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心”孤儿院

安小幺 安小幺

: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73个故事


黑色的云,遮住了天空,沉闷的天气,阴郁的让人心慌。


“我的天,不会这么倒霉,第一天来报道就要下雨吧?”一个约莫二十多岁,提着粉色行李箱的女人喘着气,小声嘟囔着。


话音刚落,“唰唰唰”的雨水声拍打在地面,顷刻间,黄土的地面满是泥泞,女人只是轻轻一踩,鞋子就深陷了下去,早上刚换的白色球鞋也变的脏污不堪……


女人蹙了蹙眉,这才抬起头来,望向不远处那生锈的铁门头上镶嵌的几个大字——丁山镇聋哑孤儿爱心收留院。


这所聋哑学校她是在网上看到的,报道过不少孩子因为心理问题而选择了自杀的事情,这让她痛心的同时,略懂手语的她也下定决心放弃了原本在城里那份待遇丰厚的心理咨询师工作,主动申请到这个偏僻穷苦的乡镇收留院,目的就是想为这群可怜的孩子尽一份自己的心力。


想到这里,她心情瞬间好转了不少,提起行李箱深一脚浅一脚的继续向前行进。


给她开门的门卫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大叔,面上是农村人特有的那种老实敦厚,见到被淋成落汤鸡的她后,立马接过了她手里的行李箱将她让进了屋子里,随后才一脸笑意地问道,“请问你是今天来这里报道的关雨桐关老师吗?”


“对,我是。”关雨桐点点头,捋开遮挡在眼前的湿发,露出一张不施粉黛的清秀小脸。


她虽说不上惊艳,但胜在皮肤白皙,又有一双水灵的大眼睛,放眼在这个乡下地方,足以算的上一个顶级的大美女。


因此,大叔看到她这般的面庞后,稍微愣了一下,走到了门背后,从绳索下拉下一条毛巾,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说道。


“这,关老师,我不知道你来的这么早,不然我就早些去你下车的地方接你了,害得你都淋湿了,真是对不住啊,要是你不嫌弃的话,先拿我的毛巾擦擦脸吧。”


关雨桐顺着他的视线,看到了他手上的毛巾,顿时便觉头皮发麻,想也不想的连连摆手,“不,不用了,反正都已经湿了,等下我去校长那报道后,估计就能回自己的宿舍,到时候洗个澡就好了,现在就不麻烦您了,谢谢啊。”


许是她的态度太过急切,大叔有些不悦的拉下了脸色,不过也就几秒钟的时间,大叔脸上又重新恢复了先前憨厚的笑容,“说的也是,那我先送你去校长办公室那边。”


关雨桐一脸歉然的点了点头,虽然她很清楚这是人家的一番好意思,但是不说这毛巾又黑又黄,就算是洗的很干净,她也接受不了用别人的毛巾啊,况且还是个男的。


院长名叫庞健,是一个四十多岁带着黑框眼镜的中年男子,身材高大,面向周正,看上去有些不苟言笑。


关雨桐过来的时候,他也仅仅是礼貌的寒暄了几句,象征性的交代几句工作事项后,便又继续埋头翻看刚刚手中未看完的书籍,表情异常严肃认真,那脸上分明写着“拒绝打扰”的字样……


可关雨桐身上湿漉漉的实在难受的紧,一时间,只能尴尬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该不该出言打扰院长,问一下自己的宿舍被安排在哪……


好在门卫大叔看到了她欲言又止的样子,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赔笑道,“关老师,瞧我这脑子,你们新老师的宿舍院长早就统一安排了,你跟我来。”


关雨桐暗自吁了口气,迫不及待的跟上了门卫大叔的脚步,走出了这个让人窒息的办公室。


一路上,门卫大叔没话找话的跟她聊着天,不知不觉间,已经来到了一排宿舍的门口。


宿舍很简单,一张床,一个柜子,一张课桌一张椅子,庆幸的是,门卫大叔对她颇为照顾,将唯一一个带了单独卫生间的宿舍分给了她。


门卫大叔走后,她便立即冲了个热水澡,随后又将宿舍打扫整理了一番,铺上了自己带来的床上四件套,赶了一天路程的她躺倒床上给家人朋友报了平安之后,不到几分钟的时间,便沉沉睡了过去……


期间,她不知道有人在窗外偷看她,更不知道有人在她睡着的时候潜入了她的房间……



次日,一夜好眠的她早早的起了身,换上一套较为朴素的衣裳,兴奋又期待的走向了教室中那群需要更多呵护的聋哑孩子。


她想过很多种孩子们看到她的表情会是怎样,却唯独没有想到孩子们反应竟是过分的冷淡,甚至在有些孩子的眼中还有着一丝莫名的敌意与恐惧。


虽然她难免有些失落,但更多的是心疼,她是学心理的,她比谁都清楚,若不是经历过太多的苦痛与仇恨,孩子们是怎么也不可能拥有这种眼神的。


只是苦痛她理解,仇恨是从何而来呢?难道是因为对父母抛弃的仇恨?抑或是因为其他?


哎!


她深深叹了口气,想到这群孩子小小年纪就要承受不该属于她们的苦难,心中涌上无限的感慨,越发想尽快多了解些孩子的心思,于是,她泛起一直引以为傲的温暖笑容,用手语比划着。


“大家好,我叫关雨桐,是你们新来的辅导老师,以后大家有什么事可以随时找我。”


孩子们依然没有反应。


关雨桐不气馁,笑意盈盈的将自己从城里带来的礼物一个个亲手分发给了所有的孩子,并详细讲解了礼物的用途以及代表的含义。


许是她的眼神太过真诚,渐渐地,孩子们的眼睛里出现了稍许期待以及欢喜,连带着他们脸上原本防备的神色都慢慢松懈了下来。


关雨桐心中宽慰了不少,做起事来更加的用心,她想着只要自己真心相待,孩子们终有一天会对她打开心扉。


事实证明,她说的是对的,在经过半个月的不懈努力后,她终于在孩子们脸上看到了第一个笑容……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总觉得孩子们除了在她面前能露出笑容外,在院长与门卫大叔面前,几乎是清一色的会敛下所有的情绪,变得战战兢兢,紧张不安。


这让她有些费解,但也并未深究。


这天晚上,为了方便照顾一个身体不佳的同学,不放心的关雨桐选择了留在学生宿舍睡觉。


可能是因为担心着学生的身体情况,她睡得比较浅,半夜中处在迷迷糊糊中的她,居然听到了“呜呜呜”的哭泣声。


她猛地惊醒,确定不是幻觉后,拿起外套套在身上,便走出了宿舍。


哭声是从公共洗手间里传出来的,由最开始的呜咽,再到凄厉,最后到悲鸣嘶叫,让听者都不忍,她蹙着眉头,加快了脚步。


推门时,却发现厕所的门被人从里面上了锁,这让她更觉得事情不简单,正憋着一股力量准备破门而入之时,门卫大叔的媳妇林婶突然出现,拦下了她的动作。


她焦急不已,“林婶,里面有个孩子哭的挺厉害的,你听不到吗?我们得赶紧把门撞开啊!”


林婶不在意的笑了起来,“关老师,你是第一次见到,难免有些大惊小怪,这里有些孩子时常会半夜躲到厕所里哭啊,闹啊,你不用理会,过一会她们发泄够了,自然就出来了。”


“我就怕是出了什么事。”关雨桐说话的同时,用力踹了一脚门,与此同时,里面哭泣的声音也慢慢停下直至鸦雀无声。


林婶见状,立即补充道,“你听,这就消停了不是?关老师啊,你也不要想着踹门了,要是真的踹坏了,一时半会也是找不到人来修的,到时候更不方便不是?你放心,这里这种事我见多了,我在这守着,等孩子一出来我就送她回宿舍,你明天还要上课,就别耽误了,赶紧回去睡觉吧。”


关雨桐犹豫了一小会,还是摇了摇头,“林婶,我还是不放心,您先回去吧,我反正也睡不着,就在这守着。”


林婶听罢,叹了口气,十分无奈的说道,“关老师啊,我说了实话你可别难受,这些孩子跟我待的时间可比跟你长,我了解她们,心理很脆弱的,肯定不希望别人看见她们晚上哭闹的样子,再说她们又那么喜欢你,要是出来看到你在这里,怕是会觉得你看不起她们,以后想发泄都不敢来了。”


话已至此,关雨桐找不到任何可以留下的理由,只能一步三回头的带着怀疑与担忧重新回到了学生宿舍。


殊不知,一墙之隔,一念之间,她一个轻信旁人的转身离去,带来了她一世的悔恨……



未完待续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黑市里的身体交易

黑市里的身体交易(下)

疯女人和疯狗

疯女人和疯狗(下)

上瘾

上瘾(下)

父亲床上的后娘

父亲床上的后娘(下)

出轨未遂的男女

出轨未遂的男女(下)

续命蛊术

续命蛊术(下)

走夜路的单身女子

走夜路的单身女子(下)

熟女的野心

熟女的野心(下)

危险枕边人

危险枕边人(下)

Good night

每一个赞,都是我跟你说的晚安 

每一个赞,都是我跟你说的晚安

    “爱心”孤儿院

    “爱心”孤儿院

    安小幺 安小幺

    :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73个故事


    黑色的云,遮住了天空,沉闷的天气,阴郁的让人心慌。


    “我的天,不会这么倒霉,第一天来报道就要下雨吧?”一个约莫二十多岁,提着粉色行李箱的女人喘着气,小声嘟囔着。


    话音刚落,“唰唰唰”的雨水声拍打在地面,顷刻间,黄土的地面满是泥泞,女人只是轻轻一踩,鞋子就深陷了下去,早上刚换的白色球鞋也变的脏污不堪……


    女人蹙了蹙眉,这才抬起头来,望向不远处那生锈的铁门头上镶嵌的几个大字——丁山镇聋哑孤儿爱心收留院。


    这所聋哑学校她是在网上看到的,报道过不少孩子因为心理问题而选择了自杀的事情,这让她痛心的同时,略懂手语的她也下定决心放弃了原本在城里那份待遇丰厚的心理咨询师工作,主动申请到这个偏僻穷苦的乡镇收留院,目的就是想为这群可怜的孩子尽一份自己的心力。


    想到这里,她心情瞬间好转了不少,提起行李箱深一脚浅一脚的继续向前行进。


    给她开门的门卫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大叔,面上是农村人特有的那种老实敦厚,见到被淋成落汤鸡的她后,立马接过了她手里的行李箱将她让进了屋子里,随后才一脸笑意地问道,“请问你是今天来这里报道的关雨桐关老师吗?”


    “对,我是。”关雨桐点点头,捋开遮挡在眼前的湿发,露出一张不施粉黛的清秀小脸。


    她虽说不上惊艳,但胜在皮肤白皙,又有一双水灵的大眼睛,放眼在这个乡下地方,足以算的上一个顶级的大美女。


    因此,大叔看到她这般的面庞后,稍微愣了一下,走到了门背后,从绳索下拉下一条毛巾,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说道。


    “这,关老师,我不知道你来的这么早,不然我就早些去你下车的地方接你了,害得你都淋湿了,真是对不住啊,要是你不嫌弃的话,先拿我的毛巾擦擦脸吧。”


    关雨桐顺着他的视线,看到了他手上的毛巾,顿时便觉头皮发麻,想也不想的连连摆手,“不,不用了,反正都已经湿了,等下我去校长那报道后,估计就能回自己的宿舍,到时候洗个澡就好了,现在就不麻烦您了,谢谢啊。”


    许是她的态度太过急切,大叔有些不悦的拉下了脸色,不过也就几秒钟的时间,大叔脸上又重新恢复了先前憨厚的笑容,“说的也是,那我先送你去校长办公室那边。”


    关雨桐一脸歉然的点了点头,虽然她很清楚这是人家的一番好意思,但是不说这毛巾又黑又黄,就算是洗的很干净,她也接受不了用别人的毛巾啊,况且还是个男的。


    院长名叫庞健,是一个四十多岁带着黑框眼镜的中年男子,身材高大,面向周正,看上去有些不苟言笑。


    关雨桐过来的时候,他也仅仅是礼貌的寒暄了几句,象征性的交代几句工作事项后,便又继续埋头翻看刚刚手中未看完的书籍,表情异常严肃认真,那脸上分明写着“拒绝打扰”的字样……


    可关雨桐身上湿漉漉的实在难受的紧,一时间,只能尴尬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该不该出言打扰院长,问一下自己的宿舍被安排在哪……


    好在门卫大叔看到了她欲言又止的样子,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赔笑道,“关老师,瞧我这脑子,你们新老师的宿舍院长早就统一安排了,你跟我来。”


    关雨桐暗自吁了口气,迫不及待的跟上了门卫大叔的脚步,走出了这个让人窒息的办公室。


    一路上,门卫大叔没话找话的跟她聊着天,不知不觉间,已经来到了一排宿舍的门口。


    宿舍很简单,一张床,一个柜子,一张课桌一张椅子,庆幸的是,门卫大叔对她颇为照顾,将唯一一个带了单独卫生间的宿舍分给了她。


    门卫大叔走后,她便立即冲了个热水澡,随后又将宿舍打扫整理了一番,铺上了自己带来的床上四件套,赶了一天路程的她躺倒床上给家人朋友报了平安之后,不到几分钟的时间,便沉沉睡了过去……


    期间,她不知道有人在窗外偷看她,更不知道有人在她睡着的时候潜入了她的房间……



    次日,一夜好眠的她早早的起了身,换上一套较为朴素的衣裳,兴奋又期待的走向了教室中那群需要更多呵护的聋哑孩子。


    她想过很多种孩子们看到她的表情会是怎样,却唯独没有想到孩子们反应竟是过分的冷淡,甚至在有些孩子的眼中还有着一丝莫名的敌意与恐惧。


    虽然她难免有些失落,但更多的是心疼,她是学心理的,她比谁都清楚,若不是经历过太多的苦痛与仇恨,孩子们是怎么也不可能拥有这种眼神的。


    只是苦痛她理解,仇恨是从何而来呢?难道是因为对父母抛弃的仇恨?抑或是因为其他?


    哎!


    她深深叹了口气,想到这群孩子小小年纪就要承受不该属于她们的苦难,心中涌上无限的感慨,越发想尽快多了解些孩子的心思,于是,她泛起一直引以为傲的温暖笑容,用手语比划着。


    “大家好,我叫关雨桐,是你们新来的辅导老师,以后大家有什么事可以随时找我。”


    孩子们依然没有反应。


    关雨桐不气馁,笑意盈盈的将自己从城里带来的礼物一个个亲手分发给了所有的孩子,并详细讲解了礼物的用途以及代表的含义。


    许是她的眼神太过真诚,渐渐地,孩子们的眼睛里出现了稍许期待以及欢喜,连带着他们脸上原本防备的神色都慢慢松懈了下来。


    关雨桐心中宽慰了不少,做起事来更加的用心,她想着只要自己真心相待,孩子们终有一天会对她打开心扉。


    事实证明,她说的是对的,在经过半个月的不懈努力后,她终于在孩子们脸上看到了第一个笑容……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总觉得孩子们除了在她面前能露出笑容外,在院长与门卫大叔面前,几乎是清一色的会敛下所有的情绪,变得战战兢兢,紧张不安。


    这让她有些费解,但也并未深究。


    这天晚上,为了方便照顾一个身体不佳的同学,不放心的关雨桐选择了留在学生宿舍睡觉。


    可能是因为担心着学生的身体情况,她睡得比较浅,半夜中处在迷迷糊糊中的她,居然听到了“呜呜呜”的哭泣声。


    她猛地惊醒,确定不是幻觉后,拿起外套套在身上,便走出了宿舍。


    哭声是从公共洗手间里传出来的,由最开始的呜咽,再到凄厉,最后到悲鸣嘶叫,让听者都不忍,她蹙着眉头,加快了脚步。


    推门时,却发现厕所的门被人从里面上了锁,这让她更觉得事情不简单,正憋着一股力量准备破门而入之时,门卫大叔的媳妇林婶突然出现,拦下了她的动作。


    她焦急不已,“林婶,里面有个孩子哭的挺厉害的,你听不到吗?我们得赶紧把门撞开啊!”


    林婶不在意的笑了起来,“关老师,你是第一次见到,难免有些大惊小怪,这里有些孩子时常会半夜躲到厕所里哭啊,闹啊,你不用理会,过一会她们发泄够了,自然就出来了。”


    “我就怕是出了什么事。”关雨桐说话的同时,用力踹了一脚门,与此同时,里面哭泣的声音也慢慢停下直至鸦雀无声。


    林婶见状,立即补充道,“你听,这就消停了不是?关老师啊,你也不要想着踹门了,要是真的踹坏了,一时半会也是找不到人来修的,到时候更不方便不是?你放心,这里这种事我见多了,我在这守着,等孩子一出来我就送她回宿舍,你明天还要上课,就别耽误了,赶紧回去睡觉吧。”


    关雨桐犹豫了一小会,还是摇了摇头,“林婶,我还是不放心,您先回去吧,我反正也睡不着,就在这守着。”


    林婶听罢,叹了口气,十分无奈的说道,“关老师啊,我说了实话你可别难受,这些孩子跟我待的时间可比跟你长,我了解她们,心理很脆弱的,肯定不希望别人看见她们晚上哭闹的样子,再说她们又那么喜欢你,要是出来看到你在这里,怕是会觉得你看不起她们,以后想发泄都不敢来了。”


    话已至此,关雨桐找不到任何可以留下的理由,只能一步三回头的带着怀疑与担忧重新回到了学生宿舍。


    殊不知,一墙之隔,一念之间,她一个轻信旁人的转身离去,带来了她一世的悔恨……



    未完待续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黑市里的身体交易

    黑市里的身体交易(下)

    疯女人和疯狗

    疯女人和疯狗(下)

    上瘾

    上瘾(下)

    父亲床上的后娘

    父亲床上的后娘(下)

    出轨未遂的男女

    出轨未遂的男女(下)

    续命蛊术

    续命蛊术(下)

    走夜路的单身女子

    走夜路的单身女子(下)

    熟女的野心

    熟女的野心(下)

    危险枕边人

    危险枕边人(下)

    Good night

    每一个赞,都是我跟你说的晚安 

    每一个赞,都是我跟你说的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