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海航空姐开房视频被曝光,婚内出轨的渣男你活该啊!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12月2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地狱来的顺风车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76个故事


2018年5月5日晚23时43分,温度为12摄氏度,天下起小雨。


珠嬅刚从C市下飞机,较大的温差使得身体有些不适,抱紧了身子打着哆嗦。


“喂,爸,我刚刚下飞机,等下就到家了,不用等我,我自己带了钥匙,你们先睡吧。”


珠嬅挂掉父亲电话,打开“迪迪”APP,查看了下机之前约的顺风车司机,距离自己只有一公里。 


23时50分


“你好,到了吗?我在3号出口,那个穿白T恤的女生,看到我了是吧,好的,好的。”


 一辆白色汽车驶来,停在珠嬅面前。司机大概二十七八岁,戴着黑色棒球帽,体型略显偏瘦。


“师傅,能帮忙打开一下后备箱吗?”


“没问题。”司机说话音调略有些偏高,就好像喝多了酒。这让珠嬅略有些担心。


尾灯亮起,后备箱打开。珠嬅拖着行李箱准备放上去,看见里面有些泥土,可能还未沾上多久,有些湿润。


珠嬅觉的这个司机实在是不爱干净,说不定还喝了酒,思考着是不是重新再叫一辆,可是看了看越下越大的雨,空气也越来越冷,时间又这么晚,实在懒得再麻烦。拿出纸巾简单清理,便将箱子放了上去。


坐在车上感觉好了很多,午夜电台低沉的歌声,雨点打在车上发出的‘吧嗒,吧嗒’声,让人有些昏昏欲睡。


“你好这里是午夜新闻,本市少女失踪案仍未有进展,请广大市民发现线索后第一时间与警方联系,同时请大家夜间出行注意……”司机调动电台,音响里传出‘沙沙’的声音。


 这个案件珠嬅在朋友那里听说过,听说就是前几天发生的,受害的女生还是和她同一学校,这让她多多少少有些感叹,恨不得凶手被千刀万剐。


很快,转到新的频道,一首动听的情歌,来自周杰伦的《七里香》。


初中时候对唱歌的男歌手也很迷恋,想到这,又回忆起了那时候的点点滴滴,望着窗外湿润朦胧的夜景,露出了笑容。



“你也喜欢周杰伦?”司机开口说话,但这高声调再加上粗糙的声音,总是让人听了有些别扭。


 “是的,初中的时候很喜欢。”珠嬅出于礼貌还是回答了他,这样若是熟络一些,也让自己更安心。


“呵呵,我也很喜欢,唱的也很好,我唱给你听吧。”珠嬅刚想拒绝,可司机却不管不顾的自己唱了起来,虽说不上好听,但也不算难听。


“唱的怎么样?”司机回头挤眉弄眼的对着珠嬅笑。


“还不错。”珠嬅实在不想和他对视,只好望着窗外,此时雨势是越下越大,连两边的路标都看不清。


“嘿嘿,要是我唱得不错,你亲我一下怎么样。”珠嬅被他这句话吓了一跳,开始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那要不,我亲你一下也行。”她这才确定,前面这人就是个流氓。


简直是倒霉,珠嬅当时犹豫着要不要下车,但是看着外面下的雨,车又开了这么长时间,离家也应该不算太远,也就只好打消了这个念头。


“神经病。”珠嬅生气地骂了司机一句。


司机也好像没放在心上一样,只是嘿嘿一笑,也就没再说话。


这时珠嬅的脑海中闪过前不久的少女失踪案,这让空气中充满了不安,决定拿出手机和闺蜜聊天,缓解一下自己内心的不安和恐惧。


微信内容大概也就是说自己倒霉遇到一个色魔加神经病,莫名其妙的就要亲她之类的。


通过谩骂和闺蜜的关心,使得珠嬅的内心平静了一些,可当自己把手机放下,再次抬头的时候,开始真的觉的有些不对劲。


“师傅,我们是不是走错了?怎么还没到我家?”珠嬅的心提了起来,刚想着给家里打电话。


猛的一下,车停了下来,司机一把将珠嬅的手机抢过来,然后用力的扔出窗外。


珠嬅想要打开车门逃出去,车门却被打了反锁,拼命地拉着门把手,但车门就是纹丝不动。


司机反过身,猛地一下把珠嬅的半个身子从后座拉到前座,‘哗啦’一声就将珠嬅的衣服撕碎,还没待珠嬅用力反抗,双手就被撕坏的衣服绑了起来。


珠嬅的双腿拼命蹬着,想要翻身站起,可狭窄的空间更多的限制了她的行动。司机的双手粗暴地抚摸着她的身体,她想要摆脱,却连坐起都很难。


司机的双手越来越放肆,嘴唇更是向珠嬅拼命的索取。珠嬅一边扭动着自己的身体,然后用力的一口咬上司机的嘴巴,只感觉自己嘴里充满了血腥味。


珠嬅的不停反抗使司机失去耐心,拿出早就准备好了的乙醚,用毛巾捂住珠嬅的鼻子。


一股刺鼻的气味,让珠嬅有些难受,抬起被绑的双手去阻挡。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的身体越来越软,视线也开始变的模糊,随后思维陷入了黑暗。


从昏迷中醒来,珠嬅只感觉口渴的厉害,嘴里又腥又甜,脑袋沉重的就像一个铁坨。


她想要换个姿势让自己舒服一些,可收缩手臂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双手被分别绑在了一张铁床的两端,试着去移动双腿,却也动弹不得。


她这才想起来,自己被囚禁了。


她拼命地在床上挣扎,想要摆脱绑住自己的四根铁链,可除了发出铁链摆动的‘哗啦’声,就是铁床撞击在墙上的‘咚咚’声,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效果。


不仅如此,她还一边声嘶力竭地喊着‘救命’,可这昏暗的空间里面就连回声都没有。


终于忍受不住的大声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恳求着司机能够放过自己,但没有人回应她。


没有人,身处绝望的她终于发现了一丝机会,就像深渊中找到一颗会发光的宝石。


她停止了挣扎和哭泣,开始打量起自己所处的环境。在自己两米处是唯一的发光源,一部没有声音的老旧电视机,电视画面颜色有些失真,看起来很模糊。


通过微弱的光源观察四周,发现房间大概有四十平左右。通风口所在的位置接近房顶,可能是在某个地下室。


在她左手边的角落有一个铁笼子,里面好像关着什么东西,但并不能看清楚。除此之外就只有一把椅子,和一个摆满工具的工作台。


越是这样,她就越觉的绝望,她想不出任何逃离的办法。她开始痛恨自己,为什么要去坐那趟顺风车,在自己有过担心的时候为什么不下车,为什么,为什么,她不停的责问自己。


她想着也许能够等到那个司机回来,然后再跟他谈条件,只要能够出去,什么都还有希望,她开始安慰自己,希望自己能够冷静下来。


她开始通过看电视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可闪动的画面,安静的环境,实在难以让她不再去思考自己的处境。


直到看到了这样一条新闻。通过电视下的字幕勉强能够理解,大致是说昨天深夜有一女子深夜乘坐“迪迪”顺风车,今日早晨其父亲发现其女未归,然后报案了的消息。


是自己,珠嬅肯定新闻里面说的那个女孩子是自己,太好了,大家知道了自己被绑架了的消息,她开心极了,剩下的就只要去等待,警察一定会找到自己。


她的身体在颤抖,这是激动所导致的,不停的幻想着自己逃脱后的样子,有一种大仇得报的感觉。


“呃……”,铁笼里发出了一声呻吟,是男人的声音。


这让她稍微放松的心再次紧张起来,她可疑的想着里面也许是一个和她同命相连的人,也有可能不是,那不是一个人,可能是一个有着男性声音的怪物……她觉得自己不能再次上当,要多多考虑。


死死的盯着笼子,她没有开口说话。


房间再次陷入安静,沉默酝酿着恐惧,珠嬅觉的肯定是自己想多了,那绝对是个人。


“你,你还好吗?”她尝试着用友好的方式去打招呼,这样大概就不会刻意去伤害自己。


该死,当初自己被囚禁之前不就是这么想的吗?可现在呢,还不是被关在这个阴森的房子里。


铁笼里传来铁链摩擦的声音,里面的东西动了。他好像尝试着站起来,但很吃力,能模模糊糊的看到他蠕动影子,但他失败了,再次摔倒在地上,发出刺耳的声音。


“你需要帮助吗?”珠嬅紧张了起来,自己在如此危险的情况下,却隐隐有些为他的情况感到担心。


为什么还要去关心别人,想想自己,多想想自己。


“我现在被铁链锁着,你有什么办法吗?”珠嬅觉的笼子里面的人比自己要待得久,或许他知道什么自己不知道的。


她等着他的回答,或许是笼子里的人想到了什么,用铁链敲打着笼子,在这安静地环境下,发出的响声格外的沉重。


“笼子?笼子能打开?帮你打开笼子?”珠嬅尝试着去理解,就像电视剧里面演的一样。


“你到底想要表达什么?”在不断的有节奏的敲击下,珠嬅忍耐到了极限,不过,她觉得这里面肯定有什么含义。“这不会是什么代码吧。”


笼子里面传来一声敲击。


珠嬅虽然觉的自己猜对了,但心情却更加急躁。


“可是我完全不会啊。”她感到很无奈。


房间再次安静下来。过了一会儿,笼子里传来‘啊,啊,啊’的声音,就像是用锯子锯着木屑。


珠嬅用尽全力的去听他在说什么,但依旧一无所获。


“床…”这次能够听清了,他在说床,可床上什么都没有。“底……”床底?他或许是在说床底,珠嬅不敢肯定,但她确实听到的是这两个字。


床底自己得不到,他肯定是知道的,那么最有可能的是床板和床骨架的边沿。珠嬅为自己的机灵感到高兴。用手慢慢的向边沿摸索,竟然摸到了一个铁片,将它拿在手上,仔细的感受下,居然是把钥匙。


钥匙,珠嬅整个人就像是要疯了一样,她找到了钥匙。她再次让自己冷静下来,她要让自己明白也许它就只是一把钥匙,并不能打开锁链。


她尝试着去开锁,神奇的是居然打开了,没有一点点难度,她在怀疑这到底是不是真的。


她再次尝试去打开另外一个,居然也能够匹配。全部打开后,她觉得或许这就是别人和她开的一个玩笑,但一切又是那么的真实。也许,也许只是那个司机觉的这样就足够了,她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对了,那个司机呢?为什么这么久都没有看到他?他还在外面寻找猎物?在某处监视着我?


监视,没错,很有可能他就是在监视我,在某个角落,看着自己像个傻子一样,可他会是在哪里?


珠嬅下了床,寻找着有没有什么顺手的武器,或者找个地方躲起来?躲起来?肯定不行,这房间太小了,自己很快就会被发现。


她来到工具台,从上面拿了一个扳手,举在手上,寻找着出口。没有出口,转了一圈都没有找到。


不可能,一定会有的,一定会有的,否则我怎么进来这里?或许那个司机把入口封了?怎么可能,他没有理由会这么做。


对了,那个笼子里的男人,他肯定知道什么。


她来到漆黑的笼子面前,潮湿的环境使得上面有一层细细的水珠,发出了难闻的铁锈味。


适应了黑暗后,透过微弱的光亮,倒是看到了笼子里的男人。他好像被扒光了,全身什么也没穿,头上戴了个铁罩,应该是里面空气不太流畅,隔近了听会有微弱但是沉重的呼吸声。


 他好像看到了珠嬅,像是无脊椎动物一样爬到了她面前,铁链在地上拖动的响声,这才让珠嬅发现他的双腿是被铁链拴住的。


“你是谁?”在如此诡异的情况下,珠嬅的提问就像是幽灵般的对话。


男人没有回答,伸出他那苍白的的手,指向了她的背后。


背后?珠嬅整个身上的汗毛都立了起来,鸡皮疙瘩起满全身。


背后有人?


未完待续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回村的诱惑

回村的诱惑(下)

“爱心”孤儿院

“爱心”孤儿院(下)

黑市里的身体交易

黑市里的身体交易(下)

疯女人和疯狗

疯女人和疯狗(下)

上瘾

上瘾(下)

父亲床上的后娘

父亲床上的后娘(下)

出轨未遂的男女

出轨未遂的男女(下)

续命蛊术

续命蛊术(下)

走夜路的单身女子

走夜路的单身女子(下)

熟女的野心

熟女的野心(下)

Good night

每一个赞,都是我跟你说的晚安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