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海航空姐开房视频被曝光,婚内出轨的渣男你活该啊!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12月2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夜店不谈情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75个故事


进入警察这一行四年,大大小小的案件杜雪都接触过,手法凶残的,丧心病狂的,杀人放火的,她都见过了,可偏偏这一次的案子,却让杜雪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现在的她徘徊在被害人的病房中,看着对方那张平静的脸,她总能回想起在现场发现她的时候,那个时候,即使右手一直血流不止,可这个女人就像感受不到疼痛一样,呆呆的盯着对面的男人,是的,那个男人就是加害人。


这也是杜雪感到奇怪的地方,加害人没有选择逃跑,而是和被害人一样,呆呆的坐在地上,平静的脸上,除了喷溅的血迹,甚至还有干了的泪痕。


四年来,这是杜雪最没办法看透的现场。


被害人被推出手术室后的5个小时就彻底清醒了,到现在一直不哭不闹,呆滞的望着窗外。


“陈静,你准备好了吗?”


麻药的功效慢慢退去,包扎的严严实实的右手开始传来火辣辣的痛感,那种血液随着心脏的跳动一阵一阵的冲击伤口的感觉,真实又虚幻。


那个男人的一切,从第一次见面,到他含着泪水举起刀砍向她的右手的所有瞬间,像一场电影,一帧一帧的从陈静脑子里闪过。


“警官,你开始记录吧,我都说。”


稍微挺了挺腰杆,陈静将视线移到了窗外,她不知道现在是几点 ,只是窗外已经漆黑一片,想透过窗子往外看去的时候,她只能看到自己苍白的脸,这个样子,一点都不像以往的她。


杜雪已经拿起本子准备好记录的时候,曾经那些陈静以为的一个人的幸福日记,开始一点一点向世人揭开神秘的面纱。


“现在几点了”陈静的视线还定格在窗面上倒影着的自己。


“九点,你累了吗”杜雪看了眼时间的,才发觉时间已经这么晚了,抱歉的看着这个即使带着病痛,却依旧美丽动人的女子。


“才九点啊,跟我们认识的时间还早得很”没有回答对方的话,陈静像是对自己说的一样,念念有词。


杜雪知道,她已经开始讲述她的故事了,没有插话,开始在本子上默默记录着。


陈静,今年30岁,与今日憔悴的样子不同,她天生的一张倾国倾城的脸蛋,火辣的身材加持下,即使什么都不做,勾勾手指,也总有大把的男人争着抢着贴过来。


表面上,人人都觉得陈静每天大把的挥霍着男人的钱,过着快乐而衣食无忧的生活,可只有她自己知道,那些男人给她花钱的时候有多大方,甩开她的时候就有多利落。


从前,她和那些富二代一样,乐忠于这种毫无真心的身体游戏,可三十岁的她,开始觉得疲惫,逢场作戏的那种笑容都让她觉得累。


“男人,都是一样的东西,什么真心都是狗屁。”陈静嘴里一边默默咒骂着,一边推开街角那家饭店的门。


前脚踏进去的时候,墙上的钟正好指向一点,只不过,是凌晨一点。


那是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饭店,店面并不大,却因为挨着另一条布满了酒吧的街,生意也还算不错。


凌晨一点,与外面略显苍白的气氛相比,店里昏黄的灯光显得无比温馨。


这个时间是陈静计算过的,凌晨一点,玩的人玩的正嗨,乖宝宝也赶在十二点南瓜车消失之前回到家,所以,这个时间走进这家店的人,通常除了陈静就没别人了。


“服务员,老样子。”


对着吧台后站的笔直的服务员,陈静轻轻开口,然后径直走到角落里的那张桌子。


可让她惊讶的是,今天那张桌子竟然已经坐着一位客人了。


陈静上下打量了一下那个男人,应该是四十多岁的样子,可精神状态,穿着打扮倒是让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年轻很多,一身休闲装也不会显得很随便,全身加起来,没个几万块是下不来。想了一会,陈静还是朝着那张桌子走过去了。


“帅哥,我坐这个位置习惯了,能不能麻烦你换个 位置。”


陈静说这话的时候很平淡,完全没有她平时妩媚的样子,至少在这家店里,她不想让自己那么累。


话说这家店其实没什么特别的,只不过每次来都是在酒吧看多了男人的丑态之后,莫名的,这家店反而变成了她的一个避风港,喝完酒后心情不好的时候,她都会来这家店,点一碗牛肉面,一个人面无表情的吃完,这对她来说是一种休息,不用考虑生活,不用考虑男人。


对方听到陈静的话之后,慢慢的抬头与她对视了几秒,过了一会,他才从位置上站起来,什么也没说,就那样保持着他的面无表情,走到了另外一张桌子。


陈静是有些惊讶,惊讶于这个男人居然没有借机跟她套近乎,毕竟这样的情况在她生活中才算是正常。


不过既然对方没有刁难,她也懒得去考虑那么多,直接坐在了男人刚刚做过的位置上。


熟悉的香味传过来,是她的牛肉面。


“今天怎么上的这么快。”陈静惊讶于上菜的速度时,才发现服务员端着那碗面径直的走向了那个男人,同样的食物,刚刚还坐在同样的位置,一个一个巧合加在一起让陈静不知不觉间开始对这个男人产生兴趣。


坐在她的位置上,陈静能清楚的看清男人的侧脸,吃面的时候也很优雅,平静的坐在那的样子倒是与店内闲适的气氛恰到好处。



“那个时候的他真的很优雅,跟我见过的男人都不一样。”


陈静说出这话之后,微微一笑。


沉浸在她的故事当中杜雪抬头的瞬间正好碰上那个笑容。那是发自真心的笑容。即使因为失血过多,脸色有些苍白,还是没办法掩盖她眉眼中透漏出的幸福。


杜雪的疑惑更加深,一个刚刚还伤害过她的人,为什么她在回忆起他的时候还会露出这种表情。


“你们两个就这么认识了?”


杜雪忍不住插话的时候,陈静终于将视线从窗户上挪到她身上,然后笑的更深了。


“她真的很美”即使在这种时刻,杜雪心里还是忍不住感叹到。


“没有,那个时候我们还不认识,因为他根本不搭理我,无论我怎么盯着她。”


陈静的语气淡淡的,轻轻挪动了一下受伤的右手,依旧面带微笑。


时隔一个星期,陈静准时出现在那家深夜饭店,巧的是,她又碰到那个神秘的男人了,坐在上次的位置,慢悠悠的吃着一碗牛肉面。


这一次,陈静没有走向角落的那张桌子,跟服务员招呼了一声之后径直的坐在了那个男人身边。


果然,事情并没有按照以往的剧本发展,男人只是微微抬头看了一眼陈静之后,便继续吃着自己的面。


陈静不是没有怀疑过这一切可能都是这个男人靠近她的另一种方式,可男人接下来的行动,却让她完全打消了这个想法。


“先生,为什么这么晚一个人坐在这啊”盯了一会对面的人,发现他完全没反应后,陈静忍不住开口问道。


男人听话后,慢慢的放下了筷子,抬头的时候,头顶的灯光打在他脸上,映出古铜色的皮肤。


“小姐你听说过一句话吗?”


那个男人微微停顿,冲着陈静轻轻的挑了一下眉。陈静不语,等着他的下一句。


“世界上的每个人都是一本书,有的人你读不懂,有的人,你连读的资格都没有。”


没等陈静回答,男人已经站起来走出了饭店。


桌上的牛肉面还是热的,漫延的蒸汽逐渐模糊了陈静望向男人背影的视线。微微一笑,陈静觉得生活似乎开始有趣了。


从那以后,陈静开始越来越频繁的出现在那家深夜饭店,但也不是每一次都会碰见他,偶尔碰上,陈静就会静静的坐在她身边,自顾自的讲着自己最近碰到的烦心事,男人也不会躲开,只是那么安静的听着,也让陈静觉得开心。


相比自己,她觉得对方更像一个有故事的人,一个看遍了云起云落,最后归于安定的男人。


“你说世界上真的有真心的男人吗,说着爱我,心里又有几个是真的那么想的呢”陈静默默灌下一杯酒,眼神迷离的盯着手里空了的酒杯。


“肯定有的。”


男人很少话,这一次突然的回答倒是让陈静很意外。不过,她很快就反应过来,稍稍挪了下座位,朝着男人靠过去,轻轻出声。


“谁?你吗?”两个人的距离很近,近到陈静能感受到对方呼吸时发出的细小动作。


男人只是微微一笑,一口干了手里的酒之后,没再说话。陈静退到自己的位置,同样没再继续,而是兀自笑着。


从那以后,男人像突然打开了话匣子。在陈静讲完了自己的心事后,会轻声安慰,也会提起自己去过的每一个美丽的地方。那些地方陈静都没去过,只不过听他讲起都觉得美丽无比。


“以后再去哪里,带我一起好不好。”陈静瞪着大眼睛期待的看着对方,像个等待分发糖果的孩子。


这么多年靠着男人生活,陈静留下最宝贵的,可能就是那颗因为不用担心生计而一直年幼的心,时不时露出的孩子的一面总能逗笑那个看似冷静的男人。


就像这时,在陈静期待的眼神下,男人终于勾了勾嘴角,轻轻点头。


“他答应我的时候,我真的特别开心。”


像是彻底沉浸在回忆当中,杜雪看着现在陈静脸上的笑容,仿佛都能想象出她当时开心的样子,真的挺像个孩子的。


“那些地方你们后来去了吗?”


她不知不觉间降低了自己的声音,相比于记录,现在的她更像一个倾听者,倾听着一个感性女人的爱情故事。


“你说我当时怎么没发现呢?那些地方那个人明明给我看过那么多遍的。”


像是没听到杜雪的话,陈静依旧在自言自语,说着别人听不懂的话,只不过,在她念念有词的时候,她的表情不再如刚刚那样甜蜜,而是充满了悲伤。


杜雪注意到她受伤的右手,有些微微的颤抖,按照时间,她的麻药应该已经过得差不多了,可这个女人始终没喊过一声疼,看来那些故事给她带来的痛,比那些身体上的更重,没继续打扰她的回忆,杜雪没有再说话。


“为什么没发现呢?如果发现了,我还会和他在一起吗?”


陈静说完这句话之后,便盯着一个地方沉默了很久,许久之后,她突然笑了,然后盯着杜雪说“会的,我还是会的。”


那个笑容是带着泪水的,是她扒开了自己的伤口后,透过血淋淋的皮肉,认清的真心。


见她就这样沉默了很久,杜雪忍不住问出了心里憋了好久的问题。


“他,为什么砍掉你的无名指?”


这个问题一出来,杜雪能够明显的感受到对方身体传出来的细微的颤抖。


随后,陈静的视线便一直定在自己的右手上,缓缓开口。


“那是我欠他的”

...


未完待续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回村的诱惑

回村的诱惑(下)

“爱心”孤儿院

“爱心”孤儿院(下)

黑市里的身体交易

黑市里的身体交易(下)

疯女人和疯狗

疯女人和疯狗(下)

上瘾

上瘾(下)

父亲床上的后娘

父亲床上的后娘(下)

出轨未遂的男女

出轨未遂的男女(下)

续命蛊术

续命蛊术(下)

走夜路的单身女子

走夜路的单身女子(下)

熟女的野心

熟女的野心(下)

Good night

每一个赞,都是我跟你说的晚安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