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一篇被打赏了百万的文章:恒大的金碗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12月2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回村的诱惑

安小幺 安小幺

: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74个故事


“他娘说了要强子娶我?”


妮子抱着刚缝好的短衣在房间里转了个圈,不敢置信地望着爹,一切就感觉像是做梦一般。


妮子和强子是邻居,两人一块长大,是乡里有名的调皮蛋。妮子从小就跟着比她大一岁的强子拧着裤腿在泥巴里抓泥鳅,到了夏天就穿着衣服往溪里蹦。


妮子喜欢强子,即使是在这山野村头混玩惯了,她还是像一个小女孩一样,尝上了暗恋的滋味。


原以为等他们再长大些了强子就会娶他,然而强子却一个招呼没打,上了城里打工去了。


心灰意冷的妮子抱着被子哭了好几宿,眼睛哭肿了一圈,让爹娘操碎了心。


三年后,妮子满了十七岁,身子变得前凸后翘,再配上齐腰长发和小巧的脸蛋,她成了村里有名的美人,给她说亲的媒婆更是踩破了她家的门槛。


妮子家与强子家不同,早年她爹爹就出去做菜贩子,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还没有全国普及的时候,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后来政府严抓投机倒把,爹爹心里怕,捞了一笔钱就回到了村里,买了五座果山外加环山而绕的一片小湖,在山上圈地养鸡养牛养鱼,成了村里最有钱的人家。


妮子很晚才出生,可以说是爹爹晚得贵女,那时候村里人信迷信,说爹爹是做资本家赚的钱,所以老天给他报应让他膝下无子。


后来爹爹心急给祠堂里捐了不少钱,过了三年本以为没希望,她娘的肚子却大了起来。


“妮子,你真喜欢这强子?”


妮子望着一脸干巴皱纹的爹,使劲点头,自己是他的心肝宝贝,自然不像村里的其他女孩,婚嫁全凭彩礼钱,想到爹能帮忙张罗着,她的心底又悄悄燃起了希望。


三天后,打工回来的强子和妮子见上了一面。


那天,媒婆先到她家来,然后强子的爹娘和强子跟在了后面,他们一家子和自己的爹娘在门前的树亭子下扯些闲话,谁也不说娶亲的事。


之后媒婆支开了大人,这也是留时间给他们单独聊聊,妮子见着已经长成大人的强子,望着他结实的肌肉和小麦色的皮肤,对着他的薄唇发呆。


“好久不见了,你现在也长成大姑娘了,刚才回来时见你吓了一跳。 不过,我有些话想对你说。”


妮子点点头,突然想起了这三年从其他打工的同村人听到的那些传闻,又抢着问道:“我听说你想要娶一个城里的媳妇,还听其他人说,你找了一个女朋友,她是城里的。”


“嗯。”强子点点头。


妮子眨巴了下眼睛,心里有些泛酸,又道:“但是,你娘也说了,我和你般配,他们让我们处处,其实是想让你娶我。”


“我知道,但是,那只是我娘认为的。妮子,你长得好,但是,你没去过城里,你不知道城里的生活。我是不会继续待在村里过活的,我要在城里安家,然后娶一个漂亮有文化的城里姑娘过日子,我觉得只有城里的姑娘才真正懂我想要的。”


强子越说越兴奋,脸上竟然露出一种痴狂的神情来,妮子撇见他这一副表情,心里更不是滋味 。


就在刚才,她还以为强子是喜欢她才同意媒婆说的亲,到头来却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城里姑娘城里姑娘,那些女人就比自己好这么多吗?


妮子不甘心强子被那些女人迷了心窍,猛地站了起来。


“你在这个村里长大,你在这里的山山水水里玩过。我们一起在门前的那条河洗冷水澡,在咱们村里的土地上顶着大太阳劳作,这些回忆和经历, 那些城里的姑娘知道吗?”


妮子瞅着强子,期盼着能够让他回忆起那些快乐的往事,没想到他听完后没有半点感触,反而站了起来,大笑道。


“我想要出去,而不是回来,妮子,我孩子的母亲必须是有高等教育的女人,她们懂得我们不懂的东西,并且能够消除我们身上的乡土味!”


妮子心寒了,当初有多大的期望,现在就有多大的失望。


她望着强子,想从他的脸上找到一丝挽回的机会,可是没有,强子的心已经不在这了,他望着山底下成片的水稻脸上露出一丝不屑的神情,就好像对村里的所有都不屑一般。


“强子,我喜欢你,但是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我就和我爹说,你看不上我们这些村里的姑娘,我也不中意你,这样就够了吧!”


妮子说完后就顺着牛车的小道往外跑,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 她伤心、难受,心就像是被强子捏成了几块,然后狠狠地踩在脚下的泥里。


十年情深一朝流水。


妮子为自己不值,不知不觉就走了溪边,脱了凉鞋走进了水里,冰冷的水一下子就让她打了个激灵,眼泪像是不要钱似的一个劲地往水里掉,但是越是这样,心里就越是难受,孤单单的一个人,就像是没人要的破烂货。


“妮子,你怎么在这,强子呢?”


“大壮哥……”妮子见到来人,委屈就像是从胸口里喷涌出来了一般,哇地一声,哭地更厉害了。


大壮蹑手蹑脚走到她的身后,小心翼翼地将手扶上了她的后背帮她顺气。


“别哭了,强子那混球,等会我就帮你去揍他,要把他打个半死,让他好看。”


妮子把脑袋埋在膝盖里边,眼泪鼻涕都擦在了自己的衣服上,后背的手一下一下顺着,很舒服,很暖和,渐渐的,强子说的那些话像是被拂去了一般,妮子抬起了头,打着嗝,向大壮哥说了声谢谢。


妮子后来也不知道是怎么回去的,大壮扶着她的手臂送她回家的时候,那不自在的样子让她觉得好笑。


她站在大门口,向这个一直对她很好的哥哥招了招手,然后就见着大壮站在半人高的草丛里,对她羞涩地笑了笑,转身离开了。


大壮喜欢妮子,这是整个村子都知道的事,这个汉子憨厚实诚,就是心里藏不住事。


他喜不喜欢一个人,隔着好几里地,都能从他的脸上看出来。


没过几天,妮子就见着强子顶着一脸的青肿坐着摩的回城里去了,这时候她才知道,昨晚大壮在田埂上拦着强子揍了个彻底。


妮子出了气,笑着对这几天满面愁容的爹爹道:“强子看不起我们村里人,那我还看不起他这种狗眼看人低的家伙呢!阿爹,你放心,女儿已经有更合适的人选了。”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妮子却逗了起大壮这个老实人,她让大壮送她礼物,和她玩,但是从不说她喜欢他。


这么一晃就是三个月过去了,这天正赶上村里的庆典活动,未婚的姑娘小伙都把自己收拾得漂漂亮亮,在村头的杨柳树下载歌载舞。


“唉,妮子,你看大壮。”同村的小翠笑着碰了碰妮子的肩膀,妮子抬头,见对面的大壮一直瞧着她傻笑,一副被她勾了魂的模样,忍不住也是抿嘴一笑。


庆典一结束,大壮飞快地走到妮子身旁,拉住了她的手。


“妮子……我喜欢你。”他扭扭捏捏地,终于是说出了心里的话。


“大壮哥,我知道。”妮子虽是这么说,还是低头羞红了脸。


“那,你到底喜不喜欢哥,你给个准信。”大壮挠了挠后脑勺,两道好看的眉毛紧了又松,松了又紧,好像想知道答案,又害怕知道答案。


妮子没有说话,只是踮起脚尖在他的唇上印了一吻……


第二天,天刚亮,大壮就找了最好的媒婆来妮子家求了亲,聘礼是五万现金,那是大壮所有的积蓄,两人在双方父母的眼皮子下处了两个月后,风风光光地结了婚。


妮子爹没要大壮的五万礼金,而是又加了五万给妮子做了嫁妆,妮子的婆婆在城里生活过几年,知道大壮不能种一辈子的地,于是在大壮和妮子结了婚后,就让他们小夫妻俩去城里谋生活。


大壮刚开始在别人的店子里修车,妮子没事,就帮着爹爹倒卖鸡鸭鱼,赚了一笔小钱,大壮觉得一直跟别人打工没出头,和妮子一商量,去了市里,拿着所有的身家,挑了个最繁华的地方,买了一栋楼装修成豪华饭馆 。


刚开始经营不善,两夫妻俩还要靠着妮子爹给的零花钱过日子,后来有了口碑,生意越做越大,大壮又在市里开了三家餐馆。


转眼之间,五年过去了,每当过年的时候大壮为了照顾餐馆生意,都没有带着妮子回去过,老人家都理解,说是在城里也不容易,让他们不要操劳注意身体。


然而这一年,妮子的娘在过大年前几天出去串门的时候摔了腿,妮子不放心,大壮索性就请了人打理,和她一起回了村。


五年,村里修了路,通了水,搭了电线,但是山还是那片山,水还是那片水。


大壮开着新买的奔驰车进了村,每每有村民在门口都要侧目,妮子给乡亲们打招呼,把车开回自家的平地上才发现,另一边也停了一辆比他们旧的奔驰。


妮子知道,这一定是强子回来了。


刚从车上下来,大壮就打开后备箱提出各种补品来,妮子拿着香奈儿的包一转眼就见到一个尖下巴的女人从强子家走出来站在她的面前。


这女人穿着一身大红色羽绒服,带着大环银色耳坠,挑着细长的柳叶眉盯着她。


妮子则是穿着一身白色鹅绒棉服,带着喜庆的红色吊坠,抹着桃色眼影,在经过这两年的保养之后,二十三岁的皮肤白里透红,脱俗出众,俨然一副年轻贵太太的气质。


妮子淡然一笑,想这一定是强子的媳妇 了,双眼扫了一遍这女人的前后打扮之后,妮子笑意越浓,看来强子找到的城里的媳妇也不过如此。


还没比就赢了。


妮子心情顿时好了起来,撇了一眼对方手里和自己同款的包包,抿了抿嘴,将包扔到了车厢里,取出了另一个原本打算送给娘的黑色款来,打算在过年的这个期间先用这个。


妮子换了个包之后,见女人逼了上来,交叉着手臂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不禁挑了下眉尾,这是要闹哪出?


“是你吧,强子甩了的女人。”


妮子暗了暗眼神,表面上不为所动,“那又怎么样,我的老公现在比他强多了。”


“真是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我看强子当初不选你是对的。”


这女人比不过自己,所以在找存在感吗?妮子哼了一声,这几年在餐馆里她可不是白混的,扯了扯脸蛋,道:“我现在压根就看不起他,他这种男人配你正合适。”


“你……”


“够了。”大壮提着大包小包走到妮子后面,用滚烫的胸口贴了贴她的后背,“媳妇,我们进屋里去吧。”


妮子望着这女人气得嘴都歪了,心里笑了一声,活该。


然而,让她没想到的是,在快要过年之前,村里竟然起了风波……



未完待续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疯女人和疯狗

疯女人和疯狗(下)

上瘾

上瘾(下)

父亲床上的后娘

父亲床上的后娘(下)

出轨未遂的男女

出轨未遂的男女(下)

续命蛊术

续命蛊术(下)

走夜路的单身女子

走夜路的单身女子(下)

熟女的野心

熟女的野心(下)

危险枕边人

危险枕边人(下)

二婚媳妇

二婚媳妇(下)

Good night

每一个赞,都是我跟你说的晚安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