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一篇被打赏了百万的文章:恒大的金碗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9年3月24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出轨未遂的男女(下)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68个故事


何争一直很羡慕梁辉。


他虽然事业有成,可另一半其貌不扬,不解风情,不像梁辉,虽然庸碌,却有个貌美如花的老婆。


平日里韩露都和孩子在一起,今天能够单独遇到也实属难得,即使不着粉黛,随意穿着,但仍难掩韩露的窈窕身姿,天生丽质。


何争看着韩露,再想想自己的妻子,直感叹造物者的不公。


在车上,韩露谈笑举手间尽是颜色,何争看得心猿意马,以至于走错了路也浑然不知,至于脱口而出的那句话虽然唐突无礼,却是由心而发。


“韩姐,你真美,我喜欢你,我想要你。”何争一口气说完,脸憋的通红。


韩露不敢相信两人第一次相处就收到了这样露骨的表白,关键是之前几乎毫无征兆,就算她对何争这男孩心存好感,却从未有越雷池半步的想法,而何争除了见面打个招呼外也没有表现出对韩露多一点例外。


“何争,开玩笑也该有个限度。”韩露只能当这是个玩笑。


何争没有说话,一时兴起说出的话他也有些后悔,毕竟是邻居,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处理不好以后要怎样相处。


空气中弥漫着尴尬的气息。


“何争,前面右拐吧,我看着离市中心怎么越来越远了呢。”韩露试着转移话题,率先打破这份沉默。


“哦哦,你看我这脑子,韩姐,不好意思,一场误会一场误会。”何争连忙道歉,韩露听得出这个误会一语双关。


韩露的心莫名的有丝失落,但更多的还是庆幸。


韩露在商场漫无目的的瞎逛,她的思绪还停留在刚刚与何争分别的那一刻,何争欲说还休的神态让韩露明白那句突如其来的表白并非无心之言。


实话说没有心动是假的,到了韩露这个年纪,情感世界几乎一片死寂,何争的出现就好似一块巨石,砸起韩露心中的阵阵涟漪。


溜达了一下午,韩露什么也没买,兴致阑珊得回到家中。


“梁辉!”韩露一边推门一边喊着,屋中却无人回应,“梁辉,豆包!”韩露加大了音量,心里有些慌张,韩露里外屋找了个遍也没见到一个人影。


韩露拿出手机,习惯性地拨通了豆包爷爷奶奶家的座机。


“是小露吗?”梁辉的母亲接通了电话,声音透着慈爱。


“妈,豆包和梁辉在你这吗?”


“在呢!刚到家,我想豆包了,就要他们回来住几天,你不要担心。”


“好的妈,我过几天再过来看你们。”韩露挂断电话,暗自咬了咬牙。


这个梁辉可真是窝囊透顶了,别的夫妻吵架,都是妻子带着孩子回娘家,他倒好,一个大男人耍起性子就往老家跑。


“唉。”她叹了口气,不住地摇头……


“她没说什么吧?”电话这头,梁辉抽着烟,儿子豆包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


“小辉啊!不是妈说你,你们夫妻两老是这样也不是个办法,我……”梁辉的母亲还想再说些什么,梁辉的手机恰巧响起。


以为又是韩露,梁辉不耐烦的掏出手机刚想挂掉,来电显示的名字却让他一愣。


“行了妈,我出去一趟。”回过神来梁辉拿着手机快步走出家门。


“梁哥,我是香兰。”电话那头的声音温柔如水。


“香兰,你的事我记着呢,明天我就去单位帮你打听打听,尽量给你搭个桥。”不等香兰开口,梁辉好一顿保证。


“梁哥,太谢谢你了,明晚有空吗?我表哥我正好从老家带了好些个海鲜,你要是不嫌弃,带上韩露一起过来尝尝我的手艺。”香兰言辞恳切,一听就不是虚套。


听到韩露的名字梁辉一阵堵心,随后赶紧应承,“香兰,你也太客气了。”


“梁哥,我真心实意的,你务必赏个脸。”香兰的口气近乎恳求。


话说到这份上,再推脱就有些太不识好歹了,梁辉爽口答应下来。


第二天晚上,梁辉准时赴约,当然没有带韩露,香兰打开门的瞬间一怔,旋即明白过来,没有多问。


香兰做饭和剪发的手艺一样出色,酒过三巡,两人开始掏心畅谈。


“梁哥,说真的,平日你来我店里剪发的做派,一看就是实诚人,我呢,最讨厌虚头巴脑的,梁哥,啥也不说了,这杯我敬你。”香兰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梁哥,每次我看到你按时下班陪孩子,从来不在外面混,我就羡慕嫂子。”说到这,香兰顿了顿,“你看我家那位,在广州做生意,一年也见不到几回人,孩子的事从来不上心。”香兰哽咽了声音。


从来被韩露强压一头的梁辉第一次得到来自女性的尊重理解和仰望,梁辉的心暖烘烘的。


香兰什么时候跑到自己怀里,她滚热的嘴唇又是怎样贴上自己的脖颈,梁辉已经有些模糊了。


看着香兰风韵犹存的媚态,梁辉的身体燥热不已,他再也无法控制欲望的游窜,欺身把香兰压在身下正要为所欲为时,尖锐的门铃声把两个已经冲昏头脑的躯体惊得弹跳开来。


香兰整了整凌乱的衣衫,回头示意梁辉还开着的前门拉链,梁辉慌忙拉好裤子,端正坐好,门铃声越来越急迫。


“来了,来了。”香兰稳了稳神把门打开。


门外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韩露,香兰的脸上闪过一丝慌乱,但很快又恢复常态,毕竟平日里也没啥交往,关键没抓到显形,怎么圆都可以。


“呀,这不是嫂子嘛,刚才梁……”香兰的话刚说到一半就被韩露焦急得打断了,“香兰,梁辉在这吗!”


香兰这才发现韩露满头大汗,神色慌张,像是遇到了什么大事。


“在在,我有事求梁哥,所以……”香兰依旧忙着解释,可韩露根本无瑕顾及,一把推开香兰的身子冲了进去。


梁辉虽然心虚,但故意强做出一副镇定自若的神态,还想着如果韩露要闹就咬死不承认,谁成想韩露的话让两人都吃了一惊。


“梁辉,赶紧跟我走,豆包不小心吞了一个玩具,现在在医院抢救!打你电话又打不通,可算找到你了。”韩露上气不接下气,拉起梁辉的手就往屋外冲去。


一路上梁辉痛苦得直捶脑袋,想起刚才自己竟然还在偷情,他就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韩露一反往日强势,她脸色苍白地握着梁辉的手,柔弱得像个小姑娘。


那一晚,韩露陪着梁辉折腾了一夜,豆包的命总算捡了回来。


“梁辉,这次可多亏了韩露,要不是韩露,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梁辉母亲惊魂未定。


“儿子,哪家婚姻是没缺憾的呢,韩露这姑娘嘴是厉害,但心眼还是不错的,关键时刻顶得上!”


“妈我知道了。”经过这一遭,梁辉恍然明白了什么,无论是对婚姻还是韩露,他似乎钻出了自己的牛角尖。


梁辉忙完后回到家中,韩露已经在厨房里做起早饭。


“老公回来了,赶紧洗洗准备吃饭了。”韩露小女人般的声音让梁辉的心为之一动。


梁辉走到厨房,从韩露身后环住她的身子,“对不起,这次真的谢谢你。”梁辉将下巴嗑在韩露的肩上,真诚地道着歉。


“谢什么,豆包可是我们的孩子。”韩露笑得通透,她一边说思绪开始向远方飘去。


那天晚上,其实她在何争的家里……


“就刚才小区门口,我亲眼看见他进了那个女人家里。”韩露泪眼婆娑。


“韩姐,别难过了,你能想起来找我,我真的很荣幸。”何争的眼睛散发着熠熠的亮光。


“对不起,我看到你爱人去加班了,我实在找不到别人。”韩露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俏丽的脸庞被橘色的灯光照得格外明艳。


“韩姐,你以后有什么事都可以来找我,为你效劳我心甘情愿。”何争的嘴巴依旧像抹了蜜般的甜腻,忍不住将韩露抱在怀里,俯下身子吻上她的脸颊。


韩露开始还有所推却,随着何争的逗弄,韩露慢慢敞开了身子迎了上去,就在两人越加投入,一发不可收拾时,韩露的手机响起,是梁辉母亲打来电话,说豆包误吞了玩具,脸都胀成了紫色……


事后,看着梁辉忙前忙后的样子,韩露才发觉这些年虽然有太多不满,可是这份日积月累的亲情早已在心中扎根。


关键时刻,梁辉始终是那个扛起整个家的顶梁柱,不管怎样,只要站在他的身后,她就能感到非常的踏实。


经过这一番荒唐的出轨未遂和共患难,两人终于明白生活虽然充满困苦,但却真实丰满,平日不觉得,一旦遇到事情,才发现这些年的相依相伴早已把两人缠在一起,关键时刻能够实打实依靠的也只有自己的亲人妻子。


婚姻里的一地鸡毛才是生活最本真的模样。


还好,还好一切都还来得及。


晚上豆包躺在梁辉和韩露中间,睡梦里露出甜甜的笑容。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走夜路的单身女子

走夜路的单身女子(下)

熟女的野心

熟女的野心(下)

危险枕边人

危险枕边人(下)

二婚媳妇

二婚媳妇(下)

男友式宠爱

男友式宠爱(下)

逢场作戏

逢场作戏(下)

迷雾中的第三者

迷雾中的第三者(下)

Good night

每一个赞,都是我跟你说的晚安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