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一篇被打赏了百万的文章:恒大的金碗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12月2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小三的愤怒(下)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80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听说,夏天的风不是平地而起的,而是从遥远的太平洋吹过来的,带着浓浓的水分,和天上的云相遇,就下起了雨,所以,夏天的雨总是不经意就降临,倾盆而至,躲也躲不及。


在阳光山庄别墅盛园小区24栋,这里住着一家三口,男主人苏默,是该市一家知名国营企业高管,女主人易晓敏,是一家医院的护士长,有一个女儿一直在国外上大学,平常家里的卫生和做饭,由一个家庭保姆叫余珍梅的来负责。


这天早上8点左右,余珍梅像往常一样买好中午的菜往回走,刚走到小区大门,天上就卷起大片乌云,轰隆隆地下起了倾盆大雨。


“哎哟,说下雨就下雨,搞啥子嘛天老爷。”


余珍梅提着菜篮子,急得跺脚,附近又不好找躲雨的地方,只得草草地用手遮着头往家跑,一边哎哟哎哟地叫,好像下的是刀子雨。


躲在绿化带里的付琳看到了上面的全部,当余珍梅快要进入小区大门时,她从暗处出来大喊:“大娘,大娘,你等等我,别关门。”


还在大雨里的余珍梅转身一看,一个穿着灰色半裙套装的女人,大概是30来岁,挎着一个红色包包,拿着一把精致的黑色太阳伞向她跑来。


这就是刚刚叫住她的付琳。余珍梅是个乡下妇人,人家要她等着,她就在原地等。


“大娘,您看这大雨下的急,我就懒得去包里翻半天门禁卡了。”付琳很快跑到门口,扶住门,进了去,“对了,大娘,我们一起遮雨吧,就当我谢谢您的。”


余珍梅顾不及和付琳说客套话,趁着付琳给她遮伞的空隙,连忙抹去脸上的雨水,把风吹乱的头发用手梳到耳根后面。才转过头对着付琳说:


“没关系,都是一个小区的嘛!”


付琳听这话,暗想,看来她已经先入为主地把我当做是这个小区的人了,那话就好说了。


“是啊,大娘,我就送你到家门口吧,我等会儿再倒回来。”


“哎哟,这怎么好意思。”


付琳看着这人明明心里巴不得,嘴上却还在推辞,微微笑道:“没关系,我也不急着回家,先送您。再说了,都一个小区的人嘛,是吧。”


“是是。都是一个小区的嘛。”


话说着,一转眼两人就走到了24栋。前一刻还在与一个保姆打心理战的付琳,顿时感到心跳加速,她望着苏默家的门号,说不出是紧张还是兴奋。


而下一瞬间,她突然想起来此行的目的,摸紧了包,鼓起无限的勇气。她不可以半途而废。


“大娘,我可以进去坐坐吗,我突然想解个手呢。”


余珍梅正想和这个好心的女人道别的话还没说出口,一听这话,只好开门让付琳进了门。并且,好心地递给付琳一双拖鞋。


“这是这家女主人的拖鞋,你先穿上再进来吧。”


一双大约37码的粉色拖鞋,付琳穿在脚上,心里有说不出的嫌弃,一个40多岁的女人还穿这么少女的拖鞋。


有时,讨厌一个人会连同她的一切都能找到理由来讨厌,即使付琳自己家里的拖鞋也差不多是这样的风格,即使是市面上卖的的女士拖鞋都差不多一样,她照样讨厌苏默老婆的这双。


这边,余珍梅因为被雨淋湿了头发,先将菜篮子搁在厨房,就钻进自己的卧室,寻找擦头发的毛巾。


付琳还是佯装走向了厕所,左右看了下环境,确定余珍梅的卧室看厕所位置是个盲区,便拿出纸巾拧开门把,进去后反锁。


厕所右侧是洗漱台,上面摆满了女人用的瓶瓶罐罐,一面镜子大概有付琳的肩宽,紧挨着洗漱台,往里是一堵玻璃门间隔的淋浴间,这样的装修倒颇有酒店的风格。


但她的目的,不是来窥探苏默家的风光。


付琳先拿出纱手套带上,然后从包里拿出一瓶矿泉水,倒掉一半。小心翼翼地从钱包夹缝里取出一小包白色物状的东西,倒进矿泉水瓶子里,透明水颜色变得粉红,却又像燃烧着血肉般炽热。


在出去前,付琳看见镜子里的自己,脸色比平常要苍白许多,几缕发丝因为风吹雨打,黏在脸颊,她用手稍微整理一下,在冰凉的嘴唇上画上最鲜艳的口红。


走到客厅,没有发现余珍梅的身影,于是她朝余珍梅的卧室走去。


听见付琳走进自己的房间,余珍梅又开始抱怨:“哎哟,我在擦头发呢,刚才那雨下的真是。”


“大娘,我来给你擦头发。”


付琳走到余珍梅身后,拿过余珍梅擦拭的毛巾,在一从灰白相间的发丝间随意擦拭着。


突然,付琳左右两手拿着毛巾,往余珍梅脖子上一勒,这余珍梅霎时感到喉咙紧的难受,一声“哎——”要用手挣脱,到底付琳比余珍梅年轻了几十岁,身子向后一倾,手上功夫再一紧,完全将余珍梅的声音扼断,使其陷入了昏迷。


这时,付琳松掉一只手,拿出刚才混合白色药粉的矿泉水,就往余珍梅口里灌,等她喝下这毒水,反抗之力瞬间就没了。付琳彻底将其杀死了。



事情还没有结束,虽然她刚杀了一个人。


付琳手忙脚乱地把余珍梅的尸体拖到床上,她摸到她的身体还有余温,付琳吓得忍不住“啊”了一声,声音不大,就像一只小鸟被压在石头下发出来的惨叫,嘶哑的惊慌的凄厉。


现在的付琳既害怕余珍梅死了又害怕她还没死,可她知道她死了。


“你不能怪我,要怪就只能怪你自己倒霉,谁让你是那个女人的保姆,我要杀她就得先杀了你。”


“啊,你听到没有,要怪你去怪苏默,是他先拉我进地狱的,我什么都没有了,我什么都不怕。”


“我是个石女,我不能生孩子,所以我的丈夫就出轨和别的女人在一起,生了孩子,我恨!”


“原本我都打算原谅我的丈夫了,可是苏默又来勾引我,一步步诱惑我,说是要和我谈恋爱,说是要和我在一起一辈子,他说他最讨厌孩子了,最喜欢我的身体。”


“骗子,苏默你是个大骗子,为了和我上床,说了那么多昧着良心的话,我恨!”


“还有苏默老婆,也不是好人,她易晓敏以为自己给苏默生了孩子,就可以把他牢牢拴在身边了吗,哈哈,你老公还不是照样出轨,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原先,在我面前的苏默,是那样的绅士,我以为他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儿,原来也只是一个窝囊废,易晓敏说了几句话就投降,乖乖回家。”


“对 ,就是易晓敏的错,我要杀了你。我恨你们所有的人!”


付琳靠近余珍梅的床,坐在地板上语无伦次地说着,这番话也不知说给谁听,因为外面下雨声音太大淹没了她很多的言语,恐怕只有她自己在听吧。


再看她自言自语,一会嗤笑,一会义正言辞,一会愤怒,活脱脱一个患了精神病的病人。


过了一阵,外面的大雨好像下得更大了。


付琳没有挪动过,依旧靠着余珍梅的床坐在地上,只是已经不再胡言乱语了。她知道易晓敏要回来了。


如付琳所想,客厅外传来窸窣声音。


付琳立刻躲在卧室门后面,听见客厅传来越来越清晰的脚步声,她的心跳也越来越快,她睁大双眼,仿佛能看见易晓敏,穿着蓝白相间的旗袍短裙,雍容的姿态,在门口换上拖鞋,穿过客厅养金鱼的玻璃屏风,一步步朝自己走来。


离房门,大约还有十步,还有五步,还有两步......


早已躲在门后面的付琳,脑袋里不断模拟见到易晓敏后要做的事,连呼吸都配合着,深浅不一。


还剩一步!门后的付琳,突然变成森林里的野兽,眼睛里都烧着红色的火焰。


此时,易晓敏正毫不知情地走进了余珍梅的房间,正是穿着那件蓝白相间的短旗袍裙。


她正打算叫醒躺在床上的保姆,质问她怎么今天没有提前准备好饭菜。突然感到身后有一个黑影,还不及她转身,喉咙一阵剧痛就陷入了昏迷。


夏天的雨,来得急匆匆,走得也急。


有人说,下雨天就是老天爷要给下界万物洗洗澡,所以说雨后的世界是清新干净的,其实,被风刮过的大街,各种垃圾也会被吹得飞上天,被雨侵入的角落也会流出污秽,原本那些看不见的脏东西都被雨水冲刷出了来。这样的世界和原来又有何不一样呢?


付琳和苏默干的那些事,就像那些被隐藏的脏东西,因为夏天这一场暴雨,都公诸于世了。


事情发生的当晚,回到家的苏默发现两具尸体,向110报了警,警方很快把嫌疑人锁定在付琳身上,她和苏默的那些事,成了该市最热点的话题。第二天该市重点报道这起案件。


以下是新闻报道内容:......死者易晓敏发觉丈夫出轨,开始对丈夫工作之余的时间加以限制,并以言语威胁。嫌疑人付琳为发泄对易晓敏的敌视、嫉妒心理,委托他人重金非法购买了少量氰化物,预谋作案。


案发当日早上8时许,嫌疑人前往阳光山庄死者家门口,换上死者家拖鞋、戴上自带的纱手套,利用兑水溶解的少量氰化物,潜入室内。先对保姆余珍梅采取先勒颈部致其失去反抗力、后灌氰化物的方式将其杀害。


11时30分许,死者易晓敏回家后,嫌疑人趁其不备,采用同样方法将其杀害,拖至在客厅发泄愤怒。随后,逃离现场。目前,犯罪嫌疑人付琳及3名买卖剧毒物品的人员已被刑事拘留。


新闻是客观的事实,可以给人看的被报道,而有些东西是不能给人看的,或是不容易看到的。


一个女人,无论她曾经多么温柔脆弱,只要给她足够的爱,她就可以变得无比坚强,但如果这份爱变成了恨,那么这个女人就会变成恶魔的玩偶,也将地狱之火引至他人身上。


而苏默,就是那个唯一活着还在被地狱之火烧灼的人,他不再有体面的高管工作,也就失去了他绅士的面具,他的女儿也离开他,他将一辈子活在愧疚当中。


他用三个月时间去享受一段婚外恋,却要用余生的光阴等待女儿的原谅。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卖身为妓的太子妃

卖身为妓的太子妃(下)

恋上大叔的床

恋上大叔的床(下)

备胎上位史

备胎上位史(下)

地狱来的顺风车

地狱来的顺风车(下)

夜店不谈情

夜店不谈情(下)

回村的诱惑

回村的诱惑(下)

“爱心”孤儿院

“爱心”孤儿院(下)

黑市里的身体交易

黑市里的身体交易(下)

疯女人和疯狗

疯女人和疯狗(下)

Good night

每一个赞,都是我跟你说的晚安 


【上集剧情请戳下方阅读原文】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