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海航空姐开房视频被曝光,婚内出轨的渣男你活该啊!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12月2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疯女人和疯狗(下)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71个故事


是大黄!它无声无息地窜了出来,在张伟要打我的时候,一口咬中了张伟的手臂!锋利的獠牙轻易的洞穿了他的西装,暗红的血液绽出,这一口深可见骨!


“哪来的疯狗!”疼痛与惊愕激发张伟更进一层的怒意,他一手去撕大黄的嘴,被咬中的手猛砸向茶几的棱角!


只要这一手砸实了,局势能够瞬间逆转!张伟在危机之中,决断能力展现得淋漓尽致!


一只袖珍猫从大黄身上窜出,跳上张伟扭曲的“鬼脸”不停的抓挠,令他不得不松开大黄的嘴,伸手去解决脸上的麻烦。


两头失守的张伟脚下不稳,“嗵”的一声摔倒在茶几上,茶几上的玻璃层被这一下砸出蛛网状的裂纹。


张伟被砸得晕头转向,迷迷糊糊间听到一声“不要”,等回过神来,在脸上乱抓的那只猫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滴着血珠和碎肉的獠牙血口!


大黄死死地盯着张伟,眼中凶狠的神色令张伟不敢动弹。他敢确信,只要自己有多余的动作,这副尖牙会毫不犹豫地刺穿他的脖子!


没人能拦得住这条疯狗!


“大黄!回来吧!”我不能让大黄杀人,这样会害了它。


大黄的凶狠我早有预料,会咬人的狗不叫,大黄就是那种无声无息的猎手。如果可以,它会在第一时间咬中猎物的脖子,而不是手臂!


大黄踩在张伟胸口,呲牙低吼了两声,最终还是回到了我手边。


张伟掐着流血的手臂踉踉跄跄站起身,吐口血沫:“我都忘了,你这贱人以前养狗就很有一手,这只狗是特意用来对付我的吧?”


我低着头没说话,实际上,大黄只是我找来陪我的玩伴。如果不是张伟掐住我的脖子,有杀我的心思,大黄是绝对不会出现的。


为了她,因为一句话起了杀心……


“你等着!这事儿没完!”张伟还想放狠话,眼神之中透露的凶光表明他不会善罢甘休,大黄作势又要扑上去。


我死死抱住了大黄,回头喝骂张伟:“滚啊!你个负心汉!”


喊声不自觉的哽咽起来,晶莹的眼泪一颗颗滑落,像一颗颗白色的流星,砸落在地表,陨灭。


张伟走了。


我木然的抱着大黄,任眼泪流淌。


小黄不知怎的出现在大黄头顶,趴在我眼前,盯着我,喵个不停。


我没有理它,它后爪揪着大黄的头顶,伸出前爪一下一下挠我的衣领。


我不知道小黄还没巴掌大的脑袋里会不会存在感情,但我宁愿相信它,至少,它现在像大黄一样守在我身边。


夜幕降临,我们一家三口紧紧地缩在一起。


自从上次被大黄教训过后,张伟好几天没来过了,也许正在打疫苗。


小区里一帮闲人组成的打狗队来找过我,我没有开门,我警告了他们,如果私闯民宅我一定会报警!


他们见我态度坚决,没有硬来。


大黄是有狗证的,但是它咬人了,而且还是我丈夫。疯狗的传说再次在小区流传,人人都知道我养了一条连丈夫都咬的疯狗!


大黄似乎知道门外的危险,从那天起就再也没出过门,整天蹲在房里等我回来。


但是,房间的钥匙不止我一个人有……


这天,我买菜回来时大黄蹲在门口等我,房间里多出一盘生肉,还有各种狗粮,我意识到这可能是老公用来毒死大黄的陷阱!


大黄从来不会吃没得到我许可的东西,这一点我有自信大黄不会中这种低端陷阱。


但是小黄呢?小黄不会去吃狗粮,但生肉却在它的食谱中……


蹲坐在大黄头顶的小黄啃咬着自己的“零食”,一股凉意从我的脊背直冲脑髓,我想伸手夺下小黄爪子里拿的零食,即便我知道,这已经晚了。


小黄从大黄的头顶滚落在地,不住地抽搐。


它挣扎着爪子,向我靠近了几步。我想去接它,但想到它已经中毒,这时候已经处于癫狂的状态,手停在半空再难伸下去。


小黄似乎明白了我的心思,它在地上剧烈的颤动,想要离开这里,手爪与脑袋在瓷砖地板上砸出哐哐的响声,毒性已经彻底蔓延……


大黄发出低沉的哼鸣,凑近小黄,想要去舔它,但小黄的动作太过剧烈。精神与身体的痛苦令它疯狂的挣扎,以寄托于杂乱的扭动能减轻痛苦。


终于,它停下了无意义的扭动,无力的扒动身子,在地上拖出一条淡淡的血迹,向大门口爬去,口中发出痛苦的悲鸣。


我能感受到,它不想死,但我救不了它。



“是我害了它!”


我第一次为自己的无能与懦弱感到愧疚,我好不容易组成的一家三口,因为我的懦弱……


身后有金属碰撞声响起,门开了,张伟站在门外。


“呵!本想毒死这只疯狗,没想到毒了只猫!”这个毒害小黄的刽子手拿着木棒一脸阴沉的走进来。


一道黄色的影子从我身边掠过,大黄突然扑了上去!


完了!张伟是一个会吸取教训的人,他敢出现在这里,明显是有过准备,手中的木棒就是最好的证明。


在大黄扑过去的瞬间,张伟一手护住脖子,拿起木棒抬手就打!


挥出呼呼风声的木棒打在大黄背上,大黄咬在张伟手上,但是张伟的手上有护具!


被木棒敲中的大黄发出沉闷的吼声,嘴上却没有丝毫放松!张伟发出一声惨叫,护具被大黄生生咬穿,再次溅出黑血!


“大黄,快回来!”我伸手要去拦住张伟,小黄已经死了,大黄不能再死了!


“噹!”我的脑海里如同响起一声巨钟的撞鸣,张伟的木棒狠狠地敲在我额头,敲得我瘫倒在地。


“快来……”我迷迷糊糊间听到张伟冲身后招呼,几个中年汉子冲了上来,拿着木棍狠狠的砸在大黄身上……


“呵!咬我是吧!今晚就拿你脑子去切片,看看你到底有没有狂犬病!兄弟们!明天来我家,狗肉管饱!”张伟用木棒狠狠地砸在大黄头上,砸得血肉模糊。


一棍,又一棍。


那种厚实的木材接触肉体的沉重声像是地狱里延伸出来的恶爪,大黄还是死死的咬住张伟的手臂,可是,却还是因为承受不住暴打,喉咙里发出了隐忍了惨叫声……


“大黄……大黄松口……快跑啊……”我的额头上一片粘腻,疼痛的感觉让我的视线变得模糊,我试图过去阻止这些疯狂的男人和张伟,可是,还没有等我靠近,张伟的腿已经踢了过来。


他带着全身的力气结结实实的踢在我的肚子上,那一瞬间,我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在破裂。


大黄的声音越来越小,我躺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看着这一切的发生,却无能为力。


那个嘶吼着杀了大黄的人,竟然是我的老公吗?是那个我曾经用了大半辈子爱过来的人吗?他想离开我,我认了,他不再爱我,我也认了,可是,他为什么要杀了我的大黄?


死了……死了……小黄死了……大黄死了……都死了……哈哈哈哈!


我狂笑着从地上爬起来,冲进厨房,粗暴的推出了一罐煤气……煤气泄露特有的嘶鸣声响起,刺鼻的气味瞬间布满整个房间!


你们!都!得!死!哈哈哈哈!


我摸出打火机放声狂笑。


“快拦住她!这个疯婆子!养条疯狗来咬我,现在还想杀人!”张伟挥手让打狗的几个中年汉子来制服我,他手上还挂着大黄的尸体,咬得很紧,必须得切开大黄的嘴才能得救……


那些中年汉子不过是些整日无所事事的闲人,哪里会料到狗主人会这么疯狂!


尖锐且剧烈的嘶鸣声,因疯狂喷涌气体而不断滚动的煤气罐在提醒所有人,这里随时会发生爆炸!


打狗队走了,蜂涌一般挤出门外,他们来这里的目的是打杀疯狗,不是陪疯子玩煤气罐!


张伟没来得及逃跑,受伤最重的他行动迟缓,最重要的是,我留下了他。


“大黄死了,小黄死了……都死了……哈哈哈哈”我拖住他疯狂大笑。


“死了条狗而已!大不了我赔你,麻烦你冷静点!”张伟见短时间内很难摆脱我,焦虑的脸上挤出一个笑脸,试图安抚眼前的疯女人。


“赔我?哈哈哈哈……”我笑的更夸张了。


“对啊!赔你一条……不!赔你十条!你不是喜欢狗嘛?想要多少我给你买!什么品种都行!我是你老公啊,你相信我!我们一家人啊!”张伟的脸挤在一起,几乎成了一朵老菊。


“老公?”我歪着头露出一个疑惑的神情,他的眼睛不敢看我,一直在躲避我,我又笑了起来。


张伟尝试从我怀里挪出身子,我没有给他机会,缠得更紧了:“老公,其实我只想要一个家,但你为什么就是不给我呢?”


“给你给你,都给你!要什么都行!”张伟撇过头去,盼着门口什么时候能冲出几个防爆警察。


“老公,你真好!”


我举起打火机,当着他的面,点火……


我们一家,终于团聚了。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上瘾

上瘾(下)

父亲床上的后娘

父亲床上的后娘(下)

出轨未遂的男女

出轨未遂的男女(下)

续命蛊术

续命蛊术(下)

走夜路的单身女子

走夜路的单身女子(下)

熟女的野心

熟女的野心(下)

危险枕边人

危险枕边人(下)

二婚媳妇

二婚媳妇(下)

Good night

每一个赞,都是我跟你说的晚安 


【上集剧情请戳下方阅读原文】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