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胎上位史(下)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77个故事


来人也没想到刚按了门铃,门就被拉开了,沐白有些气喘,望着眼前有些惊愕却又快速换上笑容的梦雅,手不觉得将门拉开,示意让她进来。


梦雅环视了这间装潢简单精致的一室一厅,将手上的黑色皮包放在沙发上,端坐起来。


沐白见她这幅左右打量的样子,转身给她泡了一杯茶,随即放在她的面前,“你怎么现在来了。”


“我故意这个时候来的。”


沐白尴尬地笑了笑,坐在她的对面,喃喃地念着“故意”两个字。


梦雅端起乌龙茶啜了一口依旧笑盈盈。明明是自己的房子,但是梦雅一来,却让她坐立难安。


梦雅即使坐着也很优雅,纤长的二郎腿一翘,望着沐白的样子淡然一笑,向她招手。


沐白起身,按她的示意坐到她的身边,一想到刚才自己说着即使做小三也无所谓的话,在梦雅的面前更是难堪。


但是,没想到梦雅却没有一丝原配示威的样子,反倒等她坐定,双手将她的手握在掌心,让沐白一阵吃惊,更是闻到她身上的一股茉莉花香。


“你别紧张,我啊,是从叶烨那听说你还单身,所以是为了曹林而来的。”


她说话温柔真挚,话起是得知她单身,但是话落却是为了曹林。


沐白眼神一暗,心道她是好伎俩,把她和曹林撮合了,她这个老公的前女友自然不会威胁到她的地位。


这样的念头一起,身体立刻全副武装,硬着心肠,决定不管对方说什么,也绝不动摇想要和叶烨在一起的决定。


然而,梦雅叹了一口气,道:“曹林太可怜了,他明明从大学的时候就喜欢你了,但是现在还没把你追到手。”


这一句话打得沐白猝不及防,她和叶烨大学交往了三年,只和曹林吃过几次饭,他怎么可能会喜欢上自己。


摇摇头,沐白肯定地道:“不可能,我大学的时候才见过他几次,他怎么可能喜欢我。”


“你不知道。”梦雅压着这一句话,又笑了起来。


莫名其妙,却把她的心挠得痒痒的,只等她说出后面的话。


梦雅见沐白一副就等她揭开谜底的焦急样子,也不捉弄她了,道:“你和叶烨是不是开始于一段网恋?”


沐白点头,当初她和叶烨相识在一个同城读书群,后来两人意气相投,时时通宵聊天、讨论、争辩,渐渐生出了情愫,沐白从叶烨的只言片语中得知,他竟然与自己在同一所大学,自此,沐白就缠着他想要与他见面。


见面后的两人感情迅速升温,不知不觉中,沐白趁着暧昧的气氛告了白,然后也在交往了一个月后发现梦雅的存在。


但是,这一切和曹林又有什么关系呢?


沐白问出了心中的想法,只见梦雅道:“因为当初那个和你聊天的人根本就不是叶烨,而是曹林。”


沐白突然觉得脑子一片空白,将梦雅的话转了好几遍,最后才恢复意识,才明白,当初那个在屏幕对方,让她偷笑到夜不能寐的男人,居然是曹林。


“他为什么不自己来见我,为什么让叶烨来,为什么他后来不告诉我。”


沐白一连问了三个为什么,一方面是问自己,一方面是向梦雅寻求答案,但是对方并没有说话,沐白才从记忆里找到了一丝线索。


难怪她和叶烨在一起后,叶烨会说自己申请了新的账户,然后拿着她的手机发了一段话后帮她拉黑原来的号码。


也难怪第一次见曹林后,他会蹑手蹑脚地靠近她说对不起,让她一头雾水,却被叶烨糊弄过去。


也难怪,曹林明明没和她见过几次,却会背着她走过大半个校园,明明陌生,却又亲近。


梦雅道:“我是和叶烨在一起后才从他的兄弟那知道这件事,当初曹林没有和你见面,是因为那时候他是一个被人嘲笑看不起的胖子,他怕你幻灭,所以才叫了叶烨过去。”


“但是他没想到的是,叶烨会和你在一起。听他的室友说,某一天,曹林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开始拼命减肥,花了半年时间暴瘦60斤。我想,那是因为他想用自己的模样与你见面。可见……他多爱你。”


沐白微微颤动有些沾水的睫毛,不言不语,她从没有想到,曹林居然从那时起就已经喜欢上自己。


一想到当初他们整夜整夜地用文字交流,她原以为自己找到了一生伴侣,没想到却错认了他人,爱上了叶烨。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沐白用手指抹掉眼角的泪,心中突然又觉得一直以来心心念念的叶烨变得没那么重要,就像是昨天那个吻,原以为会甜甜蜜蜜,却不想,像是吻了陌生男人。 


沐白抬头,恢复情绪后,想要和曹林好好谈谈,见到梦雅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忍不住问,“那你现在和叶烨感情怎么样呢?”


梦雅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道:“我们结婚后感情一直很好,叶烨他很对我很忠诚。”


呵呵,忠诚。


沐白想说什么,但是手机一响,一条短信通知过来,屏幕上出现“我等你”三个大字,是叶烨。


转头看到一脸得意的梦雅,也不好就此说出真相,送她离开后,沐白暗下决定,不去赴约,并且立马拨了曹林的电话,但是电话嘟嘟地在寂静的房间里响着,过了许久,也没有接通。


不甘心的沐白连续打了十几个电话,没有接通,心里顿时有些慌乱,一想到自己对曹林说的那些狠心话,就觉得后悔莫及,就在最后一个电话 的嘟嘟声快要停止的时候,电话通了,但是还没等 沐白说话,只听曹林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别再打过来了。”


话声刚落就被挂断,冷漠的声音就像是陌生人。


沐白手一松,握紧的手机就啪得一声掉落在地板上,同时,沐白的心狠狠得抽动了一下。


脑子里回响了曹林离开时失望的表情,她有些迷茫地不知道如何回应,木然地走到冰箱随手打开,却发现在里面曹林给她买的冰淇淋,给她准备的红糖,还有他母亲送来的腌菜,满满一罐。


曹林是混蛋,明明自己终于发现对他的感情,而他却换了副冰冷的样子,得寸进尺地拒绝,不让她解释一句话。


眼泪一滴一滴地坠落下来,沐白开着冰箱,感受着从里面传来的冷气,和从胸膛涌出的强大失落。


她想到了曹林对她的那些好,更想到那年她哭到窒息,曹林说她一定会找到那个可以给她幸福的人,而那个人会一心一意好好珍惜。


他从来没有说过那个人就是他自己,曹林只会像个傻子一样,呆在她的身边,却从没有要求回报。


沐白哭得有些干渴,喝了几口啤酒,没想到越喝越醉,醉到她现在只想见到曹林,只想好好对他说,她也喜欢他,所以他不要冷漠,要像以前那样对她很好很好。


沐白跌跌宕宕走下楼,打了个车,虽然直接走到曹林家里也只需要十几分钟,但是她已经急不可待地想要见到曹林。


狂按门铃之后,沐白醉得贴靠在门上,从铁门那感受到了一丝凉快和舒服,门被推开,沐白被一双温暖的手扶了起来,好听的男声灌入耳朵。


“你怎么在这,怎么醉成这样。”


沐白闯入了曹林的怀抱,暖和地用头蹭了几下,把他挤到房间里面,依偎在他的胸膛,不让他离开,可是曹林却用力将她推开,和她保持半米的距离,抓住她的手臂摇晃,盯着醉熏熏的沐白,大吼,“你看清楚,我不是叶烨。”


沐白被他吼得一时清醒,被他拒绝得抿了抿嘴委屈,“我知道你是曹林。”


曹林放手转身往里走,让她站在那冷静,可是沐白既然已经决定和曹林在一起了,怎么会轻易放弃,她冲过去抱曹林的后背,憋住一口气道:“你不是喜欢我吗?”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滞,曹林将她箍紧的手指一根一根扳了下来,每扳一下,沐白就感到一次失望、后悔和悲伤,直到曹林将她的手从自己的身上移开,沐白才颤抖着身体将手臂收回,低头不敢让他见到自己的失望。


一切,好像都太迟了。


曹林想伸手过去安慰,但是沐白退了一步,躲开了,空气中仍然是沉默,但是此时沐白的心跳却剧烈地砰砰响着,脑子里不知道如何回应他的拒绝。


“别这样,你醉了。”


一颗眼泪滑过,沐白低着头,攥着拳头大喊,“我没醉。”


突然,她冲过去双手环住曹林的后颈,吻住男人的薄唇,厮磨着,想要对方的回应,不到一会,她发觉自己的腰被对方猛得紧紧箍住,小舌反而被男人侵略纠缠。


“你不要后悔。”


刚被吻得晕呼呼的沐白还没反应过来,胡乱地点头后就被曹林抱到了床上,熟悉的味道涌入鼻腔,两人在床上吻得不可开交,沐白配合地脱衣,一边热情地回应,在羞涩地同时内心里涌现了一股强大的满足感。


在曹林的热汗滴到她雪白的肌肤之上时,他们一边甜蜜地交换着吻,一边感受着令人颤抖的快乐。


半夜,沐白睁开疲倦的眼睛,全身黏糊糊地有些不适,却一脸餍足,曹林背对着她坐在床边,光着上半身抽烟,发现她醒了之后立马将烟掐熄,用右手触摸她的脸蛋,让沐白感到一丝冰凉的舒服。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沐白对他的问题感到一丝疑惑,以为他要反悔,不想负责,愤愤道:“我当然是喜欢你才这么做的,如果你不愿意承担责任,我现在就走。”


曹林立马按住了沐白,之后跪在了床边盯她的脸,缓缓才说,“刚才叶烨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他说在宾馆等你,我以为你是对他失望才这样,是我……错了,我爱你,所以你不准再和叶烨联络。”


说完像是如释大任,曹林笑了起来,温柔地贴在床边,喃喃道:“原来你也喜欢我。”


之后,沐白就和曹林同居了,以她想不到的速度,他们见了双方父母,然后在一个月后步入了婚姻殿堂。


在婚礼那天,曹林还坏心眼地请了叶烨和梦雅,站在所有人面前,宣告对沐白的主权,显示他的霸道。


清晨,沐白翻了个身,将自己贴近曹林的胸膛,听他心跳砰砰的声音,同时无比庆幸。


还好后来知道,还能来得及,还能说想要……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地狱来的顺风车

地狱来的顺风车(下)

夜店不谈情

夜店不谈情(下)

回村的诱惑

回村的诱惑(下)

“爱心”孤儿院

“爱心”孤儿院(下)

黑市里的身体交易

黑市里的身体交易(下)

疯女人和疯狗

疯女人和疯狗(下)

上瘾

上瘾(下)

父亲床上的后娘

父亲床上的后娘(下)

出轨未遂的男女

出轨未遂的男女(下)

续命蛊术

续命蛊术(下)

Good night

每一个赞,都是我跟你说的晚安 


【上集剧情请戳下方阅读原文】

    备胎上位史(下)

    备胎上位史(下)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77个故事


    来人也没想到刚按了门铃,门就被拉开了,沐白有些气喘,望着眼前有些惊愕却又快速换上笑容的梦雅,手不觉得将门拉开,示意让她进来。


    梦雅环视了这间装潢简单精致的一室一厅,将手上的黑色皮包放在沙发上,端坐起来。


    沐白见她这幅左右打量的样子,转身给她泡了一杯茶,随即放在她的面前,“你怎么现在来了。”


    “我故意这个时候来的。”


    沐白尴尬地笑了笑,坐在她的对面,喃喃地念着“故意”两个字。


    梦雅端起乌龙茶啜了一口依旧笑盈盈。明明是自己的房子,但是梦雅一来,却让她坐立难安。


    梦雅即使坐着也很优雅,纤长的二郎腿一翘,望着沐白的样子淡然一笑,向她招手。


    沐白起身,按她的示意坐到她的身边,一想到刚才自己说着即使做小三也无所谓的话,在梦雅的面前更是难堪。


    但是,没想到梦雅却没有一丝原配示威的样子,反倒等她坐定,双手将她的手握在掌心,让沐白一阵吃惊,更是闻到她身上的一股茉莉花香。


    “你别紧张,我啊,是从叶烨那听说你还单身,所以是为了曹林而来的。”


    她说话温柔真挚,话起是得知她单身,但是话落却是为了曹林。


    沐白眼神一暗,心道她是好伎俩,把她和曹林撮合了,她这个老公的前女友自然不会威胁到她的地位。


    这样的念头一起,身体立刻全副武装,硬着心肠,决定不管对方说什么,也绝不动摇想要和叶烨在一起的决定。


    然而,梦雅叹了一口气,道:“曹林太可怜了,他明明从大学的时候就喜欢你了,但是现在还没把你追到手。”


    这一句话打得沐白猝不及防,她和叶烨大学交往了三年,只和曹林吃过几次饭,他怎么可能会喜欢上自己。


    摇摇头,沐白肯定地道:“不可能,我大学的时候才见过他几次,他怎么可能喜欢我。”


    “你不知道。”梦雅压着这一句话,又笑了起来。


    莫名其妙,却把她的心挠得痒痒的,只等她说出后面的话。


    梦雅见沐白一副就等她揭开谜底的焦急样子,也不捉弄她了,道:“你和叶烨是不是开始于一段网恋?”


    沐白点头,当初她和叶烨相识在一个同城读书群,后来两人意气相投,时时通宵聊天、讨论、争辩,渐渐生出了情愫,沐白从叶烨的只言片语中得知,他竟然与自己在同一所大学,自此,沐白就缠着他想要与他见面。


    见面后的两人感情迅速升温,不知不觉中,沐白趁着暧昧的气氛告了白,然后也在交往了一个月后发现梦雅的存在。


    但是,这一切和曹林又有什么关系呢?


    沐白问出了心中的想法,只见梦雅道:“因为当初那个和你聊天的人根本就不是叶烨,而是曹林。”


    沐白突然觉得脑子一片空白,将梦雅的话转了好几遍,最后才恢复意识,才明白,当初那个在屏幕对方,让她偷笑到夜不能寐的男人,居然是曹林。


    “他为什么不自己来见我,为什么让叶烨来,为什么他后来不告诉我。”


    沐白一连问了三个为什么,一方面是问自己,一方面是向梦雅寻求答案,但是对方并没有说话,沐白才从记忆里找到了一丝线索。


    难怪她和叶烨在一起后,叶烨会说自己申请了新的账户,然后拿着她的手机发了一段话后帮她拉黑原来的号码。


    也难怪第一次见曹林后,他会蹑手蹑脚地靠近她说对不起,让她一头雾水,却被叶烨糊弄过去。


    也难怪,曹林明明没和她见过几次,却会背着她走过大半个校园,明明陌生,却又亲近。


    梦雅道:“我是和叶烨在一起后才从他的兄弟那知道这件事,当初曹林没有和你见面,是因为那时候他是一个被人嘲笑看不起的胖子,他怕你幻灭,所以才叫了叶烨过去。”


    “但是他没想到的是,叶烨会和你在一起。听他的室友说,某一天,曹林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开始拼命减肥,花了半年时间暴瘦60斤。我想,那是因为他想用自己的模样与你见面。可见……他多爱你。”


    沐白微微颤动有些沾水的睫毛,不言不语,她从没有想到,曹林居然从那时起就已经喜欢上自己。


    一想到当初他们整夜整夜地用文字交流,她原以为自己找到了一生伴侣,没想到却错认了他人,爱上了叶烨。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沐白用手指抹掉眼角的泪,心中突然又觉得一直以来心心念念的叶烨变得没那么重要,就像是昨天那个吻,原以为会甜甜蜜蜜,却不想,像是吻了陌生男人。 


    沐白抬头,恢复情绪后,想要和曹林好好谈谈,见到梦雅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忍不住问,“那你现在和叶烨感情怎么样呢?”


    梦雅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道:“我们结婚后感情一直很好,叶烨他很对我很忠诚。”


    呵呵,忠诚。


    沐白想说什么,但是手机一响,一条短信通知过来,屏幕上出现“我等你”三个大字,是叶烨。


    转头看到一脸得意的梦雅,也不好就此说出真相,送她离开后,沐白暗下决定,不去赴约,并且立马拨了曹林的电话,但是电话嘟嘟地在寂静的房间里响着,过了许久,也没有接通。


    不甘心的沐白连续打了十几个电话,没有接通,心里顿时有些慌乱,一想到自己对曹林说的那些狠心话,就觉得后悔莫及,就在最后一个电话 的嘟嘟声快要停止的时候,电话通了,但是还没等 沐白说话,只听曹林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别再打过来了。”


    话声刚落就被挂断,冷漠的声音就像是陌生人。


    沐白手一松,握紧的手机就啪得一声掉落在地板上,同时,沐白的心狠狠得抽动了一下。


    脑子里回响了曹林离开时失望的表情,她有些迷茫地不知道如何回应,木然地走到冰箱随手打开,却发现在里面曹林给她买的冰淇淋,给她准备的红糖,还有他母亲送来的腌菜,满满一罐。


    曹林是混蛋,明明自己终于发现对他的感情,而他却换了副冰冷的样子,得寸进尺地拒绝,不让她解释一句话。


    眼泪一滴一滴地坠落下来,沐白开着冰箱,感受着从里面传来的冷气,和从胸膛涌出的强大失落。


    她想到了曹林对她的那些好,更想到那年她哭到窒息,曹林说她一定会找到那个可以给她幸福的人,而那个人会一心一意好好珍惜。


    他从来没有说过那个人就是他自己,曹林只会像个傻子一样,呆在她的身边,却从没有要求回报。


    沐白哭得有些干渴,喝了几口啤酒,没想到越喝越醉,醉到她现在只想见到曹林,只想好好对他说,她也喜欢他,所以他不要冷漠,要像以前那样对她很好很好。


    沐白跌跌宕宕走下楼,打了个车,虽然直接走到曹林家里也只需要十几分钟,但是她已经急不可待地想要见到曹林。


    狂按门铃之后,沐白醉得贴靠在门上,从铁门那感受到了一丝凉快和舒服,门被推开,沐白被一双温暖的手扶了起来,好听的男声灌入耳朵。


    “你怎么在这,怎么醉成这样。”


    沐白闯入了曹林的怀抱,暖和地用头蹭了几下,把他挤到房间里面,依偎在他的胸膛,不让他离开,可是曹林却用力将她推开,和她保持半米的距离,抓住她的手臂摇晃,盯着醉熏熏的沐白,大吼,“你看清楚,我不是叶烨。”


    沐白被他吼得一时清醒,被他拒绝得抿了抿嘴委屈,“我知道你是曹林。”


    曹林放手转身往里走,让她站在那冷静,可是沐白既然已经决定和曹林在一起了,怎么会轻易放弃,她冲过去抱曹林的后背,憋住一口气道:“你不是喜欢我吗?”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滞,曹林将她箍紧的手指一根一根扳了下来,每扳一下,沐白就感到一次失望、后悔和悲伤,直到曹林将她的手从自己的身上移开,沐白才颤抖着身体将手臂收回,低头不敢让他见到自己的失望。


    一切,好像都太迟了。


    曹林想伸手过去安慰,但是沐白退了一步,躲开了,空气中仍然是沉默,但是此时沐白的心跳却剧烈地砰砰响着,脑子里不知道如何回应他的拒绝。


    “别这样,你醉了。”


    一颗眼泪滑过,沐白低着头,攥着拳头大喊,“我没醉。”


    突然,她冲过去双手环住曹林的后颈,吻住男人的薄唇,厮磨着,想要对方的回应,不到一会,她发觉自己的腰被对方猛得紧紧箍住,小舌反而被男人侵略纠缠。


    “你不要后悔。”


    刚被吻得晕呼呼的沐白还没反应过来,胡乱地点头后就被曹林抱到了床上,熟悉的味道涌入鼻腔,两人在床上吻得不可开交,沐白配合地脱衣,一边热情地回应,在羞涩地同时内心里涌现了一股强大的满足感。


    在曹林的热汗滴到她雪白的肌肤之上时,他们一边甜蜜地交换着吻,一边感受着令人颤抖的快乐。


    半夜,沐白睁开疲倦的眼睛,全身黏糊糊地有些不适,却一脸餍足,曹林背对着她坐在床边,光着上半身抽烟,发现她醒了之后立马将烟掐熄,用右手触摸她的脸蛋,让沐白感到一丝冰凉的舒服。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沐白对他的问题感到一丝疑惑,以为他要反悔,不想负责,愤愤道:“我当然是喜欢你才这么做的,如果你不愿意承担责任,我现在就走。”


    曹林立马按住了沐白,之后跪在了床边盯她的脸,缓缓才说,“刚才叶烨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他说在宾馆等你,我以为你是对他失望才这样,是我……错了,我爱你,所以你不准再和叶烨联络。”


    说完像是如释大任,曹林笑了起来,温柔地贴在床边,喃喃道:“原来你也喜欢我。”


    之后,沐白就和曹林同居了,以她想不到的速度,他们见了双方父母,然后在一个月后步入了婚姻殿堂。


    在婚礼那天,曹林还坏心眼地请了叶烨和梦雅,站在所有人面前,宣告对沐白的主权,显示他的霸道。


    清晨,沐白翻了个身,将自己贴近曹林的胸膛,听他心跳砰砰的声音,同时无比庆幸。


    还好后来知道,还能来得及,还能说想要……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地狱来的顺风车

    地狱来的顺风车(下)

    夜店不谈情

    夜店不谈情(下)

    回村的诱惑

    回村的诱惑(下)

    “爱心”孤儿院

    “爱心”孤儿院(下)

    黑市里的身体交易

    黑市里的身体交易(下)

    疯女人和疯狗

    疯女人和疯狗(下)

    上瘾

    上瘾(下)

    父亲床上的后娘

    父亲床上的后娘(下)

    出轨未遂的男女

    出轨未遂的男女(下)

    续命蛊术

    续命蛊术(下)

    Good night

    每一个赞,都是我跟你说的晚安 


    【上集剧情请戳下方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