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一篇被打赏了百万的文章:恒大的金碗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12月2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卖身为妓的太子妃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79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嘉贞二十九年秋,虹威王朝与匈奴持续了数年的战争终于以虹威王朝的大胜而告终。


五年未归的老将军杨慕青与少将军杨渊终于班师回朝,今日就到虹安城。


虹安城的百姓欢天喜地,奔走相告,热切盼望着将军归来。


“将军进城了~ !”


大道边翘首以待的百姓议论纷纷,突然有人大喊一声,人群顿时安静下来,只见一身戎装战甲的老将军杨慕青威风凛凛地骑着棕色的战马缓缓走来,脸上挂着慈祥的笑容,向大道两侧围观的百姓挥手致意,身后的少将军杨渊更是英俊不凡,大有“人中吕布”的气概。

 

与此同时,跟大街上过节似的热闹相比,将军府的人却一个个如丧考妣,一副大难临头的惨淡模样。


“杨洛还没有找到吗?”少将军夫人,公主叶可站在大厅里抓住一个从面前跑过去的婢女问。


“回公主,还没有。”婢女战战兢兢地摇头,带着哭腔回答。


“下去吧,下去吧。”叶可在椅子上坐下,手支着额头叹息。


杨洛是将军府的千金,十年前将军夫人病逝,而老将军杨慕青常年在外征战,只好将尚且年幼的杨洛送到平州城的姨母家教养,而长子杨渊则被杨慕青带着上了战场。


也许是将门之后的缘故,杨洛自小就不喜欢女红,唯独对舞刀弄枪情有独钟,闹着要练武功,要做女将军,没有人奈何得了她。


杨慕青知道自己的女儿以后八成是要嫁给皇子为妃的,便答应他,只要她肯跟着先生学习琴棋书画,就找一个很厉害的师傅教她武功,杨洛这才痛快的应承下来。


这一晃,十年的光景,杨洛长到15岁,琴棋书画自是不必说,一身武艺更是了得,姨母这才放心地将她送回将军府,也算是了了心头的大事。


这期间,杨家因为立下赫赫战功,皇上也已将长公主叶可许配给了杨洛的哥哥杨渊。


叶可在嫁入将军府之前,就知道杨家有个女儿叫杨洛,她也知道父皇有意让杨洛做太子妃,唯一不知道的是,这个看似贤雅文静的杨洛,其实就是个淘气包。


作为嫂嫂,她本想管束一下这个妹妹,可杨洛天生是个我行我素的性子,说得多了,干脆女扮男装整日在外游荡不见人影。


就在今日,父皇赐婚杨洛为太子妃的圣旨已经昭告天下,可是她却把杨洛弄丢了,这可怎么办呢?叶可快要急死了。


“找到啦!”正无计可施的时候,一名婢女从后院急匆匆地跑了出来。


“找到了?在哪?”叶可欣喜地起身,却只看到婢女手中的一封书信,接过一看,信上工工整整地写着“杨洛”二字,再看信里的内容,只觉得气血翻涌头脑发昏身子一软,瘫倒在了椅子上。


眼下的情况只能等丈夫和公公回来,再做定夺了……

 


城门这头,杨慕青急匆匆的往家赶,自己常年在外征战,已经五年没见到女儿了,如今杨洛已经是皇上钦点的太子妃,将来是要做皇后的。


虽然凤袍加身有着无限的富贵,却也要锁在那深宫之中,日后是更难相见。


想到这里,老将军心中五味杂陈,只想快点赶回府中,好好地看看自己的女儿,不禁扬鞭催马,一行人在大道上飞奔起来。


半柱香的功夫,大队人马已经开到将军府,只是没想到,杨慕青在府门前下马的时候,并未看到洛儿飞奔出来的身影,只有儿媳叶可一脸凝重的站在门口,其他人则战战兢兢地跪在地上,乌泱泱上百人愣是雅雀无声,没有半点欣喜之态。


杨慕青心中一怔,当下并未表露,只是示意众人回府说话。

 

一众人回到府中,杨慕青上座,杨渊与叶可陪坐两端。


“洛儿呢?”杨慕青沉着脸便问,其实心中已经猜了个大概。


叶可使了个眼色,管家赶忙躬身上前答话:“回将军,小姐自回府之后总爱出府玩耍,公主想着小姐久不在虹安,出去走走也无大碍,所以便没有拘着她,可是没想到今日小姐出去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只在闺房留下一封书信。”


说着将一封信呈给杨慕青。杨慕青展开信纸,只见信上写道:


父亲大人见谅,女儿自小莽撞不拘礼数,若是进宫做太子妃惹出什么事端,轻则令父亲蒙羞,重则累及全府性命。女儿自知不是做太子妃的料,但君命难违,女儿只能一走了之,望父亲大人不要怪罪嫂嫂。半年之后,若是圣意不改,还请父亲大人散布女儿已经暴毙的消息,以保杨府上下周全。

不孝女杨洛敬上


杨慕青读完信,呆坐良久,才抬起头缓缓对管家及公主说:“洛儿自小失怙,这样的行事只怪我没能好好教养,你们一面加派人手继续寻找,渊儿与我一同进宫面见皇上,这件事不能瞒。她自小习武,想逃我们也不一定找的到她,若不如实向陛下禀报,恐将来落个欺君之罪。”


“我也一同进宫,洛儿是我丢的。”杨慕青话音刚落,叶可开口说道。


杨慕青略作思索,“好,公主与我们一同进宫。”


深夜,杨慕青一行人匆忙进宫面圣,向皇帝禀明杨洛失踪之事,并请求治自己教导无方之罪。


叶可也向皇上请罪,自认是自己大意没有看管好,才让杨洛出走,是自己的错。


皇帝虽然睡得迷迷糊糊,但并不糊涂,体谅将军与公主的不易,让他们尽力寻找,也答应不治任何人的罪。


第二天,太子妃拒婚出走的消息就传开了,官兵到处找人,虹安城酒肆茶楼、大街小巷都在议论太子妃出走的事。


这日,留仙阁。


歌舞升平了一夜后,客人该走的走了,该歇的也搂着姑娘歇下了。


“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留仙阁的老鸨扭着纤腰,一边吩咐伙计看好火烛,一边打着哈欠往自己的房间走。


恰在这时,一个伙计急急忙忙的跑来说门外来了个姑娘,想要在这落个户。


“王三儿,咱们留仙阁不收来历不明的女子,这规矩你是懂的。”老鸨掏了掏耳朵眼儿,作势要他回去。


“小的明白,可是这位……您见了就知道了。”王三儿说完朝身后打了个招呼,就见留仙阁的门扉处,莲步轻移地走出来一个娇滴滴的女子,跟那画上的仙女一般。一时之间,连老鸨都看得呆了。


“奴家月希,本是跟着父亲来这虹安城做生意,可惜半路遇见土匪打劫,一家老小死的死,逃的逃,都跑散了。”女子颔首而立,声音婉转动听,腰间却是配了一把宝剑,看穿着打扮倒像是富家出身的小姐。


“奴家从小娇生惯养,别无所长,只能来这留仙阁求口安稳饭吃。以半年为期,若是找到家人,就给妈妈一大笔酬金,若是找不到,半年后就替妈妈接客。”女子说完,躬身施了一个礼。


老鸨听罢,心中不免有些失落,这姑娘生得如此俊俏,若是半年之后才接客,岂不是暴殄天物?当下伸出三个手指头,“半年太久,我只许你三个月。”


“半年就是半年,一天都不能少,而且半年之后,奴家只卖艺不卖身。”


“我若是执意要让你卖身呢?”


话音刚落,就见剑光一闪,在场的人谁也不知道月希是怎么出的手,也没料到这看似柔弱的姑娘,却有这般凌厉的武功,睁开眼的时候,一柄宝剑已经稳稳地架在了老鸨的脖颈之上。


“好好好,都依你的便是了。”半年也不久,正好可以好好调教,老鸨这样盘算着,一滴冷汗顺着她的额头滚落了下来。


自此,这位叫月希的姑娘便留在了留仙阁。


外面找人闹得天翻地覆,留仙阁每日依旧灯火辉煌,人满为患。


月希待在自己的房间里,每日好吃好喝的住着,老鸨也曾请师傅来教她弹琴跳舞,但是她的琴、她的舞令师傅也自愧不如,写诗作画也是要风骨有风骨,要文采有文采,老鸨一见到月希就笑的合不拢嘴,只盼着这半年快点过去。


时光荏苒,转瞬之间,将军府门口的枯树上又冒出了新芽。


突然有一天,坊间听闻太子妃回来了,只是染了恶疾命不久矣,果然,没过几天就传出来太子妃不治身亡的消息。


“肯定是找不到人,没法给皇上交代才这样说的!”


“可怜了老将军,马上就能做国丈了,没想到女儿这么不争气……”


“别乱说,这可是欺君之罪!”


杨洛和将军府又一次成了虹安城百姓茶余饭后的消遣。


不过很快,将军府门上挂的白绫还没撤,虹安百姓就已经淡忘了太子妃的死,转而兴高采烈地谈论起留仙阁新挂牌的那个月希姑娘。


听说,虽然她白纱遮面,但是那双眼睛勾人心魄,那柔软的腰肢、曼妙的舞姿,就跟天上的仙女儿一般,还有她弹琴,比留仙阁的乐师香栀弹得还好,她画的画,就连当科状元也自叹不如,没有她对不上来的对子,也没有她不知道的典故。


无数达官贵人,商贾才子一掷千金想见月希姑娘一面,可是月希姑娘立下规矩,要想登堂入室,真正见她一面,必须要有拿得出手的诗画作品,或是在琴艺上胜过她也行。


听说被月希姑娘称赞过的文章立马就能传遍虹安城,成为虹安城最炙手可热的才子,比中了进士还荣耀呢。


所以无数来虹安城赶考的书生倾家荡产求月希姑娘看自己的书画文章。所以尽管月希姑娘声名远扬,但是见过月希姑娘的人屈指可数,有钱的没才,有才的没钱。


这日又有一个书生,好不容易筹得一百两黄金,将文章送到月希姑娘面前,月希姑娘称赞文章不错,可以一见。


只是没料到刚进屋没多久,便被月希姑娘赶了出来,说是找人代作。


书生不肯善罢甘休,仗着自己会一些拳脚功夫,想要强行无礼,不想月希身形流转,只一招就将他踢飞了出去,小命也差点交代在这里。


这头打得正热闹,于留香阁后院的一间偏房里却是另一番情境,一名身着锦绣玄衣的男子端坐其中,修长的手指正轻轻地抚着琴弦,熏香飘渺间一阵淡雅的琴声似有似无地流转,倒有一种江南水乡的柔情。


 “月希姑娘名满虹安,难道二皇子不见见吗?”留仙阁的乐师香栀,一脸崇拜地看着眼前这个面如冠玉、眉目如画的男子,温柔地问。


 “香栀姑娘冰雪聪明,温柔解意,我又何必去见她?”男子指下琴声不断,虽然话语温柔,脸色却依旧冰冷如常,睫羽轻颤,视线始终平静地落在琴弦上。


“香栀固然好,但香栀觉得,月希姑娘才配得上二皇子,二皇子琴艺高超,若与月希姑娘合奏,必是绝响。”香栀放下酒壶,又将刚沏好的茶斟到叶兮的杯中。


男子神色依旧,不置可否,身穿玄色衣袍端坐在琴案前的他像一座清峻的山峰。


十九年前,皇上最宠爱的淑贵人生下二皇子叶兮,皇上喜出望外,欲封其为妃,可惜淑贵人宫女出身,因倾城之貌宠冠后宫,已经让很多人嫉妒不满了,如今又要晋封,前朝后宫皆表示反对,皇帝无奈只好作罢。


谁料没过多久,淑贵人突然染了怪疾不日而亡,皇上痛心不已,才将她追封为淑嫔,自此心灰意冷不问后宫,对年幼的二皇子也渐渐疏离了。


每每听到旁人说起父皇和母妃的恩爱往事,叶兮都不知所云,母亲早逝,父亲也从未在意过他,只有乳母宫女照看长大,从小受尽白眼欺凌。


一个人吃饭睡觉,一个人读书练武,虽然贵为皇子,却活的像个孤儿。

 

就连拜老将军杨慕青为师,请他教习武艺,也是他求了很多次皇上才勉强答应的,而杨慕青为了避嫌,也对他始终冷冰冰的,只有杨渊看他可怜,对他好,是他唯一的朋友。


有人说皇上这样做是为了保全他的性命,如果皇帝太偏宠他,他可能活不到现在;也有人说皇上是怕看见他就会想起已经过世的淑嫔,所以才疏远他。


别人怎么想他无所谓,但是这些年,他一个人孤苦伶仃的长大是真的,从没感受过一丝一毫的父子温情是真的。


他甚至觉得,整个世界,只有留仙楼的姑娘对他好,对他笑,欣赏他的才干和魅力。


香栀知道二皇子从小备受冷落,就算心内想要,也不会主动去争。便说:“知己难求,月希妹妹也寂寞,奴家将二皇子前日的画作拿给妹妹瞧瞧,二皇子不会怪奴家吧?”


香栀跪坐在叶兮身侧,眨巴着眼睛看着他,叶兮伸手将她搀扶起来,温柔地说“怎么舍得。”


香栀闻言一喜,抱着画轴就去了月希的房里,不多时香栀回来,开心地对叶兮说:“月希姑娘想见您。”


叶兮闻言,依旧安静地弹琴,好像什么都没有听到,不多时,门口来了一名婢女,轻声扣门说道:“月希姑娘请叶公子一叙。”


香栀走到门边,“请月希妹妹稍等,待叶公子此曲……”


香栀话还没有说完,叶兮的琴声骤停,“那就去看看吧,你陪我去!”说完他抬头看着香栀。


香栀点点头,内心欢喜二皇子对自己的看重。


与此同时,化名为月希的杨洛捧着眼前的画卷激动不已,终于等到他了……



未完待续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地狱来的顺风车

地狱来的顺风车(下)

夜店不谈情

夜店不谈情(下)

回村的诱惑

回村的诱惑(下)

“爱心”孤儿院

“爱心”孤儿院(下)

黑市里的身体交易

黑市里的身体交易(下)

疯女人和疯狗

疯女人和疯狗(下)

上瘾

上瘾(下)

父亲床上的后娘

父亲床上的后娘(下)

出轨未遂的男女

出轨未遂的男女(下)

续命蛊术

续命蛊术(下)

Good night

每一个赞,都是我跟你说的晚安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