩露也不会那么草率将自己嫁了出去。


“妈妈!”豆包拿着玩具跑到韩露面前摇着她的胳膊,“妈妈,帮我把这个打开。”


豆包就是那年韩露和梁辉不小心结下的果子,大名叫梁晓宇。


看着豆包粉嘟嘟的小胖脸,韩露忍不住温柔的笑了起来,虽然这份婚姻诸多纰漏,可这个儿子却实在可爱。


“好。”韩露捏了捏儿子的小脸蛋,接过他手中的玩具摆弄起来。


“我回来了。”随着钥匙转响的声音,梁辉推门而入。


梁辉在街道办事处上班,每天应对的都是些街坊邻里小区街道的生活琐事,工资适中,平日也清闲,这不还没到11点,梁辉就下班回家了。


“怎么回来得这么早。”韩露看了看墙上的挂钟,一脸疑惑。


“哦,区政府领导过来检查,中午要吃饭,其他人都张罗去了,我一个人也没啥事,就提前回来了呗。”梁辉把手中的公文包扔到沙发上就直接钻进卧室里。


不一会儿,梁辉踢踏着人字拖,穿着裤衩背心走了出来。


“这天气简直是焖锅,人都快熟了。”梁辉一边抱怨一边向儿子走去,“老儿子,来让爹亲亲。”


“爸爸!”豆包大声喊着扑倒了梁辉怀中。


梁辉一把举起儿子,这些年虽然工作上进展平平,但对这个家这个儿子梁辉自问还是尽心尽力的,没有任何不良嗜好的他从不喜欢在外厮混,虽然韩露没有工作,可梁辉还是愿意和她分摊家务事。


可这一切韩露却丝毫不放在眼里。


夏日的午后异常炎热,窗外的知了不知疲倦得嘶叫个不停。


梁辉和儿子腻歪个没完,旁边坐着的韩露,心里却不是个滋味。


“你们领导来了,别人都知道机会难得使劲表现,你倒好,躲了。”韩露摆弄着豆包的玩具,没好气得抱怨。


一听到这个老生常谈的话题,梁辉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行了,人家老公早回来,媳妇高兴还来不及,你呢,就嫌我不够忙是不是。”


往日遇到这种事情,为了避免争执,梁辉都会象征性得让几步,可今天单位的事梁辉心里也不痛快,本想着提前下班回家看看儿子转移下注意力,结果韩露又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惹得梁辉烦躁不已。


梁辉的态度瞬间点燃了韩露的暴脾气。


“梁辉!你自己没出息承认就得了,还拿别人家老公比,你说你要和谁比,你能和谁比,周围邻居家的男人哪个混得不比你强,就连咱对门家和你一个单位毕业没几年的何争现在都当上科长了。”


“你呢,都干了多少年了,还是个小科员,我都懒得说你,像你这样见了领导就跑的货,连狗都不如,狗还知道逗主人开心呢!”韩露气的口不择言,等最后一个字喷出去的时候,才意识到说得有些过分了。


梁辉的脸上前一阵青一阵白,论最嘴上功夫,他自然不是韩露的对手,被怼了半天,也才憋出几个字,“看不上我,你他妈的找别人去!”


没有节制的吵架很快就发展成绝情恶语。


“你以为愿意嫁给你,当初要不是孩子,我会找你这个窝囊废!”本来还有几丝愧疚的韩露听到梁辉的咒骂只觉的气急攻心。


“狗屁不干一天竟找事吵架,你以为我愿意娶你,破鞋一个!”梁辉咬牙切齿,什么难听他说什么,什么能让韩露崩溃他说什么。


不出梁辉所料,韩露在听到破鞋这个词时,情绪彻底爆发,“梁辉,你这个王八蛋,离婚,我要和你离婚!”


“离就离!”梁辉寸步不让。


“哇……”豆包突然爆发的哭声让被愤怒冲昏头脑的夫妻俩陡然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妈妈爸爸,你们别吵了,豆包听话好不好。”豆包皱着满脸泪水的小脸,可怜巴巴的一边哭一边喊。


这下疼坏了韩露的心,她暂时压下心中的怒火,赶紧抱起豆包哄了起来。


梁辉仍然气不过,头也不回得甩门而出。


梁辉绕着小区转圈,嘴里猛嘬着香烟,想起上午主任吊着嗓子装腔作势的模样,梁辉心中一阵恶心。


自从上个月一次对领导干部的考察调研中,梁辉在上级巡视组面前直言不讳的不满意见,很快传到了主任耳朵里,本来就情商能力均一般不受器重的梁辉这下更是实在得把直属上司得罪了个彻底。


从那以后,凡是上级来检查的所有活动,主任都想着法的不让梁辉靠近,今天也不例外。


“小梁啊,中午的饭局你就不要参加了,下午有个会,你把发言材料再核对一下。”主任微笑的模样和温柔的语气无可挑剔,即使看在梁辉的眼里虚伪可恶至极,所以苦水委屈也只好往自己肚子里吞。


想到这,梁辉把燃尽的烟屁股狠狠甩在地上。


本来已经够倒霉的梁辉回到家却也不得一刻安宁,韩露字字见血的指责让他颜面尽失,无地自容。


“呦,这不是梁哥嘛。”一声梁哥叫得清脆悦耳。


梁辉定睛一看,原来是小区门口理发店的老板娘香兰。


香兰的理发店不大,除了香兰还有两个伙计,伙计都是自家亲戚,学习不好,帮衬香兰的同时还能挣点零花钱,理发店还是以香兰为主,香兰手艺很好,价格合理,所以回头客很多,梁辉便是其中一个。


“嘿,大妹子,真巧啊,今不用上班吗?”梁辉露出憨厚的笑容,今天的香兰稍作装扮,和平日在理发店看到的很是不一样,特别得妩媚动人,尤其那副包裹在紧身裙下凸凹有致的身材看得梁辉几乎移不开眼睛。


“店里重新装修,这几天不营业了。”香兰感受到梁辉热辣的目光,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梁哥,我找你有点事。”


“哦,说吧,啥事啊,只要我能帮上的一定全力以赴。”梁辉被这娇滴滴的几声梁哥叫得春心荡漾,他忙不失迭得答应着。


“我有个弟弟,就是店里那个瘦瘦的伙计。”香兰慢慢解释着,“他今年19岁,想当兵,去年是因为体重超标没走成,这不,为这个减的肥,现在瘦下来了,还是想走。”


香兰说到这,望向梁辉的眼睛,“我寻思还是找找人保险,想来想去就您是吃公家饭的领导,简单说就是想问问你认识武装部的人,能给打个招呼吗?”


看着香兰期待的眼神,不知为何,梁辉实在拒绝不了。



再次回到家,梁辉心里平静了许多,韩露正在里屋哄孩子睡觉,听到梁辉进门的声音,韩露安顿好已经睡熟的孩子,然后悄悄走出卧室。


客厅里的梁辉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声音小一点,孩子睡了。”韩露的脸上有明显的泪痕,声音带着浓浓的哭腔。


梁辉歪着头看了韩露一眼,心里有些不忍,毕竟这么多年夫妻,感情总还是有一些的。


梁辉明白韩露的不甘心,韩露除了模样出众,当年也有一份体面的工作,然而为了保胎,她在公司的位置被她最好的朋友暗中使手脚顶替下来,韩露一气之下辞了职。


作为韩露当时的准丈夫,梁辉除了旁观没有为韩露有过任何帮助,甚至在韩露和上司争吵时,梁辉就站在一边一声不吭,从那时起,韩露就存了心结。


“有东西吃吗?”梁辉顺手关掉电视。


“叫外卖吧,我想出去走走。”韩露不等梁辉说话,径直开门走了出去。


梁辉刚平复的心情又腾起一股无名火。


韩露合上门,倚靠在门上做了几个深呼吸,一抬脸撞上了隔壁刚刚出门的邻居何争。


“韩姐,要出门吗?”何争比韩露没小几岁,但和长年闷在屋子里不修边幅的韩露相比,年轻有为事业小成的何争显得阳光朝气。


韩露对何争这个俊秀的大男孩一直印象很好,除了蓬勃的外形,何争的接人待物也很是周到,俗话说的就是眼力价儿十足。


“哦,是的,想去购物中心转转买点东西。”韩露低下头看到自己邋遢的装扮,十分不好意思,她不自在得拢了拢头发。


“巧了,我正好也要去市中心,一起吧韩姐,我开车带你过去。”何争落落大方的邀请,让人倍感自在舒服。


“这会不会太麻烦了。”韩露客气得推辞。


“韩姐,一点都不麻烦。”何争摆摆手,“对了,梁哥和豆包呢,要不要一起去,我车大,坐的下。”何争向韩露身后若有所思得望了望。


一提梁辉,韩露的心就一阵烦乱,“你梁哥在家歇着呢,豆包睡着了,既然你顺道,那我就和你一起好了。”韩露说着朝楼下走去,看到韩露答应下来,何争很是兴奋,他没有再多说什么,紧跟韩露其后。


路上最开始何争和韩露还说说笑笑,非常开心融洽,韩露的心情逐渐晴朗起来。


可慢慢的韩露发现路线有些不对劲,在韩露的印象里根本没有这样一条路通往市中心。


就在韩露纠结是不是自己多心时,何争突然冒出的一句话,让韩露猝不及防,惊得差点晕厥过去...


未完待续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走夜路的单身女子

走夜路的单身女子(下)

熟女的野心

熟女的野心(下)

危险枕边人

危险枕边人(下)

二婚媳妇

二婚媳妇(下)

男友式宠爱

男友式宠爱(下)

逢场作戏

逢场作戏(下)

迷雾中的第三者

迷雾中的第三者(下)

Good night

每一个赞,都是我跟你说的晚安

    出轨未遂的男女

    出轨未遂的男女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68个故事


    从韩露意识到自己嫁错的那一天开始。


    她的脑海里充斥得满满的都是假如时光再给自己一次机会,打死她,她都不会选择眼前这个畏缩平庸毫无一点闪光处的窝囊男人。


    窝囊男人的名字叫梁辉,韩露的合法丈夫。


    最初娶韩露的时候,梁辉是老大不情愿的。


    韩露外向,漂亮,喜欢在男人堆里作,梁辉怕以后降不住,所以想着上上床就罢,坚决不可以娶回家,结果常在河边走就不小心湿了鞋,搞大了韩露的肚子。


    偏偏韩露的体质不能流产,到底不是大恶之人,这点责任心梁辉还是有的,虽然心有不甘,还是奉子成了婚。


    是啊,要不是为着这个孩子,她韩露也不会那么草率将自己嫁了出去。


    “妈妈!”豆包拿着玩具跑到韩露面前摇着她的胳膊,“妈妈,帮我把这个打开。”


    豆包就是那年韩露和梁辉不小心结下的果子,大名叫梁晓宇。


    看着豆包粉嘟嘟的小胖脸,韩露忍不住温柔的笑了起来,虽然这份婚姻诸多纰漏,可这个儿子却实在可爱。


    “好。”韩露捏了捏儿子的小脸蛋,接过他手中的玩具摆弄起来。


    “我回来了。”随着钥匙转响的声音,梁辉推门而入。


    梁辉在街道办事处上班,每天应对的都是些街坊邻里小区街道的生活琐事,工资适中,平日也清闲,这不还没到11点,梁辉就下班回家了。


    “怎么回来得这么早。”韩露看了看墙上的挂钟,一脸疑惑。


    “哦,区政府领导过来检查,中午要吃饭,其他人都张罗去了,我一个人也没啥事,就提前回来了呗。”梁辉把手中的公文包扔到沙发上就直接钻进卧室里。


    不一会儿,梁辉踢踏着人字拖,穿着裤衩背心走了出来。


    “这天气简直是焖锅,人都快熟了。”梁辉一边抱怨一边向儿子走去,“老儿子,来让爹亲亲。”


    “爸爸!”豆包大声喊着扑倒了梁辉怀中。


    梁辉一把举起儿子,这些年虽然工作上进展平平,但对这个家这个儿子梁辉自问还是尽心尽力的,没有任何不良嗜好的他从不喜欢在外厮混,虽然韩露没有工作,可梁辉还是愿意和她分摊家务事。


    可这一切韩露却丝毫不放在眼里。


    夏日的午后异常炎热,窗外的知了不知疲倦得嘶叫个不停。


    梁辉和儿子腻歪个没完,旁边坐着的韩露,心里却不是个滋味。


    “你们领导来了,别人都知道机会难得使劲表现,你倒好,躲了。”韩露摆弄着豆包的玩具,没好气得抱怨。


    一听到这个老生常谈的话题,梁辉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行了,人家老公早回来,媳妇高兴还来不及,你呢,就嫌我不够忙是不是。”


    往日遇到这种事情,为了避免争执,梁辉都会象征性得让几步,可今天单位的事梁辉心里也不痛快,本想着提前下班回家看看儿子转移下注意力,结果韩露又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惹得梁辉烦躁不已。


    梁辉的态度瞬间点燃了韩露的暴脾气。


    “梁辉!你自己没出息承认就得了,还拿别人家老公比,你说你要和谁比,你能和谁比,周围邻居家的男人哪个混得不比你强,就连咱对门家和你一个单位毕业没几年的何争现在都当上科长了。”


    “你呢,都干了多少年了,还是个小科员,我都懒得说你,像你这样见了领导就跑的货,连狗都不如,狗还知道逗主人开心呢!”韩露气的口不择言,等最后一个字喷出去的时候,才意识到说得有些过分了。


    梁辉的脸上前一阵青一阵白,论最嘴上功夫,他自然不是韩露的对手,被怼了半天,也才憋出几个字,“看不上我,你他妈的找别人去!”


    没有节制的吵架很快就发展成绝情恶语。


    “你以为愿意嫁给你,当初要不是孩子,我会找你这个窝囊废!”本来还有几丝愧疚的韩露听到梁辉的咒骂只觉的气急攻心。


    “狗屁不干一天竟找事吵架,你以为我愿意娶你,破鞋一个!”梁辉咬牙切齿,什么难听他说什么,什么能让韩露崩溃他说什么。


    不出梁辉所料,韩露在听到破鞋这个词时,情绪彻底爆发,“梁辉,你这个王八蛋,离婚,我要和你离婚!”


    “离就离!”梁辉寸步不让。


    “哇……”豆包突然爆发的哭声让被愤怒冲昏头脑的夫妻俩陡然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妈妈爸爸,你们别吵了,豆包听话好不好。”豆包皱着满脸泪水的小脸,可怜巴巴的一边哭一边喊。


    这下疼坏了韩露的心,她暂时压下心中的怒火,赶紧抱起豆包哄了起来。


    梁辉仍然气不过,头也不回得甩门而出。


    梁辉绕着小区转圈,嘴里猛嘬着香烟,想起上午主任吊着嗓子装腔作势的模样,梁辉心中一阵恶心。


    自从上个月一次对领导干部的考察调研中,梁辉在上级巡视组面前直言不讳的不满意见,很快传到了主任耳朵里,本来就情商能力均一般不受器重的梁辉这下更是实在得把直属上司得罪了个彻底。


    从那以后,凡是上级来检查的所有活动,主任都想着法的不让梁辉靠近,今天也不例外。


    “小梁啊,中午的饭局你就不要参加了,下午有个会,你把发言材料再核对一下。”主任微笑的模样和温柔的语气无可挑剔,即使看在梁辉的眼里虚伪可恶至极,所以苦水委屈也只好往自己肚子里吞。


    想到这,梁辉把燃尽的烟屁股狠狠甩在地上。


    本来已经够倒霉的梁辉回到家却也不得一刻安宁,韩露字字见血的指责让他颜面尽失,无地自容。


    “呦,这不是梁哥嘛。”一声梁哥叫得清脆悦耳。


    梁辉定睛一看,原来是小区门口理发店的老板娘香兰。


    香兰的理发店不大,除了香兰还有两个伙计,伙计都是自家亲戚,学习不好,帮衬香兰的同时还能挣点零花钱,理发店还是以香兰为主,香兰手艺很好,价格合理,所以回头客很多,梁辉便是其中一个。


    “嘿,大妹子,真巧啊,今不用上班吗?”梁辉露出憨厚的笑容,今天的香兰稍作装扮,和平日在理发店看到的很是不一样,特别得妩媚动人,尤其那副包裹在紧身裙下凸凹有致的身材看得梁辉几乎移不开眼睛。


    “店里重新装修,这几天不营业了。”香兰感受到梁辉热辣的目光,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梁哥,我找你有点事。”


    “哦,说吧,啥事啊,只要我能帮上的一定全力以赴。”梁辉被这娇滴滴的几声梁哥叫得春心荡漾,他忙不失迭得答应着。


    “我有个弟弟,就是店里那个瘦瘦的伙计。”香兰慢慢解释着,“他今年19岁,想当兵,去年是因为体重超标没走成,这不,为这个减的肥,现在瘦下来了,还是想走。”


    香兰说到这,望向梁辉的眼睛,“我寻思还是找找人保险,想来想去就您是吃公家饭的领导,简单说就是想问问你认识武装部的人,能给打个招呼吗?”


    看着香兰期待的眼神,不知为何,梁辉实在拒绝不了。



    再次回到家,梁辉心里平静了许多,韩露正在里屋哄孩子睡觉,听到梁辉进门的声音,韩露安顿好已经睡熟的孩子,然后悄悄走出卧室。


    客厅里的梁辉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声音小一点,孩子睡了。”韩露的脸上有明显的泪痕,声音带着浓浓的哭腔。


    梁辉歪着头看了韩露一眼,心里有些不忍,毕竟这么多年夫妻,感情总还是有一些的。


    梁辉明白韩露的不甘心,韩露除了模样出众,当年也有一份体面的工作,然而为了保胎,她在公司的位置被她最好的朋友暗中使手脚顶替下来,韩露一气之下辞了职。


    作为韩露当时的准丈夫,梁辉除了旁观没有为韩露有过任何帮助,甚至在韩露和上司争吵时,梁辉就站在一边一声不吭,从那时起,韩露就存了心结。


    “有东西吃吗?”梁辉顺手关掉电视。


    “叫外卖吧,我想出去走走。”韩露不等梁辉说话,径直开门走了出去。


    梁辉刚平复的心情又腾起一股无名火。


    韩露合上门,倚靠在门上做了几个深呼吸,一抬脸撞上了隔壁刚刚出门的邻居何争。


    “韩姐,要出门吗?”何争比韩露没小几岁,但和长年闷在屋子里不修边幅的韩露相比,年轻有为事业小成的何争显得阳光朝气。


    韩露对何争这个俊秀的大男孩一直印象很好,除了蓬勃的外形,何争的接人待物也很是周到,俗话说的就是眼力价儿十足。


    “哦,是的,想去购物中心转转买点东西。”韩露低下头看到自己邋遢的装扮,十分不好意思,她不自在得拢了拢头发。


    “巧了,我正好也要去市中心,一起吧韩姐,我开车带你过去。”何争落落大方的邀请,让人倍感自在舒服。


    “这会不会太麻烦了。”韩露客气得推辞。


    “韩姐,一点都不麻烦。”何争摆摆手,“对了,梁哥和豆包呢,要不要一起去,我车大,坐的下。”何争向韩露身后若有所思得望了望。


    一提梁辉,韩露的心就一阵烦乱,“你梁哥在家歇着呢,豆包睡着了,既然你顺道,那我就和你一起好了。”韩露说着朝楼下走去,看到韩露答应下来,何争很是兴奋,他没有再多说什么,紧跟韩露其后。


    路上最开始何争和韩露还说说笑笑,非常开心融洽,韩露的心情逐渐晴朗起来。


    可慢慢的韩露发现路线有些不对劲,在韩露的印象里根本没有这样一条路通往市中心。


    就在韩露纠结是不是自己多心时,何争突然冒出的一句话,让韩露猝不及防,惊得差点晕厥过去...


    未完待续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走夜路的单身女子

    走夜路的单身女子(下)

    熟女的野心

    熟女的野心(下)

    危险枕边人

    危险枕边人(下)

    二婚媳妇

    二婚媳妇(下)

    男友式宠爱

    男友式宠爱(下)

    逢场作戏

    逢场作戏(下)

    迷雾中的第三者

    迷雾中的第三者(下)

    Good night

    每一个赞,都是我跟你说的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