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海航空姐开房视频被曝光,婚内出轨的渣男你活该啊!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12月2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备胎上位史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77个故事



沐白曾经很喜欢叶烨,但是他们分手了。


分手的原因是他一直喜欢的女神梦雅爱上了他,所以他就直接甩了她,和女神在了一起。


她哭过,笑过,在大雨里看着他们进了那家宾馆,做了她和他一直在做的事情。


她还记得自己一个人疯疯癫癫跑到他们合租的房子里把东西都打包殆尽的那个夜晚,曹林在她的身边。


说,“没关系,等去了另一座城市,你一定能忘了他,把他做的坏事、好事、还有他对你的所有柔情全部抹去,那个时候,你一定能找到可以给你幸福的人,那个人一定会一心一意,只珍惜你。”


偷偷摸摸,到了上海,断了所有联系,但是两年,沐白和形形色色的男人相亲交友,却一直没有找到曹林话中的那个人。


“你怎么去了这么久,肚子痛吗?还是发生了什么事?”


沐白的手机屏幕上突然弹出了这一句话,看着自己的窘状,和这个熟悉的头像,她终于叹了口气回了一句话。


不到十分钟,一包苏菲从头顶上抛了下来,优美地就像是一条抛物线,但是沐白却不知觉地咯咯笑了起来,脑子里出现了曹林飞快从女厕所逃出去的情形。


厕所里弥漫着一种檀木熏香,她迅速拆开换好洗手之后,走回了餐厅内,见到了在桌子旁边的曹林。


他见到自己,立马靠了过来,高大的身材将她的身体盖住,用低沉的男性嗓音,轻轻诱惑着沐白的耳朵。


“下次有这种事你早说,不要拖这么晚,我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坐在这为你担心。”


沐白点头轻轻往后挪了一步,别开眼睛,曹林识相地没有继续靠近,停了脚步,露出了一丝苦笑,沐白瞟过,却只能装作不懂、不在意。


因为,她不得不承认,自己仍然爱着叶烨,所以,没有第二颗心能留给曹林。


在回家的地铁上,沐白望着坐在她对面的曹林,盯着他修长的手指发呆。


曹林是叶烨的哥们,当年叶烨狠心甩掉她的时候,她不敢置信地当着他的面使劲摇头掉泪,要他不要离开自己。


可是,叶烨走了,曹林留了下来,他就像是不知所措的男孩,把坐在地上伤心的沐白拉了起来,背在了背上,然后沉默地带着她走过校园林道,把她放到了他们的合租房的大床上。


然后,用浴室里的毛巾好好地帮她擦脸,坐在床边听她哭泣,听她咒骂。


那么,曹林是怎么喜欢上自己的呢?


沐白不知道,眼睛从手指尖往上挪的时候,失算地撞见曹林的眼眸,幸好一个地铁进站,一群人挤了进来,挡住了他的视线。


这样平淡的日子没有一丝波澜。


直到有一天晚上,曹林打电话说,叶烨来上海了,他想要约他们一起吃个夜宵。


沐白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心里一愣,过去的记忆一股脑地涌入了心中,压住了有些激动的心情。


“他约在了哪里?”


曹林来接她,看到了她在卧室里拼命地试着衣服,然后勾着嘴角在镜子面前露出兴奋的样子。


沐白挑了很久才从所有的衣服中挑出了最满意的裙子,丝薄的面料将她纤细的腰肢衬托地美丽动人,沐白雀跃地想着,叶烨一定会为她现在的模样惊艳。


然而等他们去了约好的地点碰面时,她见到叶烨的身边,站着淡妆素抹的梦雅。


曾经,叶烨对她说,他最喜欢的人是梦雅,虽然现在和自己交往,但是如果有一天,梦雅能回头看他,和他在一起的话,他一定会对她一心一意,然后让她成为自己的新娘。


沐白望着梦雅手指上的刺眼的钻石戒指,见她轻轻将耳边的碎发挽起,淡然一笑,美得让人措手不及。


浓浓地酸味涌上了鼻子,沐白红着眼勾起了笑,叶烨如愿以偿,而她这个笨蛋,却还在苦苦等他。


“我不知道你们结婚了,如果你通知了,我一定会包一个大大的红包给你们的,不过现在还不晚,祝你们幸福。”


叶烨一愣,微微地点了点头,似乎还要说什么,但是胳膊突然被梦雅一拉,扶在了她的腰上。


“沐白,好久不见,你离开也没留下联系方式,所以一直找不到机会给你发请帖 ,我们先在这谢谢你的祝福。”


沐白发现了叶烨不自然的样子,也从梦雅的语气中听出了一丝警惕的意味,心中竟然生出了一丝疑惑。


一个女人对另一个女人的警惕,只可能是自卑。


难道梦雅已经从昔日的神坛坠落,叶烨和她在一起后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幸福,所以,她才做出这种下意识动作。


沐白的心中涌现出了希望,她还有机会。


脑子迅速转了过来,沐白眨巴了两下眼睛,眼中因为痛苦的泪水迅速变成了希望的泪,她直勾勾地想要和叶烨对视,见他因为梦雅的声音而迷离地撇动眼睛,却又在不经意间对自己回应。


沐白觉得他还在意自己,不然他不可能当着梦雅的面,深情地望着自己。


四人并排走过,沐白用手指轻轻试探叶烨,突然一动,沐白发现叶烨竟然紧紧抓住了她的手指,脸上一片正常地和梦雅搭话,但是暗地下却和自己亲昵。


沐白脸上浮出窃喜的笑意,然而她一侧脸,却发现一旁的曹林一脸冰冷地望着自己。


心里一怔,她下意识甩开被叶烨拉住的手,望向别处,不想见曹林盯着自己的目光。


大家找了一家看起来不错的夜宵摊子坐下,叫上十几瓶青岛啤酒,点上一桌子烧烤,开始好好痛饮。


“很久不见了,你小子去了上海就和兄弟们没了联系,要不是我主动,怕是见不到你了。”


叶烨先干为敬,抱着曹林的肩膀碰杯,然后一股脑地将手中剩下的半瓶啤酒灌入喉咙,曹林溢出了笑,摇摇头,爽快地将冒着泡的啤酒拎起了就吹,毫不含糊。


沐白第一次见他这个样子,有些怔怔的,一旁的梦雅小杯子啄了几口就说不胜酒力,然后去找厕所,叶烨见她走远了,瞟了眼自己,然后对着曹林。


“说实话,你们俩现在在一起吗?”


曹林一愣,没有吭声,沐白连忙摆手,“我们只是朋友,只是他家离我家比较近,然后公司也近,所以才经常一块,只是吃吃饭而已,并没有什么其他关系,对吧曹林?”


沐白对着曹林,见他犹豫,这才意识到自己在无意之中践踏了他对自己的感情,不知道如何收场,只见曹林点点头,笑着说是,也不知道他红着眼睛,是因为醉气涌上了头还是因为难堪。


两人喝得很醉,叶烨竟然说起了大学和沐白在一起的回忆,曹林醉倒在桌上,而沐白一个人忍着泪,越听越觉得委屈。


在不知不觉中,叶烨竟然坐到了她的身边,将脸凑了过来,沐白感受着他呼在自己脸上的热气,痒痒地、暖暖的,让她的整颗心脏都酥麻起来。


也不知是谁主动,天雷勾动地火,叶烨抱住了她的头,而沐白则是紧紧贴近他的胸膛,两人吻得不可开交,交换了好几次姿势,才放开对方,获得喘息。


叶烨道:“我好想你。”


他的嗓音低沉嘶哑,像是在抑制着什么,双眼久久盯着沐白,似乎在等她的反应。


然而沐白却下意识得瞟了一眼用手压住脑袋,已经醉在桌上的曹林。


叶烨等不到答案,用手指勾住沐白的下巴,强迫她看自己,“你呢,不想我吗?还是你已经喜欢上了别人。”


沐白摇晃着头,与他对视,自己怎么可能不想他,这两年,她没有一天不幻想像现在这样和叶烨重逢,再次拾起当初的热情 。


“我想你,每天都想。”沐白看着自己呼出的热气在灯光下变成颗粒飘散,感到了一种现实的冰凉,她望着露出爽朗笑意的叶烨,皱了皱眉继续。


“但是,你已经结婚了, 我们再也回不到过去。就算我再怎么想你 ,你也成了别人的老公。你曾经对我说,要爱梦雅一辈子,现在你对我说,你想我……呵,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现在的感觉最重要。”叶烨捏起了沐白的脸蛋,就像过去他们从床上醒来时那样,亲昵地打闹着,不过一切物是人非,沐白以为他会永远和自己在一起,可惜,那只是她以为,因为在分手那天,叶烨决绝的就像个陌生人。


沐白冷笑了一声,扒开他握住自己脸蛋的右手,她不是对叶烨生气,而是痛恨自己,因为即使叶烨对她如此狠心,但是她却忘不了他过去的深情。


“我很后悔当初那样对你,后来我一直后悔,也一直想找你。”


这是沐白最想听到的话,叶烨轻而易举地就说了出来,太过狡猾,让她无法拒绝,也不想拒绝。


叶烨将一张名片从皮夹子里抽出来,塞到了沐白的手掌心里,然后起身,挑拨了一下曹林的手臂,坐回了原来的位置。


不到一会,梦雅回到了座位,挑眼瞄了两边的沐白和叶烨,推推了桌上的曹林,道:“他已经不行了,沐白,你带他回去吧,我们散了,有时间联系。”



三天后的周末,沐白给叶烨打了个电话,叶烨之后发了一家宾馆的房间号给她,让她晚上11点准时到达。


下午,沐白没有透露宾馆的事,向曹林说了叶烨的态度,虽然她明明知道曹林对自己的感觉,但是她没有其他人能够倾诉。


坐在沙发上的曹林握住双手,沐白靠在厨房的墙壁上盯着他沉默的脸,直到尴尬冰冷的空气突然被敲破,有些沙哑的声音传了过来。


“你想和他在一起,他承诺了什么吗?还是,只是想让你当小三。”


沐白听到小三这两个字,心里一紧,抓着蓝色水杯的手指不由合拢,心里乱糟糟的,“我不知道,但是他说很想我,那一定还对我有感觉,我……也想和他在一起。”


“所以,你即使当小三也无所谓吗?”


曹林从沙发上走到她的跟前,用高挑强健的身体笼罩着沐白,嘴里吐出的每一个字都在逼问着她。


沐白低头,不敢看他的表情和眼睛,感觉胸膛里憋住了一股气,明明觉得自己不该说,却又冲了出来。


“这是我的事,我喜欢他,与你无关。”


说完就后悔,沐白听到曹林苦笑的声音,他后退几步,望着自己, 一副伤心的样子,沐白指尖微颤,想说几句话来弥补自己刚才无情的言语,但是话到喉咙却出不来。


曹林走了,许久说了句“是吗。”然后就开门离开。


沐白将水杯放在茶几上,望着屋子里的东西,发了会呆。


几分钟后,门铃响起,沐白不禁快速跑去打开门,然而,面前的这个人却让她大吃一惊……


未完待续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地狱来的顺风车

地狱来的顺风车(下)

夜店不谈情

夜店不谈情(下)

回村的诱惑

回村的诱惑(下)

“爱心”孤儿院

“爱心”孤儿院(下)

黑市里的身体交易

黑市里的身体交易(下)

疯女人和疯狗

疯女人和疯狗(下)

上瘾

上瘾(下)

父亲床上的后娘

父亲床上的后娘(下)

出轨未遂的男女

出轨未遂的男女(下)

续命蛊术

续命蛊术(下)

Good night

每一个赞,都是我跟你说的晚安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