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孟晚舟被判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12月2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地狱来的顺风车(下)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76个故事


她猛的回头,却发现身后什么都没有,除了那台电视。


“你是在说那台电视。”珠嬅回过头询问。


男人伸出了大拇指。


电视?电视会有什么用呢?珠嬅决定还是听他的走过去。


她观察了电视的每个细节,但是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唯一的特别就是电视背面非常烫手。难道他想让我把电视关掉,让‘它’休息一下?


珠嬅为自己的这个想法感到可笑,不过还是下意识的关掉了电源。


只听到‘哗啦’一声,铁笼居然自己打开了,电视居然就是铁笼的开关。诡异,越来越诡异,这就像是一场密室逃脱的游戏。


男人从铁笼里面爬了出来,向珠嬅这边过来,可爬到一半就被铁链限制了,那只伸过去的手是多么的渴望。


珠嬅走了过去,她不确定他是想要什么,但她觉得‘面罩男’需要她。


当珠嬅走到‘面罩男’的面前时,‘面罩男’指了指自己脚上的锁链。珠嬅想到了自己解开锁链的钥匙,她决定去尝试一下。


钥匙居然再次打开了锁链,她不明白司机为什么把每把锁都做成一个样,或许他是觉的有没有锁他们都不可能逃的出去。


若是这样,说不定能把‘面罩男’的面罩取下来,她尝试着去做。


果然,面罩的锁被打开了,她想帮他把面罩拿下来,可好像有什么阻力一般,并没有一下就把面罩拿掉。


‘面罩男’发出‘呜呜呜’的声音,珠嬅觉的他应该是难受,就加大了力气,这才发现,面罩上有根细链穿透着‘面罩男’的舌头,这让珠嬅有些棘手。


也许工具台上有用的到的工具,她起身走到工具台,找到了一把骨锯,这才完全将‘面罩男’的面罩拿下来。


“谢,谢谢。”面罩男可能是舌头还不能很好的适应,说话有些模糊不清。


“你知道怎么出去吗?”这是现在珠嬅唯一关心的。


面罩男摇摇头,显的有些垂头丧气。


“没关系,我们可以一起想想办法,不过,你是怎么被关进来的。”


面罩男抬了下头,想要用力去捏紧拳头,但发现自己实在是没有力气。


“坐车。”面罩男回答她。珠嬅想着果不其然,但是一个男人是怎么被绑到这里来的呢?司机到底有什么目的?


 “你是谁?为什么你对这里这么熟悉?被关了多久?”珠嬅越想越可疑。


面罩男迟疑了一下,好像是在思考。


“我叫李毅,从外地来这边出差时坐他车,被那个男的在水里下了药,他好像姓刘。”李毅停顿了一下“我记的在你之前有关进来一个女人,但被折磨一顿后就被杀了,具体怎么样我记的比较模糊,我进来多久也不大记得了。”


女人?应该是新闻里面报道失踪的那一个,没想到现在居然跟她是一样的处境。


“那你是怎么知道钥匙和开关的?”珠嬅对于这点一直保有怀疑,一切都太顺利了。


“他好像是故意让我知道一样。”李毅回答的自己都有些怀疑。


“那他平时怎么进出的你不知道吗?”就是这里,要是他知道这么多为什么不告诉自己出口在哪?珠嬅找到了漏洞。


“一道白光,每次都会先有一道强光让人致盲。”这样说好像也没什么不对,珠嬅找不到理由反驳。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珠嬅将李毅搬到了床上,想着司机会不会就快要来了,但等他们睡了一觉起来也没看到除了他们之外的任何人。


这让珠嬅更加感到紧张,难道司机想要把他们活生生的饿死在这里?或者他出了什么事,但这样不就再也没人知道自己在哪里?


她打开了电视,虽然模糊的画面比听收音机还要难受,可得到的消息不亚于晴天霹雳,警方居然居然在河里找到了汽车和司机的尸体,她第一次知道了凶手的姓名,刘华。


 凶手死了,那么警方和父母将无法通过刘华得知她的消息,这个密室里面没有食物,没有水源,她很难等到将她找到的那天。


时间又不知道过了多久,珠嬅只感觉自己渴的难受,疯狂的翻找着一切能喝的液体,可把周围破坏的乱七八糟也只是徒劳无功。


 她想到了自己的尿液,但刚下定决心的时候,她的面前伸出了一只流着鲜血的手臂,是李毅。


“你干什么?”珠嬅有点行不明白他这么做的目的。


“喝,快点。”李毅的脸上比刚才更加苍白。


“不,不行。”珠嬅觉的这样做很恶心。


“快点,不要浪费。”李毅的表情很坚定。


最终,饥渴战胜了一切,珠嬅抱着李毅的手臂贪婪的吸取鲜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并不好喝,开始还让人有些反胃,但感觉还是好了很多。


珠嬅看着李毅还在流血的手臂,想着可以用什么办法止血,最后摘掉自己的文胸给李毅包扎。


可能是失血过多,加上本来就身体虚弱,李毅浑身冰冷,颤抖了起来。


珠嬅将他紧紧的抱在怀里,希望让他温暖起来。可能是这样真有效果,李毅看上去好了一些。


珠嬅看着躺在自己怀里的李毅,在近距离的观察下,虽然气色差了些,但却是长的不错,也许他会是一个不错的男朋友。


想到这里,珠嬅觉的自己简直有些不可理喻,都到了这个时候了,还想着这些不着调的东西。可她不知道的是越是在这种情况下越是容易产生情愫。


又过了一段时间,李毅醒了过来,两个人开始聊着自己以前的事情,互相交换着记忆。


可能是想着刘华不会再回来了,两人也没有了外顾之忧,珠嬅也就完全敞开了心扉,还一起商量着出去以后一起去哪里出游。


突然,从通风口传来了水流声,水流越来越急,很快就淹没了他们的膝盖。


珠嬅恐慌极了,艰难的走动寻找着高点。可移动速度根本跟不上水上涨的速度,很快就淹没到了珠嬅的头顶。


珠嬅拼命的向上划,但很快就到了房顶,马上就要完全淹没。


“这里,珠嬅,到这里来,出口在这里。”珠嬅听到了李毅的声音,循着他的声音拼命的向他那边游去。


出口居然在天花板上,这是珠嬅没有想到的,但是光溜溜的墙壁并不好上。


“我拖着你上去。”李毅建议道。


“那你呢?”珠嬅有些不放心李毅,这危险的环境总是很难让人安心。


“我也许可以顺着水流出去。”


珠嬅觉的这样也好,自己去了上面最少能够接应。


在李毅的帮助下,珠嬅爬到了密室外面,可当她回头准备去救李毅的时候,出口突然关闭。


珠嬅用手疯狂的砸着门,可门只是纹丝不动。


她站起身想要去寻找工具,可当她环视一周,就彻底傻眼了。


这是一个只有大概五个平方的密室,周围铺满了灯管,高光高热的环境,不仅让珠嬅眼睛刺痛,同时感到非常的炎热。


除了这些就只有一把挂在墙上的匕首,摆在那里,比灯光还要刺眼。


珠嬅如癫狂般的笑着,坐在地上,抱着自己的双腿,又嘶声力竭的哭了起来。


“珠嬅,珠嬅,能听到我说话吗?”是李毅的声音,她马上抬起了头。


“是的,李毅,我能听到,你在下面还好吗?有没有别的出口?”反应过来的珠嬅趴到了出口的位置,想要听的更真切,却发现声音并不是从那里传来,认真去听,就好像来自四面八方。


“水好像停了,但是水位好像并没有下降,我去其它的地方看看有没有出口,你可以先去找人报警。”


“没关系的,我就在这里陪你,你先去找找其它出口。”珠嬅并不想告诉李毅上面只有一条死路,她希望他能够逃出去,这样自己也还有一线希望。


过了没多久,李毅的声音再次传来。“没有,附近没有其它出口,我的伤口好像在发炎,你能去找人过来帮忙吗?”


珠嬅沉默了,再次开口说话时声音变的更加沙哑。“李毅,我们出不去了,上面也没有路,我们被骗了。”


李毅那边也安静了下来。“李毅,你还好吗?李毅?”珠嬅拍打着出口位置。


“珠嬅,我跟你说,在我小时候我偷了我爸的烟,学着他的样子去抽,以为自己做的事谁都没有发现,没想到我刚刚研究这烟怎么这么难抽的时候,我爸就出现在了我面前,脱了我的裤子,拿起皮带就抽,害得我好几天不敢坐下来。”


珠嬅听完‘呵呵’的笑了,也和李毅说起了他们刚刚没有说完的过去的故事。


欢乐的时间总是短暂的,过了不知多长时间,李毅的声音再也没有传来。空气越来越浑浊,温度也越来越高,珠嬅感觉得到自己已经严重缺水。但还是趴在地上在眼泪和汗水中继续说完自己的故事。


随后她站起身,走向那把泛着寒光的匕首。


“李毅,要是能早点遇到你该多好。”


水从一个漆黑的下水道冒了出来,从里面慢慢的伸出一只苍白的男人的手。


他赤裸着身体从水中钻了出来,跪在地上,发出的声音不知道是哭还是在笑。



2018年5月13日


“这里是晚间新闻,通过警方的不断调查,终于在今天晚上6时54分找到受害人尸体,不过从尸体情况来看,疑为自杀,更多资讯…….”


夜晚,李毅站在街上,看着商店电视里传出的新闻,露出了满足的微笑。


晚风包围着他的身子,让他指尖的烟加速燃烧,他紧了紧自己身上的黑色风衣,稳健的脚步消失在暗色之中。


这场游戏到了这里就是彻彻底底的结束了。


就像现在大家都是认为绑架珠嬅的凶手是刘华,那个被肮脏的河水泡得浮肿无比丧尽天良的畜生。而珠嬅,那个像极了自己母亲的女人,会在如同天堂般洁白的密室中,红色的血液里,变成世界上最美的艺术品。


母亲。他的童年,他的父亲,但是,唯独没有向珠嬅提过他的母亲……


因为,他的童年,他的父亲,他所有的一切,都是虚构的。唯独他的母亲,才是真实的。


母亲害怕他受到伤害就将他关在笼子里,给他说童话故事,给他说外面的世界。


后来他听到了父亲这个词,便问母亲他的父亲在哪,母亲笑着摸了摸他的头。以后的每晚都会有一个陌生的男人走进她们的房子,趴在母亲的身上,而那声音,成为了他最好的安眠曲。


可是,直到有一天,一群警察闯进了他们的屋子,带走了他的母亲,在她被带走的时候,她回头看向他的眼神,是那么温柔。


“孩子,你获救了。”当一个男人对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他感觉他的灵魂被抽离了他的躯壳。他的手向着母亲被带走的方向抓去,此时的他是多么渴望再享受一次只属于他的母亲的味道。


从此,他便如一个幽灵一般在这个不属于他的世上游荡。


他一直在等待,等待母亲回来。他改造了她们的房子,不能再让别人发现它,破坏它。只要等待主人回归,那它注定会成为最神圣的圣地。


李毅的眼睛瞥向了路上行驶的出租车,蹲在路灯之下,像是一只在等待着猎物出现的狼。


几天之前,他就是在这里看见了刘华与车上的女孩子博斗的过程,刘华将珠嬅的手机扔出窗外,刚好落在他的身旁,他循着那种与生俱来他就闻到的气息,一路跟随着刘华的车,终于,在他下车准备将珠嬅拖走的时候,从后面袭击了刘华,轻松的扭断了他的脖子。


随后,他将珠嬅带回了沉睡的圣地,开始一场属于他母亲的神秘献祭……


夜色很黑,黑得只有路灯之下这盏灯散发着悠悠的光,李毅扫视着自己的周边,一个女孩提着行李从车上缓缓下来。


车灯照亮了李毅的半边侧脸,走出回忆的他,舔了舔自己干枯的嘴唇……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回村的诱惑

回村的诱惑(下)

“爱心”孤儿院

“爱心”孤儿院(下)

黑市里的身体交易

黑市里的身体交易(下)

疯女人和疯狗

疯女人和疯狗(下)

上瘾

上瘾(下)

父亲床上的后娘

父亲床上的后娘(下)

出轨未遂的男女

出轨未遂的男女(下)

续命蛊术

续命蛊术(下)

走夜路的单身女子

走夜路的单身女子(下)

熟女的野心

熟女的野心(下)

Good night

每一个赞,都是我跟你说的晚安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