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一篇被打赏了百万的文章:恒大的金碗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12月2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卖身为妓的太子妃(下)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79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半年多以前,杨洛刚回虹安那几日,每天都会上街闲逛。


一日杨洛又一次女扮男装在街上游荡,看见一个男人给了一个小女孩儿一块儿糕点,小女孩儿吃了糕点之后立马晕死过去,男人鬼鬼祟祟地环视四周,快速将小女孩儿装进麻袋,扛起就跑。


杨洛想着虹安城最近总有女孩子丢失,肯定也是这伙人贩子干的,她自恃武功高强,遂一路跟着到了城南一片贫民区,眼看那人将小女孩关进一处地穴,地穴里隐隐传来杂乱的哭喊之声。


杨洛刚要出手,没想到那人贩子的同伙早就发现了她,宝剑还没出鞘,便觉后颈一麻昏死了过去……


当杨洛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地上,一头乌亮的秀发也散落了下来,身边十几个小女孩儿围着她。


不远处一名身着玄色锦衣的男子正在处置那两个人贩子,见她醒了,于是提剑朝这走来。


只见他清新俊逸,品貌非凡,玄色衣袍的飘带似乎沾了灵气,仿佛画上的仙人一般,杨洛长这么大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男子。


“姑娘没事吧……姑娘?”


“……哦,没,没事,多谢阁下的救命之恩。”杨洛俏脸一红,想到自己还穿着男人的衣服,不敢再去直视对方的眼睛。


男子起身的时候,杨洛看见了他腰间刻着“兮”字的玉佩,她之前在家看到嫂嫂也有一块一样的玉佩,嫂嫂还告诉她,这样的玉佩皇子公主每人一块,上面刻着各自的名字。


杨洛马上明白过来,此人就是二皇子叶兮,是他救了自己,但碍于人多,她也不想让对方知道自己的身份,也就并未声张。


杨洛对叶兮并不陌生,他是父亲的徒弟,父亲因为怕人说闲话,对叶兮一直冷冷的,倒是哥哥见叶兮可怜,总是带着他。


所以只要哥哥回家,叶兮就像一个小尾巴一样跟着哥哥,7岁那年,叶兮和杨洛见过面,只是叶兮不记得了而已。


之前在姨母家,她总是听人说自己以后自己会嫁给皇子,要是能够嫁给他……


原本没有发现自己有多么喜欢叶兮,可是当圣上的谕旨昭告天下,说要将她许配给皇太子的时候,她觉得自己根本就做不到!!!


如果嫁给太子,今生怕是与二皇子无缘了,听说二皇子喜欢去留仙阁,她便去留仙阁等他。


反正自小长在姨母家,京城中除了家人没人认识她。而且在留仙阁虽然没有名分,但是此后几十年,还是可以常常得见,时时厮守的。


打定主意之后,趁父亲、兄长还没有回来,夜深人静,她投奔了留仙阁。


今日,终于又要见到他了,杨洛心里激动不已,就像新婚之夜坐在婚床上等着夫君掀盖头的新娘一样。


叶兮与香栀来到杨洛房中,只见杨洛端坐案前,还在欣赏叶兮的那副画轴。


看到叶兮推门进来,轻启朱唇:“高山流水磅礴又不失温雅细腻,宝剑寒气逼人剑锋却掩于山水之间,驭笔游刃有余,驭色独辟蹊径又浑然一体,这留仙阁果然有谪仙。”


杨洛缓缓起身,看着叶兮,眼波流转,眼神赞赏却毫无谄媚,嘴角微微含笑,带着一丝惺惺相惜的热切。


叶兮看着杨洛,认出了她就是当日女扮男装想救人却差点把自己搭进去的女子,当时她一身男装,形容狼狈,今日换了女儿装扮,略施粉黛,只觉倾国倾城、明艳动人。


再听闻刚才的一番言论,可见不仅是懂画之人,也是懂自己之人,是个可人儿呢!


二人四目相对,叶兮一眼钟情。


香栀识相地掩上门退了出去,叶兮落座,自顾自地斟茶,并未说话。


杨洛收起画轴,坐到琴前,十指如玉,在琴弦上翩翩起舞,《明月照溪》的琴曲缓缓流泻。


叶兮手执茶盏,双眼微闭,仿佛溪流从身上流过,又仿佛月光在身上流转,如痴如醉,如梦如幻,仿佛身在温暖安全的温柔乡,又像身披战甲在战场战无不胜。


一曲终了,叶兮意犹未尽,闭着眼睛细细回味。


杨洛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叶兮睁开眼睛,不觉好笑,刚才还像仙女一样弹琴,立马又像孩子一样打哈欠,果然有趣。


“姑娘困了?”叶兮含笑询问。


“嗯,昨晚没睡好。”杨洛老实的回答。


听她回答的这么直白,叶兮不禁有些尴尬,“姑娘琴声动人,本想再听一曲,现在看来,只能改日了。”


“还请公子见谅!”杨洛也没有客气,起身施了一礼,这是送客的架势。


来这留仙阁别的东西没学会,对付男人的招数可是记得滚瓜烂熟,欲擒故纵,应该就是这样的吧!杨洛心里想着。


第二天,叶兮果然来了,两个人弹琴、赏画,最后铺开纸笔一起画了起来,玩的不亦乐乎。


此后,叶兮几乎日日来留仙阁找杨洛,有时甚至留在留仙阁过夜,虹安城的市井之间又热闹了起来。


“听说昨日月希姑娘和二皇子喝了一夜的酒,弹了一夜的琴。”


“听说月希姑娘和二皇子喝醉酒在屋子里舞剑,花瓶古玩碎了一地。”


“听说二皇子在月希姑娘房中哈哈大笑,他以前不是不会笑吗?”


“二皇子也到了娶妻的年纪了,本就不得宠,还整日流连烟花之地,哎……”


一日晨起,依偎在叶兮怀里的杨洛不无担忧地说:“我知道二皇子喜欢我,我也喜欢二皇子,可是你还有日常公务要处理应酬,每天待在这里,外面的人怎么看你?要是给皇上知道了,你的处境更加艰难。”


叶兮冷冷地说:“世人只怕都盼着我不出去呢,留在这里,我开心,你开心,那些王公大臣也安心,皆大欢喜,多好。”


杨洛无奈,也怕说多了惹恼了他,他视自己为知己,只有自己能给他为数不多的一点点温存和安慰,要是让他觉得连自己都厌弃他,他该有多伤心,只能不再说什么。


那天下午,叶兮离开了留仙阁,第二日再去找杨洛的时候,留仙阁的伙计告诉他,“月希姑娘吩咐了,这几日不见客,谁都不见。”


叶兮悻悻然离开留仙楼回到自己的王府书房,铺纸研磨,默默在纸上勾画月希的容貌。


下人通传杨少将军来访,叶兮头也不抬地说:“请他来书房。”


杨渊到书房的时候,叶兮的画已经快完成了,杨渊仔细端详画作,越看越觉得像自己的妹妹杨洛,但与妹妹已经6年未见,还是不能确认,便问叶兮:“这女子是谁?”


“留仙阁的月希姑娘,杨大哥也觉得她很美是吗?”他与杨渊一向亲厚,在他面前少有的温和。


“果然如外面传言,绝色佳人,怪不得让你流连忘返。”


将军府对外宣称妹妹已经身亡,所以杨渊不便声张,只能暗中求证,“我看见这月希姑娘亲切的很,二皇子可将这副画送我。”


“既然杨大哥开口,给你便是。”叶兮爽快地答道,待最后几笔画完,才想起让下人上茶。


“杨大哥今天前来所为何事?”


“听闻你最近常去留仙阁,不知道遇上了什么神仙似的人儿,可否为我引荐一二?”杨渊本来不是这个意思,但见画中女子神似杨洛,不禁如此问道。


“改日吧,月希今天不见客。”


两人又交谈了好久,杨渊才起身告辞。


杨渊回到家,将妻子叫到房内。打开从王府带回来的画,问道:“是不是跟洛儿很相像?”


“是她,眼角的痣也一模一样。”叶可抚摩着画像,吃惊的说:“你从哪里得来的画?”


“这是二皇子画的留仙阁的月希姑娘。”杨渊一边说,一边将画像卷起来。


二人在屋中商量对策,晚上夜深人静,杨渊再次来到叶兮府上,告诉叶兮,那位月希姑娘很可能就是自己的妹妹杨洛。


叶兮听了也震惊不已,在房间里来回踱步,回想与月希平日相处的种种,月希确实与杨渊长得有几分相像,她文韬武略,琴棋书画样样俱佳,若真如传言所说是富商之女,落难流落至此,又怎会武艺?


叶兮思索良久,转身对杨渊说:“杨大哥不要着急,这件事不宜声张,待我明日询问过月希姑娘之后,我们再商量对策。”


杨渊沉默片刻,道:“若真是洛儿,你打算怎么办?”


“若真是她… ”叶兮低头沉思片刻,杨洛去留仙阁的原因他已猜到一二,看着窗外悠悠地说道,“我视她为知己,若真是他,我定不负她,不负杨家。”


第二日一早,叶兮就来到留仙阁找月希,可是伙计又说月希姑娘不见客。


叶兮早有准备,掏出一纸书信,让伙计转交,伙计很快就回来了,回道:“月希姑娘有请。”


叶兮进到杨洛房中的时候,只见杨洛坐在桌前,桌上一封拆开的信上工整地写了两个字“杨洛”,正是杨洛当初留给父亲的那封信。


“你知道了?”杨洛背对着他问。


“真的是你么?”叶兮强忍着内心的激动,走到杨洛对面的坐下。


为什么他喜欢的人,偏偏是自己皇兄的女人。


“你还记得那天救了我和那群孩子的事情吧?”杨洛回头微笑着说,眼神仿佛穿过了叶兮,落在了很远的地方。


叶兮点点头。


杨洛接着说:“其实那天我就认出了你,你身上的玉佩,我认识。”


杨洛收回视线,深情地望着叶兮,“之前常听哥哥说起你的事,小时候你整天跟着哥哥,我也见过你,你从小就没有娘,我也是……那天被你救了之后,总会时常想起你,我也不知道怎么了。”


“后来听说皇上要赐婚让我做太子妃,我突然觉得心很痛,我不想嫁给太子,就算要嫁… 要嫁…也是嫁给你,就算不能嫁给你,也想时常见到你,与你饮酒谈笑,读书填词。”杨洛说着说着,眼泪禁不住滚落了下来。


她抬起袖子,轻轻擦拭眼眶,接着说道:“听说你喜欢留仙阁,我便在这里等你。皇天不负有心人,我等到了,等到了与你饮酒舞剑,朝夕相对,我觉得此生无憾了。”


杨洛伸手擦拭眼泪,她想过这一天的到来,但是从没有想过这一天会来的这么快。


叶兮听完,心内震动不已,从小到大,从未有人真心对待自己。


从没想过竟然有人愿意为了自己放弃将军府大小姐的地位,放弃太子妃、皇后的地位,宁愿与亲人永不相见也要与自己在一起,如此深情,他今生第一次遇到,怕也是最后一次遇到了,得此红颜知己,夫复何求?


想罢,他上前一把将杨洛揽入怀中,杨洛双手环着他的脖子,在他耳畔轻轻地说:“将军的女儿如何?太子妃如何?皇后如何?就算是在这留仙阁为妓又如何?若是见不到你,这人生还有什么意义?只要能每天和你这样相守,别说是半月,就算只有这短短半日,我也觉得值得。”


“傻瓜。”叶兮心疼的哄着杨洛,“只要我在,就不会离开你,这个世界除了你,没有人在乎我,也没有人需要我。”


他以为自己这一生就这样了,从前觉得没什么,这一刻却觉得异常痛苦,好不容易遇见了一个他愿意用生命去守护的女人,可是就算自己拼上命,也不一定能保护得了她。他该怎么办? 


“杨大哥已经知道你在这里的消息了,不过别担心,我们不会让你有事的。”叶兮轻声说。


杨洛轻轻点头,她不在乎大哥是怎么知道的,她只在乎能不能和叶兮在一起。


两个人又温存良久,很快到了中午,杨渊还等着叶兮的消息,叶兮依依不舍地同杨洛告别。


叶兮来到将军府,杨渊看他的脸色,就知道结果是什么了。


两人来到书房中,关上门窗,管家杨安守在门外。


“是她。”叶兮刚落座就开口说道。


两人相对沉默,过了一会儿,杨渊率先打破沉默,“她为什么会出现在留仙阁?”


“因为我,她在那里等我。”


“她不能一直待在留仙阁。”


“可也不能回将军府,世人都以为她死了。”


杨渊看着叶兮的眼睛:“她为了你,甘心抛下父亲、兄长,甘心放弃太子妃的地位,在留仙阁做一个青楼女子,那你呢?你打算怎么办?”


叶兮苦笑:“以前我什么都没有,现在的我只有她,不管怎么办,只要是为她好的事,我叶兮,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那好。”


杨渊停顿了一下,接着说:“近来匈奴又蠢蠢欲动,很快皇上就会下旨,派我跟父亲领兵抗击匈奴,父亲自洛儿出走之后身体一直不好,这次恐怕也难出征,到时候我跟皇上请命,让你与我同去抵御匈奴,我们带上洛儿,到了边疆,你们想留在军中就留在军中,想隐姓埋名远走高飞也不是难事。”


“好!就这样决定了。”叶兮坚定地说,随后想到了什么:“老将军怎么样了?”


“没有大碍,太医说悲伤过度,急火攻心,修养一段时间就好了。”


“那就好,是我对不住老将军。”叶兮双手抱拳,向杨渊一礼。


“二皇子客气了。”杨渊急忙扶起叶兮……


出战的旨意很快就下来了,皇上也接受了杨渊的建议,让叶兮同去,五日后立即发兵。


圣旨颁发的第二天,留香阁的月希姑娘不见了,老鸨叉着腰,让人将整个留仙阁翻了个遍,还是没有找到她的影子。


“不会是要跟二皇子私奔了吧?”耷拉着脑袋的王三儿在老鸨身后小声的嘀咕。


老鸨一拍脑门儿,“对啊!”刚打算去找二皇子要人,可转念又想,就算是跟二皇子私奔了,也不能真跟二皇子要人呀,他是不受宠的皇子,可是不受宠的皇子也是皇帝的儿子呀!


“算了,算了,认倒霉吧。”老鸨想到这里,只能无奈地摇头叹息。


“妈妈无需懊恼,这是二皇子留下的赔礼。”恰在这时,香栀从偏房里迈步上前,呈上一箱黄金,另有一箱珠宝。


“今后二皇子恐怕再也不会回这留仙阁了,我也该回老家了,妈妈,这箱珠宝当是我的赎金,有缘再见。”


“什么,你也要走?”老鸨身子一软,一屁股跌坐在地上,留仙阁一下走了两根台柱子,往后的生意还怎么做……


杨洛回到家中,看到躺在病榻上的父亲,愧疚之心油然而生,跪在父亲的床前,眼泪怎么也止不住。


临行前夜,皇帝身边的太监总管王公公前来传旨,让他到皇帝的寝宫,皇帝要设宴为他践行。


叶兮接到旨意后立即赶到皇帝的寝宫,只见庭院中的海棠树下摆着一张圆桌,桌上几个简单的小菜和一壶酒,满月当空,月光下独自饮酒的老皇帝像个孤独的老人。


第一次与皇帝单独吃饭,叶兮觉得有点别扭,但还是硬着头皮上前行礼,语气一如既往的疏离。


皇帝让叶兮平身坐在他对面,叶兮依言落坐,皇帝亲手替他面前的酒杯斟满酒,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就像平常百姓家和蔼慈祥的老父亲。


见叶兮坐下,皇帝终于开口:“20年前,你母亲经常陪朕在这海棠树下饮酒赏月,她就坐在你现在坐的位子上。”


见叶兮沉默不语,皇帝接着说:“19年前,你母亲突然去世,朕就知道这后宫之中的人心是多么狠毒,怕你受牵连,忍着不去看你,只能让王公公暗中照顾。看着你一天天长大,越是与你母亲相像,朕便越害怕失去你,好在如今你终于长大成人。”


“儿臣不孝,让父皇费心了。”叶兮拱手告罪。


“你还是恨我?”皇帝很是伤感,看着叶兮露出一丝苦笑,“没关系,我明白。你明日出征,此去艰难重重,务必要小心。”


“谢父皇关心。”叶兮又一次拱手。


“你在朝中无倚无仗,朕本想只能让你做一世富贵王爷,没想到你与杨洛两厢情悦,也好!杨将军是国之肱骨,朕是不会让他寒心的。太子昏庸,近来又暗中做些龌龊勾当,朕早想废了他,但碍于朝局稳定。你此行回来之后,朕便立你为太子,有杨将军做后盾,再加上战功,不怕朝臣们不服。”


叶兮没想到皇上竟然知道杨洛的事,万分惊讶,但也不想询问什么,只点头称是。


杨洛在家中陪了父亲五日,第六日一早,扮作叶兮侍卫的样子跟着杨渊和叶兮,北上抗击匈奴。


北境战场,叶兮与杨渊一路势如破竹,打得敌军节节败退,本以为杨慕青不在就能占便宜的匈奴将领叫苦不迭,没想到这个锦衣玉食的二皇子这么凶猛,一点也不输杨慕青。


捷报传回虹安,满朝文武皆对二皇子刮目相看,一些两面派更是直接跳出来想着追随于他,拥他为帝。


皇帝下旨令大军班师回朝,没想到北境却传来噩耗,最后一场战役,二皇子追击匈奴,不料对方早有埋伏,二皇子落入对方的陷阱,不幸身亡,面目全非。 


少将军杨渊带着二皇子的尸首回京复命,朝野上下惋惜不已……


北境旷野上,两匹枣红色的骏马并肩而行,马上一男一女如神仙眷侣一般俊逸。


“为了我,抛下这皇帝不做,跟我一起浪迹天涯,你可不要后悔。”女子嫣然一笑,腰间的宝剑环佩叮当。


“闲人当惯了,还是觉得外面比较舒坦。”玄色衣袍的男子伸了一个懒腰,“况且,有人不是也曾为了我,舍弃了那皇后的身份么?不亏,不亏。”说完,两人相视一笑,不约而同地望向远方。


晨光透过云雾倾洒在广阔的大地上,给天边的山河镶上了金边……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地狱来的顺风车

地狱来的顺风车(下)

夜店不谈情

夜店不谈情(下)

回村的诱惑

回村的诱惑(下)

“爱心”孤儿院

“爱心”孤儿院(下)

黑市里的身体交易

黑市里的身体交易(下)

疯女人和疯狗

疯女人和疯狗(下)

上瘾

上瘾(下)

父亲床上的后娘

父亲床上的后娘(下)

出轨未遂的男女

出轨未遂的男女(下)

续命蛊术

续命蛊术(下)

Good night

每一个赞,都是我跟你说的晚安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